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一百六十四章 “小喜鹊”?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你认得字?”

    不光是苏小酒,徐颖也很惊讶:“别唬人了,你才多大点啊!”

    小女孩没说话,而是抬头望着苏小酒。

    没敢小看这女孩,而是将腰牌重新解下来递给她道:“你看看,我们有没有说谎?”

    小女孩接过令牌,看一眼上面鎏金的三个大字,点了点头:“果然是荣华宫,你们没有骗我。”

    这下苏小酒顿时来了兴趣,这令牌上的字刻的纵横挥洒,若非提前知道是“荣华宫”三字,她都认不出来。

    徐颖也对她另眼相待,赞道:“这你都能认出来,也太厉害了吧?”

    小女孩眼中浮现一丝得意,却并不令人讨厌,而是骄傲的说:“那当然,我娘亲教我好多字呢!”

    确定了身份,她的表情松快了许多,像个小大人似的道歉:“刚才误会你们了,对不起。”

    “那你现在总能告诉我们你是谁了吧?”

    虽然娘亲说过不能轻易相信陌生人,可她知道荣华宫是皇贵妃住的地方,令牌应该没人敢造假吧?

    女孩犹豫一下,还是回答了:“我叫喜悦。”

    “喜鹊?”

    喜悦朝徐颖翻个白眼:“是喜悦!”

    听起来不像是哪家贵女的名字,倒像是小丫头,徐颖忍不住笑道:“你爹可真会省事,竟给你取了这么个名字。”

    苏小酒捣她一胳膊,制止她口无遮拦,喜悦却毫不在意,反而解释道:“这名字是娘亲给我取得,多好听呀,喜悦喜悦,每天都高高兴兴,不好吗?”

    “小嘴儿还挺厉害,刚才差点把你当成小哑巴呢!”

    喜悦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我还以为你们是坏人,所以才不说话的,想让你们对我放松警惕,然后趁机溜出去。”

    徐颖不由伸出大拇指:“厉害了小丫头,这也是你娘教的吗?”

    喜悦摇头:“我娘只是教我遇到坏人先不要第一时间喊救命,不然将坏人激怒,容易伤害我,而是要先乖乖听话,假意顺从,等他们对我放心了,再找机会求助。”

    这个娘亲还挺有一套~~

    她顿了顿,看看窗户外面,又道:“天不早了,我得赶紧回去,你们知道宴会厅怎么走吗?”

    徐颖拉起她的小手:“正好我们也要回去,你跟我们一起走吧,小喜鹊。”

    喜悦冲她呲着小虎牙:“是喜悦呀!”

    她一说苏小酒才反应过来:“诶?你刚才不是去找十七跟东黎帝女了吗?怎么自己回来了?”

    徐颖切了一声:“我去的时候他们影都没有,谁知道躲哪个旮旯谈情说爱去了。”

    喜悦仰起头看她:“姐姐,你这么说话会带坏小孩子的!”

    徐颖脸一下黑了:“我说的是实话。”

    那俩人一起溜了,还能干什么去。

    苏小酒见她吃瘪就很开心,抱着团子慢悠悠的走着,问喜悦:“你还没说是哪个大人府上的,跑出来这么久,也没见有人出来寻你。”

    喜悦大大咧咧一笑:“我不是什么大人府上的,可能她们还没找到这里吧!”

    没等苏小酒两人弄明白她说的怎么回事,不远处的假山处,忽然闪过一片衣角,就听一个不耐烦的女声道:“臭丫头也不知跑到哪去了,害的咱们受累出来找,真是个麻烦精!”

    “真是,跟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一样,好好参加个宫宴,不趁机多吃点好吃的,出来瞎跑什么,看我回去不饿她一天!”

    听起来好像这种惩罚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你也别太过分了,她毕竟还占了个主子的名头,若出了事,咱们可吃不了兜着走。”

    “呵,过分?咱们跟着个病秧子这些年,缺衣少食,出去都比别人矮一截,没另择高枝已经是有情有义了,她们娘俩不感恩戴德,还想逞威风呢?”

    头一个开腔的女声也附和道:“说的也是,若不是咱们忠义,只怕她们老早就饿死了,这丫头也太不省心,回去是该好好教训教训。”

    刚才还跟徐颖斗嘴的喜悦忽然沉默下来,步子也随之放慢,最后索性站在了原地。

    苏小酒立刻反应过来,恐怕那两个女子口中的臭丫头就是喜悦。

    那边二人说着话,已经拐到了她们面前,似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人,不由有些心慌,其中一人看到喜悦,立马低声喝到:“找你半天了!乱跑什么?还不跟我们回去?”

    目光扫向苏小酒跟徐颖,见她们衣着不凡,一时摸不清对方身份,便犹豫着福了身,准备赶紧将喜悦带走。

    喜悦不情不愿走到她们身边,方才的神采飞扬变成一脸漠然,低下头的瞬间,眸子里闪过一丝难堪:“给姐姐们添麻烦了,我只是不小心迷了路。”

    不知道那难堪,是因为刚才她们骂自己的话被苏小酒听到还是怎么。

    苏小酒打量二人,发现她们皆穿着灰色宫装,不过是粗使宫人,又丫头丫头的叫着喜悦,估摸着是以大欺小,而且听刚才话的意思,这欺负乃是常事,便有些不喜,上前一步问道:“你们是哪个宫的?”

    她突然发问,两个宫人有些惊慌:“回贵人,奴婢是永安宫的。”

    “那她呢?”

    见她指着喜悦,那两名宫人的脸一下子白了,竟齐刷刷跪倒在地,对着苏小酒磕头求饶:“贵人开恩,奴婢错了,不该辱骂小主子,还请贵人饶过奴婢狗命!”

    徐颖摸着后脑勺:“这俩人是不是脑子坏了?”

    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跪下求饶,跟磕头虫似的。

    苏小酒同样诧异,转头看着喜悦又问了一遍:“先别急着求饶,你们好好说清楚,这是谁?”

    两个宫人误以为她知道了喜悦的身份,在故意警示,头磕的更响了:“奴婢知错了,这是我们的主子,是四公主,奴婢以后再不敢怠慢了!”

    苏小酒跟徐颖皆愣住了,尤其是苏小酒,如今她身份不同,接触的人事也多起来,方才听到永安宫的时候,些微有些耳熟,怎么就没想起来,那永安宫里住了个病病歪歪的白美人跟透明一样的四公主呢?

    喜悦假装没看到苏小酒探究的目光,冷漠的对着地上的两个宫人嘲讽一笑,而后淡淡的说:“姐姐们请起吧,我这就跟你们回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