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一百七十一章 徐颖发飙

时间:2020-09-16作者:陌上小仙儿

    ,

    这是墨鹂第一次踏进荣华宫,本着给大家留下个好印象的念头,又觉得自己有错在先,原本打算忍忍就算了,谁想这个宫人太过霸道,竟敢真的动手?

    她示弱是为自保,但不代表真就软懦可欺,否则早就被那些宫人们吃的骨头都不剩了。

    骂的那样难听她也忍了,如今还想动手打她,她自然不会傻到坐以待毙。

    见她伸手要抓自己,立马弯腰一躲,朝着那宫人的胸口一头撞了过去。

    此处空间狭小,那宫人被她一头撞的坐在了恭桶上,墨鹂趁她一时难以起身,撒腿就往外跑,毕竟是小孩腿短,结果没跑几步就被那宫人拽住了后衣领:“小兔崽子,你不是厉害吗?今日就让你把桶里的尿喝干净!””

    灰衣宫人原本被分配这里打扫净房就满腹窝火,如今竟被一个小丫头片子挑衅,心火瞬间窜到房顶,一巴掌就打在了墨鹂的脸上。

    墨鹂身量瘦小,这一下直接被打翻在地,抬头,唇角流出一丝鲜红的血。

    她倔强的仰起头,不肯让眼泪流下来,从小到大,她受过的委屈多了,从来没有哪一次,能逼她流泪,这次也不例外。

    见她像头小狼一样,目光凶狠的瞪着自己,那胖宫人竟莫名心悸,随后又将腰板挺直,笑话,她一个大人,难道能被个小娃子吓到不成?

    “再敢瞪我,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她伸手揪住墨鹂衣领,准备将她拉起来再打几下,墨鹂却忽然抱住她的胳膊,狠狠咬了一口!

    宫人没想到她还敢反抗,忍着剧痛挥手,试图将她甩开,不想这丫头竟有股子干巴劲,像长在了她身上一样,任凭她怎么甩,就是不肯松口。

    “你找死!”

    感觉胳膊上的肉都要被她撕下来,宫人拿起一旁的鸡毛毯子,密密麻麻的抽打在了墨鹂身上。

    墨鹂却仍旧死死抱着她,嘴边流的血更多了,分不清是她自己的还是那宫人的。

    “住手!”

    一身红衣的徐颖,正一手握着草纸,怒气冲冲的站在门外,看清宫人胳膊上挂着的小女孩,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方才见墨鹂久久不归,她还以为是净房纸不够,小家伙被困住了,于是亲自带了草纸赶来救急,没想却看到这一幕,登时血就冲进了大脑。

    “你个狗奴才,还不快将四公主放开!”

    宫人自然认得徐颖,未等行礼,听到她口中唤四公主,一脸瞬间吓的惨白,惊疑不定的看向仍旧死死咬着自己的女孩,一屁股瘫坐到了地上:“四、四公主?”

    墨鹂被她带倒在地,仍旧不肯松口。

    徐颖强忍心疼,几乎是颤抖着冲上去将她抱起来,见小家伙目光直勾勾的,以为是被打傻了,忙轻轻唤道:“喜悦,喜悦快松口,姐姐来了,快松口。”

    墨鹂小小的脸蛋,有一边已经肿的老高,听到身影这才慢慢回过神,看到徐颖的瞬间,眼中瞬间恢复清明,喃喃叫了声姐姐,而后小小的眉头皱起,被徐颖抱着的地方躲了躲:“嘶~~疼。”

    徐颖将她衣袖挽起,那本该白皙无暇的小胳膊上,除了些暗沉的旧伤痕,一条条深紫色的淤青顿时刺痛了她的眼眶:“贱婢找死!”

    扶着墨鹂缓缓在远处站定,她缓缓抽出腰间的长鞭,指着地上那宫人恨声道:“狗奴才,竟敢殴打主上,本郡主要让你用命记住,什么是尊卑有别!”

    她们好不容易才说服墨鹂来荣华宫,让她能像其他孩子一样,欢欢乐乐的渡过这个下午,为此还特意使人去知会了白贵人,说墨鹂在这一切都好,请勿惦念,没想到转头就让她被欺负了!

    徐颖一恨自己大意,这宫里的人都不怎么认识墨鹂,她刚才不该让她自己过来,二恨这宫婢让自己在白贵人处食言,答应的事没有做到,三恨这贱婢只识衣裳不识人,胆敢以下犯上,将墨鹂打的这样重!

    宫人抖如筛糠,惨白着脸为自己辩解:“回郡主,奴婢有眼不识泰山,不知这位竟是四公主,求郡主饶命,郡主饶命啊!”

    脑袋不值钱似的磕在地上,没多久便青紫了一片。

    听着那声音有些耳熟,徐颖低头仔细看去,好家伙,这不就是自己第一天来荣华宫时,那个撺掇自己收拾小酒的宫人?

    想着这人当初试图把自己当傻子哄,徐颖气的眼都红了,挥手就是一鞭。

    啪!

    长鞭如响尾蛇在宫人脸上火辣辣的扫过,宫人哀嚎着起身,想要爬过来求饶,却被徐颖一脚踹翻,手中长鞭翻飞,没多久就将她身上的粗布宫装抽成褴褛。

    她鞭法凌厉,所到之处毕竟血流如注,那宫人开始还哭爹喊娘,没一会儿,剧烈的疼痛便让她连求饶都喊不动了。

    墨鹂眼中闪过一丝不忍,望着徐颖动动嘴角,却最终什么也没说,而是将头轻轻别到一边。

    打人也是力气活,徐颖抽了一会儿,胳膊已经抬不起来,活动着自己肩膀,对墨鹂道:“小姑娘有我当年那股不服输的劲,但是不可取,像这样的情况,明知打不过就不要硬抗,万一被打坏了,岂非得不偿失?”

    墨鹂默默低下头,她不知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想法,只是从小压抑到现在,刚才那宫人对她挥舞鸡毛掸子的时候,她突然就不想再像以前那样为了生存而卑微乞求了。

    真正的公主都是如何生活她不知道,她只知道,不该是自己这个样子。

    被打的那一刻,似有什么被抑制了太久的东西喷涌而出,激的她忘记一切,只想将那狗眼看人低的烂人狠狠咬下一块肉来!

    眼前忽然出现一条软鞭,诧异间,那鞭子已经被徐颖塞到她手心:“去,刚才她怎么打的你,你去加倍打回来!”

    墨鹂有些犹豫,徐颖在旁推她一把:“快点!就像我刚才那样,狠狠的打!”

    清瘦的身影被她一推,差点跌倒,最后却倔强的稳住身形,缓缓走到了宫人身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