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2011 第两百七十八章 失策的柳天仙(二合一)

时间:2022-01-25作者:独钓长江雪

    ..,最快更新!

    屏幕上显示着‘柳霏’的名字,许仁山脑海里清晰地浮现出那位柳天仙的美貌,倒是有些好奇对方主动上门的原因。

    脑海里的思绪不停,许仁山手上滑动了一下:“喂。”

    “许先生,您现在忙吗?”

    电话接通,柳霏在酒店房间客厅的沙发上坐直身子,微笑着问了一句。

    “不算忙,柳小姐有事?”

    听到对方略带磁性的声音,许仁山微笑着反问。

    “我来参加跑男节目的录制,今天刚好在杭城休息。不知道您有没有空,我想请您吃顿饭?”

    说出自己的邀请,柳霏给对面的妈妈比了个ok的手势。

    她不觉得,年轻老总能拒绝自己的邀请。

    虽说那位许夫人容貌气质都很好,但柳霏自认一点也不差。

    男人对于不属于自己的美色,都会多一些难以抗拒的吸引力。

    何况,她身上还有一层明星艺人的光环,多年营造的清纯女神形象,是男人难以拒绝的诱惑。

    “今天,没什么空。这样,等你节目录制完成后,我和妻子请你们吃顿饭。”

    一听这个饭局,许仁山思考两秒,直接拒绝了。

    当然,对方来参加跑男的录制,也算是给了青果娱乐面子,他总得投桃报李。

    和这位貌美的柳天仙吃个饭,也算是赏心悦目。

    当然,到时候肯定不会是他一个人请客,而是带老婆一起。

    “......好的,谢谢许先生。”

    没想到被对方拒绝了,柳霏愣了一下,脸上带着勉强的笑容。

    等女儿挂断电话,柳晓辰关心地问了一句:“怎么样,定在哪里吃饭?”

    “他拒绝了,说是等我录制完节目,再和他妻子一起请我吃饭。”

    摇了摇头,柳霏第一次对自己的容貌产生了点怀疑。

    难道是因为对方长得帅,见过的美女太多。

    貌似,有可能。

    毕竟对方是青果娱乐的董事长,娱乐圈里从来不缺少美女,她这个明星艺人的光环没有了加成。

    “拒绝了?!”

    第一次听到女儿主动邀请年轻男子吃饭被拒绝,柳晓辰忍不住挑了挑眉,追问一句:“许总请客吃饭,是客套还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女儿不至于这点魅力都没有吧。”

    听了妈妈的问题,柳霏白了一眼,肯定地回答道。

    “那就好。我听说青果娱乐这次筹备的文艺爱情电影,可是和华辰姐妹合作,我们有机会一定要拿下这个女主角。”

    对女儿的美貌还是有信心的,柳晓辰说起了自己的规划。

    没办法,谁让女儿和国内两大武打巨星合作的合资电影反馈不好,短期内暂时把发展重心转回国内的电影市场。

    既然转变了策略,肯定要古装电影和现代爱情电影一起走,从中寻找出最佳发展路线。

    “嗯。”

    知道母亲的用心,柳霏也是乖巧地点头认可。

    ......

    此时,开着一辆现代新车跟在那辆昂贵的法拉利后面,蒋静雯知道老板特地压制了时速,免得她跟不上。

    不过,上手开车才不过几天的蒋静雯心里更是紧张了,生怕自己不小心给老板来了个追尾。

    那个小马的标志,不太动车的蒋静雯也自然知道那个牌子的昂贵程度。

    “这速度......”

    从后视镜看着小心翼翼的现代车,许仁山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若不是他没什么事,早就一脚油门踩下去了。

    享受一下道路两旁羡慕的目光,还有隔着车玻璃看不到的其他车主目光,其实也是不错的。

    锦衣夜行有一种暗爽,但开这概念版的法拉利上路,是浑身舒透的明爽。

    可惜啊,这天气有点热,不好打开顶篷,那样子显得有些高调。

    花了半个小时,法拉利稳稳地停在世嘉大厦的地下停车场。

    站在电梯口前,许仁山等了半分钟,那位踩着高跟鞋的女秘书小跑着赶了过来。

    “你开车没穿高跟鞋吧?”

