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68章 花叶不相逢(1)(第二更)

时间:2020-08-04作者:寒武记

    涂善思笑得魅惑动人:“……电视上看见过,温大天师不看电视的吗?”

    温一诺也笑了,“我十岁以后就不怎么看电视了。看来涂先生很少回国内吧?我们国人现在追看电视剧的都是中老年人了。”

    涂善思的笑容有些僵硬。

    一句“中老年人”,又被扎心了。

    诸葛先生眼看温一诺说话的时候,他罗盘上的妖气指针都快抖脱盘了,也越来越心惊。

    他确实不太相信温一诺“不是人”,可是这罗盘怎么解释?

    难不成又坏了???

    看着诸葛先生不断摆弄他的罗盘,连早饭端过来他都不知道。

    “诸葛大天师,请用早餐。”那个灰头发的管家笑着躬身下去,在诸葛先生耳边大声说道。

    砰!

    诸葛先生手里的罗盘冒出一团黑烟,然后,又坏了。

    他猛地抬头,看着一脸坏笑的温一诺,指着她手都哆嗦了:“你你你……是不是你把我的罗盘弄坏的?!”

    妖气太盛,罗盘撑不住了。

    温一诺挑了挑眉,拿起调羹开始吃皮蛋瘦肉粥,咽了一口才不以为然地说:“你的捉妖符箓都没反应,我哪里来的妖气弄坏你的罗盘?你还是找高人好好修修,是不是妖气指针失灵了?”

    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现在能制作这些法器的高人已经越来越少了,因为做这些法器,不仅需要有一技之长,还需要道法高深。

    道法越高的人,制作的法器越厉害。

    而现在有一技之长的人,谁会闷在道门做法器?

    都去外面的花花世界挣银子去了。

    诸葛先生上一个罗盘还是从师父那里传下来的,有几百年历史,确实是个好东西。

    但是自从上次探到大气运之人给折腾坏了之后,就再也用不了了。

    修都没法修。

    所以他找人照着那个重新做了个新的罗盘。

    明明看上去功能一样,但是效果还是差远了。

    诸葛先生疑惑地看了看温一诺,又瞅瞅自己的罗盘,“……真的是失灵了?”

    “基本上是失灵了,如果它认为我是妖怪的话。”温一诺拿起包子吃了一口,觉得那肉简直美味极了,比她以前吃的肉包子都要好吃。

    “涂先生,这是猪肉馅儿的包子?这味道怎么这么鲜啊!”温一诺赞不绝口。

    涂善思笑容缓和下来,“是猪肉馅儿,加了一点调鲜的佐料,所以吃起来口感不错。”

    “何止不错,简直恨不得把舌头都吞下去!”温一诺一口气吃了三个,“如果能做成生煎,再配上生滚鱼片粥就更好吃了。”

    “老灰,记住了吧?明天做生滚鱼片粥和生煎。”涂先生笑容可掬地对那管家说道。

    老灰点点头,“记住了,明天就坐生滚鱼片粥和生煎。”

    诸葛先生闷闷不乐地吃完早餐,回房继续去鼓捣他的罗盘。

    虽然这个罗盘不太准,但也是他花了大价钱的法器,如果真的是法器有问题,他得找那人退钱。

    诸葛先生回到房里就开始给那人打电话视频。

    那人看着已经坏掉的妖气指针,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不可能!我明明是按照你那个几百年的罗盘照着做的!除非你的旧罗盘就不准!”

