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66章 那你也没选择他(第一更求月票!)

时间:2020-08-02作者:寒武记

    冒兰先回到涂善思的住处,发现傅宁爵已经离开了。

    她问了涂善思的几个管家,都说他回来之后拿了行李箱就走了。

    本来他们这些人来到涂家,是乘坐的傅家租的私人飞机。

    现在傅宁爵离开,他是在网上买了最近的机票。

    冒兰不知道傅宁爵会去哪儿,只好给他打电话。

    开始的时候,傅宁爵没有接。

    但是冒兰没有放弃,一直打了十分钟,傅宁爵才接通了。

    他第一句话就是:“冒姨,您什么都别说,我要静一静。”

    然后是:“我要上飞机检票了,有时间咱们回国再约。”

    然后他挂了电话,并且把手机改成了飞行模式。

    这样他就接收不到任何短信和电话了。

    傅宁爵上了飞机,直接回了华盛顿特区,也就是他们来的地方。

    他其实想回国,可是再一想,回去干吗呢?

    虽然他是傅辛仁的儿子,可是傅夫人不是他亲妈,傅家也就不是他的家了。

    他知道他那个老爹,如果傅夫人不喜欢他,他老爹肯定毫不犹豫赶他出门。

    他不想寄人篱下。

    所以傅宁爵下意识回到了华盛顿特区何之初那栋大宅。

    他拎着行李箱站在门口摁门铃,不知道有没有人在家。

    开门的人是韩千雪。

    她看见傅宁爵一个人回来,很是惊讶:“小傅总你一个人?一诺和阿远呢?”

    傅宁爵木着脸说:“别叫我小傅总,我已经不是小傅总了,叫我宁爵,或者阿宁也行。”

    韩千雪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见傅宁爵一脸的生无可恋,她还是开门让他进来了。

    为了方便,韩千雪把傅宁爵的生物信息存到何之初家的门铃系统,这样可以刷脸进门。

    傅宁爵一整天没有吃饭,现在才觉得饿了。

    他走进厨房看了看,说:“有什么能吃的吗?没有的话,我们出去吃。”

    韩千雪说:“这几天你们都不在,我就给管家放假了,我的厨艺不好,要不我们出去吃?”

    这里附近就有不错的东方菜馆,出去吃也很方便,不用开车,走着过去都行。

    傅宁爵点点头,和她一起走出去。

    韩千雪看出傅宁爵有心事,但是他又不说。

    她以为是傅宁爵追求温一诺失败了,正式被温一诺拒绝了。

    因为他的样子,很像失恋之后痛不欲生但又说不出口的颓唐。

    韩千雪眼神闪了闪,直接问道:“……一诺是不是拒绝你了?”

    傅宁爵还沉浸在“爹不疼没娘爱”的悲情氛围里,已经脑补到自己被赶出傅家可怜兮兮的样子。

    突然被韩千雪问是不是温一诺拒绝了,他神色有些恍惚。

    那种在父母的大力支持下追求自己心爱女孩的日子,恍同隔世。

    傅宁爵深深叹了口气,说:“不是……我跟她肯定不能在一起了,但是……不是……”

    韩千雪明白了,这是在说他这么难受,不是因为被温一诺拒绝了,那是因为什么事?

    韩千雪好奇地问:“那是什么原因呢?当然,如果觉得我八卦,你不说也行。我也就是随便问问而已。”

    傅宁爵:“……”

    要不要说得这么直白?

    难道他就不配人关心吗?

    傅宁爵斜睨着韩千雪,说:“你真想听八卦?”

    韩千雪闪亮的眸子里跳跃着星光:“……如果你愿意说的话……我洗耳恭听。”

    傅宁爵这时也需要有人倾诉。

    他不能跟爸爸妈妈说,因为他们现在心里的人已经不是他了。

    他不能跟司徒澈说,因为他们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他找他还有什么意思呢?——白白被他看不起。

    也不能跟冒兰说,冒姨跟他妈妈最好,不管她站什么立场,她都不会想听见他的牢骚。

    当然更不能跟温一诺说,她的心里从来都只有萧裔远,他早该知道的。

    没有了傅家,他拿什么比萧裔远强呢?

    现在他连傅家都没有了。

    至于自己那些狐朋狗友,如果告诉他们,他们会第一时间去股市卖空他们傅氏的股票吧?

