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11章 启用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苏小酒眼尾扫过张姑姑,春末则垂下了头。

    张姑姑冷哼一声。

    祺嫔了然,再开口已经有了些无奈:“姑姑,我既将允儿交给她,她怎么做你便依着就是了,难道你忍心看着允儿捂出一身的疹子?”

    张姑姑有些不服:“她不过一个黄毛丫头,哪里懂得养孩子的事?娘娘不可轻信她,免得害了殿下。”

    祺嫔挥手止住了她的话:“行了,姑姑不必多说,本宫依着她说的法子洗了澡,眼下一身轻快,半点不适也无,可见这丫头并非大话之人,允儿交给她照顾,本宫放心。”

    主子发话,自然没有再置喙的余地,张姑姑也不好继续倚老卖老,想着既然娘娘这么说了,她便也再观察一番,若真有不妥,再将人赶了也不迟。

    剜了苏小酒一眼,她不情不愿的应了一声,起身将四皇子身边的位置让了出来。

    苏小酒上前,轻轻为允儿褪去两层衣服,只留下一件肚兜和小衣,祺嫔见她动作轻柔,不急不缓,觉得甚是满意,便问道:“你以前是做什么差事的?”

    “回娘娘,奴婢是粗使宫人,大都干些洒扫清洁的杂活。”

    那双手十指纤纤,细腻白嫩,看着倒是不像。

    身后那女孩虽然相比笨拙了些,好歹看着老实勤快,应是个本分的。

    “本宫见你照顾孩子颇有经验,又有耐心,不若以后便留在内殿,专门照料允儿起居吧!”

    有些讶然,自己竟这样就被启用了?

    春末眼中闪过喜色,偷偷在后头揪揪她的衣衫。

    她回神,管理好面部表情,福身谢恩:“谢娘娘厚爱,奴婢定尽心尽力,好好照顾小殿下!”

    见她未因升迁而喜形于色,祺嫔撇嘴:“小姑娘家家,如此老成做什么?”

    ……

    十几岁的小女孩,受到主子抬举,不是应该立马高兴的眉飞色舞吗?看她身后那个小姑娘,虽然垂着头,嘴巴都快咧到耳后了!

    随手从头上拔下一支赤金的簪子,扔给苏小酒:“免礼吧,今后只需将允儿照顾好,本宫定不会亏待你们!”

    双手接过发簪,心里是难以抑制的激动,她再次躬身道:“多谢娘娘赏赐!”

    簪子触手微凉,沉甸甸的躺在手心,她垂眸,看着那赤金的玉兰花簪,将手紧紧握住。

    从今以后,她再也不必扛着大扫把挥汗在烈日炎炎下,不会被随便一人吆五喝六,安排最繁重的活计。

    最重要的是,她终于跳出了那个粗鄙的,令人窒息的下等宫人圈子。

    而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经过她悉心养护,允儿身上冒出的湿疹终于褪了下去,胸膛又恢复了以前白嫩嫩的一片。

    祺嫔高兴的不得了,抱着儿子亲了又亲,小娃觉得痒,张着小嘴乐个不停。

    苏小酒本就专业,熟悉过来以后,发现祺嫔虽看着刁蛮,实际上更多像个任性的小孩,只需顺着毛捋,并没有那么可怕,慢慢便放开了手脚。

    而祺嫔显然对她现代育儿的观念十分感兴趣,往往对她的一些新鲜做法大力支持,这让她照顾起奶娃更加得心应手。

    眼见着允儿在她的养护下茁壮成长,张姑姑也无话可说,算是从心底认可了她。

    直到有一天,她从外殿进来,发现她视同宝贝疙瘩的四皇子正吭哧吭哧的趴在床上,胸前抱着两只小拳头,小脚丫在身后使劲一蹬一蹬,憋着劲想要把头抬起来。

    然而细嫩的脖颈还不足以承受小脑袋的重量,脑瓜不停晃晃悠悠,始终也离不开床面一寸,反而把小脸累的红彤彤。

    自家娘娘就在旁边的榻上悠哉悠哉的躺着,看起来饶有兴味,丝毫没有上前制止的意思。

    “我的老天爷!你你你,你好大的胆子,还未满月的奶娃娃,你就敢让他趴着?万一憋了气怎么办?!”

    张姑姑心都提到了嗓子里,速度如现代老太太排队抢鸡蛋般冲了过去,一把将四皇子抱了起来:“你个死丫头!这才多大点的人儿啊,你就这么折腾他?!”

    她的小宝贝呦!瞧这满头的汗!

    苏小酒笑嘻嘻的:“没事的张姑姑,我这是在帮殿下锻炼身体呢!别看他才这么小,可是有不少本事,你瞧吧,不出几天,殿下就能把头抬的老高啦!”

    张姑姑才不信:“你少胡说八道,我活了这么久,就没见过让月子娃抬头的!”

    说完低头对怀里的小豆丁说:“你说是不是啊宝宝,这个人哪来这么多坏主意难为我们?”

    允儿挥舞着小拳头,看着她笑。

    “真的姑姑,殿下马上就满月了,很多小宝宝满月之后就能抬头呢,早点练习能让他们四肢和肌肉得到锻炼,还能看的更远,长大以后健康又聪明!”

    祺嫔附和说:“我也瞧着蛮好玩的,原先以为月子里的娃娃只能躺着不动,如今看来,却是咱们一直小瞧了这些小东西!”

    “净些歪理,以后可不许再这样了,否则我便拼着惹恼了娘娘,也要把你赶出去!”

    结果话刚说完,就觉得胸前一热,怀里的小人突然抖了一下,尿了。

    苏小酒捂嘴偷笑:“看吧姑姑,你说的话连小殿下都反对,这是不让你说了呢!”

    说着上前把允儿接过去,给他将小衣换了换。

    “如今已经进了五月,一天比一天热,再过几天就可以只给殿下穿肚兜了。”

    古代没有纸尿裤太不方便,允儿现在一天尿尿拉臭臭加起来要十多次,荣华宫的院子里白花花全是晒的尿布和换下来的小衣。

    本来是可以送去辛者库的,但苏小酒嫌来回送不方便,而且这种婴儿贴身用的东西,还是单独洗比较好,辛者库里人多手杂,祺嫔也不甚放心。

    趁着允儿睡着的功夫,苏小酒琢磨着怎么能做个古代版的纸尿裤,眼见着他一天大起一天,躺着的时候也越来越不老实,很快尿布就垫不住了。

    而且若只是脏了尿布还好说,大部分时候都是她抱着允儿,被尿了拉了身上,她可没有那么多衣服换。

    张姑姑对此嗤之以鼻:“小娃的屎尿又不臭,穷讲究个什么劲?而且谁家带娃娃不是这么过来的?出了月子能把尿就好了,你还是没经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