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69章 花叶不相逢(2)(第一更)

时间:2020-08-04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笑得温暖和煦,但是说出的话却淬了冰:“……您真的不明白吗?我在您的家里三番两次陷入‘不明环境’,您觉得真的是我白日做梦而不是您在装神弄鬼吗?”

    涂善思挑了挑眉,一脸无辜地往后靠坐在藤椅上,很无奈地耸了耸肩:“我真不知道温大天师在说什么,什么‘不明环境’,能详细说说吗?”

    “从昨晚到今天,我已经不止一次看见不应该看见的东西。涂先生,我也是做天师,我不信这种东西能自己跑出来。”温一诺收起笑容,脸上神情淡淡地,视线往草坪上空的无人机看了一眼。

    “什么叫不该看见的东西?”涂善思很感兴趣地问,他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如梦初醒般说:“我明白了!温大天师刚才说你昨晚做了个梦……其实你不是做了个梦,对不对?你是真的看见了什么!”

    温一诺不置可否,“我可没这么说,不过涂先生,您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在您家会发生这样的事?您有看见过不该看见的东西吗?”

    “比如?”

    “比如几十年前的景象……自己也成为那些人中间的一员……”温一诺沉吟说道,“我还看见一个特别可爱的小姑娘,她天生的长睫毛特别好看,长到卷曲,像是假睫毛成精了,大眼睛黑白分明,连头发都有些自来卷,就像古早的好莱坞童星秀兰·邓波儿……”

    “你真的看见了?!真的是像秀兰·邓波尔那个样子的小姑娘吗?!是不是黑头发黑眼睛?!”涂善思激动极了,他侧身过去,几乎越过他和温一诺中间的小茶几,要蹭到温一诺肩膀上了。

    温一诺不动声色地让了让,说:“……难道涂先生也见过吗?”

    涂善思定定地看着她,过了好一会儿,才坐回自己的藤制座椅,仰头叹息一声,说:“……看来这一世,她依然一点都没有变。”

    “怎么说?您觉得她就是您要找的那个人?”

    “应该是。我记得前两世的她,也是这个样子。真的,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有些人,他们的长相,好像总是会在时间的长河里重复。一千年,一百年,或者十年,你总会看见长得挺像的人出现,哪怕他们并没有血缘关系。”涂善思感慨地说。

    温一诺也心里一动,她想起了唐芷离,不过唐芷离可不是重复出现的长相,她本身就是活了那么久。

    可温一诺在搜寻唐芷离过去的时候,确实见过一些人的长相在不同时代出现,好像隔世的双胞胎。

    比如网上曾经流传过的一些照片,所谓俄国的那位总统,他们在十六世纪的图画里发现一个跟他长得特别像的人。

    还有那位大物理学家爱因斯坦,人们曾经在很久以前的历史照片里,看见跟他长得很像的人。

    他当然没有穿越时空,但是那个古早年代里长得跟他很像的人,是怎么回事呢?

    温一诺把自己的想法问了出来。

    涂善思笑着说:“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些人有很大可能轮回之人,厉害的还能保持第一世的样貌不变。”

    温一诺:“……这不可能,遗传学会证明这只是个误会。”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人类的遗传基因链dna本身就有很多谜团没有解释清楚,人类对dna的认知有限,你不能把无法用现代科学解释的东西,统统认为是不可能。”涂善思一本正经地说,这时俨然是个学霸。

    温一诺窒了窒。

    她发现自己这会儿说话的语气跟萧裔远似的,反而涂善思说话就像以前的温一诺……

    这种相互影响真是可怕。

    温一诺轻咳一声,点头说:“您说得有道理,是我着相了。”

    涂善思看着她微微一笑,“温大天师真是谦虚,不知道能不能再多说一些你在‘不明环境’看见的内容?”

    “我看见的,难道涂先生真的不知道?”温一诺疑惑说道,“其实涂先生,您如果不坦诚,或者故意误导我们,我们也很难帮您的。”

    涂善思拿起雪茄烟斗抽了一口,眯着眼睛说:“我没有不坦诚,也没有误导你们,就是这件事很难,我才找你们帮忙。如果很简单,我找你们干嘛?你不会认为道门办这个比赛,让你们帮我的忙,真的是免费吧?”