    傅宁爵想了一圈,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可以倾诉的人。

    是他做人太失败吗?

    韩千雪还在鼓励他:“阿宁,心里不高兴的话,说出来比较好。说出来之后,也许你会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人是社会动物,是群居动物,是有互相倾诉的需求的。不然憋在心里,不在压抑中变态,就在压抑中灭亡。”

    傅宁爵扯了扯唇角,沉默了走了一会儿,说:“……其实也许对别人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对我来说,那是天都塌下来了。”

    韩千雪好奇地问:“……你失业了?”

    傅宁爵:“……”

    他皱起眉头,“什么失业?失业怎么会觉得天都塌下来了?”

    “啧啧,你这真是富家公子何不食肉糜了。”韩千雪感慨道,“对我们工薪阶层来说,唯一的天就是工作,只有失业才能让我觉得天都塌下来了。别的事情,包括失恋,对我来说,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毕竟失恋了可以再找,但是失业了,想再找到合心意的工作,难度就大多了。”

    傅宁爵:“……”

    他不知不觉被韩千雪带偏了,“……可是我觉得工作很多啊,只要你愿意找,到处都是工作。”

    “那是对你来说……”韩千雪停下脚步,很认真地看着傅宁爵:“阿宁,以你的出身很难理解我们这些人的心态。”

    “我其实是从国内来的,我很小的时候,父母成为大下岗中的一员,家里揭不开锅,我家在北方,冬天没有钱交暖气费,我们晚上差点冻死。半年吃不上一次肉,我没钱交学费,差点辍学。这些事情,你肯定都没有经历过。”

    傅宁爵瞠目结舌:“现代社会,还有付不起暖气费吃不起肉的时候?!我们是生活在一个国家吗?!”

    “现在大家的日子当然都好多了,但是当年大下岗的时候,多少家庭一夜之间连饭都吃不起,没钱买菜,去菜市场拣剩菜叶……”韩千雪脸色有些沉重,“但是只要努力不放弃,最困难的日子总会过去。你看现在,我们大家的日子都过得好多了。”

    “我在国外念书工作,挣了钱给我爸妈在国内买了房,他们现在在国内住半年,然后到这边住半年,别提过得多逍遥。”

    韩千雪笑容满面地说话,一点都看不出她有那么悲惨的幼年生活。

    听见韩千雪这些事情,傅宁爵突然觉得自己的痛苦又不算什么了。

    他两手插在裤兜里,也有了倾诉的欲望:“是啊,只要坚持,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其实我今天确实遇到一些事……”

    他又深深吁了一口气,说:“我今天刚知道,原来我的妈妈不是我的亲妈。”

    韩千雪看了他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你是说,傅夫人不是你的亲妈啊?那你的亲妈是谁?你是他们领养的吗?”

    傅宁爵摇了摇头,“呵呵,如果是领养也就好了。我妈妈也不知道我不是她的亲生儿子,直到今天上午。”

    然后他就把这两天的闹剧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因为牵扯到的萧裔远也是韩千雪认识熟悉的人,因此傅宁爵一点都没隐瞒,全部和盘托出。

    韩千雪听得眼睛都不眨,好几次都尖叫出声了,看上去比他还投入。

    傅宁爵心情好了一点,笑着说:“……就是这样,我看他们一家在相认,我就离开了。不然杵在那里,实在太扎眼了。”

    韩千雪对他很是同情,她主动拉住傅宁爵的手:“阿宁,这不是你的错,你不要怪责自己。不过这也不是萧总的错,他也是受害者。要怪呢,只能怪幕后捣鬼的人,我要祝他不仅断子绝孙,而且灰飞烟灭。——做这种事的人,实在太下作了!”

    傅宁爵怔怔地看着她,过了一会儿,移开视线,说:“……如果做这件事的人,就是我的亲生母亲呢……你让我如何面对爸爸妈妈……”

    韩千雪这才明白傅宁爵的心理压力。

    如果只是简单的抱错孩子,以傅宁爵“天塌下来有高个儿挡着”的开朗心态,他不会这么颓废和难过。

    他是担心,他的亲生母亲,在这件事里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韩千雪想了想,说:“我是学法律的,我比较喜欢法律的条条框框,什么事情都有一条线在那里。虽然也有深深浅浅的灰色地带,但是总有一条不可逾越的底线。如果你的亲生母亲,我是说如果,真的是她跨越了这条线,那她不配做你的母亲。”

    “她只生了你,可是把你养大,是傅夫人。你跟我说,傅夫人这些年对你,有一点不好吗?”

