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42章 登门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荣妃今日经历大悲大喜,见允儿情况稳定下来,终于熬不住趴睡在他的床边。

    苏小酒为她披上薄毯,见春末在旁不住打着呵欠,轻声道:“你也去休息吧,这里我来照看。”

    张姑姑年纪大了,好说歹说才由安心安然扶下去躺下。

    春末摇头:“我跟你一起,万一殿下醒来,你又要照看娘娘,忙不过来。”

    “不用两人都在这耗着,我累了就让你来替我,去吧。”

    她说的也有道理,春末起身剪了剪烛花,道:“那我就在偏殿,你有事叫我。”

    夜,静谧无声。

    叹了口气,苏小酒静静守着一夜消瘦的母子,都说最是无情帝王家,允儿今日遭的罪,说到底,罪魁祸首还是元和帝。

    自家娘娘虽骄傲,但在立太子这件事上却从未执着,只是她的安分守己抵不过帝王恩宠,臣心浮动,以至于惹得皇上要立允儿为储君的谣言四起,引得墨冉误会,到心生怨愤,让允儿一个半岁的小娃娃受了这无妄之灾。

    皇宫,终究是个是非之地~~

    床上小人儿不安的呓语。

    荣妃攸然转醒。

    允儿怔愣着,看向笑着擦泪的荣妃,忽然开口,喃喃道:“呜么~么~~”

    “宝宝是不是饿了?娘亲为你召乳母过来。”

    “娘娘,宝宝好像是在叫妈妈!”

    苏小酒惊喜的看着允儿:“他是在叫妈妈!娘娘,宝宝在叫你!”

    “什么?!宝宝再叫一次,娘亲在这,妈妈在这呢,宝宝乖,再叫一次~~~”

    这是苏小酒没事时教允儿的,但在这里通常只有民间才会如此称呼,荣妃觉得亲切,便默许了。

    没想到儿子第一次开口叫自己,会是在这样的场景下,荣妃又忍不住落泪,虚环起那小小一团,哽咽道:“妈妈的好宝宝,你受苦了~~”

    允儿虚弱的看着她,努力扯着嘴角笑了笑,再次露出粉色的牙床,两粒小小的下门牙已经呼之欲出,呈现微微白色。

    苏小酒端来一碗热乎乎的羊奶,用特制的小汤匙慢慢喂着,允儿精神好了些,窝在荣妃怀里,不时在两人间来回的看。

    “娘娘,方才皇上下令,要将二皇子送去守皇陵,未定归期。”

    荣妃拿着允儿小拳头的手一顿:“守皇陵算什么?本宫现在恨不得将他一剑刺死!他以为远远将人送走,这件事就算了?呵!”

    听出这个“他”指的是元和帝,苏小酒面露担忧:“但他带着伤被发配,皇后心里必定颇有怨怼,若她把这仇记在您头上,以后给您穿小鞋怎么办?”

    “看不惯本宫的人多了,再加她一个又怎样?何况是她自己没教好儿子,她有什么脸面再来找本宫的麻烦?”

    见她不以为然,苏小酒不知该怎么劝说,娘娘这番话说的虽然没错,但事关二皇子,皇后真的还有那么大度?

    第二日,皇上颁下诏书,晋荣妃为皇贵妃,举宫哗然。

    苏小酒却没像其他人那般高兴。

    若是在以前,她只会觉得这是娘娘盛宠,可现在,她又有些拿不准了。

    皇上到底只是为了安抚荣妃,还是为了转移大家注意力?

    皇贵妃等同副后,几乎可与皇后平起平坐,之前因皇上偏疼允儿,已经闹出二皇子一事,如今又公然将娘娘册封,皇后娘娘会怎么想?

    没等她想明白,皇后便登门了。

    揣着心中的忐忑,苏小酒恭敬的见礼:“不知皇后娘娘驾到,我家娘娘正在内殿照顾小殿下,还请奴婢通传一声。”

    “无妨,本宫不急,坐着等会便是。”

    皇后又恢复了以往的雍容和蔼,说完果真坐在上首喝起了茶。

    荣妃自内殿出来,见到皇后,面色冷淡:“不知皇后娘娘过来是有何事?”

    “本宫今日过来,是想替冉儿给妹妹和允儿道个歉。”

    以为她想让自己向皇上求情,将墨冉放回来,荣妃语气变得生硬:“道歉不敢当,皇上命二皇子去守皇陵,只要二皇子能收敛心性,回宫指日可待。”

    似是怕荣妃误会,皇后忙将门外的宫人唤进来,将手中捧着的一个精致的紫檀镶金玉小方盒,放在荣妃面前。

    “妹妹放心,本宫自知无颜为冉儿求情,只盼妹妹早日消气,别伤了身子,这匣子里是东黎国国宝,极品凝神香,统共就不到二两,知道妹妹喜欢,便悉数拿来了,算是本宫的赔礼。”

    荣妃瞧了那匣子一眼,并未拒绝。

    苏小酒站在边上,闻着那隐隐的味道似乎有些熟悉,想了半天,忽然记起上次娘娘雨中弹唱时,燃的香就是这个味道。

    心中不由暗自撇嘴,这么难闻的香竟然还是国宝?闻着都不如庙里烧的香好闻!

    “这香还是上次十七出使东黎带回来的,只需燃上芝麻大小,香味便能持续一夜,凝息安神最好不过,妹妹这几日担心允儿,定没休息好,夜里用了这香,也能好好睡上一觉。”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皇后身为后宫之主,荣妃也不好太过,起身对她微微福身,道:“那臣妾便多谢娘娘了,允儿还在睡着,不能离了人,娘娘且喝些茶水,妹妹就不奉陪了。”

    皇后从善如流:“妹妹既忙,本宫就不打扰了,待改日允儿好些,本宫再来探望。”

    看着皇后远去,荣妃又款款坐回椅子上,疑惑道:“皇后的心思如今越发莫测了?墨冉被逐出京,她不仅不记恨本宫,反而跑来示好?”

    “就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苏小酒把玩着皇后送来的盒子,掀开盖子闻了闻,噫~~~熟悉的配方,熟悉的恶心味道。

    “你这死丫头,说谁是鸡?”

    见娘娘有了心思说笑,苏小酒心中阴霾也淡了些,假装自己掌嘴:“哎呦!口误了!娘娘是凤凰,是神鸟。”

    张姑姑闻言有些紧张:“仔细让皇后娘娘听了去,又是一场麻烦!”

    荣妃收起笑意,看向门外:“说起来,也不知道鸿儿怎么样了。”

    她已经听说了墨鸿为了保护允儿被墨冉踢打之事,心中又是心疼,又是感动,只是这几天允儿才好,她还没抽出时间去看看她。

    张姑姑道:“听说皇上那天还下了一道圣旨,赐了五公主‘嘉平’的封号。”

    “也好,多少算是补偿,本宫心中也稍安些,待允儿大好,本宫得亲自去看看鸿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