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61章 心大能装天下(第一更求月票)

时间:2020-07-31作者:寒武记

    这个时候已经快晚上九点了,取了样也不能马上做亲子鉴定。

    温一诺笑着跟傅辛仁和傅夫人商量:“傅夫人、傅总,要不今天先让周秘书住一晚上,明天我们去市区找一家做亲子鉴定的诊所。快速检验很快的。”

    北卡的艾什维尔市还是一个比较大的城市,有这种专门做亲子鉴定的诊所。

    傅辛仁点点头,“这么大的事,现在肯定是没法拿出结论的。周秘书就住一晚上,明天去看检验结果。”

    周雨萱现在整个人是崩溃的,她恨死温一诺了,如果不是她在旁边挑拨离间,根本不会有人想到要跟生母验dna!

    毕竟百分之九十的亲子鉴定,都是男人去做的。

    她眼神游移不定,一看就在转鬼主意。

    涂善思的一个管家叮嘱说:“周秘书可以住在一楼的客房。不过我们得把话说清楚,你是客人,我们是不会看着你的。你想走没人拦着你,但是你要记得,这里周围方圆五百里都是山,你晚上走出去如果遇到豺狼虎豹,可别怪我们。”

    周秘书打了个哆嗦,惊讶地说:“这里也会有豺狼虎豹?!”

    “……山里什么都有,还有大蛇。如果不信,你可以去见识见识。”那管家耸了耸肩,松开了手。

    涂家的几个管家也一齐放手。

    周秘书看着傅辛仁淡笑着看着她,咬着牙说:“我不会离开的,明天要做亲子鉴定,这么大的事,我怎么会离开!”

    “不走就好,走了就坐实您在栽赃陷害了。”温一诺意味深长地说,反正把“栽赃陷害”的帽子给她扣严实了。

    周秘书咬牙切齿地瞪了她一眼,说:“温小姐别得理不饶人,你想嫁给阿远,还得我同意!”

    温一诺笑出了声,“人家还没认你当妈呢,你恶婆婆的款已经摆出来了?啧啧,这么多年对亲生儿子不闻不问,一见面就要干涉儿子的婚姻自由。——我这个标题拿到抖音或者微博,都能火一波吧?”

    周秘书说话说不过温一诺,而且她心里也很紧张,着急去给人打电话,最后只翻了个白眼,跟着一个管家走了。

    周秘书被管家带到一楼的一间客房住下。

    傅辛仁忙走过去拉着傅夫人的手,说:“斐然,我可以解释……”

    傅夫人一把推开他的手,一个人往楼上走去,一边头也不回地说:“不用解释,我要一个人静一静。”

    这是不让傅辛仁跟她住同一间房了。

    傅辛仁还要再追,傅宁爵这时却已经从后面跑上来,扶着傅夫人的胳膊,跟她一起上楼去了。

    儿子这般没有眼色,傅辛仁也是心累,只好让涂善思的管家再给他找个房间。

    涂善思的管家直接给他在傅夫人房间旁边又打开一间卧室,说:“我们这里就是房间多,您随便住。”

    傅辛仁扯了扯嘴角,迈步走了进去。

    楼下的客厅只剩下温一诺和萧裔远,这时涂善思才悠悠地从黑暗的走廊深处走了出来。

    温一诺本来想跟萧裔远说话,但是眼角的余光瞥见涂善思出来了,立即转身来到他身边,皱着眉头说:“涂先生,您是不是解释一下,为什么您的管家神出鬼没的陷害我?”

    涂善思挑了挑眉,“……有这回事?我怎么不知道?”

    “就是那个胖胖的,灰头发还有点秃顶的管家,刚才明明是他先贴墙边听壁角,才把我吸引去的……让我丢好大的人!”温一诺愤愤不平地说。

    “哦,是老灰啊……”涂善思呵呵笑了两声,“他年纪大了,一辈子就这么点爱好,温大天师多担待,我这边代他像您赔不是……”

    涂善思说着,朝温一诺拱了拱手,确实是古代抱拳的姿势。

    这个姿势代表的含义比较多,赔不是可以,感谢可以,第一次见面打招呼也可以。

    温一诺其实也不是真的生气,就是觉得丢人,而且,那个管家实在溜得太快了!

