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96章 倒打一耙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眸光流转,墨鸢拿着帕子拭了拭面颊,对太后道:“皇祖母,这个宫人孙女见过,是皇贵妃宫里的人,当初就是她,带着四弟弟去御花园,让四弟弟沾了花粉,引得四弟弟过敏差点丢了性命,她为推脱责任,竟将罪名栽赃到了冉儿身上,这才惹得父皇大怒,将冉儿发配了~~~如今差点又把五妹妹给摔了,可见不是个稳重的。”

    她说完再次拿着帕子拭起了眼泪,委屈道:“就是可怜了冉儿,这么小的年纪,不仅被人诬陷挨了板子,又独自一人在皇陵住着,也不知夜里害不害怕,身上的伤好了没有~~~”

    苏小酒握拳:握了个大擦,今天出门为啥没看黄历!

    太后闻言将眸子眯起,审视着伏在地上的身影,她虽不喜墨鸢在她这里哭哭啼啼,但冉儿却是自己唯一嫡孙,她不得不在意。

    当初那件事,皇上雷霆震怒,不顾她的劝阻将墨冉赶出皇宫,已经惹得她对荣妃大为不满,结果皇上竟然色令智昏,

    不仅驱逐嫡子,还将那狐媚子晋为皇贵妃,位同副后。

    当时前朝后宫不时有流言蜚语,皆猜测皇上此举是为了立墨允为太子而铺路,想到皇上为了讨好陆祺竟不顾嫡庶尊卑,气的她卧床了半个月,今日才知,这一切都是这个贱婢引出来的?

    苏小酒涔涔冒着冷汗,闻言将头埋得更低,硬着头皮开口道:“回太后娘娘的话,当初四皇子过敏,却是因为二皇子将那万寿灯扔到了他的脸上,还请太后娘娘明鉴!”

    这该死的墨鸢,真会倒打一耙,这事已经过去这么久,她竟又跳出来翻旧账,希望太后还没有老糊涂,仅凭她一面之词就将自己定罪。

    心里不由叫苦,她这次可是被狗皇帝害惨了。

    怕太后问个详细,墨鸢赶紧出声斥道:“大胆奴婢,主子说话,竟敢随意插嘴,来人,给本公主掌嘴!”

    太后不悦的看她一眼,对这个咋咋呼呼的嫡孙女,她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墨冉是男孩,是皇子,脾气大点也就罢了,以后终究要君临天下,没点威严气势可不行,但墨鸢身为女子,却满脸狂傲,没有半分知书达理的气质,与二孙女墨鸾比起来相差甚远。

    长辈还没开口,她一个小辈倒是抢着逞起了威风,实在不成体统。

    “皇奶奶,大姐姐在骗人!那天明明就是二哥哥先动手打人的!”

    墨鸢恼羞成怒:“你个小孩子,知道什么?别吃人家几顿饭就被收买了!”

    几个小团子天天往荣华宫也不是秘密,因此墨鸢便意有所指,试图让太后觉得墨鸿是为了帮着荣妃说话。

    墨莺也壮起胆子,正视着墨鸢道:“大姐姐,那件事父皇早就有了定论,若二哥哥没错,又怎会被赶到皇陵?莫不是大姐姐觉得父皇有意包庇?还是说,觉得父皇昏庸,分不清黑白?”

    漂亮!

    苏小酒伏在地上听了这话,又是感激,又是欣慰。

    往荣华宫前前后后跑了半年多,她终于不再是曾经那个声若蚊蝇,胆小怕事的三公主了。

    太后诧异的回头,若说墨鸢是飞扬跋扈,不讨人喜,那之前墨莺性子则太过胆小懦弱,没有丝毫皇室公主的风范,她同样不待见。

    可今日再看,她却似完全变了个人,面对嫡姐咄咄之势,态度不卑不亢,目光不躲不闪,说出的话也掷地有声,竟然堵得墨鸢哑口无言。

    她若出口反驳,便是对父皇不满,她若不反驳,那便等于承认父皇没有判错,墨冉也是罪有应得。

    见墨鸢气的直发抖,墨鸿大声哼道:“大姐姐那天明明就在旁边看着,今天却撒谎骗皇奶奶,不是好孩子!哼!”

    墨鸢脸色发绿,忙从绣墩上起身,扑通一声跪倒在太后面前,嘤嘤哭道:“皇祖母,皇贵妃风头正盛,三妹妹和五妹妹自然都向着荣华宫说话,如今冉儿有家不能回,天天写信哭诉皇陵凄苦,母后求了父皇好多次,有几次父皇分明快要答应,却在去了荣华宫后又改了口,母后忧思成疾,不过半年便清减了许多,孙女看着着实心疼~~~还请皇祖母做主,让父皇将弟弟接回来吧!”

    太后捏捏自己额角,她本就身上不爽利,这个没眼力见的大孙女,却偏偏逮着今天掰扯起来。

    当时之事她并不太清楚内情,可自己那嫡孙的脾气她也多有了解,是以出事以后,虽然恨皇帝不给她颜面,私心里其实也希望墨冉能由此得些教训,有所收敛。

    且后来她卧病在床,皇帝为了让她安心,曾特意与她言明,此举不过是为了安抚勇毅侯府,待过些日子,这件事风轻云淡之后,再随便找个理由把人接回来,她也就未再继续纠缠。

    可这些话是万不能当着荣华宫的人说出口的,否则那陆祺指不定又得整出点什么事来,这墨鸢却不依不饶,让她十分气闷。

    太后的脸沉了下来,屋子里的人顿时噤若寒蝉,就连墨鸿也明显看出皇奶奶不高兴了,小心的看了姐姐一眼,没敢再做声。

    “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都跪在了地上?”

    苏小酒如蒙大赦,皇上来的也太及时了!

    不禁偷偷抬头去看,却看到张公公正跟在皇上的后面走了进来,苏小酒恍然,原来是他乘着众人不背,去将皇上请了来,她报之感激一笑,张公公微不可察的点头,随即又垂首,好似没有看到她。

    墨鸢却赶紧将眼泪擦干,若被父皇知道自己刚才一番做派,说不得又要当众给她没脸。

    元和帝径自走到太后身边坐下,墨鸿轻车熟路的爬进他怀里,小手抱住他的脖子蹭蹭,娇娇的喊道:“父皇你来啦,鸿儿好想你~~”

    墨鸢胆战心惊的看着小团子,生怕她当着父皇告自己黑状。

    元和帝抱着自己的小闺女,看向太后:“可是这俩丫头惹您不高兴了?”

    “这宫人笨手笨脚,险些将小五摔了,跪着请罪呢!”

    赶紧检查手中的团子:“鸿儿没事吧?可有哪里伤到了?”

    墨鸿摇摇小脑袋:“没有没有,刚才鸿儿不小心摔跤,是酒酒姐姐及时将鸿儿抱住了,结果自己却摔在了地上。”

    她刚才解释过了,可是皇奶奶不听。

    “既如此,该是护主有功,起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