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67章 被堵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车厢里的气氛削微有些尴尬。

    她刚才表现的转折太多,很容易就会被看穿,不过想到二人以后将再无交集,也就不那么在意了。

    苏小酒目视前方,一脸严肃的看着随马车颤动的门帘,试图无视旁边那双灼灼的桃花眼。

    奈何那目光却似要把她的侧脸烫出窟窿,盯的她如坐针毡,无法,她只好开口打破这诡异的气氛,道:“奴婢脸上是有脏东西吗?”

    “为什么要拒绝我的药?”

    “哈?哦,你刚才不说只剩下一点点了吗?奴婢若真收下,岂非太自私。”

    陆澄抿唇:“不是金疮药。”

    那就是上次的草药?

    抬眼看向车顶,这家伙还挺执着~~~

    “可是母亲去找你说了什么?”

    “啊?!你怎会~~~会这么问?”

    见她慌乱掩饰,陆澄低下头道:“对不起,看来是我给姑娘添麻烦了。”

    母亲的脾气他自然清楚,还指不定说了多难听的话,也难怪她刻意保持距离。

    苏小酒干笑两声:“陆公子想多了,老夫人只是关怀了几句,并未说过别的。”

    不想就这话题掰扯,她干脆抱着包袱假寐起来。

    耳边似传来一声低叹,随着马车有韵律的颠簸,假寐变成了酣睡,待她咂吧着嘴醒来,发现马车早已停了,就在离皇宫不远的拐角处。

    “啊,不好意思啊,好像不小心睡着了~~”

    低头瞥见包袱上可疑的水印,她不动声色的拿手挡住,一手掀开窗帘看看外面:“奴婢竟睡了这么久?”

    她要去后宫,陆澄面圣应该是去御书房,两人不同路。

    利落的从马车上跳下,回身对着陆澄摆手:“进宫以后还有好长的路呢,奴婢就先走一步啦!你身上有伤,慢点走别着急,再见啦!”

    弯弯的眉眼带着笑意,还有些刚刚熟睡过的惺忪,映着夕阳余晖,巴掌大的小脸被铺成蜜色,柔柔软软的样子,像羽毛在他心上轻轻扫过。

    陆澄轻笑:“好,再见。”

    看着那瘦小的身影消息在宫门里,陆澄皱眉看向自己火辣辣的伤口,沉声道:“找间医馆。”

    马车缓缓而动,很快就消失在路口。

    不远处的大树后面,慢慢走出一个红色身影,正是本该离开的南阳郡主。

    看向皇宫大门,冷哼道:“怪不得那衣服如此眼熟,果然是宫里的奴婢,看本郡主怎么收拾你!”

    离开皇宫大半月,苏小酒此时的雀跃心情,就像初上大学第一次放寒假的时候。

    外面虽好,终归不如家里。

    一想到将要看到肉呼呼的小团子,连脚步也格外轻快。

    嘴里哼着小调,头一次发现红墙绿瓦的皇宫里,景致竟这样好,砖铺的好,树栽的好,来回巡逻的侍卫模样也好,嘿嘿。

    然而这惬意并没持续多久,她面前很快就堵了几个大煞风景的人。

    南阳郡主为首,用马鞭慢慢敲打着手心:“哼,这下没有陆澄护着,看你怎么跑出本郡主的手掌心!”

    说罢一挥手,对身后两个婢女吩咐道:“给我摁住她!”

    南阳有品级,应是从正门进宫的,动作自然比她快。

    苏小酒心里慌的一匹,一对三,那不稳稳要吃亏吗?!

    但输人也不能输了气势,把包袱往背后一甩,拿出腰牌一亮,大声道:“我是皇贵妃娘娘的人,你若敢动我分毫,娘娘定不饶你!”

    南阳看向她手中牌子上,确实刻着荣华宫三个大字,心里犹豫了一下。

    这个新晋的皇贵妃她当然不可能没听说过,勇毅侯的掌上明珠,大名鼎鼎的第一宠妃,入宫后一路扶摇直上,从嫔位到副后,不过用了几年的功夫。

    前几天,皇上甚至为了她把嫡皇子打发到皇陵去了。

    最最重要的,她还是陆澄的亲姐姐。

    难不成这丫头,是皇贵妃专程送来给陆澄的?!

    这么一想,就把荣妃也恨上了,哪怕只是送给陆澄做侍妾,也不行!

    要说没几分顾忌也不可能,然而嫉妒却终究占了上风。

    想到父王的势力连皇上都忌惮,一个区区的皇贵妃,还敢为了一个贱婢得罪南阳王府不成?

    南阳郡主上前几步,用鞭子挑起她的下巴,笑道:“皇贵妃?名头虽好听,却终归不过是个以色侍人的小老婆!我倒想看看,若本郡主今日喂你吃了鞭子,那陆祺敢不敢为你出头!”

    很好。

    怪不得陆澄见她跟见鬼一样,追着人家弟弟还敢骂姐姐,到底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

    苏小酒慢慢把包袱放到一边,她成功被气到了。

    噙起一抹冷笑:“你敢再说一遍试试?”

    骂她可以,但是骂娘娘?呵。

    南阳被她摔过一次,见她又朝自己走来,本能往后退了两步,躲在两个婢女身后叫嚣:“再说一遍又怎样?主子低贱,奴婢也低贱,都是只会仗着皮囊勾引男人的贱货!”

    怒气值瞬间max。

    “我去你姥姥的三条腿!”

    起身,跳跃,旋转,瞪着铜铃大眼一脚飞出。

    集中了所有怒气,回身就是一记漂亮的回旋踢。

    两个婢女虽长得结实些,也不过是被郡主临时抓的壮丁,手上一丝功夫也无,苏小酒的腿一扫过来,两人便应声倒地,鼻青脸肿的畏缩在地上不敢再动弹。

    南阳郡主显然也被她惊人的爆发力震慑住,不过看一眼两人的体型差异,对方又赤手空拳,便将鞭子往身边一横,怒道:“没想到还真有两下子,那本郡主就亲自会会你!”

    在侯府门前会被摔完全是因为措手不及,这一次她做好了防范,若再被这死丫头轻易得手,传出去岂不是要被人笑死?!

    她手中马鞭密织如幕,苏小酒躲闪的十分狼狈,周边巡视的侍卫们听到动静,本想过来询问,结果都被南阳郡主瞪了回去。

    大名鼎鼎的南阳郡主,他们自然惹不起。

    苏小酒简直在心里骂娘,刚才还暗自夸你们帅,没想到全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在密密麻麻的鞭子缝里瞅一眼天色,已经到了吃晚膳的时候,娘娘等不到自己,咋就不知道派个人出来看看啊?

    躲鞭子躲的费劲,没看到通道尽头一个粉色身影捏着裙角撒丫子就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