    “当然没有。就是因为她对我太好了,我现在就是愧疚,无比愧疚,我对不起她……是我的存在,让她和她的亲生儿子分离这么多年,我……我……我占了阿远的位置,白享了她这么多年的母爱……”傅宁爵吐出一口气,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这两人。

    所以他第一时间选择了逃避。

    韩千雪非常惊讶傅宁爵会这么想。

    她不由更紧地握住他的手,轻声说:“阿宁,你真是个心地特别善良的人。我觉得傅夫人不会把她母子分离的责任怪到你头上。她是个善良的人,也是个头脑很清楚的人。”

    “这种人,不会迁怒的。”

    “真的吗?”傅宁爵其实也知道傅夫人不会,但就因为她不会,所以他更加内疚。

    如果傅夫人从此对他冷眼相向,甚至打他骂他,他心里恐怕还要舒服点。

    “真的,所以你就算内疚,也要找点积极的事做。”韩千雪笑着鼓励他,“你退一万步想,就算你完全不能回傅家,你也吃穿不愁,有瓦遮头是不是?”

    “……我是想离开傅家,自己找工作养活自己。”傅宁爵讪讪地说,“可是我爸大概不会允许。我妈大概会更难过。”

    他的妈妈虽然不是南宫斐然,可是他的爸爸还是傅辛仁。

    “这就对了,凡事往好的方面想。我觉得萧总也不是那种心胸狭隘的人。他有自己的事业,自己的人生,这些年不靠傅家,他也是事业有成的企业家,他不会想着跟你搞什么争夺财产的豪门恩怨……”韩千雪笑着劝他,“当然,你父母辈的豪门恩怨已经够狗血了,你们小一辈就老老实实过日子吧,别把生活过得像一本小说。”

    傅宁爵一路行来,跟她谈谈讲讲,等最后来到餐馆,又饱饱吃了一顿之后,傅宁爵的情绪已经恢复很多了。

    他不再纠结自己的亲生母亲是不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反正如果她是,他这辈子都不会认她。

    如果她不是,那他会考虑给她养老……

    想到养老,傅宁爵不由想到温一诺。

    她对长辈最大的诚意,就是要给对方养老。

    傅宁爵勾起唇角笑了起来。

    韩千雪见傅宁爵都能发自内心的笑了,那颗提到嗓子眼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她之前一直觉得傅宁爵这个豪门公子哥儿看上去好相处,其实有点飘,不接地气,跟她不是一路人。

    但是今天两人谈心之后,她才发现傅宁爵就是一普通人,可能比一般男人好看一点,脾气好一点,也开朗一点。

    她心里一动,脸突然有些红。

    原来不知不觉间,他在她心里已经有那么多优点了吗?

    两人吃完晚饭回到住处,已经跟很熟的朋友一样了。

    果然分享过秘密,才是拉近距离的最好方式。

    傅宁爵又去洗了个澡,确定自己完全平静下来之后,先给傅夫人打了个电话。

    傅夫人此时还在涂家客厅里跟萧裔远说话。

    听见手机铃声响起来,她瞥了一眼,发现是傅宁爵的电话,忙拿起来对萧裔远说:“阿宁打电话过来,我去接个电话。”

    “嗯,您请。”萧裔远抬了抬手,看着傅夫人拿着手机走到客厅走廊那边的一间小起居室里。

    温一诺坐在他对面,笑着说:“小傅总还是不错的,这么快就想通了。他脾气不错,不是钻牛角尖的人,人也开朗。”

    萧裔远有点不高兴,说:“他在你心里就这么好吗?”

