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39章 凶险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皇上在御花园为了维护荣妃,不顾皇后劝阻怒打二皇子,很快就传遍整个后宫。

    第二天一大早,又传来墨冉被禁足栖梧宫的消息。

    按照以往,寻到风向的各人早就应该将荣华宫的门槛踏破,可这一次,大家却安静的近乎诡异。

    一向叽叽喳喳的团子们也都被各自母妃拘了起来,不许再来找苏小酒了。

    后宫气氛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

    昨日皇上的态度讳莫如深,试探的背后不知是何用意。

    荣妃不得不提高警惕:“父亲最近传信来说,朝堂上最近正好在为了储君一事争执,尤其跟他交好的一些朝臣,竟公然跟皇上建议要立允儿为太子,可把他老人家给愁坏了。”

    怪不得墨冉会误会她觊觎东宫。

    “娘娘,皇上昨晚去了婉仪宫,跟三皇子和五公主查证墨冉朝您动手的事。”

    “哦?消息可真?”

    荣妃放下手中的账本,看向苏小酒。

    “是庄嫔娘娘亲自派人传的口信。”

    没想到皇上疑心竟这么重,事后又去查证,好在墨尧跟墨鸿都好样的,没把娘娘卖了。

    荣妃冷笑:“他不信我。”

    眸子深处分明是落寞。

    “但结果是好的,他专程查证,尧儿和鸿儿又一口咬定了墨冉,他纵然想要偏袒,也是不能了。”

    苏小酒重新拿起账本递给她:“所以娘娘还是把心思花在赚钱的事上,银子可比男人靠得住。”

    “你这丫头,说起话怎么老气横秋,好像你知道似的!”

    荣妃被她逗笑,也不再去想些有的没的。

    “娘娘,不好了!殿下好像又出疹子了!”

    春末慌里慌张的跑进来:“张姑姑正在看在殿下,让奴婢速来禀报。”

    苏小酒紧跟在荣妃身后,在心里暗忖,莫不是婴儿急疹?那倒也不必太过惊慌,只要没有发烧很厉害,精神尚可,多喝点温水,几天就能自己褪下去。

    结果在见到允儿的一刹那,差点忍不住惊叫出声。

    “天啊!殿下脸上怎么肿成这样了?刚才明明没有这么严重!”

    张姑姑也满是焦急,听到春末的呼声,说道:“刚才只是起些红点,就这一会的功夫,宝宝整张脸都开始肿了!”

    苏小酒当机立断:“快请太医!”

    允儿眼睛已经肿成了一条缝,整个奶娃已经难受的哭不出声,伴着高热,小小的身子不住惊厥,看起来十分凶险。

    “怎么会如此严重?!”

    “娘娘,瞧这症状,殿下应是过敏了,这个奴婢可治不好,得赶紧让太医来诊断!”

    “谁跑的快,赶紧去太医院!”

    “算了,奴婢去吧!”

    她如今吃得好睡得好,身体比刚来那会强壮了许多,又经常锻炼,跑的也比一般人快些。

    一进太医院门口,看到里面往来穿梭的医士和御医,便大声喊道:“请问哪位大夫擅长诊治过敏的症状!快跟我去救命!”

    各人忙忙碌碌,瞟她几眼并未搭理。

    “该死!”

    她平时总在荣华宫里撸团子,极少出来走动,是以太医院的人都不怎么认识她,只当是个宫女在求医。

    在人群里寻了一圈,苏小酒发现角落里一位正在挑选草药的年请太医,眼睛一亮,喊道:“林太医!看到你太好了!”

    林斐然经常为荣妃请脉,一眼认出她:“苏姑娘,你怎么来了?”

    “哎呀,四皇子过敏很严重,还请林太医快跟我去看看!”

    刚才还对她不做理会的各人闻言纷纷悔的肠子都绿了,竟是四皇子病了?早知道刚才自己应该主动一些的!

    “好!你简单说下症状,我好先选几瓶药带去!”

    匆忙整理了药箱,等两人回到荣华宫时,允儿已经肿到了脖子,整张小脸呈紫黑色,呼吸已经十分困难。

    荣妃看着儿子惨状,吓得浑身发抖,攀在床前不住唤着他的名字:“允儿!睁开眼睛看看娘亲,宝宝,宝宝别哭,太医马上来了,你可千万不要吓唬娘亲啊宝宝!”

    张姑姑不知所措,想为允儿擦擦额上的汗,又怕碰的他皮疼,急的眼泪不住往下落:“这到底怎么回事啊?老天爷,你干脆将我的命拿去吧,只求赶紧让宝宝醒过来。”

    苏小酒忙把荣妃扶到一边,为太医腾出位置。

    见允儿已经陷入昏迷,林斐然不敢耽搁,先看了舌苔颜色,又切了脉,最后掏出银针,在火上燎了一下,缓缓扎入允儿的晴明、迎香二穴,又从药箱中取出一蓝一红两只小瓷瓶,交给苏小酒道:“温水净面,先蓝后红,每日三次。”

    林斐然观察着允儿反应,半晌摇头道:“不行,见效太慢,王院判上午休沐,这会应该已经来了,我再去请他过来瞧瞧!”

    “什么?竟要惊动王院判?!”

    “殿下这敏症来势汹汹,微臣只有两分把握,若不及时施救,只怕~~~”

    “只怕什么?!你给本宫说清楚!允儿他会怎样?他、他……”

    紧紧抓住他的胳膊,林斐然只觉得娘娘的指甲已经掐进了自己肉里,忍痛答道:“娘娘莫慌,当务之急是赶紧将王院判请来,殿下病情耽误不得!”

    荣妃身形不稳,王院判为太医院左院判,今年已经八十高寿,是太医院医术最高明的一位,平日只为太后请脉,若非生死攸关,一般都不会请他出面。

    允儿病情如今竟要让他亲自来看,让她怎能不慌?

    “娘娘,您可不能倒下,殿下还在等着您呢!”

    苏小酒将她扶到椅子上坐下,见她面色苍白,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潋波流转的眸子如今一片灰败,忙唤她回神:“娘娘!你看看我,我是小酒!殿下需要你,你快清醒一下!”

    荣妃双手攸地攥住她的胳膊:“允儿呢?允儿怎么样了?宝宝!我的宝宝呢?!”

    “安心安然,快拉住娘娘!”

    荣妃挣脱她们的手,疯狂的跑到床边将允儿抱住:“不!我不走!本宫不走!你们休想害我允儿,滚开!通通给本宫滚开!”

    人在疯狂的时候力气也会爆发,林斐然是男子有所避讳,只苏小酒她们竟然一时拉不住荣妃,眼看允儿危在旦夕,苏小酒心一横,朝着荣妃的后颈就是一记手刀。

    看向呆若木鸡的安心安然,吼道:“傻站着干嘛?快扶着娘娘去躺下!”

    林斐然震惊的看着软软倒下去的荣妃,说话已经语无伦次:“你,你竟敢~~~~”

    “你什么你!你说的王院判是吧?你在这照看着,我去请!”

    看看倒下的宠妃,又看看床上气若游丝的墨允,林斐然终于稳住心神,飞快写下一张方子交给春末:“速去抓药,回来五碗煎成一碗喂下,先为殿下控制住病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