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52章 祸不单行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多谢壮士仗义相救,小女才没被踩成肉泥。”

    听到这声“壮士”,原本有些旖旎的气氛轰然散去,眉毛微不可察地抖了一下,男子干咳两声:“不谢,姑娘没事吧?可有哪里伤到了?”

    苏小酒还在攥着他衣襟,发现人家胸前的衣服被自己抓的皱成一团,深感抱歉,忙撒开手去抚平:“真是不好意思,刚刚太害怕,下意识就抓的紧了些。”

    男子有些不自在的退后两步:“姑娘不必客气,在下自己来便可。”说着侧身整了整衣裳,耳朵根子却红了。

    她有些讪讪的收回自己爪子,这才发觉自己的动作太暧昧,有吃人豆腐的嫌疑。

    男子理好了衣裳,不忘又问苏小酒:“用不用在下扶姑娘去医馆看看?”

    苏小酒学着古人向男子作揖道谢:“无甚大碍,就不劳烦壮士了。”

    低头看向自己窄细的腰身,男子头一次对自己的清隽气质感到怀疑。

    长这么大,但凡见过他的人无不道一声公子如玉,怎的今日到这小姑娘嘴里就成了壮士?

    “那可需要帮姑娘唤顶软轿过来?”

    刚才那一惊,一般女子都得吓得腿脚发软。

    “不用不用,我身子骨硬朗着呢,这点伤不耽误走路!”

    她试着活动手脚,发现脚腕似乎晃了一下,略微有点疼,但并不严重,便对男子抱拳道:“大恩不言谢,小女还有事要先走一步,壮士请便。”

    看着她潇洒离开,带走一股馨香,男子竟有些怅然。

    这要是换了其他女子,被他这么一救,不说哭着以身相许,好歹也会借着报恩请顿饭什么的,这女子倒跑的利落。

    连一句姓甚名谁都没问。

    并非盲目自信,实是他这张脸,自小到大不知招来多少挥之不去的桃花,让他烦不胜烦,以至于现在对女子都有些避之不及。

    若非刚才形势太过危难,他断不会轻易出手,就怕又像之前那样被缠上。

    结果竟出乎了意料。

    敛起思绪,回望一人一马消失的方向,那背影似乎有些熟悉,随即又摇了摇头,他刚回上京没几天,那人应该还未追来,许是自己看花了吧。

    摇摇头,男子大步流星,去的却是勇毅侯府的方向。

    没错,正是陆澄。

    苏小酒四处逛荡,很快就将美男抛在了脑后。

    并非她心志坚定,不轻易被美色所迷,相反,她前世可是正儿八经的外貌协会。

    但她今日时间紧迫,实在没功夫请客致谢。

    诚然,那男子是帅的惊为天人,可她身为宫女,以后也没什么出宫的机会,两人注定不会再有交集。

    唉,果然不是当女主角的命。

    经这一吓,逛街的兴味也淡了,在就近的摊子上随手选了个兔子灯笼,准备去跟两个婢女汇合。

    付完钱转身,不小心又迎面撞上了一个醉汉。

    满身酒臭,和着劣质的脂粉味。

    微微侧头道了声歉准备绕过去,不想那人醉眼朦胧,却站在一旁盯着她的脸猛瞧。

    不悦的皱眉,那眼神太过赤裸,让她浑身恶寒,便低头加快了脚步。

    “竟然真的是你?!臭丫头,几个月没往家捎钱,老子还以为你死了呢!”

    醉汉嘴里嚷嚷着,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我擦?遇到神经病了?!

    即使有些功夫底子,对方到底是个成年男人,力量悬殊,一时竟挣脱不开。

    “你谁啊?喝醉了吧你?!”

    苏小酒恼羞成怒,续了把力,猛的将他甩开。

    醉汉一个趔趄倒在地上,嘴里还在骂骂咧咧。

    见旁边有人驻足看热闹,苏小酒低着头想混进人群里溜走。

    谁知却被那醉汉给缠上了:“死丫头别走!把钱给老子留下!你,你翅膀硬了你,放着老子不管不顾,竟然花钱买些没用的东西?!”

    说着就要到她怀里摸银子。

    堪堪躲过那双咸猪手,苏小酒气的双颊通红:“臭流氓!你若再继续纠缠,休怪本姑娘不客气~~~我可要报官啦!”

    醉汉却不怕,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气急败坏地指着她鼻子骂道:“报官?你报啊!老子倒要问问他们,宫女私自出宫是个什么罪名?让他们将你抓起来!”

    被他这话吓得面色一白,大爷的,这人怎么会知道她是宫女?

    低头确认一遍,她没穿宫装啊?

    人群中开始窃窃私语,已经有不少人朝着她和醉汉指点。

    心里恨的牙痒痒,她一个小姑娘,被这醉汉当众骚扰,周围的人竟然就都傻站着看热闹?

    “你认错人了,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她人生地不熟的,怕人群里有这醉汉的同伙,于是撒开丫子就跑。

    身后的醉汉紧追不舍,看着醉醺醺的样子,跑起来却一点不含糊,而且明显比她熟悉地形,她在前面绕老绕去半天,竟然一步也没将他甩开!

    眼看前面人越来越少,她慌不择路,最后竟然跑进了一处死胡同。

    该死!

    醉汉已经堵在了胡同入口,她连脑补剧情的时间都没有。

    四下里打量一圈,见一面墙根下散落着的几个箩筐,慌忙上前将它们堆了起来,撩开衣摆,爬了上去。

    最后干脆仗着身姿轻巧,攀到了一处宅子的院墙上。

    醉汉站在下面,扶着腰大喘气,这死丫头片子,看着弱不禁风,没想到跑的比兔子还快!

    仰头看着骑在墙头的苏小酒,骂道:“死丫头,快给老子滚下来,不然等老子抓住你,定要扒了你的皮,将你卖到妓院里去!”

    “我呸!你是什么狗东西?赶紧离你姑奶奶远点,不然等本姑娘的人寻来,非抓你去坐牢不可!”

    苏小酒骑在墙上,借着地势观察地形,胡同里只有两户人家,而且都大门紧闭,也不知道是不是家里没人,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也没个人出来瞧瞧。

    唯一的出路被醉汉挡着,看着几米高的院墙,苏小酒一阵头晕,在心里暗暗打气,大不了一会就在墙头上爬走。

    一边小心不让自己掉下去,一边还抽空将身上的裙子检查了一遍。

    还好,前日刚下过一场大雨,这院墙被雨水刷的干净,浅色衣衫并没沾上多少灰,不然回去可没法跟大少奶奶交待了。

    醉汉见她走神,蹑手蹑脚的走近,试图也踩着箩筐上来抓她。

    等她回过神,醉汉已经站在她脚下了,正准备伸手够她脚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