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155章 “厚积而薄发”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苏小酒侍候着荣妃早膳,用天青色的荷花小碗,给她盛了香浓的红枣枸杞粳米粥,喝起来甜香顺滑,还能益气补血,荣妃每次都要喝两碗。

    “唉,孩子们许久不来,张姑姑也走了,这荣华宫一下就空荡起来。”

    日前收到张姑姑回信,信中殷殷切切,十句话倒是有九句半记挂着允儿。

    又说回去这些时候,侄子对她百般挽留,坚持让她留在家乡颐养天年,看得出是真心想要侍奉她,因此她决定再多住一些时日,若过的舒心畅意,便不准备回来了。

    荣妃一顿饭吃的意兴阑珊,没有墨鸿那小嘴儿佐餐,新供的乐陵金丝小枣也不甜了。

    徐颖将碗里的粥喝完,砸着嘴道:“我也觉得最近实在过于冷清了,等今日宴会一过,宝宝们肯定还会来,不如到时候咱们再去吃烧烤吧?”

    上次她被十七那家伙刁难,没怎么吃,一直寻思找个机会补回来。

    荣妃难得摇头:“烟熏火燎,有什么好吃的?而且如今天气冷了,烤好的东西转眼就凉透,孩子们吃了肠胃受不住。”

    苏小酒又给徐颖添了一碗粥,徐颖冲她比个爱心,道:“那小酒你说,咱们还能干点什么有意思的事儿?”

    心中记挂着小舞,就有些走神,没听清徐颖在说什么:“你说什么?”

    徐颖不满:“你怎么一大早就跟没魂儿了似的?我说,等宝宝们再来荣华宫,咱们能干点啥?”

    天气冷,放风筝的话跑一身汗容易着凉,昨夜才下过雨,树屋也不能去,想想还真无事可做。

    苏小酒升了掌事以后一直脚不沾地,之前为团子们制定的活动计划几乎要荒废了。

    “娘娘,不如咱们教殿下们读书认字?”

    “呵,那估计以后谁都不想再来了!”

    不等荣妃说话,徐颖立马表示反对,读书神马的最讨厌了,别说是宝宝,她听了都头疼。

    荣妃将最后一口粥咽下,拿起帕子轻轻拭拭嘴角:“先让小酒歇歇再说吧,最近她忙里忙外,都没好好喘口气,本宫瞧着她胸前那几两肉貌似又瘦回去了。”

    徐颖噗嗤一声笑出来,喷了满桌的饭渣子:“不好意思,我实在是没忍住。”

    荣妃嫌弃的看她一眼:“幸好本宫吃完了。”

    苏小酒闹个大红脸:“奴婢那是厚积而薄发,长身体的时候在后面呢!”

    徐颖开始捶桌子:“噗哈哈哈,平胸就平胸,还厚积薄发~你是要笑死我吗?”

    说着将自己的胸脯挺了挺:“来见识见识,什么是女子该有的身材!”

    苏小酒凉凉甩她一句:“你那是胖。”

    春末在一边喂允儿喝粥,闻言差点将勺子扔在地上:“小酒,你这话说的也太直白了吧?”

    徐颖也不生气:“她那是恼羞成怒,是嫉妒。”

    说完又想去盛粥,没办法,皇贵妃家的碗都太小了。

    欠起身子又坐下:“不行,我得少吃点。”

    以为她终于有了减肥的觉悟,就听她又道:“留着肚子中午吃好的。”

    众人:……

    荣妃自从见了宁如意,就整天嚷着自己胖,苏小酒无法,只能挑着清淡的饮食做,连累徐颖也每天清汤寡水,对一个无肉不欢的肉食动物,简直是折磨。

    想着中午就能吃肉,徐颖有些摩拳擦掌,将允儿撸在怀里就往外走:“我带着允宝去消消食,中午好多吃些。”

    荣妃瞧着她那日渐壮硕的背影发愁:“这妮子,什么时候才能开窍啊?”

    苏小酒笑:“开不开窍,也不耽误她找郡马。”

    荣妃看她一眼:“怎么,她还惦记着澄儿呢?”

    苏小酒:“哦,那倒没有,奴婢就是随口一说。”

    上次在慈安宫,皇上点了她跟萧景,徐颖说让南阳王去推了,也不知皇上答应了没。

    之前她还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今日想起来,不知为啥,心里突然有点闷闷的。

    不知皇上有没有对萧景提过这件事,他身为护卫,能娶郡主做郡马,应该没理由拒绝吧~

    看来自己以后要注意跟他保持好距离。

    “唉,说起澄儿,到手的媳妇儿就这么飞了,真是可惜。”

    荣妃已经将此事看开,只是还是有些遗憾,十七除了身份尊贵些,长的稍微俊了那么一丢丢,哪哪都不如澄儿,真是走了狗屎运,碰上个缺心眼美人儿。

    不过再一寻思,那宁如意虽是帝姬,但不是大渊的帝姬,澄儿即便能娶她,于将来仕途也无多大助力,倒不如娶个本土的官宦之女,或多或少也是个帮衬。

    宴会在即,她也没工夫多想,站在铜镜前展开手臂,让安心安然为她更衣。

    “今日这镜子怎的如此模糊?”

    荣妃不满的左右照照:“晨起是谁负责洒扫的?是不是偷懒没擦镜子?”

    “不会呀,奴婢让人擦了的。”

    苏小酒说着放下手中托盘,走到铜镜前用手摸了一把,然后把手伸到她面前:“您看,上面一点灰都没有。”

    “那就是镜子该换了,怎么将本宫照的这样胖?”

    “娘娘,铜镜一直就这样啊,您是心理作用吧?”

    “不行,再将腰束的紧些。”

    安心和安然见娘娘都快勒的喘不动气了,手上不敢再用力,求助的看向苏小酒。

    她只好走上前,将美人的腰带松开些,道:“娘娘,束得太紧不光不舒服,对身体也不好,您浑身上下一丝赘肉也无,哪里胖了?”

    “可那个宁如意就那么瘦!”

    不是那种看起来干巴巴的瘦,而是一众出尘的瘦,温润的瘦。

    苏小酒重新为她理着衣裳,笑道:“那怎能一样呢?东黎帝女才十六岁,自然带着些小女孩的青涩感,娘娘您~~~您干嘛这样看着奴婢?”

    荣妃杏眼微眯:“你是在说本宫老了?”

    “哪有!天地可鉴啊娘娘,您风华正茂,韵味正浓,奴婢只是想说,您跟东黎帝女之间美的风格不一样,自然不能单以胖瘦来论高低。”

    荣妃这才收起眼刀,任由她打扮自己:“唉,也没什么不能承认的,本宫比那宁如意整整大了五岁呢,又生过孩子,便是略逊一筹也是有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