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41章 发配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不管元和帝是出于什么目的而转变,苏小酒且先松了一口气。

    墨冉被张公公带来,此刻正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喘。

    皇后心疼儿子,又不敢再多说话,也只能暗自祈祷墨允赶紧醒来。

    见墨冉虽然行动有所不便,却仍能稳稳跪坐,苏小酒不禁心中冷笑,三十大板,别说是个孩子,就是个成年人受完也该丢了一半性命,可见皇上心中对这个嫡子终归还是偏袒的。

    担忧的看向内室,王院判又进去为允儿施针了,只盼小人儿能早点醒来,娘娘也好安心。

    这一次王院判待得时间格外长,再出来时,已经接近子时。

    出来时不复白日的精神焕发,官袍被汗湿在背上,林斐然在旁边为他不停扇着风,汗水却依旧顺着两颊落入胡须。

    苏小酒忙将他搀扶到圈椅里坐下,他德高望重,在皇上面前已经不大讲究些虚礼,是以元和帝也并未在意,而是忙着追问道:“先生,允儿他如何了?可有起色?”

    王院判缓缓点头,喝了今日第一口茶水,语气里尽是疲惫:“老夫已经尽力,但仍旧只有七成把握,若今夜殿下能大声哭出来,这生死关就算闯过了。”

    苏小酒抚着惴惴不安的心,恨不得去烧几柱香,没想到她竟有翘首期盼允儿放声大哭的一天。

    床上的小人已经肿的面目全非,曾经糯米团一样白皙娇嫩的小娃,如今却浑身紫涨,伴着吃力的呼吸,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哧喘。

    苏小酒忍着泪,跪坐在床边,用王院判开的消肿汤药为他轻轻沾拭着脸颊,眼睛不敢错过那小小胸膛的每一次起伏。

    到了后半夜,允儿的烧终于褪了。

    面上的肿胀也消褪许多,小人儿手脚动弹一下,缓缓睁开了眼睛。

    虽只有一道缝隙,但看到里面折射出的盈盈烛火,苏小酒几乎喜极而泣,握着他软软的小手轻轻唤道:“宝宝,宝宝醒了吗?如果醒了就哭出来,好不好?求求你宝宝,就哭一下,好不好?”

    小人儿有些吃力的转动眼眸,循着声音看向苏小酒,须臾,竟微微咧开小嘴,露出一个无声的微笑。

    眼泪再也绷不住,苏小酒紧紧捂着自己的嘴巴,看着床上那小小一团天使般的允儿,几度哽咽:“允儿~~宝宝,你醒了对不对?你看到姐姐了对不对?宝宝乖,我们很快就好起来了!”

    为允儿掖掖小被子,她迫不及待的冲向外室,王院判正坐在元和帝的下首,他年事已高,乍一熬夜也有些受不住,但记挂允儿病情,便一杯接一杯喝着浓茶提神。

    见苏小酒出来,所有的人的目光唰的一下将她盯住,元和帝急声问:“你怎么出来了?允儿他~~~”

    心中蓦地一凉,没听到允儿的哭声,这丫头又满脸是泪的跑了出来,莫不是~~~

    见他呼的起身,高大的身影竟显出几分凄楚之意,苏小酒赶紧抹掉眼泪,道:“皇上莫慌!殿下他醒了,他睁开眼睛了!还要劳烦先生去看一看!”

    看着王院判的背影,元和帝似乎有些不信:“醒了?可是朕明明没有听到哭声~~”

    苏小酒眼泪又唰的下来,深吸了几口气,控制着自己的语调:“殿下他很乖,怕我们担心,不仅没有哭,反而对着奴婢笑呢!”

    皇后和墨冉一身冷汗的跌坐下去。

    太好了,没有死,就意味着他不用陪葬了,太好了~~~

    荣妃还在昏迷,张姑姑心疼的捋着她两鬓的乱发,不时朝着门外张望。

    两更的鼓声已经敲过,正殿依旧没能传来小娃的哭声,她的心中备受煎熬,欲亲自过去瞧瞧允儿,又放不下娘娘,浑身如同置于水火,惶惶不能自已。

    忽然见苏小酒跑进来,张姑姑大惊失色:“你不在正殿看着宝宝,到这儿来做什么?!”

    “姑姑!殿下醒了,他醒过来了!王院判正在施诊,我特意过来告诉你跟娘娘,好让你们放心!”

    “老天保佑!老天保佑!娘娘,娘娘!宝宝醒了,你也快点醒过来啊!~”

    秀丽的眉毛微微蹙起,想要醒来,却似被魇住。

    所有人都在屏气凝神等着王院判出来。

    元和帝强自镇定,可他手中茶杯里微荡的水纹却出卖了主人此时的紧张心情。

    就在前天,那个奶香奶香的小团子还在他怀里抓来抓去,扯住他的衣襟流着口水笑,他心中焦痛并不比荣妃少半分。

    即使思量再多,然作为一个父亲面对幼子的拳拳心意却是实打实的。

    荣妃跌跌撞撞跑了进来,目光四下里寻了一圈,略过元和帝直奔苏小酒:“允儿呢?他怎么样了?是不是真的醒了?”

    说着就要进内殿。

    “娘娘别急!王院判正在里面为殿下看诊,马上就出来了,您且等等!”

    苏小酒拉着她坐到椅子上,又为她倒了杯水递在手里,张姑姑也一脸焦急,为她不断抚着后背。

    双手捧着茶杯,荣妃不住点着头自语:“对,我不能进去,我不能打扰他们!不能打扰他们~~~”

    等待的过程最是煎熬。

    直到初晓,王院判才由林斐然搀扶着出来。

    老人满身浓浓的疲倦之色,但眉眼之间却带着如释重负的喜悦:“殿下的红肿已经尽数消退,烧也降的差不多了,只需好好修养,不出五日,便可痊愈。”

    所有人都浑身一松。

    苏小酒打起精神,派步撵将王院判送回府,只留下林斐然在旁候诊,防止允儿反复。

    王院判对着他交待几句,便向元和帝告辞去了,毕竟是八十多岁的老人,熬了这一天一夜,饶是他身子骨向来硬朗,也已经摇摇欲坠。

    荣妃第一时间冲进内室,身后跟着元和帝和皇后。

    床上的小人儿经历一夜凶险,此时又已经沉沉睡去,小眉头却紧紧锁着,嘴巴里也不时呓语出声。

    肿胀的面容已经消退,又能看出从前的俊秀憨萌,荣妃带着失而复得的喜悦,又怕将他惊醒,只含着泪不住亲吻那双明显消瘦下去的小脚丫。

    帝后静静对视一眼,默默退出去,将空间留给这对母子。

    瞧见地上的墨冉,皇后小心看着元和帝脸色,问道:“皇上,如今允儿化险为夷,冉儿他~~不如就先回去休息?”

    元和帝冷冷看她一眼,直把她看的心里发虚:“不是臣妾袒护这孽障,实在是他身上有伤,又受了惊吓,这么小的年纪,若是坐下毛病~~”

    “来人,将二皇子送回栖梧宫。”

    “多谢皇上恩典,冉儿,还不赶紧谢谢父皇?”

    元和帝伸手止住她动作,接着说:“张德全,传令下去,二皇子墨冉,性格浮躁,骄横暴戾,自明日起前往皇陵养伤,并抄经祈福,修身养性,无朕旨意不得擅自回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