    温一诺摆了摆手,笑着说:“既然涂先生代赔不是,我还能怎么样呢?肯定是原谅他……不过话又说回来,您说他年纪大了,可他的动作真不是一般的快!以我的身手,都不一定能逮得住他……”

    “呵呵,他平时是比较喜欢健身。”涂善思笑得快尴尬了,不过还是维持自己的风度,并没有对温一诺多说什么。

    萧裔远看了她一眼,一个人往楼梯走去。

    温一诺忙朝涂善思点点头,“涂先生那明天见。很晚了……”

    温一诺顺便看了看手表,“已经……九点了。”

    才九点。

    如果在国内,现在正是她夜生活开始的时候。

    她的夜生活,就是洗完澡做完保养开始躺床上刷手机的时候。

    她最近喜欢一边听一边打游戏,耳朵眼睛都利用起来,效率更高。

    可是在国外,这个时候已经是收拾收拾准备“日落而息”了。

    涂善思却没有点头的意思,他在沙发上坐下来,对温一诺也说:“温大天师,坐,有没有空聊几句?”

    温一诺:“……”

    “要听实话吗啊?”

    “嗯,我喜欢听实话。”

    “实话就是,没空。”

    眼看萧裔远已经走到楼梯上了,温一诺没空跟涂善思瞎比比,忙说:“明天,明天有空再聊。”

    她迅速跑过去,跟萧裔远一起上楼。

    涂善思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勾起嘴角笑了笑。

    ……

    温一诺追着萧裔远上楼,两人的卧室是隔壁房间。

    温一诺不放心萧裔远,跟着他进了他的卧室。

    萧裔远在别人面前表现得很镇定,但其实已经用尽了他所有的忍耐和精力。

    他甚至没有精神再应付温一诺。

    回到自己卧室,他只想躺到床上,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说,就这样睡过去。

    温一诺追到床边,担心地问:“阿远,你想不想跟我说话?你别憋在心里,有话就说出来。”

    萧裔远转眸看她,一边抬手,抚摸着她的脸,淡淡地说:“……如果你找到你的亲生父亲,而他是个十分不堪的人,你会怎样?”

    温一诺明白萧裔远这时被周秘书的无耻打击到了。

    跟周秘书相比,萧爸萧妈那样的父母都成了慈爱的典范了。

    她握住他的手,侧脸摁在面颊上,笑嘻嘻地说:“没什么啊……我又不缺父爱,至于在乎那个在我的生命中缺失了二十一年的人吗?——到时候肯定一脚踹开,他要敢纠缠,我肯定把他打得生活不能自理,然后送到那种特便宜,特缺德,特能虐待的养老院里过一辈子。”

    “总而言之,有我这样的女儿,是他的福气。他要敢嫌弃我,我让他回去吃自己。”温一诺挑了挑眉,一点都不忌讳的说。

    萧裔远知道温一诺一向心大,他甚至还在心里曾经暗暗埋怨过她的心大。

    但是现在,他却庆幸她是个心大的姑娘,心大能装天下,不会用她的小鼻子小眼睛把他的思绪往更窄的角落里拖。

    植物为什么向往光明?

    爱笑的人为什么人缘好?

    因为他们能让他们身边的人凡事往好里想,而不是动辄焦虑症发作,把你一起拉进情绪化的深渊。

    萧裔远的手用力,将她拉向自己的怀抱,轻轻吻上她的唇。

    她的唇丰满柔润,像是抹着蜜,怎么吃也吃不够。

    这一晚上,温一诺没有离开萧裔远的卧室。

    她和他像是回到刚刚在一起的日子,不知疲倦地探索着彼此身体的奥秘。

    ……

    傅宁爵是扶着傅夫人回到她的卧室。

    “妈,您别伤心了,其实阿远是无辜的……”傅宁爵憋了半天,憋出这样一句话。

    “傻儿子,这个时候,你还在为别人说话。”傅夫人看着傅宁爵,心里更是难过。

    但是在孩子面前,她还是维持住了风度,也不想太过悲伤,会让傅宁爵受不了的。

    傅宁爵勉强笑了笑,“妈,我是实话实说。这种事,他其实也是受害者。前两天才知道他自己的父母不是亲生父母,今天就爆出来……”

