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10章 给奶娃洗澡(二)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怎么会?殿下又不是纸糊的,哪能一碰就碰坏了?你就大胆的洗,小宝宝身上软乎乎滑溜溜的,可好玩了!”

    自己边玩边招呼春末:“不信你捏捏?”

    春末连连摆手,往后躲了两步。

    她胆子可没那么大,这要是捏坏了,自己几条命也不够赔的。

    苏小酒见她那没出息的样,哂笑一声:“算了,那你就过来托着宝宝,我来洗!”

    春末还是犹豫:“那万一掉在水里呛了怎么办?”

    “会不会掉进水里不说,可咱们要再这么拖下去,殿下是非着凉不可,到时候你觉得咱们会是什么下场?”

    “我洗!我洗还不行吗?”

    想起祺嫔横眉冷对的样子,春末赶紧上前,将手里的棉布打湿,开始为允儿擦拭小脚丫。

    那脚丫太小小,还不及她的手指长,嫩嫩的小指瓣像五粒小豆子一样圆鼓鼓的,被棉布一碰,似乎有些怕痒,齐齐蜷缩了起来。

    春末第一次摸小宝宝,觉得好神奇,没一会就放开了手脚,拿着软布细细为他擦洗着脚趾头缝缝。

    看着允儿像个粉团子在水里手舞足蹈,终于也按耐不住,伸手在他软软的身子上戳了戳:“哇!好软啊!就像棉花球一样!”

    苏小酒在水底下捏捏小屁股:“屁股蛋上的肉最多,手感最好,你摸摸试试?”

    春末把手往下一伸,入手之处qq弹弹的:“呀!就像煮鸡蛋一样!好滑!好好玩!”

    允儿被她们的魔爪轮流摸着小屁股,抗议似的来回扭了扭。

    苏小酒赶紧把手托好:“这样洗太不方便了,改天给他做个洗澡用的支架,让他躺在上面,咱俩就能腾出手来一起揉团子了,嘿嘿。”

    允儿好像听懂了一样,哼唧了几声,小手啪的一下拍在她的胳膊上,溅起的水花打湿了自己的脸,却没有哭,反而咧着小嘴笑了起来。

    春末看的有意思,故意在指尖沾了些水,弹在允儿的脸上。

    允儿不仅不怕,似乎还觉得很有趣,嘴里发出了咿咿呀呀的声音,小手小脚高兴的舞来舞去。

    要不是怕洗的久了允儿着凉,俩人能玩一下午。

    “水不太热了,咱们出浴喽!”

    依依不舍的把小奶娃捞出来,苏小酒把允儿放在榻上。

    刚刚被水滋润过的肌肤更加软嫩,像蛋清般滑腻,如棉花般细软,苏小酒摸得爱不释手,用棉布轻轻为他擦着身体,允儿泡的舒服,四肢懒懒的摊开,任凭苏小酒上下其手。

    “咱们快些为殿下穿上衣物吧!”

    春末拿起一旁早就为允儿备下的小衣,看着他娇嫩的四肢,不知该从何下手。

    “不急,等我先为殿下做做抚触,一会再穿。”

    “抚触?”

    春末好奇的看着她,先将两手搓热,然后从额头开始,用两只大拇指轻柔的向两边推开,然后依次向下,眼眶,脸蛋,从下巴到耳根。

    允儿不哭不闹,任意舒展着身体,似是很享受被她抚触的过程。

    好久没有这么细细的接触过小奶团了,手上却一点也没有生疏,将允儿从头到脚抚触了一遍,小娃便舒舒服服的睡着了。

    见他睡的香甜,便没有着急为他穿衣,而是拿来一块轻软的棉纱巾,松松盖在他的小肚子上,藕节般的小胳膊和腿腿则露在外面。

    春末不禁有些担心:“这样盖行吗?该不会冻着吧?”

    说着上前握了握允儿的小脚丫,皱眉道:“有点凉哦。”

    苏小酒无语:“大姐,这都几月的天啦?今天这么热,殿里起码得有三十度,怎么会冻着?”

    “什么三十度?”

    春末呆呆的,对她的一些词不是很明白。

    “反正就是很热的意思就对了,而且对小宝宝来说,他们末梢神经不发达,小手小脚微凉是正常的,想要知道他们冷不冷,要摸这里~~“

    说着将允儿圆滚滚的小身子微微侧了起来,指向他后心的地方:“只要这个地方摸起来是温热的,就说明他们不冷。”

    春末将信将疑的伸手去摸。

    “怎么样?是不是摸起来温热又干爽?若是摸着汗涔涔的,就是宝宝热了。”

    春末点点头:“嗯,你懂的真多。”

    说着忍不住又往软嫩嫩的小屁股上戳了戳:“嘻嘻,好想咬一口。”

    刚洗完澡的小家伙,刚才又做了抚触,浑身透着健康的粉红色。

    春末看不够,柔声说:“怪不得都说女子做了母亲以后心就软了,天天看着这么可爱的小宝宝,百炼钢也能化成绕指柔。”

    苏小酒熟练的往允儿身后垫了个软枕,让他身体保持一定角度的倾斜,这样可以防止婴儿吐奶时奶水回流,发生窒息。

    两人收拾浴盆的功夫,张姑姑拿着几件允儿的小衣走进来,见他只盖了肚子,身体的大半都露着,大惊失色。

    “简直胡闹!殿下刚洗完澡,这么露着怎么行?!”

    因怕吵醒允儿,声音刻意压低,但依然明显听出怒气。

    春末瞧了瞧苏小酒,有些害怕的低下了头。

    “姑姑,殿下的湿疹要凉爽些才好的快,所以奴婢没给他盖太厚。”

    张姑姑置若罔闻,将手里的小衣一件件给允儿穿了起来,面色不虞的说:“这里没你们事了,下去吧。”

    “姑姑,您给殿下穿的有些多了,待会怕是又要捂出汗来,不利于湿疹恢复。”

    见允儿又被裹成了小粽子,苏小酒忍不住出言提醒。

    “你懂什么?刚洗完澡最是容易着凉,不多穿点怎么行?”

    “可是湿疹怕热,您这样……”

    “别以为娘娘用了你两回就忘乎所以!连娘娘都是我带大的,我还不如你了?”

    春末在后面拉拉苏小酒的衣袖。

    睡梦中的允儿似乎也感觉到身体被厚厚的衣服束缚住了,小脑袋来回晃了晃,不一会头发便汗涔涔的贴在了两侧。

    双方都不再说话,空气里却有僵持的味道。

    春末在一边瞧着,大气不敢喘一下。

    张姑姑赌气般抱着胳膊守在榻边,生怕自己一走允儿的衣服就被苏小酒脱了。

    直到祺嫔睡的餍足,醒来后发现儿子又厚厚穿了几层,开口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你不是说允儿不能穿太多吗?怎又一层层的包起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