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重生2011 第一百七十五章 前世的孤傲

时间:2021-12-11作者:独钓长江雪

    :[]

    ://../!!

    重生2011正文卷第一百七十五章前世的孤傲钱宝颖,女,29岁,江大某院办公室文员兼辅导员,身高175,长相酷似某台岛省第一美女,34c-23-35。

    嗯,这些纯粹是目测,目测。

    据说,这位单身妈妈在江大教师圈里的暗恋者众多,却是没有一位男老师敢于出手追求。

    真的是,不够脸皮厚啊!

    若是许仁山作为一个江大的单身男老师,绝对会锲而不舍地拿下这位少妇,借助钱院长的势平步青云。

    有小孩子怕什么,简直就是买一送一,都省了好几年的奶粉钱。

    “山哥哥,山哥哥......”

    正在追着蝴蝶的小囡囡看到不远处站着的年轻男子,愣了片刻,继而张开双臂,惊喜地跑了过去。

    一年没见,她刚才可是想了一下才回忆起这位大哥哥的称呼。

    “囡囡,你长高得好快。”

    见到小女娃跑过来的姿势,许仁山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将穿着白色长裙的小公主抱住,笑着摸了摸对方的头发说道。

    首发

    自从他去年六月毕业,可是将近一年没有看到过对方了,小囡囡长高了好几个厘米。

    至于问对方想不想,一年不见都能喊出他的名字,那肯定是想的。

    “大哥哥,你终于忙完来看我了吗?!!”

    两只小手夹着大哥哥的脸颊,小囡囡开心地问道。

    好久好久以前,突然好多天看不到大哥哥,囡囡哭着问妈妈,妈妈说大哥哥很忙,等忙完才来看她。

    果然,大哥哥忙完了真的来看她了。

    就是这个时间,过得有点久,久得她都有点记不清多少天了。

    而早已经站起来的钱宝颖先女儿一步看见年轻男子,却是没有太多的举动,只是看着对方和女儿的亲密举动,眼里带着一丝丝异样。

    “是啊,囡囡最近乖不乖?”

    听着小女娃的无心之言,许仁山心里有点愧疚。

    前世毕业多年,他除了偶尔过年时候和老师家里发个微微、打个电话,基本上没有见过面。

    主要还是他自觉混得不好,没脸见平步青云的导师,免得被说攀附权贵。

    倒是这个小囡囡,知道他开了培训部,小学开始就嚷着要来他们丽州这边参加补习班,甚至有一个暑假偷偷离家出走、差点成功坐上了前往丽州的客车,让人哭笑不得。

    当然,最终两人也是十几年没有见过面。

    “囡囡很乖很乖的,爷爷奶奶都夸我是个乖宝宝。就是妈妈有时候骂我不听话,我可是很听话的......”

    或许是许久没见大哥哥,小囡囡一大肚子的话要说,坐在对方怀里喋喋不休地说着自己平时有多乖。

    “宝颖姐,好久不见。”

    抱起小囡囡,许仁山对着走过来的少妇打了声招呼。

    “好久不见,你什么时候回杭城的?”

    已经注意到对方开来的宝马车牌号,钱宝颖笑着问了一句。

    “四月份回来的。前段时间公司有点忙,这几天空一点,就过来看看你们。”

    说起回杭城的时间,许仁山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自从大三和钱家熟悉以来,老师和师娘待他如亲人,这位师姐也是对他很好,许仁山回杭城这么久都没来看看,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主要还是他前段时间有了老婆,面对这位师姐有点尴尬,下意识地回避了这个问题。

    要知道,师娘曾经开过玩笑,想把守寡的师姐嫁给他,当时弄得许仁山有些手足无措,还是师姐主动岔开了话题。

    前世,若是他脸皮厚一点,没有选择长腿女同学,而是从了这位师姐,日子倒也能过得滋润。

    “大哥哥,我刚刚和你说话呢。”

    见大哥哥和妈妈说起话来就不理她,小囡囡生气地把对方的脸颊掰了过来,认真地说道。

    “好,大哥哥和你说。对了,我给你带了礼物哦。”

    正好,岔开这个有些尴尬的话题,许仁山把旁边的礼物送到小公主的怀里。

    “谢谢大哥哥。”

    拿着大礼物,小囡囡开心地在对方脸上吧嗒一下,继而向妈妈献宝,接着跑回别墅和里面的姥姥炫耀。

    “进去喝杯茶吧。”

    在外聊了两句,钱宝颖笑着请对方进屋。

    “宝颖姐今天不上班吗?”

    跟着对方进屋的时候,许仁山随口问道。

    “这几天期末考试,我在学校没什么事。”

    带着对方进屋,钱宝颖请对方在沙发上坐下,亲自泡了杯茶水。

    这时,一个五十来岁的妇人牵着小囡囡的手从楼上走下来,打扮优雅从容,笑着对站起身的年轻男子说道:“仁山啊,你怎么这么久才来,是不是嫌弃我们两个老人了?”

    “师母,我怎么会嫌弃您和老师。是我毕业以后没有做出什么成就,都不好意思来看你们。”

    面对老人的责怪,站起身的许仁山脸上带着些许尴尬。

    “你这是什么话,怎么,是不是做不出大成就,你就一辈子不来看我们了?”

    听了对方的话,洮丛榕没好气地责怪一句,继而语气放软:“仁山,我和你老师可是真把你当成了家人,莹莹也是把你看成了弟弟,有空的时候记得回来坐坐。”

    她能猜到这个小年轻的心结,也就没必要纠结于内心的一丝奢望。

    对这个尊重长辈、热心肠的年轻孩子,洮丛榕是打心底的喜欢,早年丧子的她内心深处真的把对方看成了自己的儿子。

    若是宝颖的弟弟还活着,差不多也是这么个岁数了。

    更何况,许仁山对于她女儿和外孙女可是有救命之恩,就是她们钱家上下的大恩人。

    可惜,这个孩子有点认死理,不愿借助她们老钱家的势,毕业之后就头也不回地去了丽州老家发展,一别就是一年。

    “好的,师母。”

    听到老人放软的语气,心里触动很大的许仁山点头应下:“以后我就在杭城这边,肯定经常过来看您和老师。”

    “仁山,你在杭城这边做什么工作?你和彦妃怎么样了?”

    给对方加了点茶水,钱宝颖随意地问了一句。

    了解这个小师弟的性格,她内心觉得对方和那位李彦妃很可能走不到一起,却是不会表露出来。

    在孤傲这方面,小师弟和她去世三年的丈夫很像。

    只不过她丈夫出生起点高了不少,而这小师弟却是出身贫寒,导致了内心的一点自卑。

    以李彦妃家里优越的条件,在没有做出一番成就之前,许仁山肯定是不会和对方走到一起的。

    对此,心理学专业出身的钱宝颖深信不疑。

    “我在杭城这边开了公司,目前还算稳定。我和李彦妃嘛,本来就没什么。对了,我已经结婚了,下次带我妻子来看你们。”

    说起这个,许仁山仿佛回忆起大学时候的日子已经有些遥远了,很快就挥散了那不该有的惆怅,继而说起了自己结婚的事。

    随着他的话音刚落,客厅里的气氛瞬间有些凝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