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59章 他是谁?!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怎么?莫非真的被旁人看到了?”

    魏娟见她神色有异,不免又紧张起来。

    苏小酒赶紧否认:“不曾!”

    “那就好。”

    魏娟放下心来,坐到她对面倒了两杯水,一杯递给她,一杯自己慢慢喝着:“其实你也不必太过担心,三弟算我看着长大的,打小性子就好,模样也俊俏,如今在御前走动,颇得皇上看中,日后必定前途无量,若你……”

    “等等等等,少奶奶,你,你不会是想让三少爷为奴婢负责吧?”

    那大可不必!

    魏娟却正色说:“若他当真把你瞧过了,自然是要负责的,但不到迫不得已,我并不希望如此。”

    怕她误会,魏娟解释道:“我是拿你当自家妹子,才跟你说这话,三弟确是不错,但你如今的身份,若当真入了侯府,顶多只能做个妾室,将来上头被正牌娘子压着,纵有夫君的宠爱,日子也好过不了哪去。”

    苏小酒深以为然:“那是自然!都说宁为穷人妻,不做富人妾,便是奴婢自己也不愿意的。”

    魏娟面色忧虑:“话是这么说,但若真被人知道了,除了给澄儿做妾,只怕便没有其他活路了。”

    “那也不至于吧,奴婢自回去做宫女,管别人怎么说呢?”

    听着怪吓人的。

    她说完这话,魏娟的表情却更凝重了:“正因你是宫女才麻烦,若是与三弟为妾的话,皇上看在二妹的面子,说不定还乐见其成,反之,一个坏了清誉的宫人,皇宫里是断然容不下的。”

    被她这么一分析,苏小酒不禁攥住了自己的衣襟,这明明吃亏的是她,怎么最后反而无路可走了?

    魏娟怕她吓着,安慰说:“你也无需太过担心,毕竟没有外人瞧见,只要你不说,三弟不说,这事就权当没发生过,我只是想要提醒你,此事关系重大,可不能再让第四个人知道了!”

    魏娟走时,夜已经深了。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安慰自己别想太多,陆澄看起来也不是多嘴的人,明日一过,这事就翻篇了。

    顶着熊猫眼起个大早,只觉浑身酸痛,苏小酒打个呵欠,准备去院子里做做伸展运动。

    然而刚一打开房门,就砰的一下又将门重重关上。

    倚在门板上揉揉眼睛,难道昨晚没睡好觉,出现了幻觉?

    陆澄怎么会出现在她门口?

    拍拍自己的脸,苏小酒试图清醒一点。

    一定是她看花眼了。

    再次将房门打开,刚才背对着她的身影已经转过身来:“早啊苏姑娘!”

    那笑容仿若夏日清晨的露水,晶莹剔透里折射着旭日的光芒,晃的苏小酒睁不开眼。

    “三少爷,您这是?”

    陆澄看起来有些扭捏,自身后拿出一包东西递给她道:“昨天实在对不住,这是我专程去太医院配来的草药,还请苏姑娘收下。”

    她本就瘦弱,若被池水乍坏可就糟了。

    抬头看看天色,这个时辰,宫门还未打开,这草药,莫不是他昨天连夜入宫配来的?

    “三少爷言重了,奴婢身子骨硬朗的很,没那么容易病的,这草药就不用了吧。”

    见她拒绝,陆澄有些着急:“那不成,害姑娘落水,我于心有愧,还请姑娘收下吧。”

    苏小酒看一眼院子里,已经有丫头在洒扫了,怕被人听见,只得压低了声音说:“少爷好意奴婢心领了,若公子真为奴婢着想,还请全然忘记这回事,奴婢就感激不尽了。”

    “那怎么行?男子汉大丈夫,当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可我不需要你负责啊喂~

    “少爷昨日于奴婢实属救命之恩,奴婢还没能报答,落水一事若您实在觉得过意不去,不若就将这两件事抵了,少爷意下如何?”

    说完这些,苏小酒有点喘,昨晚没睡好觉,这会脑子昏昏沉沉,眼皮也有些睁不开。

    陆澄却坚持让她收下,苏小酒不肯,两人推搡一番,陆澄情急之下竟抓起苏小酒的手就要塞给她。

    洒扫丫头的眼神从开始的遮掩到最后夸张的写上了“八卦”两字。

    苏小酒暗道糟糕,这下可真是说不清了,心里太过着急,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这一场高烧来势汹汹。

    她整个人仿佛置身火炉,意识游离到了身体之外,陷入一团迷雾里。

    迷雾深不见底,她在里面走啊走,好怕自己就这样被永远禁锢在里面,再也醒不过来。

    就在她惶然不知所措的时候,前面忽然出现一个身影,在朦胧的大雾中飘忽着向她走来。

    她心头一跳,莫名的恐惧笼上心头,情不自禁的往后退去。

    那人影却依旧越来越近,直到清晰的站在了她面前。

    那是另一个苏小酒。

    面色苍白,目光幽怨,穿着一身灰败的粗使宫人服饰,整个人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般,拖出一地的水渍。

    不要靠近他。

    她说。

    飘渺的声音带着呜咽,从四面八方环绕着钻进她的耳朵。

    随着她开口,周围的气息仿佛凝滞起来,有种被锁定的惧意袭遍全身。

    她想尖叫,想逃跑,可浑身却似麻痹了一般,不能说话,也无法动弹,刚才还仿佛置于火炉中的身体瞬间变得冰凉,冻得她忍不住想要蜷缩起来。

    不要靠近他。

    凄厉的哭声带着冰冷的水汽,呼啸着扑在她的脸上,身体无法抑制的颤抖起来,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是谁?是不是杀死你的凶手?”

    “苏小酒”没有回答,只是盯住她的眼睛,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不要靠近他”。

    那面容逐渐扭曲起来,似有愤恨,似有不甘,就像被最亲爱的人背叛,带着挣扎和绝望嘶吼:“为什么?!为什么是你?!”

    须臾间,“苏小酒”仿佛看到了什么令人恐怖的事,她痛苦的抱住自己的头,全身像被无形的绳索套住,开始急速向后退去,最后挣扎着消失在了迷雾里。

    身上的桎梏猛然消失。

    她攸地睁开双眼,惊觉身上的衣服和锦被已经被冷汗打湿了。

    他是谁?!

    那个苏小酒口中的“他”,到底会是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