    “如果我是他,我恐怕得疯……”

    傅夫人微怔,她看了他好久,才温柔地在他额头亲了一下,“我知道,阿爵,我都知道……”

    傅宁爵忐忑不安的心在这一吻中得到安抚。

    他也亲了亲傅夫人的额头,“妈妈晚安。”

    跟以前无数次的晚安吻一样。

    傅夫人微微一笑,拍拍他的肩膀,“我没事,就是想静一静。你爸爸……太过份了,以前我知道他很花,仗着那张脸,不知道有多少女朋友……”

    傅宁爵跟着笑了起来,“可是爸爸结婚之后,真的就没有对不起妈妈……”

    傅夫人没有再说话了,摆了摆手。

    傅宁爵站了起来,“那我先走了,妈您早点睡。”

    他走了之后,傅夫人的脸才垮了下来。

    她将头埋在臂弯,没过多久,眼泪已经流的整条胳膊都湿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去浴室洗漱,同时给她最得力的助手冒兰打电话。

    “阿兰,你来一下,有件事很棘手。”

    此时冒兰刚走进办公室,开始一天的工作。

    她很惊讶,“斐然,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傅夫人顿了顿,冷着脸说:“辛仁在外面有个私生子,已经二十多岁了,跟宁爵差不多同样年纪。我要离婚,你来帮我准备一下离婚协议。”

    他们这个级别的夫妻离婚,根本不是两个人的事,而是两个家庭,两个企业的事。

    两边都会有专门的律师团队主持这方面工作。

    冒兰大吃一惊:“斐然你别乱来!你跟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傅夫人也正是要倾诉的时候。

    她不能对温一诺倾诉,那是外人,还是晚辈,也不能对傅宁爵倾诉,那是她儿子,她不想他因为这件事,产生扭曲心理。

    她当然也不能随便跟陌生人倾诉,到网上找个地方树洞更是下下之选。

    所以她只有一个选择,就是自己的好朋友兼助手冒兰。

    她们是大学同学,本来不是一个阶层的人。

    她是富贵家庭的独女,又聪明漂亮,在大学是风云人物。

    冒兰不仅出身普通,而且家境贫寒,上大学的时候还要打几份工,曾经累得胃出血,差一点把命丢了。

    是傅夫人那一天突然回宿舍发现了,将她送到医院救了一命。

    后来她主动给她介绍工作,让她在南宫家的家族企业里做助手。

    冒兰的智商是够用的,名牌大学的学生,怎么可能连小助手都做不好?

    她缺少的就是人脉和资历。

    在傅夫人的帮助下,冒兰很快成长起来。

    等到傅夫人跟沈齐煊订婚,需要一个私人助手打理她的基金和股票的时候,冒兰毫不犹豫来到她身边,帮助她。

    后来傅夫人又跟沈齐煊退婚,跟傅辛仁订婚再结婚。

    从头到尾,冒兰都在她身边支持她,帮她打理产业,比傅夫人以前的闺蜜司徒秋还要贴心。

    不过也许是见多了有钱人之间的龌龊,冒兰这么多年没有结婚,只有男朋友。

    她是个不婚主义者,一直觉得一个人生活更好。

    她现在有余力帮助家庭的弟弟妹妹,还能照顾父母,她觉得很充实。

    而她的家庭也不是那种巴着孩子吸血的极品家庭。

    父母虽然贫穷,但是耿直勤劳,也不爱占人小便宜。

    弟弟妹妹努力上进,现在都是名牌大学毕业,也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

    他们的妻子和丈夫,也都是善良的讲道理的人,对她这个大姑姐非常尊敬,逢年过节都争着抢着让她跟他们一起过节。

    冒兰说把自己的财产以后都捐了做慈善,他们也没有不高兴,更没有把她的财产看成是自己的。

    因此冒兰这么大年纪虽然没有结婚,日子过得却非常充实。

    她有事业,有亲情,有友情,还有爱情,这样的日子不香吗?

