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124章 荷香煎饼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旁边男子有些不自在的咳了几声,苏小酒这才仔细看他面容,不知为何,竟觉得有几分眼熟。

    宁如意道:“忘了介绍,这位是我的朋友,段承泽,我家富贵儿不见了,他正帮我找呢。”

    看苏小酒搓愣,又笑着解释道:“哦,富贵儿是我的猫。”

    如此神仙人物,给宠物取得名字倒是挺接地气~~

    再看男子,原来是东黎皇商段家的人,刚才宴会一开始便没看到他的身影,此时宁如意说他出来是为了找猫,明显是托词。

    不过反正与她无关,她也乐的裝糊涂,只是有些不解,段承泽是东黎人,即便是原主,应该也没见过,怎么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呢?

    思忖间,宁如意道:“出来许久,也不知筵席散了没有,我们便回去了,姑娘请自便。”

    她是贵宾,离开久了自然不妥,苏小酒微微福身表示理解,再抬头时,两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有风过,才惊觉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忍不住打个激灵,有几支莲花掉在地上,她俯身去捡,匆匆循着路离开。

    回到荣华宫时已经亮起宫灯,主殿里却漆黑一片。

    见到苏小酒,春末忙迎上来问:“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娘娘连晚膳都没用就躺下了。”

    “没吃饭?那怎么行?我去做些吃的来。”

    若不是娘娘临走时说不想看到她,她这会早就该做好饭了,不由懊恼,又不是不知道娘娘嘴硬的脾气,她怎么就真在外面晃悠这么久?

    幸好刚才临走时她又采了两片荷叶,待会给娘娘熬荷叶粥去去火。

    徐颖正捂着肚子在小厨房等她,见她两袖鼓鼓的回来,凑近闻了闻,道:“什么东西这么香,大老远就闻到了。”

    苏小酒恍然,原来是花香暴露了自己,只是刚才她距离两人并没有这么近,那段承泽的鼻子也太好了些吧~~

    “哦,路过莲池,便采了几朵花,准备给娘娘做来吃。”

    “莲花能吃?”

    徐颖怀疑的看着她从袖子里往外掏,逐渐在桌上堆成小山的莲花:“你这是采了多少啊~~~确定没毒吗?”

    苏小酒白她一眼:“爱吃不吃!”

    “吃吃吃!我都要饿死了!”

    苏小酒还在为她的喜新厌旧生气,闻言道:“我还以为你看美人就看饱了呢!”

    “别提了,我看到她时宴会都快结束了,只露了一面,又抱着那只胖猫走了,唉。”

    她们住在驿馆,她没法跟着去,太可惜了。

    徐颖说完灌了口茶,四下寻摸一圈,拿了空碗筷来放在自己面前准备好,然后大刀阔斧往桌边一坐,等待苏小酒投喂。

    “还坐着干嘛,过来帮忙干活!”

    “你让本郡主动手做饭?”

    “不做?那就别吃。”

    “我吃!”

    “那就干活!”

    “……”

    原本是想做个酥炸荷花,考虑到晚上吃太油腻,便改做了荷香煎饼。

    将新鲜的荷花拆开,洗净晾干,切成细丝备用,又剥了几只鲜虾,虾仁切碎,滴上几滴白酒去腥。

    取来面粉,加入些许淀粉,盐,细砂糖,打入两枚鸡蛋,将花丝和腌制好的虾仁放进去搅拌后静置一旁,好让食材的味道充分融合。

    本来让徐颖帮着点火,奈何这家伙撅着屁股引了半天,都没能将炭火引燃,苏小酒嫌她碍手碍脚,干脆把她赶出去了。

    徐颖只好委委屈屈走到门外,抱着手坐在石阶上,不停侧头耸耸鼻子,根据厨房传出的香味来判断开饭了没。

    少了徐颖在旁边转来转去,厨房立时就宽敞了许多。

    苏小酒点燃炭炉,取了平底锅烧热麻油,用勺子将调好的面糊一坨一坨放进去。

    面糊在锅中慢慢塌陷成一个个小圆饼,趁着上面还湿着,往上面撒些黑白芝麻。

    待底下凝固成型,再将面糊翻过来,芝麻受热吗,发出诱人的香气,等两面都成了金黄色,荷香煎饼便做好了。

    取一个掰开,花丝清新的香味便飘了出来,里面透着粒粒粉红的虾肉,一起嚼在口中,酥脆中有弹软,馨香中透着鲜甜。

    满意点头,味道好极了。

    为了不破坏荷香,其他味道比较重的调料她都没放,装载成盘,苏小酒在盘子一圈点上自己熬制的草莓酱和番茄酱,蘸着煎饼吃绝配。

    “哇哦~~看起来就好好吃的样子!”

    徐颖早就堵在了门口,见苏小酒端着托盘往外走,丝毫没有让自己的意思,厚着脸皮飞快从盘子里捏了一块。

    “别动,这些是给娘娘的!”

    “我刚才帮忙烧火了!”

    “……你的在桌上放着呢,还有荷叶粥!”

    白她一眼,苏小酒将盘子里的煎饼重新摆放一下:“别忘了给我和春末留点哈!”

    “嘿嘿,放心吧,我就知道小酒最好了!”

    春末正在殿门口守着,见她端着吃的过来,迟疑的看看里面,道:“娘娘早就睡了,估计不会吃吧。”

    “娘娘的脾气你还不知道?又气又饿,能睡着才怪。”

    “那你去敲门,我可不敢去。”

    “嗯,这里有我呢,你先回去吧。”

    春末如蒙大赦,今天主殿气压实在太低,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只是就这么走了似乎有些不仗义,便磨磨蹭蹭的不动。

    “小厨房还有些吃的,去晚了可就要被徐颖吃光了。”

    “……那我先去了哈,你伺候娘娘吃完也赶紧过去!”

    呵,女人!

    估摸着门口的动静里面早就听见了,苏小酒象征性的敲敲门道:“娘娘,奴婢知道你没睡,起来吃点东西吧!”

    “不吃!拿走!不许进来!”

    哼哼,否定三连,就是想吃。

    推门进去,将托盘放在桌上,点灯,一气呵成。

    “本宫现在说话不好使了是吗?”

    “奴婢知错啦,可是娘娘身子更重要,就只好斗胆违背一下。”

    一边敷衍的道歉,一边取了骨瓷小碗,盛了半碗粥端到床前:“娘娘不想起,那奴婢就喂您吃,啊~~~”

    美人将被子一踢,翻身坐起:“少来这套,再不走本宫就把碗砸了!”

    苏小酒把碗一递:“给,二百两银子一只的芙蓉骨瓷小碗。”

    又补一句:“粗略算的话要卖八千个纸尿裤才能赚回来。”

    “你!你是诚心要气死本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