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26章 遭拒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荣妃坐在葡萄架下,玉手执了苏小酒做的冰红茶慢慢品着。

    这家伙真不客气,拿她的顶尖祁红煮了满满一大桶,又加了柠檬蜂蜜和冰块,几个小家伙咕咚咕咚当凉水一样灌,饶是她一贯财大气粗,也不免抱着杯子心疼了几秒钟。

    见儿子在苏小酒怀中笑的嘴巴都合不拢,其他几个小家伙也都跑来跑去,又心生感慨:“还是孩子多了热闹些。”

    只说了一句,便默默喝茶,神情也暗淡几分。

    张姑姑知道她定是又在感怀自己难孕一事,从旁劝道:“娘娘还年轻,殿下也小,以后有的是的机会。”

    说完觉得这话没有力度,又道:“孩子不在多,有一个出息的就够了,殿下冰雪聪明,最得皇上喜爱,加上背后有侯府的支持,说不定哪天就入主东宫了呢?”

    “姑姑慎言。”

    荣妃放下杯盏,神色郑重:“且不论墨辰和墨尧,正宫可是有位嫡出的二皇子,哪里轮得到允儿?这话以后不许再说了,免得传到帝后耳中,多生芥蒂。”

    皇子立储到底有别于后妃争宠。

    皇上偏爱归偏爱,却并不昏聩,自古嫡庶有别,即便是大皇子墨辰,参加仪式大典时依然要站在二皇子墨冉身后,这是规矩。

    她再得意,也不得不忌惮祸从口出这四个字。

    张姑姑低下头:“老奴失言,还请娘娘责罚。”

    看着苏小酒怀里满脸无邪的肉团子,荣妃幽幽道:“有些事是强求不来的,谁让本宫晚生了几年,不然~~~~”

    不然就能早点进宫,皇后之位岂会旁落?

    届时允儿自然就是嫡子,入主东宫顺理成章。

    不过她本也不是纠结的性子,没可能的事干脆就不再去想,注意力没一会就转移到了玩的正欢的几人身上。

    苏小酒今日算是释放了天性。

    跟小团子们玩的不亦乐乎,怀里还抱着允儿,没多久衣衫便黏哒哒的贴在了身上。

    实在累的不行了,哈达哈达跑到葡萄架下跟娘娘讨水喝。

    墨鸿她们也是一样,头发汗湿了,紧紧贴在两颊上,像是刚从水里捞上来一样,把身后跟着的宫人心疼的不得了,一个劲的劝道:“咱们先歇一歇吧!明日再来玩好不好?”

    刚刚过了秋分,除了正午日头还有些晒,风里已经带了凉意。

    她们穿着汗湿的夏衫,被风一吹很容易着凉。

    “不要!这个好好玩,我还要再玩一会!”

    男孩子总归皮一点,墨尧登登登爬上滑梯,虽然才玩了几次,他却很快就发明出新的玩法,那就是头朝下躺在滑道往下滑,真是惊险又刺激。

    比那个叔叔带着飞还要刺激有趣!

    他玩的开心,可把在下面等着接他的宫人吓坏了,生怕一个接不好让他滋溜到地上。

    墨鸿看的好奇,也想试一试,却被墨莺一把拽住了小脚丫:“鸿儿不可以!那样太危险了!”

    “我不!三哥哥可以,我也能行!”

    “我可是大孩子了!你哪能跟我比?”

    墨尧神气十足的站在高处,看着倒挂在滑道上的墨鸿:“别一会摔了又怪我!”

    墨鸿蹬着小腿:“姐姐松手,我要试一试!”

    “不可以!你若不听话,我就告诉母妃,以后不让你来了!”

    “哼!姐姐讨厌!”

    墨鸿气哄哄的抱着胳膊:“那我就在这里躺着,让你们谁都玩不成!”

    她现在很生气,决定不理姐姐了。

    “你快松开,让她下去!”

    墨尧见她挡路有些急了,催促着墨莺放手。

    事关鸿儿的安危,墨莺也强硬起来,坚决摇头说:“不可以,我不会放手的!”

    墨尧头一次被她顶撞,有点恼羞成怒,习惯性就想动手推她一把。

    墨莺这次毫不示弱,瞪着眼睛看他:“你敢推我,我就告诉酒酒姐姐和荣母妃!”

    有惨痛教训在前,伸到半空的手又硬生生收了回来。

    墨尧皱起眉头:“哎呀!真是烦死了!”说着跑到台阶上气鼓鼓的坐下了:“姐妹两个都一样,就只会告状!”

    这边姐妹俩也还在继续。

    “姐姐放手!不然我真的生气啦!”

    “不放,不然你会摔疼的,到时候还不是要哭鼻子?”

    荣妃老远看着团子诡异的姿势,担心的问:“这是怎么了?刚才不是还玩的好好的?”

    “没事,小孩子之间的事就让她们自己解决吧,正好可以看看三殿下关了这段时间禁闭,是不是真的改好了。”

    苏小酒边说着抱着允儿一起坐到了秋千上。

    见她惬意的样子,荣妃揶揄道:“怪不得天天抱着图纸画的入迷,本宫还当是专门给允儿设计的,今天算是看明白了,你这是拿允儿当幌子,自己先玩个痛快!”

    知道娘娘并非真的怪罪,苏小酒嘿嘿笑着给自己倒上满满一大杯冰红茶,仰头喝个底朝天。

    “跟了本宫那么久,还是一点仪态也无,也不知以后能不能嫁的出去!”

    大大咧咧的样子让荣妃很是嫌弃。

    假装没听到后面这句,苏小酒舒坦的喟叹一声:“嘿嘿,这不都是托了娘娘的福吗,奴婢才能蹭着玩玩,可惜咱们园子还是不够大,不然这才哪到哪啊!”

    边说着憧憬道:“要是皇上能再拨给咱们个大园子就好了。”

    “想得倒美,真让你建成了游乐场,只怕这些皇子公主们就更不着家了!她们母妃不得天天堵在本宫门口来要人?”

    而且她虽喜欢孩子,但也不能帮着全后宫带娃吧?!

    苏小酒煞有其事的设想了一下那个场景,忽然觉得也不错,便砸吧着嘴说:“皇上如今几乎每天都来荣华宫,见到您这么招皇子公主们喜欢,说不定对您更疼爱了!”

    “少来这套,本宫才不上你当!”

    张姑姑也反对道:“天天一群孩子吵吵巴呼,跟放羊似的,万一磕了碰了,还得娘娘担着,图什么?”

    苏小酒却不这么想:“娘娘您看啊,带孩子这么累,到时候皇上体恤您辛苦,心里必定对您更加怜惜,而且名义上虽是您带孩子,但哪个皇子公主来的时候身后不是跟着一堆宫人?实际上还是她们自己照看小主子,但贤名却让您赚了,这生意怎么看都划算啊!”

    荣妃听在耳中,就有些心动。

    其实抛开所有外在因素,她本身是极喜欢孩子的。

    当然,也有可能是在允儿出生之前,她一直怀不上子嗣,所以对孩子就有种执念。

    可如今听苏小酒一分析,却觉得未尝没有道理。

    只是这事可大可小,她还需好好斟酌一番。

    见她面色松动,苏小酒趁机求恩典,把小舞的事情说了。

    因明显感觉出娘娘对小女孩有所偏爱,她本以为此事至少有六成把握。

    谁知荣妃听到锦瑟宫三个字,面容却攸的沉了下来。

    “这件事本宫不会应允,以后休要再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