    温一诺知道,涂善思这里说的“免费”,仅仅是不出钱而已。

    但是交换关系还是存在的,只是不是用钱来交换。

    他们帮了涂善思的忙,涂善思必须要回报的。

    温一诺叹了口气,“好吧,您还真是给我们出了道难题……”

    “四年一次的道门世界杯决赛,不难怎么显出水平呢?是吧,温大天师?”涂善思笑得更意味深长了,狭长的眼睛眯成一条缝,看上去像只狡猾的狐狸。

    温一诺移开视线,感觉到手机的震动,她拿起来看了一眼,见是萧裔远给她发的消息,问她在哪儿,还说他已经起床了,这时正跟傅夫人坐在餐厅里吃早饭。

    温一诺想了一下,还是决定不打搅他们母子,给他回复说:我在后院跟涂先生在一起。今天要开始比赛了,你吃完早饭就到后院里来。

    萧裔远很快回复:好。

    餐厅里,萧裔远和傅夫人面对面坐着,一起吃早饭。

    两人开始还有点尴尬,不过在傅夫人给萧裔远用公筷夹了一个肉包子之后,气氛就缓和多了。

    萧裔远吃了一口肉包子,赞不绝口地说:“这个味道,把诺诺他们家附近那家生煎都比下去了,看来回国之后,诺诺会有很长时间念叨这个肉包子了。”

    他给傅夫人也夹了一个:“您尝尝,确实很不错。”

    傅夫人上了年纪,为了保养身材,早上一般只吃煮鸡蛋和煎培根肉,再配上水果和沙拉。

    她已经有很多年没吃过肉包子了。

    但是萧裔远给她夹了一个,她毫不犹豫就吃起来。

    白皙松软的包子皮里是软嫩鲜美到让人恨不得把舌头都吞下去的包子馅儿。

    傅夫人吃了一口,就唔地一声,很快吃下第二口。

    她几乎是一口气吃完这个肉包子,才说:“涂先生家的厨子太厉害了……这是什么神仙肉!猪肉能做出这种味道吗?天天吃这个肯定能成仙!”

    萧裔远笑了起来,“那您再尝一个……”

    说着,萧裔远又给傅夫人夹了一个肉包子。

    傅夫人毫不犹豫又拿起来咬了一口,对里面油而不腻的包子馅儿非常满意。

    她吃了好几口,才感慨地说:“这才叫肉包子……我们以前吃的那是什么?只能叫柴包子……”

    萧裔远笑得很开心,还给傅夫人倒了豆浆,又盛了一碗养胃的小米粥,放到她面前。

    傅夫人拿纸巾擦了擦嘴,说:“这么多,我快吃不下了。”

    “您一看就很少吃这种肉包子,肠胃可能受不了,喝点小米粥可以缓解一下。”萧裔远很自然地说。

    傅夫人很是惊讶,“你怎么知道我很少吃这种肉包子?说实话,我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吃过了……”

    萧裔远笑了笑,说:“前一阵子吃早饭的时候看见了。”

    “……你那么早就关注我了吗?是不是觉得我看上去很亲切?”傅夫人有些激动,心想这是不是就是天生的母子连心?

    萧裔远下一句话就戳破了她不切实际的幻想:“……我只是记性比较好……在一起吃过几次早饭都是这样,我就记住了。不止您一个人。”

    傅夫人看着萧裔远,虽然还是在笑,但是心里却在想,原来情商不是天生……

    她和傅辛仁都不是这种说话直来直去的人,傅宁爵也被他们养得比较会说话。

    而萧裔远,是她和傅辛仁的亲生儿子,却有一种“直不可摧”的钢铁直男本性。

    傅夫人微微叹息,“……真是委屈一诺了……”

    萧裔远:“……诺诺怎么了?”

