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152章 跟娘亲在一起,日子就是甜的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有了今晚看到萧景跟乌鸦,哦不,玄鸦说话那一幕,她可不敢再说这哨子是坏的。

    琢磨一番,大抵是这哨子发出的声波人类听不到,而那玄鸦应该是类似蝙蝠的存在,可以接收到这声波,进而去找萧景传信。

    看来上次她冤枉了那只落在树上的玄鸦,它并非笑她,只是听到哨子发出的声波寻过去的。

    难道他千叮咛万嘱咐,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轻易吹哨,只是现在想来,多亏她以为是坏了,将它送给小舞,不然今夜过后,她可能真的就再也见不到小家伙了。

    锦妃自然知道苏小酒的存在,听到她的话,便认定了她的身份,只是对于她脱小舞衣裳这件事,仍是有些芥蒂:“小舞虽小,到底是女孩子,你怎能当着男子的面脱她衣服?”

    苏小酒歉然道:“对不起,因为见小舞烧的太厉害,需要赶紧散热,情急之下便~~~”

    锦妃蹙眉:“她本就发烧,你还给她褪尽衣裳,万一再次着凉,可是更麻烦。”

    说完觉得自己语气有些冲,不管怎样,苏姑娘总是一片好意,十几岁的女孩,不懂照顾孩子也是正常。

    “对不起,我不是责怪你,只是小舞她~~”

    即便她早已被这冷宫里的岁月摧残如行尸走肉,可她们娘俩受过苏小酒太多恩惠,她无法冷眼相对。

    “我知道。”

    苏小酒打断她的话,见小舞又开始热的扭动身子,额头被锦妃捂出了一层汗,道:“小舞发烧,体温本就极高,若再一味将她包的严实,热气散不出,会引起器官衰竭,十分危险,我虽年纪小,但照顾过的孩子没有二十也有十八,自问还是有些经验的,您若信得过,便把小舞交给我,好不好?”

    见锦妃犹豫,她语气有些急促:“时间紧迫,请您务必相信我!”

    小舞身份特殊,不能找太医,又没有汤药,眼下只能尽快进行物理降温,万一引起并发症,有些伤害永不可逆。

    锦妃看向不停呓语的小舞,她方盖在她身上的衣服又一次被汗水打湿,神色之间无比挣扎,她知道眼前的姑娘不会害小舞,可她赌不起。

    “娘娘!小舞不能等,请您让我试试好吗?”

    锦妃终于下定决心般将小舞放到她怀中,只是一双眼睛却一错不错的看着女儿的反应。

    苏小酒不敢耽搁,迅速将小舞的衣服除去,然后用牙齿将刚才的布条撕成两半,,一半递给锦妃道:“娘娘,沾着温水擦拭小舞腋下和胸口。”

    她自己则擦拭小舞的额头和手腕脚腕,小舞感受到清凉,紧缩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苏小酒不时观察她的瞳孔,注意给她喂着姜汤补充水分。

    锦妃更是一刻不敢停,两人争分夺秒,没注意外面的雨声渐渐变小。

    直到接近黎明,小舞因为高烧而剧烈的心跳终于缓和下来,也不再发生惊厥,神色变得恬淡而舒展,虽然还烧着,但明显脱离了危机。

    锦妃感激的抬头,几乎要喜极而泣:“没事了!小舞她没事了!谢谢你,苏姑娘。”

    苏小酒微笑摇头,抬手想要擦去顺着脸颊淌下来的汗,却牵动了手上的伤口,蹙眉嘶了一声。

    手上缠着的月色布条渗出血迹,锦妃内疚道歉:“对不起苏姑娘,刚刚都怪我不好~”

    “嗨,没事!其实应该先跟您说一声,只是当时太紧急,您又没在,我只好先自作主张了。”

    毕竟那种情景,换做任何一个母亲看了都会误会吧,她理解锦妃的心情,自然也不会怪她。

    屋外某人听到两人对话却垂下好看的眉眼,伤口明明那样深,怎么会没事?

    “对了锦妃娘娘,您刚才是去哪了,我进来发现只有小舞在,还以为您~~~”

    还以为您丢下她不管了。

    苏小酒为自己阴暗的揣测无比愧疚,母女连心,但凡是个做母亲的,都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孩子吧?

    锦妃苦涩一笑:“你既然如此称呼,定是已经知道了我们娘俩的身份,这世上早已没有锦妃,只有锦瑟和小舞。”

    她慈爱的看向熟睡的小舞,轻轻为她揉着细嫩的小腿腿,高烧一夜,明日醒来,身上定会酸痛不止。

    “小舞突然烧的厉害,我心里害怕,便想着去求点药材,只是你也知道,在这冷宫里,草药跟人命一样金贵,我求了好久,都没能将药讨来。”

    她淡淡一笑,伸手将落在额间的发丝别到而后,举止温婉,依稀可见年轻时的芳华:“我是不是很失败?作为母亲,却护不住自己的孩儿,生下她,又不能给她美满的生活,只是为了一己私欲,便将她拖来这炼狱般的人间,陪着我一起受苦~~”

    甚至让她差点丢了性命。

    “您别这样说,小舞是个懂事的孩子,她虽没有锦衣玉食,可我每次见到她,她都会开心的笑,像个~~就像个小仙子一样,对她来说,只要能跟娘亲在一起,日子就是甜的。”

    本想说小天使,想到她们听不懂,便改了口。

    锦瑟抬眸,看着苏小酒笑了,只是那笑容有些苦涩:“那是因为她还小,等她再长大些,也许就会埋怨我,当初为什么要选择生下她,为什么她的娘亲,那么没用,为什么她的爹爹,那么狠心,为什么~~~”

    “娘娘!小舞不会的!她是个善良的孩子,而且我相信,她总有一天会从这里走出去!”

    苏小酒打断她的自怨自艾,为她打气:“虽然不知道当初皇上为什么要误会您,但我相信,总有一天,误会能够澄清,到时候,她就可以像其他的公主那样,堂堂正正的生活在皇宫的阳光下!”

    锦瑟摇头:“没用的,当初那件事是被人精心谋划,时隔许久,早已找不出证据,后宫从来不乏美人,他又怎么会记得,在这冷宫一隅的我们呢?”

    或许记得,只是那记忆定也是不堪的,是带着憎恶的吧?

    “小舞就是证据啊!她长得跟皇上一模一样,这就是您最好的证据了!且当时后宫之中就那么几个妃嫔,想要追查,总能查到蛛丝马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