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121章 我是泥点子!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徐颖愕然,不相信般回头再看看那女子,转而小声道:“不可能,都说东黎只两位帝女,一是元后所出的宁如意,天生愚钝,胆小怯懦,难登大雅之堂,另一个是扶为继后的宫氏所出,乃东黎国主的长女,宁如练,天资聪颖,倾城绝色,甚得国主宠爱,都说其母能在众多年轻妃嫔中脱颖而出,被扶为继后,宁如练功不可没。”

    又看一眼那女子:“你说会不会东黎国主觉得小女儿拿不出手,临时又换了大女儿出来?”

    一个不受宠又没了娘的孩子,不该有如此卓越的气度与姿容。

    苏小酒并不认可这个说法:“两国联姻,和亲对象岂是说换就换的?而且你说的那些不过是外人传言,又没亲眼所见,怎就知道别人如此不堪了?”

    就像十七,留给世人的印象同样是吊儿郎当不成气候,然实际上,不过是审势蛰伏,刻意隐藏起锋芒。

    徐颖似懂非懂,摇摇头,又点点头:“哦,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我觉得你说的也对。”

    宴上觥筹交错,宁如意却仿佛与世隔绝,专心逗弄着肥猫,但凡元和帝问话,皆是她身边那名年轻男子一一代答。

    因此惹来众人不少猜疑,莫非这等仙姿玉骨的人物,竟是个哑子不成?

    男子则是刚才她们遇到那个,果然是池明修。

    刚才一面之缘,看起来像个腼腆羞涩的书呆子,如今面对元和帝却似换了个人,对答如流,款款而谈,意气风发的样子,惹得大公主墨鸢频频回头。

    苏小酒见有安心安然在娘娘身边伺候,索性就待在了徐颖这里,徐颖身为郡主,也有专门的位次,她便暂时充当了丫鬟的角色,低头跪坐在她的身后。

    徐颖不时从桌上取下糕点,从袖子里递给苏小酒,吃一块,两人就嘀嘀咕咕讨论一阵,这个点心太腻,那块糕点太甜,这块太硬,那块太软,最后下了总结:都不如苏小酒做的好吃。

    荣妃在上首目光扫视,见俩丫头在躲着偷吃,心中好笑,便一心一意打量起宁如意。

    这位和亲对象,说是娇花,都怕辱没了人家。

    明明是公主,却不做华贵艳丽的盛装打扮,也没有一般女子的柔软娇媚,反而带了衣冠楚楚的恣然洒脱。

    一眼平淡,细看惊艳。

    清容绝丽,如冬夜冷月,撩人而不自知。

    越看,心里就越不是滋味,再低头瞧见自己身上的云霏妆花缎织彩百蝶度花裙,还有头上的玎珰珠翠,瞬间觉得艳俗之极。

    元和帝目光还算克制,虽也惊叹于世间竟有如此绝色,与他的皇贵妃美成两个极端,但也记得自己身为长辈该有的分寸,不免有些惋惜,便将视线转到了自己身边。

    “怎么将钗环卸了?可是扯到了头发?”

    荣妃面色一紧,将手从发髻上拿开,目光不自觉瞟向一身素雅的身影,道:“这头饰太重,压的臣妾脖子都酸了,先拆下来缓一缓。”

    元和帝未做他想,见她玉容上没有半分笑意,只当她是真的累了,看向她身后垂手而立的安然道:“你主子乏了,过来帮她捏捏肩膀。”

    荣妃笑笑,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状似无意道:“都说东黎帝女宁如意貌若无盐,一无是处,却不想竟是世人眼瞎了。”

    联想她如今在皇室中的尴尬处境,也能轻易猜出散布谣言的是哪些人。

    殊不知,真正的明珠,飞絮尘埃是蒙不住的。

    “东黎皇室向来不似咱们太平,有些话听听也就罢了,当不得真。”

    元和帝这话说得面带得色,荣妃暗自骂一声蠢男人,面上笑道:“皇上说得是,这还得多亏皇后姐姐公正不阿,处事严明,姐妹们心服口服,自然恭顺友爱,和和睦睦。”

    先说点好听的把话堵死,省的再让墨冉去皇陵时她跳出来求情。

    皇后正不错眼的盯着墨冉猛瞧,几个月不见,冉儿瘦了,也黑了,不知是皇陵日子凄苦,还是底下的人伺候不尽心?

    从前他嫌御膳房的饭菜粗鄙,向来不拿正眼去看,如今宴上,竟也吃的狼吞虎咽。

    她在上边看着,忍不住眼角酸涩,听到荣妃的夸赞,忙拭去眼泪,强颜欢笑道:“哪里是本宫的功劳,还是妹妹们循规蹈矩,恪守本分,本宫不过游手赚个贤名罢了。”

    呵,这话倒是比皇上有自知之明些。

    皇后又看了看墨冉,忽然转头对荣妃道:“妹妹向来都是宫妃中的表率,通情达理,善解人意,有你做榜样,其他妹妹们也都往好里学,说起来,妹妹的功劳要比本宫大多了。”

    荣妃淡淡一笑,却不说话。

    皇后有些尴尬,看了皇上一眼,笑道:“妹妹定是乏了,皇上莫要怪罪。”

    狗男人根本听不出什么你来我往,闻言看向荣妃道:“宴会还得有一会儿,若乏了便去休息吧,允儿小,估计也早就困了。”

    荣妃笑意蔓延,点头道:“多谢皇上体恤,那臣妾便先退下了。”

    贵宾席上的美人灼灼如月华,照的她眼酸心酸,早就已经坐不住了。

    如今皇后还明晃晃给她上眼药,烦死了!

    皇后低头喝了杯茶水,掩去眸中深色。

    苏小酒见荣妃告退,拉拉徐颖的衣角,悄声道:“我跟娘娘回去了,你不是要找你父王说话吗?别光顾着吃。”

    徐颖却不肯放她走,还在伸长脖子往宁如意的方向看:“等等嘛!她总是低着头,我这里看不清,你陪我去墨鸢那边,她的位置离着宁如意最近!”

    苏小酒忙扯住这花痴:“你有毛病啊?她再美,你又不能娶回来当郡马,还能看出个花来?”

    花痴却抓狂的跺脚:“啊啊啊,我不配!我不配!女娲造人的时候一定偏心极了,人家精雕细琢,我却是用鞭子胡乱甩的泥点子!”

    佛了,还有人这么形容自己的。

    “那泥点子,我见娘娘没怎么动筷,肯定没吃饱,我准备回去做点桂花糕和栗子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