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36章 怒(二更3000字)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呵,让本皇子道歉?”

    干脆又伸脚将满地的花瓣碾成烂泥,墨冉桀桀笑道:“若本皇子偏不呢?”

    大公主墨鸢也走过来,昂首道:“他们算什么东西?敢让二皇子道歉,只怕福薄消受不起!”

    “大姐姐,请注意你的措辞。”

    墨辰见她出言不逊,忍不住提醒。

    “这哪有你说话的份?还不给本皇子滚开?!”

    皇长子又怎样?也一样是个庶出,在他面前啥也不是!

    “二哥哥,若再恶语相向,小心我将这话告到父皇面前,让他为大哥做主!”

    最见不得别人轻视哥哥,墨鸾忍不住也蹙眉站了出来。

    墨尧原本在墨辰身后站着,看看痛哭的两个小娃,捏着小拳头挡在了墨鸿和墨莺身前。

    酒酒姐姐说过,他是男子汉,应该保护女孩子。

    蔑视着眼前几个小不点,墨鸢嗤笑:“还以为你有多大本事,最后还是得将父皇搬出来,小小庶生子,还想在嫡公主面前猖狂?!”

    墨鸢嘴上虽强硬,心里却有些没底。

    墨辰兄妹虽是庶出,但他们的母亲萧贵妃却出自清流名门,在大渊极有威望,因此父皇对他们也格外重视。

    尤其墨鸾,因其随了萧贵妃的恬淡高洁,颇受父皇喜爱,去年除夕,竟还越过她这个嫡公主,破例将其封为安平长公主!

    这可是公主的最高封号,父皇连问都不问母后一声,就在宫宴上下旨册封了墨鸾,此举无异于当众打了她的脸。

    一时之间,她在上京贵女圈里颜面尽失,尤其那个可恶的南阳郡主,竟敢当面奚落,说她身为唯一的嫡公主,竟还不如一个庶出的受宠,这让她如何不恨?

    如今听她又把父皇搬出来,新仇旧恨,让墨鸢险些咬碎了后牙槽。

    “墨冉,你嚣张跋扈,欺凌手足,还不知错?!”

    荣妃终于忍耐不住,伸手指着墨冉姐弟,一字一顿骂道:“小兔崽子,给他们道歉,老娘再说最后一次!”

    墨鸢被她粗鲁的话惊呆,一张俏脸涨成了粉红色,连还嘴都忘了。

    “你~~~放肆!你一个妃子,竟敢辱骂嫡皇子?待我禀明了父皇,让他治你个不敬之罪!”

    听到墨冉的话,荣妃怒急反笑。

    “嫡出又怎样?照样得称本宫一声母妃!既然皇后娘娘疏于管教,本宫今天便替她好好教训教训儿子!”

    “你敢!”

    墨冉梗着脖子跟她叫板。

    “我不敢?呵!来人!将本宫的马鞭取来!”

    随即给了苏小酒一个“懂?”的眼神。

    一瞬间的疑惑后是心有灵犀的默契。

    将允儿往安心手里一塞,墨鸿交给安然照看,苏小酒拉着春末飞快的跑了。

    “小酒,咱们真的要取马鞭来吗?若娘娘下手没个轻重~~~”

    刚才娘娘脏话都飚出来了,要一气之下真把二皇子抽了,先不说皇上会怪罪,皇后还不得恨死娘娘?

    “你就大胆将马鞭拿来,剩下的不用管了。”

    见苏小酒抛下自己往另一个方向跑,春末忙喊道:“你这是要去哪?”

    苏小酒头也不回:“我去去就来!”

    这边墨冉瞥到取来马鞭的春末时,仍是自信的呔然一笑:“本皇子就在这站着,有种你打下试试?胆敢殴打本皇子,便是父皇偏宠你,祖母也绝不会轻饶!”

    将太后搬出来,墨冉挑衅似的再往前踏出一步。

    荣妃手中执了鞭子,美眸瞪向墨冉,二话不说往他屁股上抽了一下。

    所有人都呆若木鸡。

    尤其春末,鞭子可是她取来的,到时候皇上若问起~~~面上顿时血色全无。

    哪怕因太过柔弱,那鞭子挥的软绵绵跟打苍蝇一样,但仅这一个动作,就足以将墨冉彻底激怒了。

    他,堂堂正宫嫡出的皇子,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爹的小老婆给打,了,屁,股?!

    眼看鞭子又朝他过来,他闪电出手,一把夺了过去,指着荣妃骂道:“你这贱女人,还真敢打我?!”

    “二皇子!手下留情啊!”

    墨冉举着鞭子一懵,这他么的什么情况?

    刚才还凶神恶煞的女人,这会怎么捂着脸哭起来了?

    “允儿这么小,您这一鞭子下去,他半条命可就丢了。”

    荣妃转身将允儿护在怀里,哭的格外大声:“您若有怨恨,还请冲着我来,看在他是您亲弟弟的份上,您就饶了他吧~~~”

    墨冉不知她为何突然这么说,但还是顺着她的话头接了过去:“什么亲弟弟?不过是个小贱种,他也配?!”

    “孽障!”

    随着一声暴喝,墨冉整个人飞了出去。

    气喘吁吁的苏小酒,站在盛怒的元和帝身后,跟自家娘娘递了个眼神:奴婢剧情拿捏的不错吧?正好让皇上赶上高潮。

    荣妃掩着拭泪的帕子回她一眼:干得漂亮,今晚加鸡腿!

