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158章 麝香猫果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清甜软糯的童音让原本有些喧闹的大殿立时安静下来,各人都看着那玉娃娃般的五公主,两只白生生的小胖手搭在腰间,上面肉窝窝清晰可见,艰难的曲着小短腿,尽力维持着身体的平衡,对着王院判笑得娇憨可人。

    王院判一颗心瞬间被萌化了,见她身体不受控制的晃来晃去,生怕这小人儿跌倒,忙起身亲自将她扶正,夸赞道:“得了咱们五公主的祝福,爷爷恨不得天天过生辰呢!”

    在场之人无不被这小精灵一样的俏皮女娃俘获,纷纷眼冒红心的看着她,只叹如此灵性的小宝宝,为啥不是自己家的,尤其荣妃,眼睛看在那一小团身上都拔不下来,恨不得立时把那小人儿招来搂在怀里。

    墨鸿人小,却丝毫不怯场,见众人目光聚焦在她身上,大大方方对着众人甜甜一笑,而后拿着红包跟姐姐回到了庄嫔身边。

    允儿虽小,由苏小酒抱着,代为向王院判贺寿:“祝王爷爷春秋不老,日月昌明!”

    “哈哈哈,承四皇子吉言!”

    王院判拿出一封红包,还没等递过来,允儿已经欢快的伸出小手去要:“哦哇!哦哇!”

    王院判感激的看向太后,按身份,他本当不得这群金枝玉叶的大礼,但太后念在他无子嗣,专门安排了这一场意义非凡的拜寿,让他能在有生之年,也体会一下寻常人家耄耋老人的天伦之乐。

    饶是他八十多岁,经历过的风雨堪称传奇,却仍是被这本应再平凡不过的温情渲染,几乎要泪洒当场。

    虽无言,却胜过千言万语。

    太后也红了眼眶,借着饮酒化去眼中泪痕,举杯道:“王老一生为大渊尽忠,曾在多次地方传染疫症时挺身而出,深入灾区,不眠不休钻研药方,救了我大渊成千上万子民,当得一句国士无双!哀家借王老寿辰举办这场宫宴,一是为王老庆生,二是感谢他多年来为国鞠躬尽瘁,三是昭告天下臣民,大渊从来不会忘记你们,更不会亏待任何一个有功之臣,今日,就让我们共同举杯,祝王老有松柏之寿,愿大渊国茂永昌!”

    元和帝与皇后也起身朗声道:“祝王老有松柏之寿,愿大渊国茂永昌!”

    王院判执起酒杯,目光千回百转,哽咽在喉,终是没说什么,而是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而后向上首示意。

    在座众人随之起身附和,一时间,整个大殿里宏声追响,传遍整个皇宫。

    ……

    “东黎使者段承泽,奉国主之命,特来进献东黎国宝,麝香猫果~~~”

    殿外传来声声唱喏,众人的目光不由被吸引过去。

    原以为会是浩浩汤汤的进贡场面,没想到跟在段承泽进殿的,只有两个东黎汉子。

    两人用扁担抬了一只大大的冰盒,随着几人踏进殿内,一股浓烈的恶臭随之而来,并且迅速蔓延到大殿各个角落。

    苏小酒强忍激动,天啊,这熟悉的味道!

    不由看向十七,却见他一脸期待,也是,这家伙在东黎待了这么久,肯定早就吃过了!

    春末在一旁看她一直咽着唾沫,忍不住担心,拉拉她的衣袖担忧道:“这味道好恶心啊,你是不是也要被熏的吐了?”

    “艾玛,这啥玩应啊?!”

    一个来自大渊东北部的耿直朝臣被熏得捂住鼻子,没忍住喊了句家乡话,随即意识到自己失礼,赶紧一头冷汗的跪下请罪:“微臣失言,请陛下责罚。”

    元和帝自然也闻到了那股奇异的,仿佛集聚了上百只臭袜子发酵般的味道——当然他并没有闻过,只是这已经是他能想象出来的,最最臭的气味了。

    到底是人家的国宝,元和帝自然不能表现出嫌弃之色,于是正襟危坐,感同身受的对地下的官员道:“平身吧,今日大喜,不必在意小节。”

    皇后极力做好表情管理,挤出一丝干巴巴的笑:“早就听闻这东黎至宝麝香猫果,有水果之王的美誉,其果中极品的气味馥郁,可令山猫疯狂,今日有幸亲身体会,果真~~甚是奇特。”

    不同于帝后的假面称赞,太后年轻时,曾有幸尝过这果子的味道,其醇香甜糯,直击心扉,至今不敢或忘。

    瞧见那汉子将冰盒放在了靠近门口的位置,使劲吸了吸鼻子,开口道:“这味道,不用看都知道是极品佳果,快,快给先王老呈上来尝尝!”

    王院判年轻时在东黎待过一段时间,极爱这种果子,只是这果子不好存放,须得鲜食,每次都遗憾不能多带回些。

    底下众人忍不住心中腹诽,东黎果然地数蛮荒,这种东西都能被称之为国宝?简直~~呕~~了。

    再看王院判,目光中便多了钦佩,古有神农勇尝百草,如今咱们的王院判也不遑多让,这也能咽的下去,实非常人所能及也。

    太后笑看王院判:“哀家第一次吃这果子,还是你带回来的呢!如今算起来,都已经三十多年了~~~”

    王院判捋着胡须,也满怀期待的看向段承泽。

    后者缓缓将冰盒打开,随着他的动作,殿中气味更甚,已经有人被熏的头晕目眩,连忙掩住口鼻。

    一盘金黄色冒着白气的果子自冰盒中取出,众人虽难闻其味,却仍是耐不住好奇的伸长脖子去看,几块黄色的小坨摆在盘中,看起来平平无奇,只是那恶臭太过霸道,几乎是无孔不入的钻进了各人的鼻腔,捂着帕子都挡不住!

    墨鸢第一个俯身干呕起来,想起身告罪逃出去,却被母后一个眼色制止,只能用袖子掩住口鼻,却仍然熏得脑仁儿疼。

    段承泽捧着果子缓步向前,目光略过场上,对众人的表现有些嗤之以鼻,果然北国粗鄙,有眼不识人间至味。

    本来还想着今日能沾沾王院判的光,尝尝东黎圣果滋味的人,不由暗自在心里感激东黎国主的小气,若真是给自己分上一块,当着皇上跟东黎使团,恐怕连吐都不敢吐。

    苏小酒大概是唯一遗憾吃不着的人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