    “你这么不会说话,她没把你打死,还愿意嫁给你,你上辈子肯定拯救全人类了。”傅夫人笑着打趣,“所以她跟你离婚,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

    萧裔远虽然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耳根已经悄悄红了。

    他强作镇定地说:“……我在学习中,如果您……能教教我,我感激不尽。”

    “教你啊?可以啊,不过你得付学费。”傅夫人狡黠笑道。

    “行啊,您开个价。”萧裔远很爽快地说,“时薪还是年薪,都可以。”

    “我不要钱,只要你改口叫我一声‘妈’,我保证尽心尽力教你说话。”傅夫人笑得眉眼弯弯,但是眼底却有一丝忐忑,生怕自己太急了。

    但是萧裔远只是低头笑了笑,然后抬眸看着她,轻轻地说:“好。——妈,只要你愿意教我。”

    傅夫人眼里的泪水突然就涌了出来。

    她忙捂住脸,半天抬不起头。

    萧裔远心里也有些酸涩,但是他还撑得住,从餐桌的纸巾盒里抽出一张纸巾,轻轻递了过去,“妈……”

    傅夫人从泪水淋漓的指缝里看见萧裔远递过来的纸巾,忙接过来摁在脸上,又哭又笑地说:“阿远……让你见笑了,妈妈……妈妈……妈妈是太高兴了……”

    “你长了这么大,我什么都没为你做过,我甚至都没抱过你……其实我有什么理由让你叫我妈呢?你这孩子,不要太好说话了……”

    萧裔远感动莫名。

    这就是真正的母爱的感觉吗?

    难怪他从来没有在萧妈那里感受过。

    萧妈对他是极致的宠,宠到完全偏心的程度,但那不是母爱,不是真正的母爱。

    萧裔远以前并没有在萧家有融入的感觉,甚至总是觉得隔膜,但因为以为他们是亲生父母,也认了。

    毕竟孩子不能选择父母。

    现在看见傅夫人这个样子,他才明白过来是什么原因。

    他也痛恨那个改变了他生命的人,但是他有一点不恨他。

    因为如果没有被换,他就不会认识诺诺,并且跟她一起长大了。

    这是他的不幸,也是他的幸运。

    萧裔远探手过去,握住了傅夫人的手,笑着说:“没关系,真的没关系,我觉得这样才是最完美的。我找到了我的亲生父母,也找到了我这辈子挚爱的女人,这就是上帝对我最好的安排。”

    傅夫人的眼泪终于止住了,她泪中带笑地看着萧裔远,说:“你能这样想,妈妈真是很开心。而且一诺确实是值得你一辈子对她好的姑娘。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离婚……”

    这时她想起了傅宁爵,也想起了自己为了让温一诺跟傅宁爵在一起,还“警告”过萧裔远的话,顿时又尴尬起来。

    她结结巴巴地说:“上次……上次……妈妈说那些话,不是有意的……我不知道……不知道你是我……是我儿子……”

    萧裔远继续微笑:“上次您说的很对,给我很大启发,我才能跟诺诺重归于好。不然的话,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诺诺为什么要离开我。”

    “啊?——哦……这就好……这就好……”傅夫人的嘴张了又阖,最后决定不再提这个话题,免得弄巧成拙了。

    萧裔远接着给傅宁爵上眼药:“不过小傅总那边您可得管管。一诺现在虽然离婚了,但是又有男朋友了,不久我们会再订婚,他在追求她就说不过去了。而且我还是他哥哥吧?虽然不同母……”

    傅夫人尴尬的脸都红了,不过她很快恢复镇定,大大方方地说:“我会说他的。而且我看他的样子,应该已经对一诺死心了。那天这么大的事出来,一诺眼里只有你,他不是傻子,看得出来的。”

    萧裔远放下心底的石头,整个人都轻松了。

    一顿早饭他跟傅夫人吃了一个小时吃完。

    两人又去后院喝茶消食,看见诸葛先生带着他女儿诸葛蕴柳也来了,站在温一诺和涂善思身边说话。

    傅夫人和萧裔远走了过去,还有主持人也带着无人机过来了。

    傅夫人忙退后一步,离开无人机的拍摄范围。

    萧裔远因为是温一诺的助手,他快步走到温一诺身边,说:“是要开始比赛了吗?”

