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92章 辛秘(3K)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好奇的接过来,对着灯光看了看,那铜哨通体暗哑无光,似乎还掺杂了别的材质,看着其貌不扬,莫非暗藏玄机?

    苏小酒试着吹了一下~~~

    “你在逗我?根本就不响好吗?!”

    鼓着腮帮子吹半天,结果什么都没发生,只有一只乌鸦落上附近枝头看热闹,发出桀桀的笑声。

    她一定是电视剧看多了!

    “……反正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易吹就是了。”

    被凶了也没多做解释,而是嘱咐道:“一定别丢了。”

    神神秘秘的样子让她又举起哨子来打量了一遍,还是没看出有什么神奇的地方。

    “好吧好吧,知道了,你快回去吧!”

    将哨子收在怀里,她忍不住催促萧景:“你赶紧走吧,这里是后宫,被人发现就糟了!”

    萧景唇角微微勾起,嗯了一声,几个起落便消失在夜色里。

    崽崽还伏在孙掌事身边期期艾艾,苏小酒静静的陪着他,见他已经不哭了,慢慢问道:“崽崽,你真的不跟姐姐走吗?姐姐那里很好的,又干净又漂亮,还有很多好吃的,也有很多小朋友,更没有人会欺负你,比在辛者库里好多了,若你想姑姑了,姐姐还可以带你回来看她,好不好?”

    寻常小孩子听到如此多的诱惑,只怕早就迫不及待的应允,然而崽崽却伸出自己的小手,轻轻抱住孙掌事,摇头说:“我不能离开姑姑,她把我养这么大,我若走了,她一定会伤心的。”

    他说着凑到孙掌事的脸前仔细看看,发现她依旧紧闭的双眼,不由有些害怕:“姐姐,姑姑怎么还不醒?她真的没事吗?我已经原谅她了,你快让她醒过来好吗?”

    月色下,他圆乎乎的小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眼泪冲刷过的地方,露出原本清透白皙的皮肤。

    漆黑的眸子里折射出些许晶莹,殷殷怯怯的望着自己,就像一只受伤的小白兔。

    苏小酒不忍他担心,俯身用手在孙掌事的人中上掐了掐,片刻后,孙掌事便低哼着醒来。

    “崽崽?!崽崽回来!”

    意识从混沌到清明,孙掌事晃晃悠悠的坐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四处摸索,待看到崽崽就在自己身边,失而复得般用力将他搂在怀里,颤声道:“你还在,那就好,那就好~~姑姑错了,姑姑以后再也不会凶崽崽了~~”

    崽崽哇的哭出来,猛的扑进孙掌事怀中,紧紧抱着她的脖子喊道:“姑姑,是崽崽不好,以后崽崽一定听你的话,再也不偷偷跑出来玩了~~”

    两人相拥而泣,惹得苏小酒也红了眼眶,只是心中疑云仍在,她还是忍不住出声问道:“孙掌事对不起,今天我也有些急躁了,只是您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不肯让崽崽跟我走呢?您之前不是已经允许我帮助他了吗?”

    孙掌事见她并没趁着自己昏迷将崽崽强行带走,心中添了几分感激,环视一周,问道:“那个御前侍卫呢?”

    “哦,他走了。”

    孙掌事似乎对萧景很是忌惮,但瞧着他也不是凶神恶煞的人啊,难道两人有过什么恩怨?

    “你~跟他很熟吗?”

    苏小酒想了想,他们统共也就见过两三次,便摇摇头:“不熟,认识而已。”

    “可他刚才说是来寻你的。”

    “哦,他今天跟皇上去了荣华宫,可能娘娘见我许久没回,派他来寻我的吧。”

    见她表情不似作伪,孙掌事放下戒备,慢慢从地上起身,崽崽忙追上去牵住她的手,她低头摸摸崽崽发顶,就像母亲般慈爱,然后转头对苏小酒道:“跟我来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似有什么呼之欲出,苏小酒喉头紧张的滑动,默默跟着她来到一间小院,正是孙掌事和崽崽的住所。

    这住所处在辛者库的西北角,左边和后面就是高高的宫墙,几乎是最偏僻的一处地方,只有三间北屋,而且房子也很是破旧,看起来更像是个小仓库改成的。

    按理说她身为掌事,不至于住的如此破落,多半是为了掩人耳目,故意选了这里。

    屋子里陈设简单,却干净整洁,当户一台半旧的八仙桌,左右各一把凳子,右边靠墙是一张大大的土炕,上面一大一小放着两床棉被。

    小的那团棉被上,摆着一只破旧的布老虎,因为年岁久远,黄色的布料已经洗的发白,是整间屋子里唯一一件小孩子的玩具。

    不由懊恼,她刚才只想着快来告诉孙掌事好消息,却忘了把之前在宫外买的那些小玩意带来给崽崽。

    “坐吧,我带着崽崽过的清贫,就不给你沏茶了。”

