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71章 花叶不相逢(4)(第一更)

时间:2020-08-05作者:寒武记

    大宅台阶下,很快开来那辆样式很古早的劳斯莱斯。

    一个戴着礼貌的男人从车里出来,那小女孩刚刚从大门里跑出来。

    “爸爸!”她欢快地叫着,朝他伸出双臂要抱。

    那男人弯下腰,将这可爱的小女孩抱在怀里,还在她胖胖的苹果小脸上亲了一下。

    小女孩笑得更加欢喜,还在那男人脸上亲了一下。

    可惜温一诺待在树上从上往下看,根本看不清那男人的长相,只是猜他应该风华正茂,长得肯定也挺帅的。

    男人抱着小女孩走上台阶,往刚刚敞开的大门走去。

    几个中年仆人站在门边排成一排,向他鞠躬行礼。

    温一诺居然又看见了前两次看见过的那个中年男人,她一直觉得眼熟的那个人。

    不过这一次,那人正好正面对着她,温一诺看的几乎倒抽一口凉气。

    这人跟诸葛先生长得一模一样!

    只是穿着白衣黑裤的仆人制服,并不是诸葛先生那一身绸缎飘飘的仙风道骨样儿。

    难道这个人跟诸葛先生有什么关系吗?

    温一诺疑惑地盯着他,她也怀疑是不是那人就是诸葛先生,跟她一样误入此地。

    可是她盯着他看了好半天,发现他跟别的仆人一样的行为举止,一点都看不出异样。

    这个人当然就是诸葛宜。

    可是他此时脑子里浑浑噩噩,知道不对劲,但是却毫无办法挣脱,好像他就是这里的人,他在用他的眼睛看着这个世界的一切,对自己的身体都不能掌控,并没有自主意识。

    温一诺收回视线,看向大宅的方向。

    她只眨了眨眼,发现眼前的景象又变了。

    之前她明明记得早上,现在却已经夕阳西下了。

    那男人从大宅里出来,要坐车离开。

    小女孩哭着喊着“爸爸不要走!”,但他还是毫不留情地离开了。

    温一诺看着那小女孩撕心裂肺地哭泣,觉得这男人的心真是太狠了。

    哪怕你不会留下来,但是回头哄哄小姑娘不行吗?

    就这么头也不回地直接走人,真是枉费小女孩对他那么孺慕了。

    温一诺朝那男人离开的方向撇了撇嘴,想看清他的车牌号码。

    结果她发现那人车牌号码居然是用布遮挡住的。

    这种车也能上路,看来这男人的身份不同寻常。

    从清晨到黄昏,只是一眨眼的时间。

    温一诺发现这里的时间过得特别快。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完全没有信号,但是时间还是能用的,只过去一分钟而已。

    这是她的时间,不是这个地方的时间。

    她在树上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从树上一跃而下。

    就这么一个纵跃的功夫,她发现天又亮了,已经从黄昏过渡到清晨。

    她知道这里的人看不见她,除了那个小女孩。

    看看小女孩也不在这里,她伸了伸懒腰,朝大宅后面走去。

    她想确认一下这里的方位,跟她离开的那个地方到底有多远。

    大宅后面还是一片绿茵茵的草坪,和之前她跟涂善思喝茶休息的地方一模一样。

    只是那个露台上摆放的藤椅不一样。

    这个露台上摆放的是适合小孩子用的东西,包括一个临时小游泳池,几个色彩鲜艳的水球飘在临时游泳池上。

    小小的红色方桌上撑着蓝色遮阳伞,桌子周围的座椅上放着一个个毛茸茸的玩具。

    温一诺看了一眼,觉得另有一番趣味。

    她拿出手机想拍张照片,可是试了好几次,根本拍不出来任何东西。

    好像眼前的一切只有她的眼睛看得见,她的手机镜头什么都看不见。

    这地方确实有些古怪。

    温一诺想了想,还是把手机收起来了,打算往山那边走过去看看。

    她明明就是在跟着涂善思他们进山的路上突然跑到这个地方的。

    不过她这一次跟前两次不一样,是不是完全一样的状况她也弄不清楚,只能小心又小心。

    因此她挑着有树荫的地方遮遮掩掩往树林里走。

    没多久,一只小松鼠嗖地一声从树上窜下来,在草坪上跑得飞快,往露台那边跑去了。

    温一诺吓了一跳,忙往旁边让了一让。

    接着又从树林里跑出来好几只动物,有白色的小兔子,五彩斑斓的小锦鸡,甚至还有一头憨态可掬的小黑狗熊宝宝,从树林里摇摇晃晃跑出来,好像连路都走不稳,跟个球一样,直接从草坪上滚过去的。

