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153章 因为小舞,值得拥有最好的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锦瑟沉默,陈年往事,经历了无数的绝望,她早就没有力气去追究了。

    苏小酒看出她的消极,忍不住劝道:“我是个外人,本不该置喙这些,只是,小舞于我有救命之恩,她这么可爱善良,不该埋没在这种地方,她如今才五岁,以后的人生还很长很长,她值得拥有最好的。”

    哪有母亲会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呢?

    锦瑟眼中一片黯淡,小酒说的道理她都懂,且不说别的,就像今夜这场高烧,以后都不知还要经历多少次,而且她也不敢保证,长期缺衣少食,小舞会不会生别的病?只一个风寒便能让她束手无策,到那时,她又该如何是好?

    想到那日徐颖的办法,苏小酒目光坚定,看着锦妃道:“娘娘,若我有个办法,能将小舞救出去,您可愿意?”

    萧景耳朵一动,转身望着殿中那有光的角落。

    他向来不关心后宫之事,只是在宫里时间长了,对于这位锦妃的遭遇略有耳闻。

    当年事件明显是有幕后推手,否则以皇上对她的宠爱,不会仅仅听几句谗言就能到了如斯地步。

    诚然元和帝疑心甚重,但能让他下了如此狠心,定是经过长期且周密的渗透,从埋下怀疑的种子到最后忍无可忍,能做到这些的,在后宫之中地位也必定举足轻重。

    不管是谁,都显然不是苏小酒能抗衡的,即便升了掌事又如何,说到底,仍旧不过是这皇城中的奴隶,身家性命皆在上位者谈笑之间,又何来余力去管他人闲事?

    他不想让她因为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便牵扯其中。

    锦妃目露希冀,却看到原本等在门外的男子鬼魅般行至两人眼前,看着苏小酒的目光有些复杂:“这件事牵涉甚广,你最好不要插手。”

    锦妃眼中的希冀破灭,是啊,她尚不能自救,何苦连累旁人?

    便是小姑娘有一身狭义,满腔孤勇,她总不该自私的让她用命去冒险。

    “苏姑娘,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各人自有命数,当年我侥幸不死,又能得小舞这样的乖巧女儿,已是上天待我不薄,如今被人遗忘在这角落,也总好过走出这宫门,去面对外面无数的惊涛骇浪,小舞至纯至善,真将她自己扔到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倒不如让她跟着我清苦些,但好在能日日相见,平安长大。”

    苏小酒不满的看向萧景,锦妃方才明明已经意动,他这一句话,又让她退却了。

    她转头看向萧景,他的面容依旧冷峻,坦然的直视着她,并没有因为她的责备的表情而躲闪。

    “萧护卫,劳烦您上前一步,看看小舞。”

    萧景不解其意,依言往前几步,低头认真的打量起睡熟中的小女孩。

    皱眉,之前他未仔细留意,如今看来,这女孩竟像极了在御花园中,差点压断他胳膊的那只小团子。

    只是看着要大了一星半点,除了脸蛋能看出之前的圆润,身上更清瘦些。

    锦瑟注意到他的神色,蝶翼般的睫毛垂下,在眼帘下打下一排阴影。

    萧景看向锦妃,忽然开口道:“所以,你才给她取名叫小五?”

    锦瑟浑身一颤,想笑笑,却不知自己牵强的表情有些难看:“不,是跳舞的舞。”

    苏小酒见她反应,与萧景对视一眼,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然。

    论年龄,小舞应排在墨鸿的前面,也就是说,她才是真正的五公主!

    锦妃取了“舞”字,乃“五”的谐音,说明内心还是渴望小舞能认祖归宗的。

    就像被人赤裸于光天化日之下,锦妃难堪的低下头,不安的搓着小舞的衣角。

    萧景沉默一会儿,忽然抬眸看向苏小酒:“你想怎么帮她?”

    苏小酒指向房梁上的锦鸡:“用它!”

    ……

    天快要亮了,两人要尽快离开,尤其萧景,若被人发现大晚上进出后宫,不止是引起风言风语这么简单。

    苏小酒不放心的摸摸小舞的手,虽说高热已经褪了,但还是有些热乎乎的,于是对锦妃交待:“娘娘,小孩子发烧一般都会反复,今天有宫宴,我走不开,若小舞再烧起来,您就再用昨晚的法子为她降温,等宫宴结束,我会想办法弄些草药来,小舞很快就能痊愈的。”

    锦瑟感激的看着她:“多谢苏姑娘,我们娘俩何德何能,得你如此大恩~~我替小舞谢谢你!”

    说着竟要下跪。

    都说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自她被虢去封号流放在此,曾经那些巴结逢迎之人皆远远躲了开去,她早知人走茶凉,所以也从没奢望过谁能伸出援手,只是随着小舞逐渐长大,她有时候也会后悔,若不是自己自持清高,何苦在绝境时求告无门?

    而她与苏小酒素昧平生,她却甘愿冒天下之大不韪来帮助自己,要她如何不感激涕零?

    苏小酒将她拉住,言辞恳切:“我人微言轻,只能做些力所能及之事,谈不上什么恩惠,而且这些与小舞对我的救命之恩比起来,根本也算不了什么。”

    她说完起身:“时辰不早,我们要尽快回去,这保温盅就留在这里吧,小舞要随时补充水分,若有条件,给她在水里放星点盐巴更好。”

    锦妃一一记下,目送二人走出房门。

    怀中小人微微转头,迷迷糊糊道:“娘亲,渴~~”

    往日里甜软的嗓音,被高热折磨过一整夜,变得如砂纸磨过硬石,锦妃低头,豆大的泪滴落到了小舞的脸颊,她费力的抬起一只手,摸摸自己的小脸,睁开了眼睛:“娘亲,下雨了吗?”

    待看清是锦妃在落泪,琉璃色的眼眸有些惶恐,小手艰难的去为娘亲拭泪:“娘亲你哭了,是不是小舞不~不乖?”

    “不,小舞很乖,小舞是最乖最听话的宝宝了,你先不要说话,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好不好?”

    小舞虚弱的点点头,重新闭上眼睛,她感觉自己好累好累,刚才只是把手抬起来,就已经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光了。

    锦妃抓着她的小手放在唇边亲吻,怀着劫后重生的感恩,然后迅速的擦擦眼泪,她得振作起来,为小舞养好身体才是正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