    “我的旧罗盘怎么会不准?!当年我师祖还拿着它捉过大妖的!”诸葛先生很不满,这是对他尊严的挑战,也是对道门权威的挑战。

    那人的气焰被打压了,挠了挠头说:“那我就不懂了,明明应该很准啊……你是不是也遇到什么大妖了?如果是比你师祖当年遇到的大妖还厉害,它撑不过也是有可能的。”

    诸葛先生想起温一诺那小样儿,摇摇头,“没有,应该就是你弄错了。我现在去找快递把它寄给你,你赶紧给我修好再用快递送回来,别耽误我比赛。”

    那人忙点头:“好的好的!我们的价钱本来就包括免费的售后服务。”

    ……

    餐厅里,温一诺吃完早饭,跟涂善思去露台坐着喝茶闲聊,等着萧裔远和傅夫人起床。

    两人坐在晨光中,看着远处的蓝色山脊被朝霞一寸寸染成明丽的海棠色,丝丝缕缕的白云飘荡在半山腰。

    “应是天仙狂醉,乱把白云揉碎。诗仙李白诚不我欺也。——这里的景致,真是美到极点了。”温一诺感慨道,低头抿了一口茶。

    涂善思耸了耸肩,“我看这里的景致看了很多年,已经不觉得惊艳了,但是我知道,第一次看见这里景致的人,都会被震撼。”

    温一诺手里捧着千峰翠色的秘瓷茶盏,一边欣赏着跟艺术品一样的茶杯,一边品茶,觉得自己的生活习惯好像被倒退了几百年,回到那个只有极少数人才能赏花品茗的古代。

    那个时代需要绝大多数人的辛苦劳作,才能支持这极少数人过着“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日子。

    这是生产力低下的表现。

    她一点都不觉得浪漫和美好。

    温一诺放下茶盏,想起来昨天晚上在走廊上看见的场景,不动声色地问:“涂先生,您在这里的大宅出生,那您这一世的父亲母亲呢?”

    “……都过世了。”涂善思感慨起来,“过世很久了。”

    温一诺:“……”

    “他们过世的时候,您多大?”

    “……才十岁左右吧,还是未成年。”涂善思笑着看向她,“温大天师想问什么?”

    “那您的监护人是谁?”温一诺拐弯抹角,想知道昨天晚上看见的情形,跟涂善思有没有关系。

    “我没有监护人。我父母过世后,就是家庭教师、管家、保姆、律师和家庭医生照顾我长大。”涂善思抿了一口茶,“他们就跟我的亲人一样。”

    “……可是根据这边的法律,如果父母过世,孩子还是未成年,必须要有监护人,而且要送到孤儿院或者由代养家庭收养。您是如何做到例外的?”温一诺毫不客气地问。

    涂善思不动声色,脑子里飞快地想着,慢吞吞地说:“……法律是法律,但并不是所有地方都会遵循法律。比如这里,几十年前,孤儿院并不是必须去的,不然市区的街上怎么会有那么多流浪儿呢?”

    温一诺:“……”

    这倒也是,上个世纪那些年代,不仅流浪儿,还有乞丐和成年流浪汉都很多。

    国外政府对他们也只是驱赶到一些聚居区,并没有强迫未成年的流浪儿去孤儿院。

    如果是有钱的未成年人,自己有房有管家,大概率还是在自己家里生活。

    涂善思的父母虽然过世了,但是给他留下了保障系统,比如律师可以在涂善思成年之前帮他签署各种法律文件,家庭医生保证他的身体健康。

    管家和保姆负责照顾他的日常起居。

    还有家庭教师负责他的学业。

    温一诺好奇地问:“那您也去上学吗?还是在家由家庭教师单独授课?”

    “我当然也上学的,家庭教师只是代理行使家长的职责,在需要父母出面的时候,代替我父母出席。”涂善思拿起一支雪茄,问温一诺:“……可以吗?”

    温一诺不喜欢抽二手烟,但现在是在户外,而且是在别人家里,她注意到自己坐在上风口,风是往涂善思那边吹的,因此点了点头,“您请便。”

    涂善思给自己处理好雪茄,放入烟斗里点燃了,深深吸了一口。

    他的面容藏在缕缕升起的雪茄烟雾里。

    “……这都是很多年前了,我父母过世那年,我想起了前两世的记忆,开始找她,可是一直没有找到。”

