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31章 赏菊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一场秋雨彻底带走暑气。

    南夏国使者进贡了两万株万寿灯,金黄澄嫩,长势喜人。

    皇后娘娘命人植于御花园内,定了个晴朗的好日子,邀一众妃嫔共赏。

    九月的天气,虽说已经不似夏天那般酷热,但各人都已着了秋装,游到尽兴处,不免在日头底下多晒了一会,身上便起了层薄汗。

    今日集会,想着是在御花园内,极易遇到圣驾,各宫美人自然使尽浑身解数,淡妆浓抹,各有风华,大有与园子里百花争妍的架势。

    不想这一出汗,妆都花在了脸上,一时间,手中的素白巾帕皆变成了五颜六色,不时有宫妃向皇后告罪更衣。

    皇后年纪稍长,又是六宫之主,自然不须像年轻妃子们一样将面容画成脸谱,便一直稳稳的坐在凉亭中主位上,看着宫妃们花蝴蝶一样穿梭在百花丛里。

    “游园这么久,也没见荣妃娘娘去更衣,可见果然是天生丽质,不必像咱们一样,染黛弄粉,结果个个成了花脸。”

    庄嫔因着墨莺与墨鸿的关系,与荣妃日渐亲近,如今当着阮妃的面,也已经不那么避讳了。

    见荣妃今日似乎并未施妆,依然清丽动人,便由衷赞美了几句。

    “荣妃妹妹的好颜色,哪是我们这些庸脂俗粉可比的?庄妹妹与荣妃妹妹私交甚好,怎么也没多跟人家学着点保养之道?”

    酸溜溜的语气,不是阮妃是谁?

    庄嫔有些尴尬的看了皇后一眼,笑道:“荣妃娘娘那是得天独厚,嫔妾便是再保养,也是望尘莫及。”

    暗暗捏紧了帕子,这个阮妃当着皇后的面,竟暗指她与荣妃结盟,实在可恨。

    皇后面色如常,本着一贯的雍容笑意,看向荣妃:“庄嫔说的没错,都说岁月不饶人,可到了荣妃妹妹这,却是岁月难败美人,旁人只得羡慕的份。”

    哪个女人不爱听别人夸赞?

    荣妃难以抑制的掩着嘴娇笑起来:“呵呵呵,瞧娘娘这话夸的,臣妾都不好意思了。”

    苏小酒在她身侧站着,心里猛翻白眼,那花容玉貌上,嘴角都要咧到耳根了,哪有半点不好意思的样子?

    随着皇后发话,众人的目光便都集中在了荣妃身上。

    她今日穿了一件玫红色曳地百褶裙,衬得肌肤莹白如玉,腰间用绣带束起,显出婀娜身段,外罩一件云雾纱广袖长袍,上面是银线勾的玉簪花,韵着秋意正浓。

    头上简单梳了个元宝髻,未负钗环,只在小巧的双耳上垂了一对蜜色南珠,无须浓妆艳抹,便已人比花娇。

    环绕的目光里便多多少少带了丝艳羡——所谓倾国佳人,说的便是荣妃这般吧?

    心中不可谓不得意,她轻扶云鬓,美眸在场上环视一周,随后右手往身侧微微示意,苏小酒赶紧双手奉上专门为她定做的化妆包。

    众人目光顿时被那精巧别致的小包吸引。

    轻轻将包打开,从里面取出一个珐琅雕花小圆盒,也不知碰了什么机关,那盒子便上下弹开。

    瞧着不及寸厚的盒子,竟暗藏玄机,盖子里面镶了一面镜子,下面放置一小团用布缝制的圆饼,将圆饼拿开,底下藏着的香粉便露了出来。

    荣妃动作轻柔,每个步骤都耐着性子缓缓而来,仿佛是故意让大家把这小玩意儿瞧个清楚,。

    随后便冲着众人歉意一笑,拿起小圆饼,对着小镜子往面上扑粉。

    众人恍然,原来这小盒子竟是如此妙用,也亏的荣妃想出来。

    扑完粉,柔荑又在包包里摸索一番,掏出一枚同样精致的珐琅小管,旋开盖子,里面竟然是一截嫣红的唇脂。

    “咦?原来唇脂还能装进小管子里随身带着?”

    一名新入宫的宝林没见过荣妃,刚才沉迷于她的神仙美貌,又见她手中之物与众不同,便忍不住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皇后也回过神,赞道:“荣妃妹妹不仅样貌出挑,心思也玲珑,怎么会想到如此巧妙的东西?”

    荣妃不紧不慢,最后摸出一根眉笔将黛眉轻轻扫过,左右照了照,对镜子里那艳若桃李的面容十分满意,这才又将东西尽数收起。

    “不过是些小玩意儿,随身带着图个方便罢了,娘娘若看得上眼,臣妾稍后差人给您送一套玩玩儿。”

    “皇后娘娘金尊玉贵,这些不明之物看看也就罢了,可别真的乱用在自己身上,若是伤了凤体,岂非得不偿失?”

    阮妃看不惯她的狐媚样,抢在皇后点头之前出声。

    哼,净弄些哗众取宠的东西博眼球!

    “须知好看的东西未必就好用,好比这满院子的万寿灯,远看是美,奈何近闻一身恶臭,永远也只能当摆设。”

    皇后看了一眼荣妃,未语。

    荣妃咬着银牙,愤愤的瞪了阮妃一眼,这个丑八怪,专程给她添堵是不是?!

    与阮妃本着“你我本无缘,全靠娃牵线”的态度,她本不愿再起争端,奈何这阮妃不自觉,竟然主动挑衅!

    “阮妃姐姐这话说的可不对,具妹妹所知,这万寿灯浑身上下都是宝,除了花冠圆满喜人,寓意吉祥,根叶还可入药,若只因为气味难闻就将其全盘否定,是否太过片面了?”

    “能入药的花草千千万,何必只取这一种?怕就怕这花狂傲自大,竟以为自己无可替代,独一无二。”

    见荣妃吃瘪,阮妃满心通畅,誓要将上次丢的场子找回来。

    皇后轻咳一声:“阮妃妹妹说的也不无道理,谦虚些总是好的。”

    口气淡淡的,好似真的只是在谈论花草。

    这一局,阮妃小胜。

    瞅着那张大圆脸上得意地笑,荣妃气的小手都在发抖,案几下攥着的帕子几乎揉烂了,含嗔带怨又委屈,回头看了苏小酒一眼。

    接收到娘娘求助的目光,她知道,该她苏能能上场了。

    在荣妃耳边轻语几句,刚才还结了寒冰的芙蓉面瞬间明媚起来。

    “你们主仆有什么俏皮话,不妨说来让大家都听一听,哪有自己偷着乐的道理?”

    皇后注意到她们的小动作,如是说。

    荣妃朝着苏小酒点点下巴:“皇后娘娘既问了,你就说说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