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7章 原来……如此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见小舞害怕,苏小酒收起思绪,轻轻捏捏她的小脸蛋:“没事没事,姐姐只是想,我们小舞这么棒,姐姐下次要再带些什么才好呢?”

    小舞长得瘦小,小脸蛋倒是圆鼓鼓的,像个肉呼呼的小包子,看起来可爱极了。

    见苏小酒并不是生气,小舞又弯着眼睛笑起来:“姐姐什么都不用带,只要你来跟小舞玩,小舞就很高兴啦!”

    乖巧甜美的小模样让苏小酒心都化了,忍不住在她光洁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小舞身边没有其他小伙伴,娘亲对她又很冷淡,平时只能自己玩,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对她好的酒酒姐姐,所以格外珍惜。

    而且酒酒姐姐好聪明的,会许多许多的新游戏,比如五子棋啦,跳棋啦,还有跳绳,就连娘亲也没听过呢!

    跟小舞玩了一会儿,天已经黑了,苏小酒得在宫门落锁前回去。

    起身将包袱递给小舞,有些不舍的说:“姐姐要回去了,这里有些馒头,够你跟娘亲吃一段时间了,下次姐姐再来,还给小舞带好吃的哟!”

    说着又拿出几枚铜钱放在小舞的手心:“最近天气越来越热,眼看就要入夏了,到时候你拿着这些钱,让娘亲去膳房买点冰糖水来给你喝,姐姐最近有些忙,短时间内可能没法来看你了,你要乖乖的,不要到处乱跑,知道了吗?”

    荣华宫里除了产妇就是奶娃,洒扫工作比之前更多更细致,苏小酒几乎每天都忙的脚不沾地。

    小舞乖巧的点点头,目光里尽是不舍:“姐姐,小舞很听话的,等你忙完了,还会来看我吗?”

    苏小酒冲她笑笑:“当然了,小舞这么可爱,姐姐忙完了一定来看你,到时候姐姐再给你讲好多好多故事,好不好?”

    小舞吸了吸鼻子,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对苏小酒说:“姐姐说话要算数哦,小舞在这等着你。”

    眼角忽然有些湿润,苏小酒蹲下,将她小小的身子圈在怀里说:“乖小舞,等姐姐以后有钱了,一定给小舞买好多好多的糖。”

    出了锦瑟宫,苏小酒沿着宫墙往荣华宫疾走,这次出来的时间有些长,希望没被姑姑发现。

    行至转角,走到冷宫前的一个“t”字路口,后面辛者库的方向仍隐隐传出人声。

    从这里走到辛者库只有不到五分钟的路程,苏小酒回望那隐匿在夜色中的大门,摸着怀里的糖块沉吟片刻,终于还是朝着辛者库走去。

    大门紧紧的关着,似是伏在这皇城角落的巨兽,张着大口静静等待着猎物闯入。

    门缝之中,隐隐约约透着灯火,不断有影影绰绰在门内闪动,应是里面的人还在辛苦的劳作着。

    静默的大槐树后,空荡荡一片,并没有发现那个小小的身影。

    想起孙掌事那天的古怪反应,苏小酒摸着怀里的糖,不敢贸然上前敲门。

    在门口犹豫着伫立良久,始终没有勇气推开那扇门,她有些颓败的想,要不还是算了?

    “怎么又是你?鬼鬼祟祟的在这儿干什么?”

    苏小酒骇了一跳,抬头发现孙掌事面带疲色,已经不知站在她身后多久了。

    辛者库的门并未打开,应该是去别处办完事刚回来。

    “我,那个,咳咳,我只是路过,孙掌事是出来遛弯呢?”

    孙掌事默默看着她没说话,目光中明显的猜疑。

    苏小酒也觉得这个理由太蹩脚,便有些尴尬的从怀里摸出冰糖,递给孙掌事看说:“咳咳,我正好有两块冰糖,想着崽崽应该喜欢吃,就给拿来了。”

    孙掌事口气依然冷冷的:“不需要,你走吧!”说完绕过苏小酒,准备推门进去。

    一而再的拒绝,让苏小酒有些憋屈,脑子一热,就追上去拉住了她的胳膊:“孙掌事留步!”

    孙掌事停下脚步,看向她抓着自己的手,苏小酒赶紧放开,道歉说:“不好意思啊,奴婢只是单纯觉得对小孩子不用这么苛刻……”

    “您保护他是好,但也没必要拒绝所有的人好意吧?”

    “哪怕崽崽一直是跟着你的,但是他应该也有享受童年的权利~”

    苏小酒一口气说了很多,孙掌事则一直静静的看着她。

    直到被盯的心里有些发毛,孙掌事的目光攸地松懈下来。

    带着无奈微叹道:“其实我本不用对你解释,但你既然如此执着,我便告诉你,崽崽确实是个孩子,但,却是个过分漂亮的孩子,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他的生活,他这样,就很好。”

    苏小酒的现代脑有点犯迷糊,讲卫生跟长相有关系?

    “长得漂亮就更不应该让他这么邋里邋遢啊,哪个小孩子不希望自己漂漂亮亮的,你这样让他长大了心里自卑怎么办?”

    见她没能意会,孙掌事有些不耐:“你我都是在这深宫里讨生活的人,难道你会不知,有时候长得太漂亮,并不是一件好事?”

    苏小酒一愣,这阴谋论让她无力反驳。

    不想再让她继续纠缠,孙掌事干脆便说个明白:“崽崽乃罪臣之子,在这后宫之中,人人皆可欺凌!我是辛者库的掌事,他在我身边,我尚能保护一二,可我也只是辛者库的掌事,一旦离开这里,崽崽的命运如何,我也有心无力,只能任由他自己造化。”

    她顿了顿,见苏小酒似有所悟,便接着说道:“我能力有限,为他做的仅限于此,而你现在无缘无故对他好,会让他以为这宫里都是好人,一个长得漂亮近乎妖的小孩子,又对人毫无防范之心,你觉得,等待他的会是什么?”

    她边说着,朝苏小酒逼近一步,用近乎质问的语气道:“你认为,让一个无人庇护的六岁孩子,顶着一张干净漂亮不谙世事的脸,独自行走在后宫里,等待他的会是什么?!”

    她说的并不大声,可这些话听在苏小酒耳中,却仿若洪钟,一声声,锤在她的心上。

    也看过不少宫斗小说,但知道是一回事,真真切切的发生在自己面前,又是另一回事。

    细细咂摸孙掌事的话~

    有些钝痛,和,惶然。

    苏小酒捂住胸口,忽然觉得呼吸有些艰难。

    她想反驳,可是那些话,虽然残酷,却真实。

    是啊,她忘了,这里不是二十世纪,人人都可以打扮的光鲜亮丽,颜值即通行证。

    这是在封建社会的古代,等级分明,永远无法僭越。

    无权无势的人,只能命运随波,贱如草芥,在上位者眼中,都不如一只猫狗来的珍贵。

    她突然想起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霸王别姬》。

    哥哥在里面饰演的主角,程蝶衣,不就是被一个恶心的老太监……

    一股寒意涌向全身。

    霍然看向孙掌事,她的表情深如古井,说出的话,却在苏小酒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