    温一诺凝神思考着,想知道自己的方向到底有没有错。

    就在这时,眼前的阳光好像更强烈了一些,就连天气都热了起来。温一诺眯着眼睛,发现自己的位置又变了。

    她没有坐在餐厅外面露台上,而是站在草坪边缘。

    依然穿着那身白衣黑裤的女仆装,不过腰间的腰带还是她的软鞭黑骑。

    可黑骑并没有发热,这说明她并没有踏入时间的洪流,既没有回到过去,也没有去往未来。

    而且这也不是黑魔法。

    温一诺有点失望。

    从昨晚经历那段跟幻境一样的经历之后,她就决定一直把软鞭黑骑带在身边。

    可是“黑骑”却不管用。

    她抬起头,往四周看了看。

    比昨晚好一些的是,她能看见的范围更广阔了,而且也能把在她周围的人看得清清楚楚。

    不像昨夜,好像蒙着一层细纱,她只能看得清楚那个拿着鞭炮的男仆。

    这时回想起来,那个中年男仆的侧脸很眼熟,像谁呢?

    她想着,不出意外又看见了那个中年男仆。

    不过这一次他手上没有拿着鞭炮,而是跟在几个男仆身后抬着一个大大的木制滑梯。

    那滑梯做成灰色大象的形状,长长的鼻子拖下来,可以让孩子从上面滑下来。

    温一诺眯了眯眼,她看清楚了,那人长得像诸葛先生。

    但是脸上的表情有点木讷,没有诸葛先生本人那股精明劲儿。

    温一诺这时没有照镜子,如果她照照镜子,就知道自己也跟自己本人的神情有点区别。

    那几个人男仆把木制大象滑梯放到草坪一角的树荫下面,然后几个女仆迎上来,拎着水桶拿着抹布,把那滑梯细细擦拭。

    一个中年女管家走到温一诺身边,大声说:“你站在这里干嘛?!夫人刚醒了,你去给夫人准备今天要穿的衣服。”

    温一诺:“……”

    她对那中年女管家屈膝行礼,转身离开。

    那中年女管家还在她背后大声说:“记得夫人今天有客要来,要准备三套衣服,在家的家居服,喝茶的下午茶服,晚上的晚宴服,别弄混了!还有她的首饰,分别跟三套衣服配好!”

    温一诺:“!!!”

    哎嘛,这可是技术活儿……

    她做不了。

    可她也不能不做,而且她也想趁此机会,再去那间昨晚没有进去的房间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几个保姆尾随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子从柚木雕花的大门里走出来。

    那孩子梳着西瓜头,齐眉刘海,皮肤白白嫩嫩,穿着一身淡蓝色工装裤,胸口绣着一只小黄鸡,粉嫩粉嫩的。

    她一眼看去,居然看不出这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

    她好奇地扭头看着这孩子,脚上也没停步,继续往前走,以至于在上台阶的时候,脚抬得不够高,扑通一下子绊倒在台阶上。

    惊动了刚刚从台阶上走下来的那群人,也就是那些保姆和那个三四岁的小孩子。

    那些保姆掩着嘴笑起来。

    温一诺这摔倒的姿势真招笑。

    那孩子却蹬蹬蹬跑过来,伸出胖胖的有肉涡的小手扶她,奶声奶气地说:“姐姐你疼不疼?扇扇给你吹吹……要不要弗兰克给你抹药?”

    温一诺不知道“弗兰克”是谁,但是她猜应该是这一家的家庭医生吧。

    她看向那孩子,断定她是个小姑娘。

    大大的眼睛,睫毛长到卷曲,连头发都有点自来卷,看上去就像上个世纪那个著名的童星秀兰·邓波尔。

    不过不是金发蓝眼,而是黑头发黑眼睛,比秀兰·邓波尔更多一层惹人怜惜的东方气息。

    小姑娘鼓起胖胖的腮帮子给她的手掌吹气,善良又可爱。

    温一诺喜欢懂礼貌的漂亮小姑娘,她的声音不由柔和下来:“谢谢你,姐姐不疼。”

    她握着她的小手,很慢地站起来。

    温一诺立即明白这就是那个她昨天晚上看见的刚出生的孩子吧……

    她昨天还以为她看见的是涂善思出生的场景,原来弄错了。

    既然是个女孩,昨天那个刚出生的婴儿就不是涂善思了吧?难道这就是他要找的人?