    温一诺:“……”

    她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这时又从树林里扑闪出来一群五颜六色的鸟儿,都有着七彩的尾羽,在蓝天上翩翩起舞,叫声明亮清脆,还怪好听的。

    温一诺不知不觉看住了。

    眼看那些鸟儿也往露台那边飞去了,温一诺才收回视线。

    她正要继续往树林走了,突然感觉到有人拉住了她的衣袖。

    她倏然回头,没看见人。

    然后一道好听的童音响起来:“姐姐你要参加我们的早餐吗?我刚刚准备好多好吃的,给小白、小灰、小锦,还有小黑它们吃,甚至连这些鸟儿都有吃的,姐姐你饿不饿?我以前见过你,一年半前,你待在我家门前的树上!后来一直没有看见你,还以为你再也不来了。”

    温一诺慢慢低下头,看见那个长得像秀兰·邓波儿的小女孩,正仰头对她眯眯笑。

    她现在不再像是三四岁的小孩子,反而像五六岁的大孩子。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温一诺缓缓朝她笑了笑,说:“好啊,我确实饿了好几天了呢……”

    小女孩收了笑容,很同情地说:“啊?是吗?那快来吃,你喜欢吃什么?我喜欢香蕉牛奶燕麦粥,还有烤薄饼加枫糖浆,还有我家厨娘做的猪肉肠。”

    温一诺咽了口口水,“听起来都很好吃。”

    小女孩拉着她的手,带她去露台上吃早餐。

    温一诺发现露台上都是那些小动物,它们凑在一起吃小女孩给它们准备的食物。

    小黑狗熊大小也就跟一只一个月大的熊猫崽子差不多,它捧着一只小奶瓶喝得正开心,看见有人来了也不跑,用它黑豆似的亮眼睛看着温一诺。

    温一诺特别想摸摸它的狗熊头。

    但是当她伸出手,小黑狗熊居然朝她呲了呲牙,表示“非礼勿摸”。

    温一诺只好打消念头,跟小女孩一起坐在小方桌旁边。

    座椅有点小,但凑合凑合也能坐,温一诺不挑。

    小女孩给她一根猪肉串,几块刚出炉的烤薄饼,上面淋了棕红色的枫糖浆。

    她还想给温一诺分她的燕麦粥,被温一诺制止了,说:“我吃这个就好,燕麦粥你喝吧。”

    小女孩笑着点点头。

    两人安安静静的吃早餐。

    别的动物还好,就那几只艳丽的鸟儿对温一诺最不友好,它们总是想啄她两下,还企图在她头上撒下一泡白色的排泄物。

    幸亏温一诺动作快,她躲到遮阳伞下面,那白色排泄物就落到了遮阳伞上。

    小女孩见了,也很生气,朝那些鸟儿训斥道:“你们要是对姐姐不礼貌,以后就不要来找我玩了!”

    也不管那些鸟儿听不听得懂。

    好在她也是小孩儿习性,过了一会儿,她跑去大宅里面,又拿了些好吃的过来。

    这一次都是各种饼干和巧克力,还有一盘水果。

    温一诺不吃饼干和巧克力,但是吃了几颗扒了皮和核的荔枝。

    她吃了一会儿,觉得饱了,就向小女孩告辞说:“我还有事,得走了,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笑着说:“我叫扇扇,扇子的扇。”

    温一诺心想,原来是这个字,她很少见到别人用这个字做名字。

    不过她还是夸道:“这个名字真好听,小妹妹你这么可爱,我能抱一抱你吗?”

    其实是怪阿姨想蓐“小萝莉”了。

    小女孩欣然张开双臂,投入温一诺怀里。

    温一诺抱着她香香软软的小身子,突然强烈想要一个女儿,一个像这个小姑娘一样可爱善良的小女儿。

    她抱了她一会儿,才松开手,恋恋不舍地离开。

    她离开没多久,再回头,发现那露台上的小女孩又长大一些了,看上去好像已经七八岁,应该已经上小学了吧?

