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126章 蜜汁疑惑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元和帝捏捏眉心,身子向后靠在椅子上,看起来很是疲惫:“原本朕确有此意,只是昨日宴后,那宁如意竟让人传信,拒了。”

    “什么?!”

    荣妃原本想绕到元和帝身后为他捶捶肩膀,闻言一屁股坐到了他对面,问道:“她竟要反悔?”

    和亲之事非同小可,那宁如意好大的胆子,人都来了,竟抗旨拒婚,简直岂有此理。

    眼看到手的弟媳妇儿要飞了,荣妃便有些着急,抚上皇上的手道:“皇上~和亲是两国国主盟约,哪能任由她一个小女子玩弄于股掌?这事您可不能轻轻揭过,否则咱们大渊不成了天下笑柄?”

    元和帝反手握住柔荑,有些为难的看了荣妃一眼道:“反悔那倒不至于,只是~她派人传信说,自己是公主之尊,即便和亲,也没有嫁给一个臣子的道理,所以~~~”

    “她敢看不起澄儿?”

    好一个宁如意!

    荣妃怒目圆睁,看不起澄儿,不就等于看不起侯府,看不起她?

    “爱妃先别急,其实她的话也有些道理~~朕没有看轻小三的意思,只是宁如意怎么说都是东黎的嫡公主,下嫁给臣子确实是有些委屈了。”

    若她真如传闻那般不堪,嫁给陆澄倒也无妨,只是昨日见到真人,他得重新掂量一下这段联姻。

    “不嫁澄儿,那要嫁给谁?难不成她还想嫁给皇上当妃子吗?”

    元和帝以为她在吃醋,笑道:“你看你,又乱猜疑了不是?朕的年纪都能当她父亲了。”

    那宁如意虽然风华无两,但今年不过才十六岁,而且年纪轻轻就如此寡淡,不甚对他胃口。

    这下荣妃倒是奇了:“不嫁澄儿,也不入宫,那她能嫁给谁?”

    苏小酒也忍不住支楞起耳朵。

    元和帝的语气也是蜜汁疑惑:“她竟~~主动提出要嫁给十七?”

    “这~~呵呵,她来之前,就没提前打听过十七是谁?”

    真不知这宁如意是意在图个王妃虚名,还是慧眼识金,看穿十七浪荡外表下的真材实料?

    苏小酒沏着茶,怎么想都觉得宁如意不像虚荣之人,可十七将实力隐藏的这样好,连元和帝都瞒的滴水不漏,这宁如意没理由知道他的底细呀?

    元和帝并未对荣妃谈起十七的语气感到不满:“其实嫁给十七也无不可,坏就坏在这个混账不知何时又卷着细软跑了,朕一时半会交不出人来啊!”

    这才是他头疼的地方,于这个弟弟而言,能娶上宁如意这等绝色可是天上掉馅饼的事,太后也能了一桩心事,省的天天为这事找他麻烦,可谓一举多得。

    哪想这家伙如此不争气,竟让馅饼砸在土坑里?

    荣妃看一眼面无表情的苏小酒,转而回头对元和帝笑道:“十七顽劣也不是一天两天,当务之急还是要赶紧将人找回来。”

    既然人家看不上澄儿,她自然也不稀罕上赶着。

    “嗯,朕已经派了萧景去追,只是十七一向狡猾,一路出走竟没留下半点蛛丝马迹~~罢了,朕这就回去,你且先忙吧。”

    苏小酒心中一凛,余光看着皇上的神色,却见他表情玩味,再加上这语气,可千万不是对十七起了疑心?

    目送元和帝离开,荣妃忽然转身,直接看着苏小酒问道:“十七去哪了?”

    这下把她问懵了:“奴婢不知呀。”

    “真不知?那刚才皇上说十七跑了的时候,你怎么一点都不吃惊,明显是早就知道了。”

    平日里属这小妮子八卦,方才听完皇上的话竟然一点好奇的表情都没有,不对劲。

    “……他走之前是来找过奴婢,可没说自己要去哪。”

    荣妃狐疑的打量着她:“他要走为什么会跟你说?你们已经这么熟了吗?莫非他还在打你的主意?”

    她可没忘前段时间那娘俩鼓捣着想让小酒做妾的事。

    见苏小酒目光躲闪,语气里便带了杀气:“别又想着骗本宫!”

    挠挠鼻尖,不骗显然是不可能的~~

    “没有~~他不是奴婢弟弟的老师吗?之前奴婢麻烦他给弟弟们送过几次东西,所以有过几次来往,这次出走,他怕奴婢找他时扑空,所以就提前来知会了一声。”

    好在荣妃也没细细追究,哼了一声便不做理会,只要不是惦记她的人,管他是怎么想的呢!

    悠悠捻了粒葡萄放入口中,荣妃轻笑:“十七这一走,估计又得几个月,这宁如意若不嫌难堪,便一直在驿馆等着好了。”

    苏小酒垂眸,脑海中不自觉又浮现出那道丽影,她不像是个做事莽撞之人,而且十七这次也一反常态,竟然提前溜之大吉,莫非~~他俩之间是有什么渊源?

    不过好奇归好奇,苏小酒也没太多的心思琢磨这些与她无关的事。

    离着王院判的寿辰没剩几天了,她还要加紧赶制寿礼。

    上次允儿能脱险,多亏了王老的妙手回春,于娘娘算是救命之恩,而且她跟着王老学了推拿,也算有师徒之义,不管从何论起,寿礼都不能马虎。

    于是为了制作贺礼,便颇费了一番功夫。

    想起上次老人家见到五禽戏时那狂热的眼神,她本打算用素描的方式将功法绘制成册,奈何这里没有好用的铅笔,自己做的碳棒又很容易糊,于是就改成了工笔画法,每两幅图之间,还贴心的留下空白页,以便王院判能从旁注解。

    除此之外,还有流传甚广的八段锦和太极拳,总共预备做三册,每一本选用了烫金硬封,封面上选了百寿图做底纹,送给老人最适合不过。

    张姑姑身子刚爽利了些,就被她叫过来一起学习,美其名曰资源共享。

    张姑姑一板一眼的跟着她学,没多久便做的有模有样,每天上午下午得空练一练,面色也越发红润。

    “你这五禽戏吧,好是好,只是这猿戏的动作也太丑了,得亏咱们是关上门练,再滑稽旁人也看不着。”

    张姑姑一边吐故纳新,一边留意着坐在旁边榻上认真观摩的允团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