    他要找的人也出生在这个大宅里,而他居然不知道她在哪里?

    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温一诺握紧那孩子的小手。

    这时她腰间的软鞭黑骑开始发热了,热潮由远及近如同波浪起伏,像是有什么东西被关起来了,正努力要冲破束缚。

    温一诺不由自主手里一紧,力气大了一些,那孩子明显觉得有点疼,但并没有大喊大叫,而是吃惊地看着她,渐渐在她面前消失了……

    温一诺浑身一震,回过神来。

    再看四周,还是晨曦袅袅,连空气中似乎都罩着一层缥缈的水气,让不远处的树林更加青翠湿润。

    身边茶香萦绕,涂善思凝视着她,有些急切地问道:“……你怎么了?刚才你好像突然僵硬了,跟你说话也没反应。”

    温一诺发现自己又回到餐厅外面露台上的座椅里,旁边坐着涂善思。

    她扭头看了他一眼,回想着刚才的情形,说:“涂先生,您出生之后,就一直住在这里吗?一直住到现在?”

    涂善思脸上的表情回复了正常。

    他抽了一口雪茄,淡淡地说:“当然不是,我出生后不久,父母就带着我离开这里,搬去华盛顿特区。”

    温一诺:“……”

    那她刚才看见的那小女孩,涂善思认不认识呢?

    是不是就是他要找的人?

    温一诺又想起来傅夫人跟她说过,说这栋房子的主人很多年前就过世了,而且也不姓涂。

    是不是就是那小女孩的家庭?

    可问题是,如果那小女孩也是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这栋房子也属于那小女孩的家人,涂善思怎么会不知道?

    温一诺想了想,还是对涂善思试探着问:“涂先生,您认识这里原来的主人吗?”

    涂善思摇了摇头,“我刚出生不久就被父母带走,后来再回来,已经是我的基金管理人买下的房产。实不相瞒,这栋房子在我的信托基金名下,并不是我的名字。所以我跟这里的原主人并不熟悉。”

    “那他们去哪儿了?”

    “不清楚。这得问我的基金管理人。”涂善思拔出嘴里的烟斗,欠身拿起茶杯抿了一口,“这个很重要吗?”

    温一诺笑着说:“我也不知道重不重要,但是昨天晚上我睡不着,做了一个梦,梦见这个房子有人生孩子。”

    涂善思明显浑身一震,急切地说:“是吗?还梦见什么了?”

    “涂先生想要我梦见什么?”温一诺乜斜着明眸看着他。

    涂善思深吸一口气,“……你不是说梦见人生孩子吗,那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温一诺的话在嘴边打了个转,又咽回去了。

    她本来想说是个女孩,但是转念一想,她昨天晚上并没有看见那刚出生的孩子到底是男是女。

    当然,她只是谨慎而已。

    她虽然没有亲眼看见昨天晚上出生的那个孩子是男是女,但是那些管家和女仆还是同一批人,所以今天那小女孩应该就是昨天出生的那孩子。

    她只是推理得出的结论。

    温一诺改口说:“我没有看见是男孩还是女孩,但是看周围的情景,还是在这栋房子里。——涂先生,我是不是梦见您出生的情形了?”

    涂善思坐回座位上,一脸淡然地说:“可能吧,难道温大天师的特殊能力是在梦里装神弄鬼吗?”

    温一诺:“……”

    这话说得可真难听。

    温一诺心里虽然不太高兴,但是面上还是笑得从容淡定:“说到装神弄鬼,我们怎么比得上涂先生您呢?”

    涂善思转头看她,有些意外地问:“……温大天师什么意思?”

    ※※※※※※※※※

    这是第二更。

    八月初求月票,如果月票没了,推荐票表忘了哦!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