    看了一眼那丝袜长腿下面的黑色高跟鞋,许仁山想到那个喜欢穿高跟的黑丝女律师,随口问了一句。

    “没有没有,我在车里放了一双平底鞋,上车就换上的。”

    听了年轻老总的问题,蒋静雯连忙解释道。

    作为一个新手,她可不敢穿高跟鞋开车,被交警查到的话可不好。

    “嗯,开车确实要注意安全。”

    对女秘书的安全意识表示了肯定,许仁山刚说完,电梯便到了,随即迈步走了进去。

    “好的。”

    轻声回答一句,蒋静雯连忙跟着走进电梯,站在年轻老总后面。

    电梯停在六楼,副总范德毅已经等在外面:“老板。”

    “老范,你事情这么忙,就别客气了。”

    见到范副总前来迎接,许仁山笑着说了一句。

    “应该的。”

    对于迎接老板这事,范德毅却是看得很重,能抽空的话绝不落下。

    之前因为不好直接联系老板,现在老板有了女秘书,倒是方便知道对方过来视察的行程安排,省了不少心。

    “随你,南律那边联系怎么样了?”

    率先走进公司,许仁山问起了最关注的一个问题。

    今天,他特地过来玉茗茶饮总部,是来处理几件事务。

    其中一个,就是台岛省那边有人告他们‘紫薇茶饮’的名字侵权,原告竟然还是某家娱乐公司,简直搞笑。

    难道是那个新还珠的收视率太差,想闹出点新闻,拉拉关注度?

    甚至,许仁山在想,是不是娱乐圈里的哪个对手在搞事,可能是先前那个贼心不死的苏凤年?

    “南律师那边已经联系好了她在鹏城的老师,基本上没问题。”

    说起这事,随着老板走进总经理办公室的范德毅倒是没有任何的担忧,反倒是提出了一个炒作方案:“老板,我们能不能借此机会,让媒体炒作一波?”

    “可以。”

    既然鹏城的那位律界大拿说没问题,许仁山自然不介意借此宣传一波。

    对方不怕闹出新闻,他们公司也是不介意的,反正最终胜诉的肯定是他们。

    他倒是要看看,那台岛省公司的背后有没有黑手。

    “另外,关于加盟商以次充好的处罚,我们已经制定出来了,您要不要看一下?”

    说完侵权官司这事,范德毅说起了最近的另外一件重要事务。

    “不用了,你说给我听听。”

    没有看文件的意思,许仁山直接让对方口头汇报。

    随着加盟商的店铺开张越来越多,其中也有一些投机取巧的人,故意用自己购买的次品充当原料,被巡查的玉茗公司暗访人员发现。

    这种可能导致玉茗公司后续收入受到严重影响的行为,自然是不能姑息的。

    “经过我们调查取证......我们决定进行以下处罚:第一,通报相关部门,对外撇清我们总公司的主体责任;第二,扣罚下一批供应材料,停业整顿一周,后续增加半个月观察期;第三,加盟商预缴20万资金,抵扣后续材料供应款;第四......”

    作为第一批被发现的不法加盟商,范德毅和管理层商议后的处罚,都严格按照当初的加盟条款,没有一丝丝折扣。

    损害公司利益的苗头,必须在第一时间掐灭,杀鸡儆猴,以儆效尤。

    加盟商若是不服处罚条件的话,大可以不接受处罚,但是玉茗公司要收回加盟商权益,前期的加盟费一律不退。

    如今紫薇茶饮的名气随着《星星》的热播与日俱增,根本不愁没有人加盟。

    “范总办事,我放心。”

    听完了范德毅的讲述,许仁山表示了对处理意见的认可。

    接下来,许仁山跟范副总交流了一下公司最近的进展,忙忙碌碌小半天,处理完了玉茗公司的事务。

    “老范,怎么看你脸色不太好?”

    说完公司的事,喝着女秘书现磨的咖啡,许仁山笑着问了一句。

    “人到中年,就那些事。”

    喝了口咖啡,范德毅叹了口气。

    “是不是你妻子工作的问题?”

    见老范这模样,许仁山很容易就猜到了什么。

    他好像记得,老范的妻子就是余山某个小学的在职老师,孩子和父母都在这边,也是他辞职回杭城工作的原因。

    别人看一些人取了正式女老师比较羡慕,但是这种事,不身在其中无法体会。

    前世许仁山的第三任女友就是一位在职女老师,可每天工作都不少,最主要的是回家之后还要和女同事打电话聊学校里的人情世故,一打电话就是一两个小时。

    除了周末,平时很少有交流。

    可前世的许仁山作为培训部老板,周末是事情最多的时候,两人之间的沟通越来越少。

    后来许仁山培训部遭遇滑铁卢,女友还一直说他不上进,没有居安思危、早点开创副业,最后分道扬镳。

    归根结底,还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琐事,决定了幸福的高度,也决定了情侣双方的走向。

