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2011 第七十五章 进可攻,退可守(求追读)

时间:2021-12-11作者:独钓长江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好吧。”

    面对帅气老公的执着,觉得对方很是可爱的师玉璇没有拒绝。

    大不了,再给帅气老公买一只欧米伽的手表。

    不过,帅气老公的性格,真是让人越看越欢喜。

    “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

    近距离地和美女老婆独处,闻着淡淡香味、看着对方俯身露出几丝风景的许仁山略微有些口干舌燥,未免失态,主动让对方回去休息。

    “嗯,晚安。”

    看着美女老婆走上三楼,许仁山回到房间,算是松了口气。

    先前他要求算利息,就是把这回借钱当做普通的借款,不想牵涉什么,求个心安。

    原本,他是想自己筹集款项,冲进这期货市场捞一笔,但想来想去,唯有美女老婆这边才是最容易借到巨款的地方,无需舍近求远。

    至于为何只借1000万,一来国际期货市场风云诡谲,谁也不知道结果如何,亏了也大不了用一年时间还债;

    首发

    二来这笔钱操作得当后的盈利,足够支撑得起他前期发展,做人要知足;

    三者,以他和美女老婆目前的关系,这个数额是最合适的,不多不少。

    虽然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但经历过前世骤然失业的许仁山还是觉得,凡事要稳妥。

    就像几年后风靡一时的王者农药,当我方已经打出20比0的时候,自觉稳超胜券,谁知道会不会队友太浪,被各个击破之后,一波带走自家水晶。

    至少,目前的生活,他还算满意,稳住自家水晶才是第一要务。

    “许木头人呢?怎么车又不见了?”

    周四的清晨,准时来到36号别墅门前蹲点的李彦妃,依旧没有等到许木头的身影,也没有看到对方的宝马座驾,不禁有些疑惑。

    连着两天不见人,难道许木头回老家了?

    可恨那个许木头,在班级微微群里聊天,却始终不回她的微微信息,枉她还主动帮对方出头呢。

    哼,想用这种冷处理的方式让她退缩,不可能,她就不信许木头能一辈子不回这别墅。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她抢回许木头的决心。

    “下午见。”

    “下午见。”

    将美女老婆送到公司,许仁山和对方挥手告别,等到对方走进大门,才拿起刚才响了两下的手机。

    正如他所料,美女老婆已经把1000万的资金打进了他的账户。

    能随时借到1000万的感觉真好,能有一个随时借他1000万的美女老婆,更妙。

    “老白,上班吗......行,我这就过来。”

    给同寝室的老白打了个电话,许仁山随即开车去了江商证券的营业部。

    当年他们寝室四个男生,许仁山他们三个都没有转专业,只有白杰杨赚到了金融学专业,却也一起当了四年的室友。

    毕业之后,白杰杨就进了江商证券,对外宣称在投行工作,多年后也混上了证券公司经理的位置,年收入百万,妥妥的小金领一枚。

    “老许,你也要玩期货?这里面的水很深,要小心啊。”

    把室友迎到自己的办公室,听到对方想要玩期货,白杰杨有些担心地说了一句。

    毕竟,像室友老钱那般赚到钱的,毕竟不多,一不小心就可能血本无归。

    “我就随便玩玩,你刚刚说,有什么办法可以购买国际白银期货?”

    先前在电话里问过对方,许仁山再次问了起来。

    如此好的赚钱机会,他当然不会错过。

    只要这一波赚肥了,那么他短期之内根本无需担心创业资金的压力,不用掐着时间点等待美女老婆的零花钱。

    天予不取,天打雷劈。

    “我们国内自然不好直接购买国际白银期货,但是我们这边可以帮你开设港城的交易账户......”

    见老同学如此坚决,白杰杨也没有再劝,详细解说了起来。

    何况,他看到对方手上的米勒手表,说明这位老同学如今的身价不菲,即便亏损点钱也能承受。

    不过,白杰杨解释完之后,特地加了一句:“老许,玩国际期货可以,但是绝对不能借钱补仓。爆了就爆了,大不了从头再来,借钱补仓这种事,就是无底洞。”

    “我晓得了,只玩个1000万,亏了就算。对了,你说可以委托交易员操作是吧,具体跟我说说......”

    一个小时后,许仁山走出江商证券大楼,嘴角泛起自信的微笑。

    刚才,他已经把1000万存进了港城的交易账户,并且委托交易员在明天周五收盘之前,做空伦敦白银期货。

    以伦敦期货2%保证金的惯例,许仁山最多可以开50倍的杠杆,一夜暴富,当然,也可能几分钟爆仓。

    既然是50倍的杠杆,那2%的起伏就可以让账户轻易爆仓。

    为了保险起见,稳扎稳打的许仁山定了个10倍杠杆。

    接下来,就等待五月的第一周白银期货暴跌,躺着数钱了。

    想到先前引起他这段珍贵回忆的大学室友,许仁山再次拿起手机,在大学班级微微群里@了一下钱坤:“@钱坤,我准备做空白银期货,老钱,落袋为安!”

    钱坤:“@许仁山,老许,你疯了吗,今天白银又涨了3个多点,你做空不是找死?”

    许仁山:“@钱坤,老钱,盛极必衰啊!”

    钱坤:“@许仁山,放心,老许你亏了钱的话,随时找我借啊,千把万没有,百八十万没问题。”

    看着大学室友的回复,许仁山叹了口气,没有再回复,把手机放进了兜里。

    他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一切看天意。

    大不了,提醒一下胡成辗,让他多多注意,和上辈子一样把钱坤从天台边缘及时拉回来就好。

    此时,坐在办公室里的师玉璇正和自己的基金团队开着视频会议,商讨下一步的投资项目。

    “老板,国际白银期货这几天的加速上涨确实有些不太正常,但是贸贸然做空,风险还是太大了。”

    某个身穿职业套装的青年女子听完老板的要求,给对方分析了一下其中蕴含的风险。

    “不敢冒风险,你们能在半年多时间里完成30亿美元的目标吗?”

    想起帅气老公的那番话,师玉璇同样问向对方。

    “......”

    “老板,短时间内我们只能抽取5亿美元的资金。我建议拿这5亿美元做空白银期货,4倍杠杆,这样我们进可攻退可守。”

    “可以。”

    听了团队专业人士的建设性意见,师玉璇点头同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