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16章 示弱?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一个是镶金边的熊孩子,一个是袒护熊孩子的家长。

    苏小酒跪在地上被她骂的狗血淋头,干脆就毕恭毕敬听训,以盼她能骂到解气。

    谁让这阮妃根本就蛮不讲理,她如今说什么都是错,若继续惹恼她,只怕今日这事没个罢休!

    墨尧见向来不敢惹事的母妃,今天难得如此硬气,心里得意,嚎哭的缝隙里还对着她扮了个鬼脸。

    苏小酒看的牙根子直痒痒,这要是放到现代,她说什么也得朝他屁股狠狠拍几巴掌。

    眼看着阮妃涂着鲜红豆蔻的指甲都要戳到她额头了,一阵风过,迎面吹来一股纷杂的脂粉味。

    悄悄抬眸望去,一群人乌乌泱泱自前殿方向走了过来,为首一人穿着明黄色袍子,竟是元和帝亲临。

    他的右边是一位端庄大气的宫装妇人,穿着一身缕金挑线绣牡丹缎裙,头上金灿灿的凤衔东珠步摇,映着日光熠熠生辉,显然是皇后。

    左边那位在一群人中美的最明显。

    玉面楚楚,头上梳着灵动的惊鹄髻,配上今日的飘逸裙装,走起路来袅袅婷婷,正是荣妃。

    但她仿佛并没有看到这边情景,正捏着兰花指点向某处,应是在为众人导游,介绍自家园子。

    苏小酒又激动又害怕,激动呼啦啦来这么多人,阮妃为了自己形象,也该适可而止。

    怕的是这皇帝跟她们一家亲,同样不分青红皂白,随着阮妃处置,那她今天怕是在劫难逃。

    毕竟现下地上滚着哭嚎的可是他的亲儿子。

    瞅一眼自家娘娘,荣妃顶着一贯精致绝艳的妆容,不紧不慢跟在元和帝身侧,步履翩翩,姿态从容,面上看不出任何喜怒。

    心里更加没底,她才进内殿伺候了不到三个月,就得罪了皇子宫妃,还是在允儿的百日宴上,娘娘到底会不会选择护她?

    不成器的小心肝擂鼓般砰砰乱跳起来。

    很快,他们就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形。

    “吆,不成想竟有人比咱们先一步来游园了,看样子像是阮妹妹?”

    皇后第一个看到葡萄架下的人影,明明扎堆围了几个皇子公主,却偏偏点出了阮妃。

    众人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发现阮妃对面跪着一个灰衣宫婢,战战兢兢的样子应是犯了事。

    荣妃娇笑:“看着倒似妹妹宫里的婢子,想是笨手笨脚冲撞了阮妃姐姐,就随她斥几句吧,咱们自去赏咱们的园子。”

    随着他们走近,葡萄架下的情景已经一目了然,是以荣妃如是说。

    “走,去看看。”

    元和帝率先领着众人过去,今日荣妃邀请大家游园,却碰到这一出,实在有伤雅兴。

    尤其那个不成器的老三,倒在地上哭的声嘶力竭,简直不成体统。

    因角度问题,除了苏小酒和春末正对着来人,其他人都是背对着他们。

    是以当元和帝锁着眉头靠近阮妃的时候,她仍半跪在地上,不停的哄着在地上摊煎饼的墨尧:“好尧儿,快别哭了,母妃待会儿就打死这个贱婢为你出气。”

    其他几个皇子公主则看着地上的娘俩,神色充满无奈。

    春末见到众人走近,尤其是皇上脸色阴沉的都能拧出水来了,哆嗦着就要行礼,却被荣妃一个眼刀给瞪了回去。

    墨尧还在像条泥鳅一样翻滚,边哭边喊着:“我不管,你现在就打死这个贱婢!不然我就不起来!呜呜~~”

    “好好好,母妃这就打死她,宝贝快别哭了!地上凉,咱们先起来再说好不好?”

    见墨尧闭着眼不肯起,阮妃又是心疼,又是生气,越发觉得苏小酒罪该万死,便支使左右两个宫人说:“还愣着做什么?没听到三殿下的话吗?还不快把这个贱婢给我绑了?!”

    身后两个宫人面面相觑,她们今日是跟着主子来参宴的,万万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这里可不是阮妃的婉仪宫,就算她们想动手,也没地方去找绳子啊!

    就站着没动。

    发现连自己带来的宫人都使唤不动,阮妃颜面大失,怒道:“你们是死人不成?没听到本宫的命令吗?!”

    “朕竟不知,阮妃如今好大的威风!”

    一声龙啸,带着暴雨雷霆的气势镇压全场。

    从来知道三子顽劣,如今扯着嗓子使横,更是中气十足,对面跪着的宫人瘦瘦小小一只,一看便是个胆怯的,指不定又是老三在仗势欺人。

    阮妃被那声音击的整个人僵在原地,本想上前掌掴宫人的手,硬生生的刹在半空。

    苏小酒俯首,随着众人一起恭恭敬敬的磕头:“奴婢参见皇上!”

    只有闭着眼睛沉浸在翻滚乐趣中的墨尧还在不停喊着“打死她!打死她!”

    风雨欲来般的死寂,让阮妃面上血色尽失。

    僵直的身子终于瘫软在地,还不忘将墨尧一把拽了起来,颤抖着匍匐在地上说:“皇……皇上,恕臣妾无状,实是这个宫婢狗胆包天,竟敢出手伤了尧儿。”

    墨尧被母亲猛地一拉,倒在地上摔疼了手肘,抬头又要发作,入目却看到一双镶金云纹的玄色靴子。

    再往上,明黄色的袍子随风而动。

    九天飞龙张牙舞爪,脚踩祥云,须发凌空飞腾,神色俾睨天下。

    衬着父皇黑如锅底的俊脸,嘴里的哭喊便一口噎了回去。

    闭嘴,起身,连滚带爬的躲到了阮妃的身后。

    他尚有自知之明,父皇一向对他不喜,若是被他知道自己今日的作为,只怕屁股保不住了。

    瞧他这一串的动作如此顺溜,元和帝便知道自己没猜错,面色又是一沉。

    还是荣妃率先打破了僵局。

    她先是柔柔看了元和帝一眼,目光似怨还嗔,偏偏又不发作,瞧在元和帝眼里,既娇且媚,极尽了风情和委屈。

    而后转身对着阮妃盈盈福了身子,开口道:“都怪妹妹治下不严,虽不知这宫婢如何冲撞了尧儿,但尧儿尊贵,打死这婢子出气也无不可,只是今日是允儿的好日子,实在不易见血腥,还请阮妃姐姐手下留情,就留她一条贱命,权当是给允儿积福,妹妹在此谢谢姐姐了。”

    说完再次向前对着阮妃屈膝行礼:“还请姐姐原谅妹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