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2011 第两百三十九章 天上掉下的馅饼太大

时间:2022-01-04作者:独钓长江雪

    “许老弟,你这次去京城,还有没有别的行程?”

    等飞机平稳下来,打开安全带的陈天河随意地问道。

    “就出去随便玩玩,怎么,陈大哥有安排?”

    没有说自己的其它目的,许仁山还是防着对方一手的。

    没办法,前世阿狸的土豪作风被网友们传得有些夸张,许仁山不得不防。

    比如,阿狸有钱之后不断买买买,将其他公司收购之后,直接砍成好几段,将有用的揉碎之后融入阿狸体系,没用的直接就扔了。

    相比之下,tx的小陈总就柔和多了,主要以合作为主,也没想着绝对控股,继而拆分投资的公司。

    若不然,阿狸多年后一次重要上市的搁浅,也不会引来墙倒众人推,负面评论盖满了整个网络。

    当然,稍微了解了商场规则的许仁山,加上这段时间和大陈总的接触,算是发现了一点端倪。

    日益壮大的阿狸,受外资影响太大了,身穿创始人的大陈总也不能一言而决。

    做生意,还是不能太过冒进啊!!!

    “今晚刚好有互联网行业几位同行组织的聚会,要不要一起?”

    说起这事,陈天河倒是很想带这个小老弟,和圈子里的几位老伙计认识认识,省得那些家伙说他有代沟。

    “好啊,那就麻烦陈大哥照顾照顾了。”

    见对方要带自己进圈子,许仁山自然是愿意的,不过回答完之后和老婆眼神对视一眼,默契地获得了允准。

    有心做大做强的他,还是需要一个比较高大上的朋友圈子,以后才能在进步的道路上获得助力。

    “许老弟客气了,我这还蹭了你的飞机呢。”

    和这个年轻的小老弟聊天就是痛快,习惯说话比较稳妥的陈天河不用特地点明。

    哪像那些老大粗,一个个心里都是险弯,嘴上却不承认。

    “陈大哥,真不考虑提前预订一架?我觉得你们公司的阿狸宝获得网络支付牌照之后,资金流会多得用不完,拿出一点利息差价足够买架湾流了。”

    再次追问了一句,许仁山后面却是多了一句表示肯定的话语,省得对方心里膈应。

    不知道是不是他记忆的偏差,原本应该上半年敲定的第一批网络支付牌照,竟然快七月底了还没有颁发。

    前世同样是这一年的暑假,许仁山记得自己公务员面试失利后,大半个暑假沉浸在网络中,认识了第一个小护士女友之余,也体验了阿狸宝的支付便利。

    怎么到了这一世,第一批网络支付牌照还没有颁发?

    要知道,按照上面出台的标准,这批第三方支付牌照可是到9月1日就截止审批了。

    满打满算,也就一个月的时间了。

    “......”

    听这小老弟又刺激自己,陈天河心里别提多郁闷了,不过听到后面那句话,算是舒坦了不少。

    他们公司内部估算过网络支付牌照带来的好处,对未来充满了期许,若不然也不会耗费大力气清理外资出局。

    不过嘛,像这小老弟所说,随便一点利息差就能买架几个亿的湾流,陈天河却是没想过。

    因此,他还是比较谦虚地回答:“没有那么夸张,如果许老弟有意,阿狸宝也可以让你入点股份嘛!”

    “真的?!!!”

    听了大陈总的话,许仁山一下子惊讶地坐了起来。

    “......真的!”

    第一次见到这小老弟惊讶的模样,陈天河心里暗爽之余,肯定地点了点头。

    不过,这小老弟也真是一点不客气,不会婉拒一下?!

    “这个,陈大哥不会是忽悠我吧?”

    并没有被这个大馅饼砸晕,冷静下来之后,许仁山有些怀疑地看向对方。

    据他所知,为了清理外资出局,阿狸宝管理团队可是耗费了大半年的时候,暗地里不知道做了多少交易,才达成现在的局面。

    突然让他摘这么大的桃子,许仁山下意识地觉得其中有问题。

    毕竟,他和大陈总也只能算是泛泛之交。

    无事献殷勤,天上掉馅饼,都得小心了!!!

    “当然不会,其实这次的第三方支付牌照发放,确实遇到了点麻烦。今天晚上的聚会,就是我们几个老朋友讨论这个事。”

    在这个警惕性比较高的小老弟面前,陈天河也没有藏着掩着,反正这种事也瞒不了有心人。

    “陈大哥帮忙解解惑。”

    挑了挑眉,许仁山问起来没有丝毫不好意思。

    若是不知道对方突然分桃子给自己的原委,许仁山还真不敢吃下去。

    “原本,这首批第三方支付牌照在五月底或六月初就会定下来......”

    说起这事,陈天河也是一阵头疼。

    他们管理层费尽心思地让阿狸宝脱离了外资的直接控股,结果十拿九稳的事,却凭空起了波折。

    负责颁发的部门那边,突然因为管理层的变动,延迟了这第三方支付牌照的颁发,让32家申请企业都提起了心。

    像他阿狸集团这边,外资代表都已经三番两次提起了抗议,让陈天河有些头大。

    “陈大哥,现在那边的负责人是不是叫上官子仪?”

    等大陈总说完之后,旁边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师玉璇开口问道。

    作为老公的贤内助,她可是要适时出来提醒一下。

    “不错。”

    见这个弟妹问起,陈天河笑着点了点头。

    他差点忘了,这位师家侄女才是真正深藏不露的大咖。

    至于为何拉这位小老弟入股,陈天河在先前的慈善晚宴上也看到了对方和上官家的人接触。

    虽说上官弘是上官家二代子女中官职最小的一位,但是身为长子的他依旧是上官家这一任的家主,这位小老弟隐藏得很好啊。

    “......”

    和老婆对视一眼,许仁山得到了对方的肯定。

    他没想到,大陈总拉他入伙的缘由,竟然是这个。

    不用怀疑,最近并不关注金融圈的许仁山没有调查过也能知道,那位上官子仪肯定是上官家的人。

    难道,今生的第三方支付牌照的拖延,也是他这只蝴蝶的翅膀扇动的变化?

    还真是......

    一时之间,许仁山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过,我有件事和老弟你事先说明,可以入股,但是股份不会太多,最多5%。”

    既然话题说开了,陈天河也不再打机锋,直接说明了入股的最大份额。

    “陈大哥,这个事,我需要考虑一下。”

    临到头了,知道其中原委的许仁山却没有一口答应下来。

    “行,只要是这两天决定下来就好。”

    看这小老弟没有直接答应,陈天河眼里反倒是多了几分赞赏。

    ......

    “爸,今天早晨吃了啥?”

    京城近郊,一个风景宜人的山脚别墅区里,身穿黑裤白衬工作服的中年女子来到树荫下,对着摇椅上的老人问道。

    旁边伺候着的保健员,很识趣地往远处退去。

    “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不用上班吗?”

    看了下自己的大女儿,上官海随意地反问一句。

    “马上就去,就是过来看看您。”

    “我这里应该不是你上班顺路的吧?”

    “......爸,跟您说个事,许家那小家伙和他妻子一起来京城了。”

    被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老爷子怼了一下,早已经习惯的上官子仪笑着说起了对方肯定会感兴趣的话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