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138章 升职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哎呀,真是麻烦!”

    徐颖把碗拿起来一口喝下去,末了还把碗来回舔一遍,举到她面前:“看看看,干净了吧?”

    一下子就想到她睡得一脸口水的样子,苏小酒嫌恶的别过头:“真恶心,快拿走!”

    某人得意的哼了一声,唱着昨天从苏小酒那新学来的小曲往外走,见安心匆匆往这边来,伸手把人拦住:“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安心福身:“回郡主,娘娘有事找小酒过去。”

    团子已经玩够了,喝的粥还不如洒的多。

    苏小酒给他擦嘴,两人就擦嘴的帕子进行了一轮别开生面的拔河比赛。

    听到外面说话,便任由允儿把帕子抢过去,走出来问道:“可说了是什么事?”

    安心摇头:“不曾,只说是让你即刻过去。”

    “那,姑姑她走了吗?”

    “还没,也在殿里呢。”

    苏小酒摇头,不明白为啥刚才把她打发出来,这会又专程叫她过去?

    莫不是让她帮忙送张姑姑出宫?

    想着娘娘赏赐了不少东西让张姑姑带着,便未再多想,将团子递给安心,道:“你先帮殿下拾掇拾掇,我去看看。”

    “我也去我也去!什么事啊这么神秘?”

    有热闹可以凑,徐颖就不困了,追着苏小酒也跑去正殿。

    进门,却没看到有什么东西,娘娘跟张姑姑一起在桌边坐着,眼圈都有点红。

    张姑姑拉着荣妃的手,转头见徐颖跟着苏小酒一起进来,倒也没说什么,而是背过身拭了拭眼角。

    “小酒,过来,姑姑有话对你说。”

    气氛有些不寻常,连空气中都散发着淡淡伤感,苏小酒没多问,走到张姑姑的身边坐下,徐颖自然也感觉到了,没再咋咋呼呼,也搬了绣墩坐在一旁,好奇的听着她们说话。

    “小酒,你是个好孩子。”

    张姑姑平时很少当面夸她,今日突然当着娘娘的面夸她,苏小酒一时竟有些心慌,忙正襟危坐:“姑姑,到底怎么了?您这样我心里没底。”

    “呵呵,别紧张,姑姑就是跟你说几句闲话。”

    张姑姑目光慈爱的为她捋捋耳边碎发,笑道:“你也知道我这次回去,是为哥哥奔丧,娘家侄子来信时,说我年纪大了,想顺便接我出宫养老~~”

    苏小酒看一眼荣妃:“姑姑要走?”

    “你想得美,我老婆子还得看着咱们宝宝长大娶媳妇呢!”

    张姑姑笑道:“我自然是舍不得娘娘和殿下的,只是~~只是离宫多年,如今年纪也大了,这一次回来,以后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回去,所以我想着,这一趟就在家里多住些日子。”

    苏小酒舒了口气,拍着胸脯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您要丢下我们回去享清福呢!娘娘跟殿下有我照顾着,您就只管把心放在肚子里,在家想住多久住多久!”

    荣妃也跟着安慰道:“姑姑不必如此忧心,您老家离着上京不过几百里,什么时候想家了,本宫再派人送您回去就是了。”

    “娘娘厚爱,老奴却不能倚老卖老,宫里有宫里的规矩,这次回乡,已经是格外的恩典,老奴怎能厚颜要求太多呢!”

    她将头转向苏小酒,接着道:“我不在的这些日子,荣华宫就托给你多多照看了,上百口子的人,事杂心也杂,你一定要帮娘娘守好门户。”

    苏小酒郑重的应了,又听她对荣妃说:“娘娘,老奴这一去,归期未定,咱们宫里掌事一职总不宜空挂,所以就想着~~~”

    荣妃明白她的意思,点头道:“其实本宫也正有此意,姑姑年纪大了,本也不易操劳,掌事之职对您来说已是负累,寻常妇人到您这般年纪,正该含饴弄孙,颐养天年,不如就趁机将这担子卸了,好好松快松快。”

    她目光转到苏小酒身上,笑道:“这份苦差事,就交给小酒丫头吧,省的她一天天有劲没出使。”

    张姑姑笑着点点头:“老奴也正有此意,小酒做事稳重,考虑事情也周到,确实是最合适的人选~~有她,老奴放心。”

    当事人有些懵:“这也太突然了吧?我、我哪行啊?姑姑又不是不回来了~~”

    “有什么不行的?姑姑操心了一辈子,你还不兴让她歇歇了?”

    荣妃白她一眼。

    张姑姑也十分不甘心的样子:“就是!平日里我忙的脚不沾地,你倒是天天带着宝宝到处玩,如今也该换一换了。”

    说完便自腰间解下一块腰牌和一串钥匙,往苏小酒面前的桌子上一拍:“给,反正我老婆子是不管了。”

    荣妃拿下巴一点:“给你了就收着吧,等会儿将宫人们召集起来,本宫亲自宣布一下。”

    升职加薪固然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只是总觉得有种抢了别人饭碗的负罪感。

    张姑姑看出她纠结所在,笑着说:“玩笑归玩笑,我年纪大了却是真的,就说咱们宫里,里里外外要操持的事情实在太多,虽说不需事事躬亲,但也同样劳心劳力,日常用度四季更替,各项采买日日不同,盆里的花草,园子里的树木,人手的分配,宫人內侍的安置,事事都要过问,件件都得关心,不然底下人滑了,偷奸耍赖,就容易生事。”

    她这话半分不假,身为一宫掌事,就跟皇上的内务总管差不多,事无巨细都要上心,不管识人还是断事,都得时刻擦亮眼睛,稍有不慎,便有可能埋下祸根,责任不是一般的重大。

    苏小酒自问太过年轻,对各种弯弯绕绕拿捏不好,尤其她来的时间尚短,又很快就进了内殿,对底下那些人的秉性脾气都摸不透,可是真正的两眼一抹黑。

    荣华宫里不乏在深宫中摸爬滚打多年的人精,最会见人下菜碟,以前有张姑姑压着,各人还能恪守本分,若她乍然上任,难免有人不服。

    她犹豫着不肯伸手,荣妃揶揄道:“当初连郡主都敢打,让你管个把人倒是扭捏起来了,这是越混胆子越小了吗?”

    徐颖:……

    苏小酒底气不足:“奴婢是怕做不好,给娘娘丢人~~”

    “哪有人生来就会做事,姑姑我当年不也是一点一滴学的?你年轻,脑子又活,慢慢手熟了,定要比我老婆子做的好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