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9章 给奶娃洗澡(一)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祺嫔掀开允儿的小衣,发现他身上果然零星着小小的红点,映着新嫩白皙的皮肤格外显眼,当下便有些着恼:“早上是谁为殿下换的衣服?为什么不早点禀告本宫?!”

    安心和安然诚惶诚恐的跪倒在地:“禀娘娘,早上为殿下换衣服时,殿下身上并未有何异常,奴婢实在不知是何时变成这样的!”

    祺嫔大怒:“让你们贴身伺候殿下,却连他何时生了疹子都不知,还敢强词夺理?!”

    说着就要让人把她们拖下去。

    安心安然皆花容失色,不停的磕着头求饶:“奴婢知错了,求娘娘息怒!”

    张姑姑赶忙上前安抚:“娘娘,还是先传太医来瞧瞧吧,回头再打发她们也不迟,别把殿下的病给耽误了!”

    “对,快!快传太医!”

    祺嫔回过神来,狠狠瞪向跪着的两人:“太医看过无事便罢,否则本宫定不轻饶!”

    苏小酒看着气急败坏的祺嫔,开口道:“娘娘莫急,殿下的湿疹不算严重,不需唤太医,只要适当减少衣物,保持凉爽干燥即可。”

    “此话当真?”

    因她两次为允儿缓解疼痛,这番话在祺嫔心中便有了些可信度。

    况且太医院那帮子老家伙,每每畏手畏脚,一点点小症状就三五会诊,三天能医好的病症生生得拖上七八日,油滑中庸,但求无过,早就惹得祺嫔厌烦了。

    “也罢,本宫就再信你一次,只要能为允儿除了这湿疹,定重重有赏!”

    苏小酒心中暗喜,面上却更为谦恭。

    “娘娘,四皇子身上都是汗,还得先为他沐浴,然后再换上干爽的小衣,且容奴婢去准备些热水。”

    “万万不可!”

    这次出声的是张姑姑,她瞪着苏小酒,语气里尽是不赞同:“殿下才出生几天,娇贵的很,万一着凉了你可担待得起?”

    祺嫔有些迟疑,她正在坐月子,同样不能洗澡,自然知道这大热天一身黏腻的感觉有多难受,看着儿子的小衣湿湿贴在身上,对苏小酒的话就有些心动。

    苏小酒不卑不亢,直视着张姑姑道:“那姑姑可是有更好的方法?若是有,奴婢愿意请教。”

    “你!”张姑姑语塞,她若是有办法,还用苏小酒做什么?

    祺嫔看一眼张姑姑,忍不住皱了皱眉:“好了姑姑,且照她说的做吧,这种天气,本宫是大人,忍忍也就罢了,允儿还这么小,真热坏了可怎么好?”

    “娘娘,殿下还未满月,这么小的孩子,当然要捂的暖和些,这丫头信口而来,万一只是为了邀功,害殿下染了风寒怎么办?”

    “姑姑这话多虑了,这殿内密不透风,只要洗完澡第一时间擦干,为殿下穿上小衣,没那么容易感冒的。”

    苏小酒说完看向祺嫔:“其实娘娘也是可以沐浴的,同样快快擦干,穿上亵衣便可。”

    “真的吗?本宫也可以?”

    生孩子那晚祺嫔可谓汗水成河,如今过去这么多天,纵使贴身的衣服每日都换,到底不如从头到脚洗个澡舒服,只是畏于传统,怕月子里洗澡会坐下病根,便咬牙忍了。

    如今听闻可以洗澡,祺嫔自然是跃跃欲试,看向苏小酒的目光中便带了些热切。

    张姑姑闻言大急:“娘娘可不能跟着这丫头胡来!妇人产后虚弱,此时洗澡容易邪风入体,坐下病那是一辈子的事!如今不过还有一半日子,便再辛苦忍一忍吧!”

    祺嫔不知该如何反驳,只能复看向苏小酒,希望她能说出让张姑姑信服的话。

    苏小酒果然不负所望,再次不急不缓的说:“娘娘生产了十多天,最虚弱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而且娘娘身体素来强健,恢复的也比一般妇人好些,只要不盆浴,避免引起撕裂的地方感染便可。”

    张姑姑还欲再劝,又无话可说,只好任由苏小酒服侍着祺嫔沐浴,自己气哼哼的出去了。

    祺嫔终于舒舒服服冲了个澡,虽不如盆浴来的过瘾,却也神清气爽,越觉得苏小酒这小丫头不错,便放心的说:“你也给允儿洗洗澡吧,注意别让他着凉。”

    苏小酒趁着祺嫔高兴,试探着问道:“娘娘,殿下还小,奴婢一人不太方便,能不能找个人来帮忙?”

    跪在地上的安心和安然赶紧请求:“娘娘,让奴婢们来吧!”好歹能将功补过。

    谁知祺嫔杏眼一睁:“不中用的东西,给本宫好好跪着!”

    苏小酒唤来春末,祺嫔对她们很是放心,嘱咐了几句,便又躺下了。

    刚洗了澡,身上舒爽干净,祺嫔紧绷的情绪也放松下来,很快就沉沉睡去。

    春末在旁边兑温水,瞧着张姑姑也不在,偷偷对苏小酒说:“方才你突然被叫走,我还以为是你跟莲香打架的事被娘娘知道了呢!结果没一会又来喊我,吓得我心里砰砰直跳。”

    苏小酒逗弄着着怀里的小粉团,距离她第一次给允儿做排气操不过几天时间,这小家伙似乎重了不少,五官也渐渐长开,眉眼间已经有了祺嫔的影子。

    “我来叫你,自然只有好事。”她摸摸四皇子软嫩嫩的小白手,“你说对不对呀小宝宝?”

    允儿睁着一双黑亮亮的大眼睛,他遗传了祺嫔的杏眼,眼尾却微微上挑。

    因为太小,眼神还不太能聚焦,眸子有些朦胧,更显出新生儿独有的无邪和懵懂,看起来呆萌呆萌的。

    圆乎乎的小脑袋上没什么头发,稀稀软软的小胎发泛着微微的黄,摸起来毛绒绒的,苏小酒寻思着,不知道这里的习俗能不能给新生儿剪发,不然给允儿用胎毛做支胎毛笔也不错。

    将他圆嘟嘟的小身体放在水里,苏小酒小心的托着后脖颈和屁股蛋,让春末为允儿擦洗。

    不似其他婴儿一样在水里恐惧的乱蹬,允儿一双小手接触到温水以后,颇有些新奇的在里面抓来抓去,小腿也舒服的伸展在水里,看起来很享受的样子。

    春末手足无措的拿着棉布,看着允儿小小一团,不知道该怎么下手:“我,我有点不敢,殿下还这么小,皮肤这么嫩,万一给他擦破了怎么办?我可从没摸过这么小的娃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