    “父,父皇?”

    墨冉惊恐的从地上爬起来,“您听儿臣解释~~~”

    不是他看到的那样啊!!!

    墨鸢则噤若寒蝉,已经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懵了。

    荣妃原本哭的梨花带雨,见元和帝突然出现,赶紧背过身子胡乱擦擦眼泪,对着元和帝福身后强颜欢笑道:“皇上来了?恕臣妾失仪。”

    她双目红肿,玉腮上犹自挂着几滴来不及拭去的泪痕,发丝微微凌乱,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狼狈,哪还有半分宠妃的神采飞扬?

    压下心中疼惜,元和帝看着地上的墨冉道:“幸亏朕来了,否则哪有机会见识我们二皇子的威风?!”

    “皇上,您别误会,二皇子正跟臣妾闹着玩呢!”

    “你还替他遮掩?这丫头已经全都告诉朕了!”

    荣妃讶然,似是刚看到他身后的苏小酒,嗔道:“你这丫头,谁让你自作主张的,这么点子小事,还去惊扰圣驾?”

    苏小酒唯唯诺诺:“奴婢是见二皇子一副要杀人的样子,心里害怕~~~”

    墨鸢到底还是护着弟弟,听了她的话,赶紧为墨冉澄清道:“父皇,二弟没有动手,明明是荣妃~~~”

    “父皇,你再不来,我们就要被二哥哥打死了!”

    墨尧第一个反应过来,打断了墨鸢的话,墨鸢气极,跺着脚骂道:“臭小子,休要胡说!”

    刚才冉儿可是一根手指都没碰他!

    “父皇,二哥哥不仅打了允儿,还打鸿儿,呜呜~~~鸿儿好痛~~~手手痛,肚肚痛,屁屁也痛~~~”

    她刚才被墨冉一脚踹在了肚子上,跌坐在地时,掌心也被地上的砂砾磨破了,朝着父皇摊开脏乎乎的小手,受伤的地方已经殷红一片。

    墨鸿抱着元和帝的大腿,抬起哭花的小脸看着他,水汪汪的大眼里蓄满了眼泪,说话还带着浓浓的鼻音,把老父亲的心揪的生疼,恨不得立时将墨冉揪过来再踹几脚!

    忙俯身将她抱起来轻轻哄道:“鸿儿不哭,有父皇替你们做主。”

    再看向墨冉时,眸子里的怒火几乎将他烧穿!

    “父皇,二哥哥坏,他把允儿弟弟的脸也打的流血了,呜呜~~~”

    墨鸿搂着他的脖子,将小脸埋在他的肩膀上,小身子哭的一抖一抖。

    元和帝早就听出允儿哭的嘶哑,闻言朝小团子看去,见稚嫩的脸上满是划痕,鼻子也已经淤青,看起来触目惊心。

    荣妃挡住他的视线:“不过是用花轻轻碰了一下,不打紧的,皇上别看了。”

    带着些许哽咽,又用帕子拭了拭眼角,在心里为墨尧墨鸿及时出场点个赞。

    “都已经青紫了,还说没事?”

    “父皇,是她先对我不敬,我才~~~~”

    元和帝青筋暴起,对着墨冉又是一脚。

    “还敢狡辩?!所谓兄不友,弟难恭,你嚣张跋扈,怎么指望别人敬你爱你?!”

    失望的看着自己唯一的嫡子,元和帝心中是难以言表的复杂。

    “朕竟不知,身边养出了一匹白眼狼,小小年纪,就学会了残害手足,还目无尊长,鞭笞长辈?来人~~拖下去,仗二十!”

    想当年,他的哥哥就是这般狂妄霸道的性子,仗着自己嫡长的身份,不将任何一个兄弟臣子放在眼中,最后引发众怒,落得众叛亲离的下场,连太子之位也丢了,被远远发配到边陲之地。

    没想到,如今自己的儿子,却险将重蹈覆辙。

    强自压下拿过鞭子亲自动手的冲动,元和帝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恨声道:“打!给朕往死里打!”

    “父、父皇饶命~~~”

    “皇上!您可不能啊!~~~”

    皇后闻讯慌慌张张的赶来,一眼就看到了趴在地上的儿子。

    “皇上,您可千万别听信了小人的谗言,冉儿这么小,哪里挥的动鞭子啊?”

    顾不上仪容,她张开双臂护在墨冉身上,金镶玉护甲当啷落地,裂成几片。

    可这档口,哪有功夫去理会?

    元和帝面色铁青:“谗言?朕亲眼见他拿鞭子挥向荣妃,还需旁人来诬陷吗?!”

    看向墨冉手中的鞭子,皇后惊疑不定:“冉儿,你当真动手打了荣妃?”

    墨冉疯狂摇头,哭着喊道:“没有,我没有,明明是她打了我,孩儿只是出于自保,将鞭子抢了过来!”

    “冤枉啊皇上,臣妾可是连鞭子怎么用都不知道,怎么会打二皇子呢,您若不信,可当场验伤!”

    她刚才下手极轻,哪里会留下伤痕?

    “你这贱妇,明明就是你!”

    墨冉再次伸手指向荣妃,却在看到自己手中的鞭子时呆在原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