    主持人点点头,“还有五分钟,直播就开始了。不过大家都知道,这一次比赛的直播,只给我们的评委和筹备委员会的人看。比赛结束之后,会把录播的内容编辑之后发到网上平台。”

    温一诺点了点头,看着涂善思说:“涂先生,您说要带我们去那边的蓝山看一个地方,那里有什么特别吗?”

    涂善思背着手,长身玉立,看着后院不远处连绵起伏的群山,淡淡地说:“那个山上的动物特别多,而且它们不怕人,你们记得跟着我,不要走丢了。”

    “我们带着手机,上面有定位系统。”温一诺又抚了抚自己腰间的软鞭黑骑,还有裤兜里何之初给她的能量枪。

    这把枪无法带回国内,但是在国外还是能合法使用的。

    诸葛先生也跟着问:“那个地方有什么特别?您能具体说说吗?”

    涂善思笑着勾了勾唇角:“那里据说有一处磁场比较特别的地方,一般的定位系统在那里都会失效,而且经常会让人产生幻觉,我曾经在那里看见过一段情景,就像海市蜃楼一样,我觉得对你们找人会有帮助。”

    温一诺揉了揉额角:“涂先生,您能说人话吗?”

    涂善思的眼角不受控制地抽搐了一下,很快抬眸说:“还是温大天师厉害,我说人话……那里有一个小小的土地庙,不知道供奉的什么神仙,但是据说有求必应,只要献上那神仙喜欢的东西。”

    温一诺扯了扯嘴角,“那涂先生去求过吗?”

    “当然求过。神仙给我暗示,说让我找道门,说不定可以‘柳暗花明又一村’。“涂善思朝她眨了眨眼。

    温一诺:“……”

    她一个字都不信。

    但是那个土地庙,还是不妨去看看。

    于是一行人往山道走去。

    他们走入密林中的小路,路旁生长着四季常青的灌木,只有小腿高,修剪得很整齐,这里应该还属于涂家大宅的范围,所以这里的林地有人打理。

    越往里走,林地越是密集,灌木也越来越高了,树林里几乎密不透风,连光线都照射不进来。

    渐渐的,山道越来越窄,曲里拐弯的斜角也越来越多。

    温一诺明明记得自己左手边是萧裔远,右手边是涂善思。

    可是当她拐过一个弯,突然发现两边的人不见了。

    她的眼前豁然开朗,不再是林木茂密的山路,而是一个大大的草坪。

    她站在路边上,缓缓抬头,看见草坪对面的那栋大宅。

    那不就是他们刚刚离开的那栋大宅吗?

    她怎么又回来了?

    还是一个人回来的?

    温一诺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穿着,咦,这一次她的穿着居然没有变。

    还是自己那身休闲服,腰间的软鞭黑骑还在,左裤兜里的手机,右裤兜里的能量枪,也还在。

    温一诺没有动,她发现这一次跟前两次不一样,不确定到底是什么情况,因此她只是站在草坪和小路交接的地方,远远看着那栋大宅。

    她站的地方,正是涂家那栋大宅前院门前。

    低矮的栅栏将主屋围起来,有小路通往外面的大马路。

    她眯着眼睛看向大宅,正好看见那个长得像秀兰·邓波尔的东方小姑娘趴在窗前,非常渴望地看着门前的小路。

    温一诺不知道,此时的无人机拍下了这诡异的一幕。

    当她和萧裔远、涂善思一起拐弯之后,她的身影神奇的消失了。

    就跟突然蒸发在空气中一样。

    更诡异的是,大家都发现了这一幕。

    萧裔远大叫着“诺诺!”,伸手企图拉住她,可是她的身影就在他手掌间滑过,像是一串梦幻泡影,就这样消散在他指尖。

    这一瞬间,萧裔远心里升起巨大的恐慌。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_^。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