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150章 踹门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冷宫里物资缺乏,锦妃又出不来,而且身份特殊,也不能找大夫过去,只能先给小舞喝些姜汤凑合一下了。

    她心急如焚,连雨伞也没拿,往外跑了几步,记起这个时辰宫门早就锁了。

    回头看向萧景,对方像是有读心术一般,接到她求救的目光,微微颔首,一言不发将手中大氅一扬,再次将她蒙住,然后抗在肩头飞出了荣华宫。

    小伙子挺上道。

    这次有了心理准备,乘坐飞的不像第一次那样大呼小叫,感激萧景能及时赶来告诉自己关于小舞的消息,决定以后要对他态度好一点。

    感觉没几分钟的功夫,苏小酒已经头晕眼花的站在了锦瑟宫中。

    站在小舞所住的偏殿门外,苏小酒有些踟蹰,她从没见过锦妃,但从小舞的言谈中也得知她脾气怪异,对陌生人异常防备,生怕自己冒然进去会惹得她不喜。

    萧景却以为她是见屋中漆黑,以为殿中无人,便道:“她们就在里面,只是没点灯。”

    苏小酒点头:“我知道。”

    不是不点,是没有。

    小舞之前跟她说过,因为没钱买灯油,她只能早睡晚起,趁着天亮的时候在外面多玩一会儿,一入夜,就哪里都不去了,因为娘亲说过,若她跑丢了,她是不会浪费灯火去寻她的。

    今夜狂风暴雨,不见半点月光,她们孤儿寡母,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殿中,不知该有多么惶恐。

    见她犹豫,萧景抬步站到她身侧:“来都来了,不进去看看吗?”

    上次在宫外,玄鸦忽然飞去找他,他以为苏小酒出了什么事,找到十七后便快马加鞭赶回来,发现那哨子竟在一个小女孩的身上,本以为是她不小心将哨子弄丢了,刚要想办法将哨子取回,便听到小女孩喃喃自语,口中提到酒酒姐姐,于是便去了她的住所,想要问个究竟。

    只是没想到她醉了酒,就那样在他怀中迷迷糊糊睡着了,不过却也听出来,她与小女孩有些渊源。

    这次玄鸦再次现身,他本以为是小孩子胡乱吹着玩的,没想到那哨声却响个不停,闹的玄鸦不停在他头上盘旋,于是便忍不住来到冷宫探个究竟,掀开冷冻残破的瓦片,看到了高烧中的小舞。

    他兀自思索,苏小酒已经走到门前,轻轻叩响。

    雨势未消,敲门声不似平日那样回响,带着一丝沉闷击打在心上,让苏小酒忍不住心烦意乱,轻叩变成了重重的拍打:“小舞,小舞,姐姐来看你了,小舞?”

    房门许久不开,苏小酒心急如焚,忽然左右看看,对身后的萧景道:“麻烦你让让。”

    萧景一愣,没明白她是何用意,身子已经听话的往旁边闪开。

    就见这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丫头,将手中的保温盅往他手中一塞,往后退了两步,忽然一个助跑,猛地向前将门狠狠踹开,然后一头冲了进去。

    萧景懊恼,自己为何没第一时间理解她的意思,踹门这种粗活,总是不太适合姑娘家干的。

    苏小酒进了内殿,只能凭着一般房间的布局,摸索床榻所在的位置,只是屋内漆黑,又有雨声遮掩,不仅看不到,也听不到有任何人的气息。

    “小舞,你在吗?小舞?你在不在?姐姐来了,你若有力气,就应一声,好不好?”

    原本漆黑的房间慢慢亮了起来,是萧景追上来点亮了火折子,也不知他的火折子是什么做的,比普通的亮了不少。

    他将手举高些,方便她能视物。

    两人方看清,原本该有床榻的位置空荡荡的。

    不,应该说,整间房子都空荡荡的,唯一的家什,不过是张鹊脚的方凳,上面一只干枯的油灯,显然已经许久不曾点燃过了。

    心中涌起酸涩,那么可爱的宝宝,平日就是生活在这种地方啊!

    再远些的角落,一张单席上正蜷缩着小小一团黑影。

    “小舞!”

    苏小酒扑过去,紧张的握住她的小手,滚烫的触觉差点让她惊叫出声。

    小舞只身躺在席子上,身下铺了一叠厚厚的旧衣服,身上也裹着几件半旧的粗布女装,旁边是一只破的只剩碗底的粗瓷碗,里面似乎还有些坏掉的汤水。

    因为高烧,神志已经不太清晰,伴着惊厥,口中不停呓语:“娘~娘亲~~~姐姐~~~”

    粉嫩的小嘴已经干裂,暴起干硬的白皮,有血丝渗出来,显然已经极度缺水。

    雪白圆润的面颊透着不正常的潮红,头发也都湿哒哒的贴在头上,嫩笋一样的小手里,还松松握着那枚铜哨。

    苏小酒跪坐在她身边,将她轻轻抱在自己怀里。

    她的身子又轻了些,像个小火炉一样灼人。

    “小舞,我们先喝点水。”

    打开保温盅,用盖子乘了一些姜汤送到小舞嘴边,昏迷中的小舞本能张开嘴,艰难的吞咽着甘霖,只是大部分都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很快就被皮肤的高温蒸腾掉了。

    “不行,得想办法给她降温!”

    苏小酒将水放下,把盖在小舞身上的衣服都拿开,对萧景说:“麻烦回避一下,我要给小舞脱衣服。”

    萧景看她一眼,发烧不是要捂汗吗,脱了衣服万一再受寒岂不更糟糕?

    只是看她笃定的眼神,让人莫名信任,于是乖乖背过身去,将火折子也调的暗了些。

    小舞整个人都像在水中捞出来一样,身下的衣服也都汗湿了一大片。

    苏小酒颤抖着手脱去她的外衣,只留下一件肚兜。

    小家伙凉快了些,表情不似方才那样痛苦,只是依旧处在昏迷中。

    苏小酒自她身下的旧衣里找了件相对柔软的,撕下一块用温热的姜汤为她不停擦拭额头,腋下等动脉经过的地方,控制着她不要继续升高。

    萧景看不到身后情况,有些担心:“不知她母亲去哪了,要不要我去将她寻来?”

    若这孩子就此去了,而她母亲不在场,恐怕事后说不清。

    他不想她沾染麻烦。

    “雨这么大,这里又没灯火,她肯定走不远的,我们还是等等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