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66章 受伤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麻烦陆公子让让!”

    陆澄一个不防,被苏小酒扳着肩膀扒拉到一边。

    只片刻的错愕,就见那瘦小人影已经带着冷意站在了南阳面前。

    南阳脸上得色还未收起,见苏小酒过来,笑着讽刺道:“丑八怪,让你再裝,这下毁容了,看还有哪个男人喜欢你!”

    苏小酒弯起唇角:“你没破相,不是照样没人要?”

    “你!~~”

    “你什么你!我去你大爷!”

    说着不等南阳反应,脚下往旁边跨开一步,揪住她就是一记利落的过肩摔。

    ——论,养好身体的重要性。

    南阳:“啊!”

    陆澄:?!

    叔可忍婶儿不能忍,苏小酒一脸漠然地拍了拍手:“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 kitty呢?!”

    南阳一脸萌币的爬起来,反应了许久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被一个营养不良的臭丫头给扛起来摔了?

    而且还当着陆澄的面让她来个狗吃屎?!

    “本郡主弄死你!”

    南阳不顾一切朝苏小酒冲过去,陆澄一抬手,将她挥到一边,警告说:“陆某再说最后一次,若你继续撒野,休怪陆某不留情面!”

    他虽不打女人,但也容不得被人一而再的挑战底线,高门嫡子的气势瞬间勃发,当仁不让的护在了苏小酒身前。

    从小到大,她何曾如此窝囊过?!

    自初次遇见,她便一心系在了陆澄身上,从南阳一路追去东黎国,又从东黎追回大渊,这人却总是一副生人勿近的面孔,不肯给她半分好颜色。

    如今竟为了一个面黄肌瘦的臭丫头,要对她动手?

    如此想着,心中愤恨便到了极点,看着面前两人恨声道:“本郡主倒要看看,今天便是将这贱女人打死,又有谁敢阻拦?!”

    心中简直憋屈至极。

    这明显就是陆澄的烂桃花,她苏小酒何其无辜,要受这无妄之灾?!

    但对方高低是位郡主,她也不好一再出手,若没完没了起来,估计今天自己是走不掉了~~

    在心中对陆澄暗自道了声抱歉,对不住了大兄弟,自己的锅自己背,别怪我不仗义了。

    打定主意,她故意扬声挑衅道:“你若敢动我,自然有人替我出气!”

    嘴里叫嚣,眼神却一个劲往陆澄的方向瞟,引得南阳误会。

    眼神若能凝结成大砍刀,苏小酒估计早就身首异处了。

    南阳见她还敢示威,彻底失去理智,手中马鞭虎虎生风,如毒蛇吐信一般袭了过去。

    同时大喊:“那本郡主就杀了你,看看陆澄会不会为你讨公道!”

    没想这次苏小酒根本不躲,而是紧闭双眼,抱起头唰的蹲在了地上。

    陆澄本想将她拉开,回头却见她蹲下了,情急之中只好也跟着一起蹲下,及时张臂将她护在怀里。

    南阳未料陆澄竟会用身体去挡,收手已经来不及,只得将鞭子往一边偏去。

    然而蛇芯般的鞭尾还是扫到了他的胳膊上。

    她的鞭术已有小成,这一挥击中,陆澄胳膊顿时血流如注,多了一条三寸长的伤口。

    吃痛之下,他身形不稳,趴在了苏小酒身上。

    苏小酒也没想到这南阳出手如此毒辣,竟当真是想置她于死地,慌乱中忘了将人推开,不禁有些自责道:“你没事吧?我、我去叫大夫来!”

    南阳也被他血糊糊的伤口吓傻了,喃喃道:“你、你明明可以躲开的!”

    都怪那个贱丫头!

    陆澄唇色有些苍白,忍痛看向南阳:“这下郡主满意了?还站在这不走,当真是想在我侯府门前行凶么?”

    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但也知道自己闯祸了,南阳郡主一跺脚,道:“你跑不掉的!我父王明日就要进京,到时候我让他跟皇上讨个赐婚的圣旨,你早晚会是我的人!”

    说完狠狠瞪了苏小酒一眼,看到旁边地上滚落的绣花包袱,眼中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笑,然后策马离去。

    呼~~~

    见她走远,苏小酒将包袱捡起,唤来早就吓得躲到一旁的车夫道:“麻烦大叔去府里找两个人来,将陆公子扶进去吧。”

    说着从包袱里摸出一块帕子,先为他将伤口简单包扎了一下。

    陆澄看着她小手轻柔的动作,问道:“……那你呢?”

    “哦,时辰不早了,奴婢得赶紧回宫,不然娘娘该着急了。”

    见她十分没良心的就要往马车上爬,陆澄皱眉:“嘶~~好痛,我大概是流血过多,有点头晕。”

    跨上车沿的右腿又收了回来,苏小酒过来搀住他,关切道:“要不你先坐在台阶上休息一会?”

    要是被陆夫人得知陆澄为了保护她受伤,不知会不会一气之下将自己打死,回头再跟娘娘说自己因病暴毙?

    陆澄试图唤醒她的同情心:“伤口好像很深,也不知道能不能完全愈合。”

    苏小酒拍拍包袱上的灰:“你刚才不说有上好的金疮药,用完连疤都不留吗?”

    陆澄沉默了一会:“哦,我忽然想起来那药好像用完了。”

    说完抬头看到她面上的伤痕,改口道:“应该是只剩下一点点了,刚好够给姑娘用。”

    苏小酒不在意的摆手:“不用不用,你留着吧,我这点小伤不打紧,过几天自己就好了。”

    见车夫终于小跑出来,怕他身后跟了陆夫人,苏小酒从台阶上弹起来就往车子里钻:“我得赶紧走了,今天真是谢谢陆公子,改天一定请您吃饭哈!”

    陆澄阻止了过来搀扶自己的小厮,起身道:“对了,差点忘了我还有事要进宫面圣,耽误这么久,皇上该等急了。”

    苏小酒为难的看看他的伤,寻思着过河拆桥好像有点不仗义。

    但还是想挣扎一下:“按说咱们顺路,捎带一程也无妨,不过你的伤~~~”

    这样血淋淋的去面圣真没关系?

    陆澄用自己完好的左手掩唇轻咳几声:“无妨,正事要紧,那就多谢苏姑娘了。”

    见她将包袱往车里一扔,又搓手准备往上爬,陆澄又咳几声:“咳,那个,能否劳烦姑娘扶在下一把?在下不太方便。”

    “哦,好。”

    身后那俩人你们是木头吗?一点眼力见都没有,怪不得只能混个小厮的差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