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159章 是榴莲啊!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段承泽已经将盘子递到了王院判手中,老人家端详着一会儿,用银匙小心翼翼抿了一丝放入口中,随后轻轻闭上眼睛回味片刻,再睁开眼,眉目皆带了笑意,由衷叹道:“不愧是果中极品,入口即化,甜糯爽滑,真是不可多得的美味啊!”

    身为东黎人,段承泽听到夸赞与有荣焉,作揖道:“今年东黎果子盛产,我们国主知您喜爱,专门命人从万亩果园中挑选了百枚果王,有幸没令王老失望。”

    王院判哈哈大笑:“今日虽是老夫寿辰,却也不敢独享美味,烦请段小友将这果子与诸位贵人分食共享。”

    太后手中也已经端了一份,闻言也笑道:“那今日到场众人,可是沾了王老的光了!”

    殊不知场上大部分人已经在心里叫苦。

    可以,但没必要!

    有些身份稍低的人则暗自庆幸,那果子就这么几份,便是贵人们一人一口,也撑不到分放给自己这里,逃过一劫的喜悦里,便多少带了些幸灾乐祸的成分。

    唯有苏小酒暗自惋惜,可惜自己身份太低,肯定吃不到了,腮帮子就有些泛酸。

    没等惋惜多久,忽然又有几十名內侍抬着冰盒鱼贯而入,duangduangduang排在了大殿上。

    声音回响,砸的众人面色精彩纷呈。

    哦豁?草率了~~

    元和帝作为表率,强笑着接过一碟,见皇后碟子里要比自己的少些,手疾眼快将碟子与她一换:“皇后近来辛苦,这麝香猫果最是补气强身,该多用些才是。”

    皇后表情一僵,却无法拒绝,只得咬着后牙槽接过那一大份:“多谢皇上厚爱。”

    段承泽恭声道:“陛下与皇后鹣鲽情深,真是羡煞旁人。”

    墨鸢看着宫人放在自己面前那一碟,恨不得立马提起裙子走人,但见连父皇母后都硬生生吃了,只好也执起银匙,挖了指甲盖大小放入口中。

    那猫屎一样的味道瞬间在口腔爆炸,她忙灌了一口酒,然后接着擦拭嘴角,将那果肉吐在了帕子里,悄悄递给自己身后的宫人道:“速速拿出去扔掉!”

    众人尝过,褒贬不一。

    有人尝过之后不禁咦了一声:“这果子确如传闻一般,闻着臭,吃起来却香的很嘛!”

    旁边一个同僚则咧着嘴小声反驳:“无福消受,无福消受啊!”

    荣妃更是一脸嫌弃,悄声嘱咐苏小酒道:“快拿出去处理了,本宫都要被熏得喘不上气了!”

    “娘娘,这可是好东西,还有几天就是您的月事,您向来经痛,这果子吃了可是能为您大大缓解呢!”

    荣妃皱着琼鼻:“本宫宁愿喝汤药!”

    苏小酒俯身将果肉喂到她嘴边:“娘娘相信奴婢,这果子闻着奇臭,吃起来却香甜,保管您一次就上瘾!”

    下面东黎使者团虎视眈眈,荣妃若直接推开,未免动作太大,只得磨着牙笑:“快拿走,不然本宫可要翻脸了。”

    “您就尝一下下嘛,奴婢什么时候骗过您?”

    苏小酒自己捞不着吃,便想着喂着娘娘吃点,过过眼瘾也是好的。

    荣妃见皇上目光扫过,不情不愿的用红唇沾了一点,然后屏住呼吸抿到了嘴里~~~

    “诶?你别说,好像也没那么难吃。”

    美人咂咂嘴:“啊,再来一点试试。”

    这次苏小酒挖了大一点:“怎么样?是不是很香甜?”

    荣妃又吃一口:“你是怎么知道的?难不成吃过?”

    “没有没有,就是在书上看到过描述,而且能被东黎奉为国宝,肯定不会差吧。”

    苏小酒眼睛盯着碟子里变少的榴莲,心里的小人已经在满地打滚:不公平啊不公平,前世想吃没钱买,后来好不容易有钱了,还没来得及吃够,嘎嘣就穿了,如今好不容易又遇见,却身份低微吃不到,我命也太苦了吧?这剧本哪个混蛋写的啊?!!

    没错,这东黎国宝麝香猫果,就是她前世最爱的水果没有之一——榴莲!

    荣妃见她直直盯着碟子,用银匙挑起一小块递给她:“喏,尝尝吧,别说本宫吃独食!”

    这可不是在自己宫里,苏小酒没敢像平时一样没大没小的啊呜吃掉,而是忍痛将榴莲推回去道:“奴婢不敢,贵人们尚且只分了一小碟,你快自己吃吧~~而且这么多人看着呢~~”

    娘娘平日惯着她就罢了,今日这宴会上满场的人呢,总得顾忌着点。

    荣妃虽觉得味道尚可,但毕竟只吃了这一次,并没什么瘾头,于是没管那许多,将榴莲直接塞进她嘴里:“本宫的东西,想给谁就给谁,哪个还敢多嘴不成?”

    结果还真就有眼尖的。

    “皇贵妃,这果子可是东黎国主特意准备的厚礼,您不吃就罢了,竟还让一个奴婢吃,是不是有些失礼?”

    是墨鸢先开口,她对这果肉避之不及,便以为荣妃自己不想吃,所以强塞给了苏小酒。

    元和帝闻言先瞅了身后张公公一眼,对呀,他咋没想到??

    张公公立马警惕的后退一步。

    元和帝:算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心有戚戚焉,再看苏小酒,顿觉这丫头一幅忠肝义胆。

    墨鸢以为自己揪到荣妃错处,不免沾沾自喜,见元和帝拉下脸,以为父皇是生荣妃的气,笑得就更得意了。

    徐颖头一次吃这果子,竟出奇的对胃口,将自己那份吃掉犹自不解馋,猫着腰跑到老爹身边,笑嘻嘻道:“看您什么表情,跟吃老鼠药似的,不吃给女儿吃吧!”

    结果还没吃,就听到了墨鸢挑事,气的狠狠挖了一大口放进嘴里:“这个墨鸢真讨厌,跟个长舌妇似的,到处挑理!”

    徐莽也冷笑:“草包一个罢了,且看她们狗咬狗。”

    徐颖瞪眼:“皇贵妃才不是狗!”

    上首元和帝暗怪女儿多嘴,原本皇贵妃的做法东黎使团那边没瞧见,偷摸给了也就给了,偏这个不长眼的丫头要嚷嚷出来,这下便是想遮掩都掩不过去!

    荣妃不想与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置气,奈何她非要没事找事,于是淡淡一笑:“正因为这东黎国宝金贵,本宫才赏给自己最得力的宫人尝尝,怎么,难不成本宫赏赐自己人好东西也成了罪过?”

    “呵,我看你分明就是自己不想吃,白白塞给贱婢来糟蹋这果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