    突然的客气让她有些拘谨,苏小酒忙摆手道:“不用不用,我坐坐就好。”

    将崽崽吃了一半的烤肉放在桌上,她有些忐忑的坐在板凳上,等着孙掌事接下来的话。

    “崽崽,你先去洗漱一下,然后就乖乖睡觉,我跟姐姐有话要说。”

    崽崽在两人之间来回看看,然后乖乖点头,端着脸盆出去了。

    “这里没有外人,姑娘有什么问题便问吧。”

    她开诚布公,苏小酒反而有些不知所措,满腹的疑问不知该从何问起。

    孙掌事也不着急,手里捧了碗白水慢慢的喝,给她足够的时间组织语言。

    “那个~~请问孙掌事,崽崽的身世是否有什么特殊之处?”

    辛者库里小宫人小太监不在少数,但能得她庇护的,也不过崽崽一人,要说只是因为崽崽太漂亮,这个理由似乎有些站不住脚,上一次,她是想的太肤浅了,

    尤其今天孙掌事的态度,更让她认定,关于崽崽,肯定还有更多隐情。

    “若您有什么苦衷,完全可以说出来,我现在荣华宫当值,在娘娘面前也算能说上话,要帮一个小孩子也并非太难,还是您觉得有些事,就连皇贵妃娘娘也帮不了呢?”

    孙掌事垂下的眼眸微微颤动,看着白色的碗底陷入伤感:“这件事,她确实帮不了。”

    忍不住看向外面那个正在认真洗脸的孩子,连娘娘都帮不了?

    转动着手中的粗瓷茶碗,孙掌事目光挣扎,最后终于变得坚定,带着近乎孤注一掷的赌意道:“我可以把一切都告诉你,但你要发誓,即便付出生命,也不许将此事告诉第三人!”

    她虽与苏小酒只有几面之缘,但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个瘦弱的小女孩,是真心想帮助崽崽,而且,总有一天能做到。

    做好承受惊涛骇浪的准备,苏小酒语气郑重,伸出三只手指对着夜空的方向,一字一顿道:“我苏小酒,在此对着黄天立誓,若把崽崽的秘密泄露出去,必定孤苦终生,死后堕入阿鼻地狱,受尽油烹之苦!”

    “姑姑,我洗完了。”

    苏小酒闻声回头,虽然已经从孙掌事口中听说过崽崽生的极漂亮,可第一次见到他的真实容貌,她还是不可避免的被惊艳到了。

    五六岁的孩子,正是雌雄莫辩,雅淡的眉毛下,他那双宛若凤雏的眸子却已经十分勾人,明明是不谙世事的童真与澄亮,偏偏美到夺人神魄。

    莹白的皮肤完美无瑕,若待过上几年,脸上的婴儿肥消退,还不知要如何的魅惑众生!

    怪不得孙掌事要故意将他满脸摸成脏乎乎,这样的妖孽颜值,哪怕只被人窥得半分,都会想方设法据为己有吧!

    崽崽见她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抓紧手中的盆子后退两步,怯怯的说:“姐姐,你、你怎么了?”

    两眼直放光,姑姑讲的故事里,大灰狼就是这样看着小羊的。

    “啊,没事没事,姐姐只是觉得崽崽长得好漂亮哦,时候不早了,崽崽快去睡觉觉吧~~”

    孙掌事冲崽崽点头,他放下脸盆,乖乖的脱去外衣,手脚并用爬到床上,却没有直接躺下,而是先把大的被子展开铺好,再将小被子拖到旁边,展开后像条小泥鳅一样钻进去,只露着小脑袋在外面。

    伸手将布老虎抱在怀中,他张开小嘴打个呵欠,带着浓浓的睡意道:“姑姑晚安,姐姐晚安,那崽崽就先睡啦~~”

    说完乖巧的闭上眼睛,没一会便轻轻打起了小呼噜。

    他今日受了惊吓,又哭了许久,早就已经累坏了。

    孙掌事将灯芯调的暗了些,为他掖好被角,示意苏小酒到院子里去说话。

    月色已浓,宫门也即将落锁,孙掌事却并没有长话短说的意思,而是缓缓问道:“你在宫中时间不短,应当也听说过锦瑟宫的事吧?”

    锦瑟宫?冷宫?

    不禁有些诧异,崽崽跟锦瑟宫又有什么关系?

    想到冷宫,自然便想起里面那个粉嫩的小女孩,袖管中另一个油纸包还留着残存的温度,正是她准备偷偷送去给小舞的。

    手指不由紧握,莫非锦瑟宫的谜底会在孙掌事这里解开吗?

    “我虽不知有关锦瑟宫的故事,却认识里面一个叫小舞的女孩。”

    夜风肆起,有枯叶簌簌落下,孙掌事叹息一声,低语道:“她的母亲,名字就叫做锦瑟。”

    油纸包砰然落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