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114章 冲动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上次太后要将徐颖指给十七,好在那家伙还算识大体,找个借口推了,昨日南阳王徐莽又进宫询问此事,他简直头疼之极。

    太后最近不顾朝臣反对,一定要在宫中为王院判张罗寿宴,他好不容易才说服群臣,徐莽又这节骨眼上进宫施压,他里外应对,更觉焦头烂额。

    想起上次他对太后说的话,只怕这丫头知道了得蹦起来,他是无论如何都开不了口了。

    上首沉吟着不说话,底下人心里便惴惴难安,眼神交错。

    徐颖隐约有种不妙的感觉,看出元和帝应是有话对自己说,回想那日太后的态度,她不禁浑身一颤,扑通一下跪倒在地:“皇上,臣女不想嫁给十七王!”

    荣妃诧异看向苏小酒,怎么又成了十七了?

    苏小酒眼神往慈安宫的方向示意,荣妃呔笑,这老婆子,还真是会没事找事。

    元和帝也愣了一下,招手示意苏小酒将徐颖扶起来,徐颖却闪身躲开她的手,往前跪行几步,求道:“皇上,请您三思,臣女真的不想嫁给他!”

    “朕并非蛮不讲理之人,你既不愿,朕自然不会勉强,你放心,太后那里自有朕去说清楚。”

    那日徐颖早早离开,并不知道太后已经被十七的三言两语改变了心意,此时听到元和帝的保证,差点感激零涕,忙不迭磕头谢恩。

    “朕今日过来,其实是有另一件事要说。”

    元和帝面色有些不自然,看向荣妃,期待她能顺着自己的话头问一问。

    呵!

    荣妃心中冷笑,皇上这态度,八成是为了墨冉的事。

    玉容瞬间布满寒霜,低头摆弄自己左手上的猫眼石嵌紫金护甲,并不接话。

    “咳咳,是这样,母后说皇后生墨冉时难产,幸得王院判鼎力相助,才化险为夷,母子平安,说起来王院判也是她们娘俩的救命恩人,所以她老人家想把墨冉从皇陵接回来,为王老过寿。”

    荣妃轻描淡写:“皇上这话说的,当初是您将人打发出去,如今回不回来自然也是您说了算,不必特意来知会臣妾。”

    多年共枕,元和帝自然看出她在生气,于是软言道:“王老年事已高,又是八十四福寿,一辈子也就那么一次,冉儿不回来恭贺,总是说不过去。”

    “臣妾说了,不管是八十四大寿,还是九十大寿,接不接他回来都是您一句话,无须问臣妾的意思。”

    她凉薄一笑,皇上明显已经打定主意,却非要来她面前惺惺作态,实在令人作呕。

    若依她的意思,她自然是希望墨冉一辈子守在皇陵才好,可也知道那不现实,但他当日所作所为,起码也得发配个几年吧?如今这才几个月光景,皇上就心疼了?

    殿里气氛有些僵,苏小酒打心里为娘娘不值,又没有说话的余地,便默默走到娘娘身侧,轻轻扶住她的肩膀。

    靠的近了,便能清晰感受到那娇小身体发出的颤抖,带着怒意和悲凉,有不肯让步的倔强,和无可奈何的伤。

    元和帝等了许久,都不见她松口,有些下不来台,起身开口已有恼意:“既然爱妃对此无异议,这事就这么定下,最近朕要帮着母后筹办寿宴,没法过来陪你,你自己保重好身子。”

    瞧着那背影走的没有丝毫犹豫,荣妃抓起手边一只茶杯,狠狠掷了出去,杯子砸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破碎声。

    没走出大门的元和帝身形一顿,随即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荣华宫。

    徐颖从没见过荣妃发怒,此时见她虽端坐在椅子里,抓着桌边的玉手却青筋暴起,杏眼微眯盯着元和帝一直消失在宫门,浑身都散发出冷凝的气息。

    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悄悄看向苏小酒,发现她垂眸看着暴怒的荣妃,眼神却中没有害怕,而是满满的心疼。

    忽然就有点羡慕。

    苏小酒蹲下,将碎掉的茶杯捡到托盘中,这是娘娘平日里最爱的一盏珐琅彩番莲纹杯,今日却看都不看就摔,可见真是气的狠了。

    见她小心翼翼捡着碎片,荣妃怒道:“破了的东西,还捡它干什么?快拿了远远丢出去,省的本宫看了碍眼!”

    “娘娘,您太冲动了。”

    “冲动?本宫只后悔没当着他的面砸了这些杯盏!”

    徐颖悄然咂舌,这皇贵妃不仅脾气大,胆子也够大。

    “娘娘,你我心里都清楚,二皇子回来是早晚的事,何苦气坏自己身子呢?”

    “是会回来,可这也太急了些,一想到那个兔崽子差点害死允儿,本宫的就恨不得亲手杀了他!”

    女本柔弱,为母则刚。

    但凡做母亲的,经历过那种黑暗时刻,定都恨不得以身代之,把罪魁祸首剐而诛之,元和帝却如此轻拿轻放,让她心中怎能不恨?

    “事已至此,您生气也无济于事,此时把皇上惹怒对我们也没半分好处,倒不如从长计议。”

    见荣妃不说话,苏小酒意有所指:“娘娘方才摔的这杯子可是贵的很,眼下世道不景气,普通农家估计卖一辈子菜都攒不出这么一个。”

    徐颖在这,苏小酒并未明言,荣妃却懂了。

    丫头说的对,光生气有什么用,多赚些钱为允儿铺路才是正经,又看一眼茶杯碎片,仿佛变成了一堆白花花的银子。

    帝王无心,她又何必自苦?

    想到自己名下的生意都已经被十七暗中摸清,她不由升起一丝警醒,既然十七能查出来,难保其他人不顺藤摸瓜,她得赶紧跟大哥商量一下对策才好。

    思及此,荣妃匆匆起身,扔下苏小酒跟徐颖去了后殿。

    直到看不到她背影,徐颖才把憋着的一口气舒出来,悄声问道:“见皇贵妃平日总是慵慵懒懒,笑脸迎人,却不想脾气竟这么火爆,你都不怕吗?”

    就是那种,明明没有大吼大叫,但只是不说话看着你,就盯的人灵魂颤抖,不自觉想要投降。

    这一比较,老爹那种只会用大嗓门喊出来的脾气好像根本不算啥。

    苏小酒笑而不语,她知道,娘娘这次是真的伤心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