    温一诺歪着头问:“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真话。”

    “真话就是,他确实就是这么好,特别是性格开朗好不钻牛角尖这一条。阿远,这一点,你还差点。”

    萧裔远哼了一声,有点傲娇地说:“……那你也没选择他。”

    温一诺:“……”

    不行了,这美极近妖的颜值和神情,真是太戳她了……

    有点上头。

    温一诺看着萧裔远,很想走过去抱抱他,亲亲他。

    而萧裔远好像跟她心灵相通一样,突然走过来,坐在她身边,一把揽住她的腰,俯身过去,开始亲吻她的唇。

    他的唇总是带着温热的温度,像是吃着薄荷软糖,有股清冽但又醉人的气息。

    ……

    傅夫人这边拿着手机来到小起居室,忐忑不安地接通了电话。

    傅宁爵爽朗的声音传出来:“妈,今天是我不好,一时有些接受不了,所以就落荒而逃了。我不是有意的,我也不是对您和萧裔远有意见,我只是觉得……自己有点多余。”

    说到“多余”两个字的时候,傅宁爵的声音终于有一点极力忍耐的哽咽。

    傅夫人心疼极了。

    到底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儿子,她叹息说:“阿宁,我今天也是太激动了,一时没有注意到你的情绪,妈妈也有错。”

    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是当傅宁爵发现傅夫人真的没有厌恶他,并且继续把他当儿子看待的时候,一时忍不住,真的哭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时。

    而傅宁爵在傅夫人面前,自从上小学之后,就再也没哭过了。

    哪怕淘气地时候被傅辛仁拿着戒尺打手心,也没哭过。

    但是现在却哭得很伤心。

    傅夫人也跟着哭了一场,然后才说:“阿宁,你现在在哪儿?”

    “我回华盛顿特区了,还是住在何先生那里,您别担心我,好好陪萧裔远,他这么多年也不容易。他那对父母啊……”傅宁爵现在又为萧裔远着想了。

    傅夫人很感慨,说:“阿宁,你现在这样,妈妈真的很高兴,这说明爸爸妈妈把你教育得很好,你没有辜负我们的期望。”

    “妈,真的,我永远只有你一个妈。不管我的亲妈是谁,也不管爸爸以后是不是把我赶出傅家,哪怕您不认我,我也只认您一个妈。我知道这二十多年您对我的养育之恩,不是假的。”

    傅夫人笑了起来,“又来说大话哄妈妈开心。如果爸爸妈妈就是把你赶出去呢,你也没有怨言吗?”

    傅宁爵笑得有些豪气:“……萧裔远这二十多年没有在你们身边,他依然活得很好。我想我也不比他差。”

    “这就对了,好男儿志在四方,不过你也不要想多了,我们会一碗水端平的。但是这些年我对阿远不熟悉,我可能要多花点时间了解他,你不要吃醋哦……”傅夫人言笑盈盈,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放下了,她的心情顿时阳光明媚。

    傅宁爵点点头,“我知道了。我就不过去了,你们好好陪阿远和一诺比赛,我在这边给他们加油!”

    “知道了,你早些休息,如果有时间,跟你爸爸联系,他要回国了,可能有些事情要查……”傅夫人希望这件事能让傅宁爵也参与进去。

    因为他也是受害者,他有权知道是谁在玩弄他的人生。

    打完电话从起居室里出来,傅夫人正好看见萧裔远和温一诺在客厅接吻。

    两人抱得紧紧的,没有人能插在他们中间。

    客厅的水晶灯开着,像是一束光柱打在他们身上,周围的一切仿佛都不存在了,只有他们俩缠绵悱恻,将周遭的布景板都染上一层玫瑰色。

    傅夫人笑了起来,心情更好了。

    她没有打扰他们,悄然走回楼梯那边上楼去了。

    萧裔远和温一诺吻得难解难分,浑然忘我,外界的一切都看不见,也听不见。

    他们不知吻了多久,连躲在暗处看热闹的人都忍不住了。

    终于,有人轻轻咳嗽一声,打破了客厅里的玫瑰泡泡。

    萧裔远松开温一诺,见她双眸水灵灵的,清澈如三秋之泉。

    脸颊粉嫩得像是要由里到外发出光来。

    他忍不住又亲了亲她的脸。

    温一诺察觉到有人站在不远的地方看着他们笑,忙推开萧裔远,说:“涂先生,有事吗?”

    涂善思没有走过来,说:“我那天就说想跟你谈谈,结果状况频出。我想问你现在有空吗?”

    温一诺只想翻白眼,“涂先生,您说我有空吗?”

    打断别人接吻是要天打雷劈的。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_^。

    月票月票求月票!大家的保底月票快快交出来吧!!!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