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156章 花“团”锦簇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机智如苏小酒,这种自谦的话当然不能接,接了就是找着挨骂。

    看着镜子里略有些糊的美人,突然福至心灵:“呀!奴婢怎么忘了,玻璃还可以做镜子?!”

    不过这事还得靠十七那个学霸,毕竟她不懂化工。

    对这种美美的事荣妃历来感兴趣,不禁问道:“哦?玻璃镜?能比铜镜照的清楚些吗?”

    “何止是清楚,就连脸上的毛孔都能看出来呢!”

    苏小酒给娘娘举例子:“比在平静的水面看倒影还要清楚一百倍!”

    荣妃高兴的摸摸自己脸,这感情好,可是能把自己的美貌看真切了。

    “那咱就趁热打铁,等宴会一结束,你就把这事落实了,真能做出这么好的镜子,肯定又大赚一笔!”

    娘娘忍不住喜滋滋:“最近天降奇财,今晚本宫要好好拜拜菩萨~~对了,等镜子生产出来,将咱们粉饼盒子里的镜子也换了,价格能翻一倍!”

    苏小酒竖起大拇指:“娘娘真乃商业奇才。”

    荣妃得意的笑:“那是,本宫可是凭实力发家。”

    徐颖已经抱着允儿回来了,今天不错,还顾及着中午的宴事,没带团子去折磨小香,荣妃见她还是那一身大红裙子,忍不住皱眉:“你就不能换个颜色穿穿?不知道的还以为堂堂南阳郡主没有换洗衣裳呢!”

    徐颖天生喜欢大红色,衣服只样式不同,闻言低头看看自己:“我可是天天换衣服的,今日这件明明比昨天的要长,一眼就能看出来啊!”

    “行吧,你说是就是。”

    呵呵,一件到小腿,一件到脚踝,区别果然大的很呢!

    苏小酒给允儿换了身衣服,把徐颖也摁住重新梳妆,方才抱着允儿,头发又被小魔爪摧残的不成样了。

    收拾完这大小活宝,时辰已经不早,又是浩浩荡荡的仪仗出行,只是有了前车之鉴,这次团子被安心安然照看着,省的徐颖又带着他疯跑。

    今日排场不小,除了帝后宫妃,连一品以上的臣子命妇都要参宴,荣妃不免期待,陆侯夫妇也要到场,不知会不会带麟儿来。

    到了琼瑛殿,最上方正中太后的位置空着,帝后已经到场,端坐上方接受众人朝拜,而今日寿星王院判,则坐在皇上下首,身穿官袍,精神抖擞,看到荣妃进场时,对着她身后的苏小酒颔首一笑,算是打招呼。

    苏小酒也遥遥福身,调皮的将托盘中的三本册子掀开一角,王院判瞬间眼睛一亮,激动的搓了搓手。

    十七也早早到了,自己挑了个正对着东黎使团的位置,正满脸痴汉笑,两手托腮看着对面静静撸猫的宁如意。

    宁如意今日换了一身明亮的葱绿色长裙,神色依旧淡然,只是坐在她身侧的池明修稍一转头就能轻易看到,她被青丝遮挡的耳后,透着淡淡的粉色。

    心中涌着微酸,看向对面那张略显欠揍的俊脸,十七得意的冲他挑挑眉梢,池明修懒得理他,闷头灌了杯茶。

    许是觉得那目光太过肆无忌惮,宁如意终于微微抬了眼,嗔怪的看向十七,这一眼如雪山初遇暖阳,竟流露出与她气质截然的小女儿憨态。

    十七眼睛都直了,咧着嘴傻笑不停,好歹还顾忌场合,没有摇着尾巴凑过去。

    元和帝目光在他身上扫过,恨不得亲自下去将他身子扳正了,这得没出息成什么样啊?他都没眼看!

    荣妃的位置就在皇后下首,基本可以俯瞰全席,苏小酒站在她身后,看着多日未见的团子们纷纷跟着母妃入场。

    王院判德高望重,与太后又私交甚笃,宫妃们自然不敢轻视这场寿宴,无不将孩子们精雕细琢,衣服配饰都极尽华贵喜庆。

    皇子们皆穿了稳重的皇子朝服,头戴紫金朝冠,头发梳的一丝不苟,若不是墨尧见到苏小酒高兴的扮个鬼脸,倒是也有几分浑然天成的皇家气势。

    公主们因册封不同,宫装制式颜色也有差异。

    墨鸿因为年纪小,庄嫔便未给她做太过繁重的打扮,而是穿了一身娇嫩的粉色宫装,头上左右两个发髻,上面分别系着两个粉色绒球,衬的小包子脸也粉俏可爱,像个年画娃娃一样。

    实打实的花“团”锦簇。

    不多时,太后也被簇拥而来,穿了一身枣红色宫装,宝髻正中,点翠华胜上一颗硕大的红宝石熠熠生辉,将她略有些疲惫的面色映出些血色。

    身子还未在主位坐稳,先朝着一脸花痴的小儿子剜了一眼。

    没心没肺的东西,就为了娶个媳妇,昨晚没把老娘气死,今天更过分,她都进场了,十七连眼神都没给她一个,像涂了浆糊一样黏在东黎帝女身上!

    徐颖一进场先是去找了自家老爹,俩人嘀嘀咕咕了一阵子,南阳王忽然面露喜色,虎目热切的看向守在殿外的萧景。

    “爹!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她伸手把老爹的脸转过来:“你这什么眼神?难不成还真像想让萧景做我的郡马?!”

    上次宫宴她只顾着看宁美人,都没来得及跟老爹交代,今天怕自己又忘,所以到了琼瑛殿第一时间就来跟他说这事儿。

    徐莽将女儿手拍掉,语气是掩不住的欣喜:“这么好的事,你怎么不早说,爹也好早点给你备好嫁妆!”

    “爹!你是没听懂吗?我说让你去皇上那里将赐婚推了,你备个毛线的嫁妆啊?”

    “诶?为什么要推掉?爹看着萧景就不错,一表人才,武功高强,而且最重要的是,没爹没娘没兄弟,跟你成亲以后,跟入赘咱家也差不多,比那姓陆的强多了!”

    白捡个厉害的大儿子,想想都开心。

    之前若不是怕女儿想不开,他才不会去提什么小白脸陆澄,还有那陆夫人,他在宫宴上见过几次,笑面罗刹似的,一看就不好相与。

    “我不管!你给我推了!我才不要嫁给一个不认识的人!”

    徐颖抓着老爹的前襟来回摇,把徐莽晃的头晕眼花:“你要是敢答应,我就去娘亲面前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