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81章 请旨赐婚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苏小酒不想在一旁听他们说话,便上前将正在陆澄身上扒拉的允儿抱下来道:“娘娘,殿下应该也困了,奴婢去哄他睡下吧。”

    谁知她一抱,允儿反而对着荣妃张开小手,嘴里喊着:“麻啊~麻麻~~”

    捂嘴已经来不及了,她只盼着刚才人多嘴杂,十七没能听到,于是迅速将小团子双手并拢,抗在肩头就跑。

    “对了丫头,你今天不是说要画什么?趁着皇上也在,快跟我们说说。”

    一句话将她定在原地,荣妃笑看向元和帝道:“苏丫头想找画师帮点小忙,所以臣妾特意跟您讨个恩典。”

    娘娘啊娘娘,上午明明很默契的,这会为啥突然给她个措手不及?

    这旁边可是有个活生生的穿友,她若说出绘本两字,身份就彻底暴露了。

    “啊?这,这怎么使得,要不还是算了吧~~”

    本以为娘娘已经将此事忘了,偏偏却在这个节骨眼上提了起来。

    “无妨,最近朕也没心思画什么像,那画师闲着也是闲着,你若需要随时将人唤来便是。”

    话音刚落,十七竟接上话茬:“找什么画师呀?我这人虽没什么长处,丹青却还拿得出手,要画什么说来听听,权当报答小嫂嫂的火锅!”

    阿一西~~你一个教地理的,又会画画了?

    场上唯一要瞒的就是你好不好!

    因此苏小酒拒绝的义正言辞:“都是些小孩子的东西,怎么敢麻烦十七爷?奴婢也略懂些笔墨,自己来就可以了!”

    陆澄看向十七:“你整日不在宫中,想找你何其困难,倒不如找我画更现实些。”

    苏小酒心中呵呵:我谢谢你来添乱。

    “启禀皇上,南阳王携南阳郡主求见。”

    张公公躬身进来禀报,成功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苏小酒报以感激的眼神。

    元和帝却有些不满的拧眉:“他来做什么?”

    场上众人目光唰的一下看向陆澄。

    都知南阳王向来眼高于顶,便是皇上召见都推三阻四,十次得有八次称病,今日竟主动进宫,实在蹊跷。

    不过联想到有关上京流传的关于陆澄与南阳的传闻,大家也就心领神会。

    偏十七不识趣,非要把话说出来:“咦?莫非他是来为女儿请旨赐婚的?啧啧啧,澄澄啊澄澄,这下你可彻底跑不掉咯~~~”

    陆澄冷冷看他一眼:“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十七嘿嘿一笑,目光看向元和帝。

    元和帝眸色一深,开口道:“去跟他说,今日朕没空,让他改日再来!”

    张公公有些为难的站在门口:“皇上,他已经进了中门了~~”

    正说着,一身戎装的南阳王徐莽已经大刀阔斧的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袭大红衣裙的南阳郡主徐颖。

    “哈哈哈哈,今日竟如此凑巧,大家都在啊!”

    未经传召,私闯后宫,如此藐视皇威,何止是大胆?

    南阳郡主徐颖自进殿,目光就黏在了陆澄身上,似羞还喜,却在瞥见苏小酒的时候脸色一黑。

    徐莽无视元和帝面色冷凝,自己随便找个椅子坐下,见殿内只苏小酒一个宫人候着,松松领口吩咐道:“去,给本王和郡主斟茶来!”

    徐颖在一旁暗自得意,呵,让你厉害,还不是要乖乖给本郡主倒茶?

    父女俩如此目中无人,多半是惯得。

    苏小酒神色恭谨,脚下却纹丝不动,声音不卑不亢:“恕无法从命,奴婢怀抱四殿下,不便奉茶。”

    皇上都没发话,她自然不会听一个外人吆五喝六。

    果然此话一出,元和帝面色稍霁,看向她时带了赞许之色,娘娘则笑着为皇上添了添茶,也并未多言。

    其余几人则有些震惊的朝她看了过来。

    徐莽虽一介武夫,却最是小肚鸡肠,这丫头当众拂他颜面,只怕要遭到报复。

    皇上自己都不敢轻易招惹的人,却放一个小丫头去出头,真的是~~~

    十七脸上的鄙夷已经快要藏不住了。

    徐颖恨恨的瞪着苏小酒,这臭丫头竟然连父王都敢顶撞,还真是不怕死吗?

    一时之间,虽无人做声,却有人暗自戒备,预备随时出手。

    没料到一个小小婢子也敢忤逆,徐莽黝黑的脸上显出怒容,向前挺身喝道:“放肆!小小贱婢,竟敢藐视本王,谁给你的狗胆?!”

    苏小酒面上恭敬,语气却依旧平平:“奴婢不敢。”

    心想这才哪到哪,若知道本姑娘把你宝贝闺女都揍了,不得气的胡子都翘起来?

    嘴上说不敢,后背却始终挺值,面上并无半分惧意,但只有她自己知道,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从容不迫,她可是死死咬着后牙槽呢!

    毕竟她也在赌,赌这南阳王不会当场动她。

    ~~~好吧,其实是看准了他没带兵器,而且皇上的两个御前侍卫在一旁虎视眈眈,应该不会由得这厮御前伤人吧?那他们也太窝囊了!

    徐莽面色难看之极,目光扫过场上众人,只觉他们看向自己时皆带了嘲讽之意,脸上挂不住,便朝苏小酒爆喝一声:“贱婢找死!”

    结果这一声吓得她怀中的允儿猛一哆嗦,当场便哇哇大哭起来,边哭还不停着往她怀里钻,鼻涕眼泪抹了她一身。

    苏小酒忙把小团子抱紧了,不断的安抚,同时心中自责,自己抱着孩子呢,干嘛要跟个莽夫置气!

    荣妃面容攸地冷了下来,开口道:“这里是后宫,南阳王还是小点声的好,若将四皇子吓出个好歹来,只怕你担待不起!”

    徐莽冷笑一声,目光轻蔑:“果然是温室小花,打小就中看不中用,这么两句话就被吓到,以后也难成大器!”

    元和帝面色铁青,却终是忍气道:“还请徐爱卿注意自己的言辞!”

    徐莽今日是为了宝贝闺女的终身大事而来,与这些小辈争执难免有些自降身份,便不再为难苏小酒,而是直接开口道:“对了,臣今日过来,是想让皇上给写个赐婚圣旨。”

    那口气不似在请旨,更像是吩咐。

    “勇毅侯府的三公子陆澄,哦,也就是您的御前侍卫,与小女天作之合,还请皇上御笔赐下一段良缘。”

    陆澄手指攸地成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