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33章 想在婆家过得好,丰厚嫁妆不可少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受到金钱驱使的苏小酒,卯足了劲要跟着娘娘挣大钱。

    荣妃向她许诺,只要是她设计的玩意儿,卖出去通通按照纯利的千分之三给她分成。

    她自然不敢小觑这三个点,甚至有些感激涕零。

    工时,材料,铺面,运输,损耗,营销,压货这些通通不用她考虑,除了画画图纸,指导工匠,自己基本算是空手套白狼了。

    因此每天除了吃饭睡觉撸团子,剩下的时间她几乎都在咬着笔杆苦思冥想,盘算着还能有什么赚钱的新花样。

    荣妃嗑着瓜子,见她不眠不休的趴在小几上,忍不住纳闷:“你一个女孩子家,怎么天天像是掉进了钱眼里?跟着本宫又不缺你钱花,即便是日后出宫嫁人,本宫也会为你备下厚厚的嫁妆,定不让你在婆家受屈。”

    说的好像自己不喜欢钱一样……

    苏小酒顾不上抬头:“娘娘此言差矣,都说家有余粮心不慌,奴婢赚钱只为自己老来舒心,可不是想让谁高看一眼。”

    “再说了,”她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重新坐下,“都说闷声发大财,奴婢就算有钱,也不会告诉未来婆婆和老公的。”

    “这是为何?”

    “怕他们惦记呗!奴婢不贪图老公富贵,他们也别想打我钱包的主意,大家实行aa制,相安无事没烦恼。”

    再说了,她以后还不一定愿意嫁人呢。

    荣妃一脸诧异,干脆把手中的瓜子往盘子里一扔,坐到了她对面:“你这傻闺女!都说想在婆家过得好,丰厚嫁妆不可少!别说是寻常人家,便是连本宫……”

    做贼似的四周扫了一圈,荣妃压低声音凑到苏小酒的耳朵边上:“你以为娘娘我之所以长宠不衰,只是凭着惊人的美貌?”

    “当然不是,还有娘娘高超的琴技啊!而且听说侯爷当年可是有从龙之功的。”

    元和帝虽是嫡生,却是次子,先帝本意是立长子为储君,荣妃的亲爹勇毅侯,却看好了彼时默默无闻的元和帝。

    因不堪皇长子暴戾无常,顽横专制,便连同当时的相国,也就是当今国丈,以及一众朝臣搜罗了他无数打压兄弟,残害异己的证据,让先帝对长子大失所望,改立了次子。

    可以说,勇毅侯是拥立元和帝登基的坚实力量,这在后宫之中人尽皆知。

    荣妃却大摇其头:“还有最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本宫娘家有钱,本宫手里也有钱!”

    见苏小酒一脸懵懂,木呆呆的看着自己,荣妃忍不住给她科普:“你以为皇上是一国之君,手里就不差钱吗?宫妃的用度,朝臣的俸禄,江南水患,西北剿匪,还有军中的兵械,粮仓,装备,战马……”

    掰着手指头数算了一圈,“这些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皇上每天一睁眼,就得为上百万的银子发愁,而本宫手里正好有钱,若是换了你,会去宠别人?”

    她的骄傲并非盲目自信,而是因为确实有别人望尘莫及的资本。

    “怎么可能?!前几天皇上不是还大手一挥,赏了娘娘五万两吗?”

    五万两啊!

    即便她如今晋升大宫女,每月有十两月钱,也得足足攒四多百年啊!

    “五万两?嗬,都不够本宫的衣裳钱,比起侯府每年往国库捐的几千万两,这点苍蝇屎算什么?”

    几……几千万?!

    苏小酒再再一次目瞪狗呆。

    脑瓜里快速的计算着几千万两白银兑换到现代的货币。

    一两银子约等于人名币八百块,十两就是八千,一百两就是八万,几千万……算了,算不出来了!

    心中有小人在仰天咆哮:老子要赚钱!要暴富!

    对她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荣妃很是满意。

    再次优雅的坐回榻上,悠悠捏了粒瓜子道:“所以本宫才说,女子有钱,在夫家才能过得舒心敞亮!到时候一进婆家门,银票啪的拍在桌子上,看哪个敢不高看你一眼!”

    苏小酒伸出大拇指:“娘娘霸气!”

    “当然了,本宫的貌若天仙也是起了很大作用的,不然天天对着一堆无盐女,皇上半点兴致也无,哪还有心思振兴大渊啊?”

    ……

    两人聊的热切,突然被张姑姑的惊叫声打断:“我的老天爷!殿下睡觉怎么没人看着?!”

    苏小酒跟荣妃商议赚钱事宜的时候,习惯性把春末和安心安然支出去,毕竟也算商业机密,知道的人自然越少越好。

    方才允儿在睡觉,张姑姑年纪大了,荣妃便也让她去小憩了片刻,结果她午休回来一进殿门,就看到了已经滚到了床边上的奶娃。

    允儿虽然已经会翻身,但仅限于翻身趴起来,自己还不能再翻回去,所以苏小酒十分放心的把他放在床中间。

    两个财迷聊得太过投入,谁都没注意到刚才还在呼呼大睡的小团子自己醒了。

    先是扳起自己的小脚丫啃了一会儿,见没人理,又嘬着手指头乌溜溜满屋里看了一圈,最后干脆便咕噜一下趴了起来。

    翘着小脑袋东张西望一番,见除了唾沫横飞的娘亲和红光满面的苏小酒,其他人都没在殿里,似是觉得很无聊,自顾自的手舞足蹈了一会儿,便开始朝着一边吭哧吭哧的固涌。

    因为浑身胖嘟嘟的,他费了好大的劲才侧过身,用力挺着小身子不让自己趴倒,然后另一边的小手小脚在空中使劲扑腾,最后猛地一蹬小粗腿,整个身子咕咚一下,便成功翻躺过去了。

    解锁了新技能的团子十分兴奋,在床上越滚越熟练,终于在滚了第六圈的时候,半边身子都耷拉到了床沿上。

    三人同时紧张的向着床榻奔去。

    允儿见终于有人见识到自己的厉害,骄傲的咯咯笑个不停,小手再次拍打床板,结果左手扑空,整个娃吧嗒一下滚落在地。

    “哇!~~~”

    一声嘹亮的啼哭,惊飞了房顶上歇脚的老鸹。

    见小人儿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张姑姑三步并作两步,最先将他从地上捞起,搂在怀里哄着:“好娃娃不哭,咱们没吓着,没吓着~~~~”

    后半句已经哽咽,也不知道是心疼还是气的。

    见苏小酒要伸过手抱允儿,张姑姑啪的在她白生生的手背上留下个红掌印,生气的抱着允儿往旁边一躲:“你走开!害的我们宝宝从床上掉下来了,不给你抱!”

    荣妃见她生气,苏小酒也快哭了,忙走过去接过允儿道:“也不能全怪小酒,谁料到这小东西今天长了本事,竟然不声不响学会来回滚了。”

    不过好在是肚子先着地,并没摔到头,所以才能嚎的中气十足。

    张姑姑顾不上尊卑,一把将允儿抢了回去:“反正都怪你俩,一心钻进钱眼里,把这么小的娃娃自己扔到一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