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142章 肤浅了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苏小酒只以为娘娘财大气粗惯了,看不上这些个小钱,但她既然被委以重任,就该履行好自己的职责,尤其前段时间娘娘一直表现的很缺钱,她别的忙帮不上,能想办法节省些也是好的。

    来到厨房,厨娘们正在忙碌着择菜洗菜,见她进来,都放下手中活计,起身见礼。

    “你们忙着,我就随便看看,咱们还是跟以前一样就好。”

    恰有一个厨娘拎着装满厨余垃圾的桶往外走,苏小酒随意瞥了一眼,伸手将她拦下:“等等。”

    厨娘不明所以,将桶放下,问道:“苏掌事有何吩咐?”

    “这些东西是要送到哪去?”

    “回苏掌事,这些都是些烂掉的菜蔬,奴婢正准备去倒掉。”

    她俯身,从里面一堆青辣椒里捡起一只看了看:“这青椒怎么了?好好的为什么要扔掉?”

    厨娘上前接过辣椒看了看,指着上面一粒芝麻大小的黑点道:“这椒上面有烂点,奴婢们不敢给贵人吃,怕闹坏肚子,所以才捡了出来。”

    苏小酒握着辣椒,拇指在黑点上搓了两下,那黑点竟然掉了下来,厨娘见了,笑道:“呀,原来是奴婢眼花没看清,多亏了孙掌事慧眼如炬,否则就糟蹋了。”

    说着将那辣椒接过去扔在案上的盆里,又道:“若无别的事,奴婢先去忙了。”

    “别急。”

    苏小酒忍不住皱眉,又将其余的辣椒捡起来看看,那些辣椒基本都完好无损,顶多因为运输压出一两道裂痕,并不影响食用。

    桶里其他的东西也如出一撤,比如娃娃菜,外面层层的叶子全都扒了扔掉,只用中间拇指粗的菜心。

    如此浪费,怪不得每天要消耗那么多的银两。

    “这些食材都是好的,扔掉太可惜了,以后这种蔬菜,只把最外面的老叶去掉即可,像这种辣椒,裂几条口子也无妨,都可以入菜。”

    这厨娘她认识,是小厨房里管事的,名唤秦秀,今年三十多岁,最早在皇后的栖梧宫,家中没有老子娘,只有个弟弟,为了给弟弟娶上媳妇,二十五岁上便没出宫。

    后来荣妃进宫,便被拨到了荣华宫当值,如今已经是第七个年头。

    以往没有苏小酒时,娘娘的伙食除了张姑姑偶尔下厨,基本都是出自她的手。

    听了苏小酒的话,脸上的笑容便减了几分,说话也有些阴阳怪气:“苏掌事,您精打细算是好事,只是主子们金尊玉贵,入口的东西自然也得是最好的,以往张姑姑在时,咱们都是这么干活的,您这一来就改了规格,若主子怪罪下来~~”

    “能省则省,主子怪罪,自有我担着,你且按我说的做就好。”

    厨娘撇嘴:“我们比不得您有娘娘宠着,真有什么差池,主子计较起来,还不是怪到我们头上?”

    其他人也纷纷议论起来,无一不是帮着厨娘说话。

    “就是啊,以前给主子吃的都是最嫩最好的菜,乍然换了,主子吃的不好,还得追究我们的不是。”

    “还是张姑姑好,从来也不管这些有的没的~~”

    只有方才去找她的小宫人,老老实实的缩在一角洗着盘子,抬头往苏小酒这里看一眼,又若无其事的将目光转向别处。

    苏小酒听在耳中,不由气闷,但想到自己是第一天上任,不宜将事情闹大,于是便耐下性子道:“我没说你们做的不好,只是娘娘的银子也来之不易,咱们受娘娘恩惠,自然也该为她着想一二~~”

    谁知那厨娘却炸了,将桶往地上重重一放,撸起袖子道:“苏掌事这话说的好没道理,难不成这宫里上百口子人,只有你一个是忠心的?咱们这厨房里,哪个不是一心向着娘娘,之前张姑姑在时,都没对我们说过这些诛心的话,你倒好,上任不到一天,就赶着来拿我们的错处了!”

    苏小酒眸光微冷,她不是真正的十五岁女生,自然不会被她的气势吓到。

    若照以往的脾气,这么牛逼哄哄的样子她早就怼了回去,只是冷静下来想想,还是不能给人留下仗势欺人的把柄,而且她们把持厨房多年,想查出所以然,不能操之过急。

    于是便将语气缓了下来,瞥了眼她衣袖底下露出来的一对赤金镯子:“秦宫人误会了我的意思,我不过是觉得这么好的菜扔了有些可惜,所以才多了句嘴,你们都是宫中老人,伺候主子自然更妥帖些,你自去忙,我先给娘娘做菜。”

    秦厨娘皮笑肉不笑的应了一声,拎起桶走了出去。

    苏小酒按下心思,转身也走出厨房。

    身后有另一个厨娘追了出来,道:“苏掌事,那娘娘的饭菜~~”

    “麻烦你们先照着菜谱做吧。”

    徐颖原本抱着团子晃悠累了,想先来小厨房寻摸点吃的,却见苏小酒面色微冷,匆匆从小厨房走出来去往前殿,便出声将她叫住:“鸡爪做好了吗?我好饿~~”

    苏小酒顿住脚步,有些抱歉的看着她:“啊~~差点忘了,我现在有点事,晚上再给你做好吗?”

    “怎么了?看你好像不高兴的样子。”

    两人边走着,苏小酒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徐颖气的一蹦三尺高:“怎么回事啊你?当初对着本郡主二话不说就动手,如今一个厨娘就让你怂啦?要我说,你新上任就得杀一儆百,省的一帮子老油条觉得你年轻好欺负!”

    苏小酒忙摁住这个小爆竹,道:“这不是怂不怂的事,我才接手过来,总不好做的太过~~”

    徐颖明白了:“所以你现在是要去找娘娘告状?”

    她说着有些摩拳擦掌:“告状我最拿手了!等会见了娘娘你放着让我说,我给你把事情再润色润色~~”

    保管让那臭娘们永世不得翻身!

    想起秦厨娘手腕上那金灿灿的镯子,苏小酒冷冷一笑:“不需要,所谓不动则以,一鸣惊人,但凡我要动谁,总得让人心服口服不是?”

    那秦厨娘每月不过五两白银的月钱,还要寄回去三两养着弟弟一家人,自己再偶尔打点一二,按理根本剩不下什么。

    可她明晃晃的大镯子看起来每只少说也值几十两银子,她便是不吃不喝,起码也要攒上三年。

    不合理,明显不合理,而她要做的,就是拿出她贪墨的真凭实据。

    徐颖看着她脸上的凉凉笑意,忽然觉得可能自己肤浅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