    若是范德毅未来年薪几百万,一切的问题都将不会是问题。

    “没什么,就是最近我妻子评职称的事,估计今年又上不去了。”

    说起自己的家事,范德毅也是有些不好意思。

    虽然妻子升个一级职称,一年也就相差几千块钱,对于他们夫妻俩现在的收入而言完全不是个事,但他妻子是个要强的人,范德毅劝了几句都没用。

    为此,妻子还和他吵了几架。

    自知这些年亏切妻子的范德毅能忍就忍,也是放低姿态讨好对方,一般不会和对方争吵。

    只是他不想理,妻子又说他冷暴力,另起话题找茬。

    女人的心思,简直了。

    以前两人分隔两地的时候不觉得,现在天天见面,结果夫妻关系反倒没有以前和睦了。

    “那你有空得多哄哄你老婆才行,要不要我给你批个经费买点礼物?”

    看着范副总头疼的模样,许仁山笑着打趣一句。

    “不用不用。”

    和老总开了几句玩笑话之后,范德毅走出总经理办公室,忙自己的事去了。

    等范副总离开,许仁山翻开自己的手机通讯录,从里面找到了一个男同学的名字,直接打了过去。

    “喂,哪位?”

    正在单位上班的苏建平,看着有些陌生的杭城号码,有些奇怪地问了一句。

    “老苏,我许仁山,忙不忙?”

    知道对方不清楚自己的杭城新号码,许仁山开口自我介绍。

    “哟呼,许总,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听到是许仁山,上次没有在同学会见到对方的苏建平随口开了个玩笑。

    不过,对方‘许总’这个名称可是得到大家公认的。

    毕竟,上次同学聚会时候那家高尔夫俱乐部的餐厅包场,可不是一般人能搞定的,身为余山人的他很清楚这一点。

    谁也没想到,当年在学校以颜值称霸江大四年的许仁山,毕业之后竟然混得风生水起。

    “我这不是怕苏局太忙了,不好意思打扰。”

    “谦虚了不是,我也就是一个小科员,你喊我这‘局’字太夸张了。”

    “迟早的事,今天忙不忙,请你吃个午饭?”

    聊了两句之后,许仁山说起了请客吃饭的事。

    “许总请客,我肯定有时间。”

    没说自己下午要上班的事,苏建平笑着答应下来。

    “行,那就青山小筑,十一点半。”

    见对方答应,许仁山随即说起了一个餐厅。

    青山小筑刚好在杭城与余山的交界,吃个午饭也不会影响对方的下午上班时间。

    “行,我一定到。”

    挂断电话,苏建平思索片刻,忍不住失笑摇头。

    眼看快到十一点了,苏建平拿起车钥匙,和隔壁办公室的下属说了一句:“小张,我下午可能晚点回来,有事打我电话。”

    “好的,苏科。”

    ......

    二十分钟后,苏建平把车停在青山小筑门口的停车场里,刚好看到一年未见的许仁山从不远处一辆火红色法拉利里下来。

    “苏局,来早了啊。”

    见到苏建平也到了,许仁山笑着招呼一声。

    “呵,许总请客,我怎么也得早点到,免得让你久等啊。”

    开了句玩笑,苏建平锤了一下对方的肩膀:“好你个许仁山,这才一年不见,法拉利都开上了。对了,这是今年的新款吗,我在网上没看到过。”

    “嗯,今年的新款。咱们先进去,外面太阳太热了。”

    不想和这位体制内的老同学说起有关财富的事,许仁山笑着和他走进了餐厅大门。

    “说吧,怎么突然有空请我吃饭了。”

    坐在包厢里,喝着鲜榨西瓜汁的苏建平直接问了起来。

    对方是自己的大学同学,还是隔壁寝室的,关系也算不错,没必要和其他老油条打交道那样遮遮掩掩。

    “这不是想和未来的苏局提前打好交道。”

    开玩笑地回了一句之后,许仁山也说起了自己的正事:“我公司副总的妻子在余山**小学上班,今年的小一职称好像又被人挤了,想找你帮个忙。”

    据群里的同学说起,这位老同学的老爹现在刚好是余山的六号,主管教育系统,几年后会是杭城的五号。

    而许仁山重生前,履历优秀的苏建平也会是整个余山最年轻的某局一把手。

    青年才俊,不过如是。

    “你说的就是那个紫薇茶饮的连锁公司?我还办了一张会员卡,那些年轻女孩还挺喜欢你们公司的奶茶。”

    听了许仁山的话,苏建平没说答应不答应的话,而是笑着问起了对方的公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