    她现在唯一挂心的,大概就是傅夫人南宫斐然了。

    现在听见傅夫人好像出了大事,她连忙说:“我马上订机票,我的签证十年有效,可以说走就走。你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冒兰打开电脑订机票,一边听傅夫人开始倾诉。

    等她听到傅夫人说是傅辛仁的秘书周雨萱二十多年前在傅辛仁一次醉酒的时候弄出来的孩子,脱口而出:“这不可能!”

    傅夫人:“……”

    “怎么就不可能了?她可是说得信誓旦旦……反正我们明天就要去做亲子鉴定了,到时候就知道她说得话是不是真的。”

    冒兰眉头皱了起来,在心里想,这确实不可能啊?这怎么可能呢?

    看来她确实要马上去斐然那边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傅夫人已经在说:“我要跟他离婚……马上……你来帮我起草离婚协议……”

    冒兰心里咯噔一下,顿时有些明白了。

    她立刻说:“斐然,我觉得这件事不简单。”

    “当然不简单,不然我能半夜叫你出国吗?”这种话的程度对傅夫人来说,已经是她能想到的最过份的话了。

    冒兰忙说:“不是的,你听我说,我这两天正好关注到你的基金和股票有一些变动,价格变动不算大,但是量却不小。我一直以为是不是有人想收购你们傅氏的某个子公司,正处于筑底布局阶段。”

    “现在听你说了这件事,我觉得是有人要卖空你们傅氏的股票。——等你和你先生要离婚的消息一传出来,傅氏集团的股票肯定大跌,那个卖空的人可是要大赚一笔了。”

    傅夫人:“……”

    “不会吧?谁那么厉害,还能未卜先知?”

    “……做局把这件事捅出来的人,肯定能未卜先知。”冒兰笑了笑,又说:“你别不信,沈投最近都在这种新闻的影响下,跌了八个百分点。你想想沈投的价位,不过就是谣传沈投的大老板要跟他老婆离婚……”

    有钱人离婚都会分割财产,婚前协议不是一劳永逸的,结婚多少年能够得到多少利益,婚前协议上都会写得清清楚楚。

    聪明的女人会用婚前协议为自己谋取最大的利益。

    比如这一任的美国总统,据说他是个非常吝啬的人,对每一任老婆都签很苛刻的婚前协议,他的前两个妻子就是因为婚前协议的影响,最后离婚的时候几乎是净身出户。

    但是他现在的妻子就非常厉害。

    本来是外国人,又是模特出身的花瓶,大家都以为她没脑子,其实她比谁都聪明。

    她在丈夫当选为美国总统的那一天,就让律师给丈夫下了通牒,要改签婚前协议。

    如果不签,她不住进白宫。

    对于一个刚当选的总统来说,如果妻子就是不住进白宫跟他在一起,对他的形象是极大的影响。

    这个时候,可以说那个妻子抓住了他的七寸和命脉,所以两人僵持了一个月之后,总统屈服了,同意改签婚前协议。

    而这个妻子,借着改签婚前协议,捞到了不少好处,最起码一点,她不会像前两个老婆一样,离婚的时候净身出户了。

    不仅不会净身出户,而且这个总统如果想离婚,几乎得付出脱层皮的代价。

    这就是利用对方的政治形象来最大限度达到自己的目标。

    谁说花瓶没脑子呢?

    冒兰此时确信有人在背后整他们,是谁不要紧,重要的是,她要让对方偷鸡不成蚀把米。

    “斐然,你给我发几张跟你老公恩爱的照片,还有你们一家人度假的照片,发给我,我先做个准备。”冒兰马上定下目标,开始布局。

    几个小时后,冒兰完成初步布局,一边拎着简单的行李箱上了飞机。

    此时蓝星的另一边,已经是早晨了。

    涂家的管家们把早餐送到各人房间里。

    温一诺的房间没有人住,那个敲门的管家敲了好一会儿,直到他恨不得把耳朵贴到门上的时候,温一诺穿着睡衣,拉开隔壁房间的门,靠在门上笑着看那个管家,“呵呵,可抓住你了,你跑啊,怎么不跑了?”

    正是那个把她一个人丢下听壁角的灰头发管家。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_^。

    月票月票求月票!月底了哦亲!

    感谢各位月票金主!

    如果亲们喜欢这本书,请支持正版订阅哦。(?w?)。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