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95章 团子摔了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苏小酒更是惊疑不定,抱着允儿小团子的手就有些紧,惹得团子在她怀里不满的来回固涌。

    她只在允儿百日宴时远远见过太后一眼,连她长什么样都没看清,而且有了陆夫人的前车之鉴,她心里对古代老太太多少有了些阴影。

    “呵呵,娘娘莫要担心,不过是太后娘娘前几日听戏坐得太久,这几天身上有些酸痛,皇上想起小酒姑娘精通按跷之术(也就是推拿按摩),便让她去慈安宫侍候几天。”

    宫里虽有医女,可太后不是嫌她们力道不均,就是嫌她们太过谨小沉闷,元和帝之前听荣妃说过几次,苏小酒曾在允儿未满月时只凭推拿就医好了他的夜啼,这次太后身子不爽利,他便第一时间想起了她。

    “荣母妃,鸿儿也好想去看看皇奶奶了。”

    墨鸿已经吃完了饭,正抱着奶茶,听到张公公的话,自己从椅子上跳下来,过来拉着荣妃的手撒娇:“皇奶奶很喜欢鸿儿的,只是母妃平日很少带鸿儿去请安,鸿儿已经好久没见到她了。”

    “鸿儿,要称皇祖母。”

    墨鸿不满的看着姐姐:“可是皇奶奶说过,喜欢鸿儿这么叫她!”

    墨莺无奈道:“好吧,但是母妃说过,皇祖母年纪大了,喜欢安静,不许我们跑去闹她的。”

    墨莺拉着妹妹的小手,看向荣妃道:“荣母妃,既然酒酒姐姐有事,那我们也先回去啦,不然你要照顾允儿弟弟,还要照看我们,会很辛苦的。”

    见她们如此懂事,荣妃俯身摸摸两人脸蛋,笑道:“祖母身体不适,你们去请安也是尽孝,若想去,就跟着酒酒姐姐一起去吧~~”

    她笑盈盈起身,问张公公:“不知可方便?”

    主要是怕这个窝里横的丫头独自前往慈安宫会发憷,有墨鸿墨莺陪着,估计老婆子还能有点笑容。

    见荣母妃发话,墨莺也不再坚持,其实她是不太想去的,但也不放心让墨鸿自己去。

    苏小酒收拾妥当,辞了娘娘后牵起两个小姐妹的手往外走。

    张公公轻咳一声,似是闲谈般:“太后老人家最喜欢讲规矩之人,小酒姑娘向来行事得当,必能讨得她老人家欢心。”

    领着团子的手一抖,她忙将两个小娃放开,自己躬身退到小公主们身后,对张公公微微福身道:“多谢公公提醒。”

    心中不由感激,张公公这是在提醒她呢,一个宫人,怎能跟主子并肩而行?

    在荣华宫那是有娘娘惯着,出了门可不一样,尤其太后本来对娘娘就不待见,万一厌屋及乌,自己恐怕小命难保。

    一路不敢耽搁,眼睛更是不敢乱瞄,如是低着头走了将近一盏茶的功夫,终于到了慈安宫。

    张公公进去通报,两个小姐妹手牵手等在门外,墨鸿忍不住透过门帘往里瞧:“怎么还没叫我们进去呀?”

    墨莺摇摇她的小手:“别急,一会儿见了皇祖母,要记得先请安,知道了吗?”

    小团子噘着嘴:“鸿儿都记得呢!”

    苏小酒垂首立在二人身后,恭恭敬敬的低着头,门里面传出阵阵笑声,听起来很是热闹。

    须臾,有内侍的声音自内而外响起:“公主们请~~”

    “皇奶奶,我来啦~~~”

    内侍的话音未落,墨鸿已经迫不及待的挣脱姐姐的手,吧嗒吧嗒的跑进去,结果忘了脚下门槛,小短腿一下被绊住,眼看就要摔个大趴趴,墨莺人小,一时间够不到,急的大喊一声:“鸿儿!”

    苏小酒闻声猛然抬头,想要伸手去捞,然而前面还隔着墨莺,距离太远,她咬牙纵身一扑,双手勉强够到墨鸿,然后抱着团子在空中一个硬生生的转身。

    屋里的谈笑声戛然而止,众人满脸惊愕的看着一个瘦瘦小小的粉色宫装女子,裹着紫金色门帘滚了进来。

    墨鸿早就吓得闭上了双眼,被苏小酒环在怀里,没有等到预期的疼痛,睁开眼,就看到苏小酒正呲牙咧嘴的准备爬起来。

    “酒酒姐姐,你没事吧?”

    小团子吓哭了,想要从她怀中起身,才发现自己和酒酒姐姐被一块布缠在了一起。

    “没事没事,宝宝不哭,是不是磕到哪里了?”

    张公公在后面吓得心肝儿都颤了,忙招呼旁边的人将她们二人拉起来,苏小酒艰难起身,发现满屋子的人正看着她,尤其上首一位年过半百的雍容妇人,正焦急的朝着墨鸿伸出手担心道:“我的乖乖,快,快来给皇奶奶瞧瞧,没有哪里摔坏吧?”

    宫人将墨鸿抱过去,她忙将团子揽在怀里上下摸了一遍,见她只是受了些惊吓,不曾磕伤,才放下心来,怒视着苏小酒道:“你这贱婢,怎么照看的主子?!”

    “太后娘娘恕罪!”

    苏小酒顾忙跪伏在地,她已经总结出经验了,对这种不讲理的老女人,千万别顶嘴,就认错,第一时间认错,兴许她们的气还能小点。

    “皇奶奶,不关酒酒姐姐的事,是鸿儿跑的太快了,这才不小心跌倒的。”

    墨鸿内疚的看着苏小酒,伸出小手手摇了摇太后的胳膊,乞求道:“皇奶奶不要生她的气。”

    “真是没规矩,你母妃没教过你要叫皇祖母吗?”

    苏小酒低着头,余光看向突然出声的女子,刚才太急了没看清,这会偷偷打量过去,发现竟然是许久未见的大公主墨鸢。

    此时她正捏着帕子,一脸嫉恨的看着太后怀中的墨鸿,可恶,她堂堂嫡出的公主,来慈安宫都要规规矩矩的磕头行礼,尊称一声皇祖母,这墨鸿出身低微,就厚着脸皮钻进了祖母的怀里!

    太后冲她摆手,表情并不热络:“无妨,哀家喜欢听鸿儿这么叫。”

    墨鸢被挡了回来,心有不满却不敢表现出来,只能恭恭敬敬的低头。

    见墨鸿在奶奶怀里神气的扬着小下巴,墨鸢心中不屑冷哼,她身为嫡公主,何须像这些庶女一样去讨好卖乖?

    一扭头,发现了地上跪着的苏小酒,只觉这宫人十分眼熟,仔细瞧瞧,赫然认出她是荣妃身边的近侍。

    之前在御花园中,她和冉儿曾经见过苏小酒抱着墨允,而且当时把父皇找来的人也是她,心头怒火又盛几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