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12章 团子集锦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作为曾经的金牌月嫂,苏小酒当然不可能给小宝宝把尿!

    反正也解释不通,苏小酒干脆就自己研究,没几天果然成功研制出来了,而且效果不错。

    选取柔软透气的素绫做成小内裤的形状,只不过两边是用带子系住的,方便穿脱,中间夹上一块被棉纱包裹的油布,既防水又透气,比尿布方便多了。

    苏小酒又改良一下,做出了卫生巾,可惜成本太高,也就祺嫔能用的起。

    张姑姑看的很是嫌弃:“这东西夹在裤裆里,大热天的能不难受?”

    祺嫔却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口中夸赞不已:“属你古灵精怪,竟能想出这么个东西,有了这个,以后出门倒是便宜了。”

    苏小酒得意一笑:“别的不说,论起养娃和伺候产妇,只怕整个后宫我认第二没人能当第一。”

    “说你胖还喘上了,十几岁的毛丫头,也不怕别人笑话。”

    祺嫔横她一眼,眼角眉梢皆是笑意。

    张姑姑开始还不屑一顾,后来发现果然方便,反而跟苏小酒学着也做了几个尿不湿。

    甚至还举一反三,自己琢磨着进行了精加工,在前面素绫上绣了只小老虎的头,屁股后面的素绫上绣上老虎尾巴,可爱极了。

    连皇上来都夸了句精巧。

    苏小酒开始忍不住想,等哪天出宫倒是可以推广一下,有允儿殿下这块皇家御用的金色招牌,还怕那些达官贵人们不光顾吗?

    给允儿换完尿裤,趁他还醒着,苏小酒照例拿出弟子规,一本正经的在摇篮旁念了起来。

    声音不紧不慢,字正腔圆,而且常常一小段来回的念,允儿听到身边有动静,黑葡萄一样的眼睛四处骨碌碌的转,好奇的寻找声音来源。

    张姑姑见状又忍不住撇嘴:“豆子大的奶娃,现在给他念这些劳什子有什么用?他还能听懂不成?”

    苏小酒摇摇允儿竖起来的小手手:“虽然听不懂,但是可以帮助他开发大脑啊,而且有助于语言功能的发育,不信您等着瞧,只要坚持下去,小殿下开口说话肯定很早,而且吐字也比别的孩子清晰。”

    说完又无限遗憾:“可惜我不会弹琴,不然听听音乐也是极好的。”

    张姑姑现在已经习惯了她嘴里时不时吐出来的新鲜词,见她说的有鼻子有眼,便不再说什么,继续给允儿的尿裤上绣小老虎。

    苏小酒在一旁看着,由衷的叹道:“您这小老虎绣的真好看,改天能教教我吗?”

    她剪裁缝纫都不在话下,唯独刺绣这项,一直没学会。

    这么久以来,张姑姑可算是发现了她一处不如自己的地方,顿时觉得扬眉吐气,立马拿过一个空白的尿布丢给她:“为啥改天?现在就跟我学!姑姑我会绣的东西多了,一只小老虎算什么?”

    ——

    允儿的百日宴转瞬即到。

    今日荣华宫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各宫妃奉皇上旨意,皆来参宴。

    祺嫔自有孕起,皇上便允诺她生下皇子即晋妃位,如今得偿所愿,皇上大喜,竟破天荒的在允儿百日宴这天,为祺嫔举办了一场小小的册妃仪式,将祺嫔封为荣妃。

    要知道在大渊,历来册妃不过下道圣旨,随旨颁下金册金印罢了,这一次,可谓殊荣。

    为表荣宠,皇上,皇后,和太后皆派了宫人内侍前来帮忙,允儿有张姑姑抱着随荣妃出席,苏小酒一时间竟无事可做。

    不想应付这满院子的贵人,又不敢走远,只好拉了春末躲去后院。

    “你这是要做什么呀?”

    春末手里缝着布娃娃,一边瞧着苏小酒费劲八叉的爬葡萄架。

    这布娃娃是苏小酒画出来让她照着缝的,之前才缝了个粉色的,说是叫什么佩琪猪,结果没几天又换了个蓝色,一样的猪,名字却改成了乔治。

    除了个头一大一小,同样奇丑无比,跟娘娘养的那只小香猪比起来差得远了。

    “我想在葡萄架底下装个小吊床,让允儿躺在上面玩。”

    “吊床?”

    春末没听过,却已经对她古古怪怪的想法免疫了。

    比如现在她脚旁边那个带着轮子的小木马,就是苏小酒专门让营造司懂木匠的太监做出来的,说是允儿再大些就可以骑着到处走了。

    “嗯,就是跟秋千差不多,只不过把木板换成布,做的大一些,可以躺进去。”

    苏小酒趴在葡萄架上,心想皇宫就是不一样,搭个葡萄架都用了上好的花梨木,坚硬无比,承重能力也强。

    她的绳子上用了专门打造的锁扣,下雨时能把吊床摘下来,很方便。

    顶着大太阳安完了吊床,她第一个爬进去感受了一下,骄阳被浓密的葡萄藤挡着,底下清凉一片,再有小风一阵一阵的吹过,别提多舒服了!

    春末看她在里面都要睡着了,忍不住放下手里的丑猪凑了过去:“让我也玩玩嘛!我帮你缝了半天,手都酸了!”

    苏小酒翻身下来,看着春末笨手笨脚爬上去躺下,轻轻的推了她几下,春末忍不住大喊:“别别别动!别把我摔下去啊!”

    “瞧你这点出息!这绳子可是我亲自去广储司寻来最粗最壮的一根了,就是三个你上去都不带断的,你怕啥?”

    春末紧紧扒着吊床两边,慢慢的适应了这摇摇晃晃的感觉,也就不紧张了,甚至还有点上瘾:“你别说,待久了觉得还挺好玩!哈哈,你再把我推得高一些试试!”

    两个人正玩的起劲,远处几个锦衣华服的小团子听到她们的笑声,叽叽喳喳的跑了过来。

    苏小酒一脸蒙圈的看着呼啦围过来的五个团子,最大的也就七八岁的样子,是个男孩,看起来有些羸弱,似乎一阵风就能吹倒,可能因为年龄最大,又或者是身体不好,过来便安安静静的站在了一旁。

    另一个男孩比他小一些,顶多六岁,长得虎头虎脑,脑门上全是汗,脖子上戴了个金项圈,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乌溜溜的眼睛一圈乱看,最后发现了地上的小木马,眼睛一亮便跨了上去。

    其他三个是小姑娘,清一色穿着薄纱的夏裙,只是颜色不同,头发简单的挽起,大的两个约莫五六岁,都好奇的看着苏小酒和春末。

    小的团子也就两三岁,人小,腿最短,为了追上几个大的,跑的气喘吁吁,鬓角边的碎发贴在圆圆的小脸上,最后一个跑过来,反而第一个开口:“你们这是在做什么?看起来好好玩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