    穿着学校的校服,白衬衣上打着蝴蝶结,灰色尼制小百褶裙,白色长腿袜,和好看的耐克球鞋。

    她依然坐在方桌旁边,不过方桌已经不是小方桌了,而是大方桌了。

    一个跟她差不多大的男孩子在陪她吃早餐,小动物们还是围绕在她周围,特别是那只狗熊,特么已经有半人高了,还抱着奶瓶在喝奶……

    温一诺嘴角抽了抽,转身继续往树林里走。

    她走了没多久,发现天色又黑了。

    树林里面一片静谧,连昆虫的鸣叫声都没有。

    她腿有些发软,不敢往里走。

    只好又转身回来,打算就在这栋大宅里找个地儿待一会儿。

    她进到大宅里面,那些来来去去的女仆男仆们都看不见她,只有那个跟诸葛先生长得挺像的男仆似乎朝她站的地方看过一眼。

    但是他也只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是看花眼而已。

    温一诺确定他就算是诸葛先生,也看不见她,所以大摇大摆地走到那个小起居室里坐下休息。

    屋里没有开灯,她就坐在靠窗的贵妃榻上,想着到底要怎么走出这个“幻境”。

    这时门口有人吧嗒一声打开这间房子的灯,那个小女孩的声音传进来:“妈妈我跟你说件事儿。”

    温一诺想到这小姑娘能看见她,忙闪身躲进落地窗帘后面。

    那窗帘又厚重又长得拖地,藏下三个温一诺都不成问题。

    那小女孩跟着她妈妈走进来,果然不知道这屋里已经有人了。

    她把门关上,对她妈妈说:“妈妈,我有个朋友天天来陪我吃早饭,他也叫扇扇!”

    她妈妈皱了皱眉头,“除了你那些小动物,哪里还有什么朋友?你是指你那些小动物吗?”

    “不是不是不是!是个跟我差不多大的男孩子,他长得可漂亮了啊!就住在这附近,据说也是我们的邻居呢!”小女孩高高兴兴地说,“我好高兴跟他做朋友!”

    她妈妈摸了摸小女孩的头,“你是说这些天你在外面露天吃早饭的时候,有人陪你吃早饭?”

    “是啊!以前还有个大姐姐陪我,不过她很久没来了,现在每天都是这个叫扇扇的男孩子,他可有趣了,每次说话都能逗我笑!”

    小女孩说得眉飞色舞,好像想要妈妈也认识这个好朋友。

    她妈妈勉强露出一个笑容,说:“好,那你就好好跟他玩吧,记得别吵架,要友爱,知道吗?”

    “知道了!谢谢妈妈!我想下次开party的,请他来家里一起玩,好吗?”这才是她要跟她妈妈说话的重点吧?

    她妈妈点点头,“嗯,只要你这次参加州的数学竞赛能得奖,我就考虑考虑。”

    小女孩欢欢喜喜点头:“我一定会得奖的!妈妈您看着吧!”

    小女孩出去之后,她的妈妈却不安地在起居室里走动起来。

    过了一会儿,她叫来一个管家,轻声问:“这些天小姐一个人在外面露台吃早餐,你们有看着吗?”

    “有的,夫人。露台上有监控录像,我们有专人看着监控呢。”管家知道他们家的小姐是最重要的,他们这么多人,以后都要靠小姐。

    小女孩的妈妈忙说:“把最近一周的监控拿来给我看。”

    管家离开之后,拿着一些录像带回来了,放到小起居室的录像放映设备里。

    很快,那台厚重的大电视里出现了监控画面。

    小女孩每天早上在外面露天吃早餐,除非下雨,一般都要出去。

    一般吃半个小时左右,画面里只有她一个人,和那些动物。

    小女孩的妈妈一直看到今天早上的监控,确信并没有什么叫“扇扇”的小男孩陪她吃早餐。

    温一诺也很惊讶。

    今天早上她明明看见了那个小男孩,长得很漂亮,只比萧裔远小时候差一点点而已。

    她明明看见了,为什么监控录像上没有他的身影呢?

    不过温一诺很快又想到自己的手机。

    不也是什么都照不出来吗?

    看来那小男孩来历奇特,说不定跟她是一样的人。

    毕竟小女孩也提到了再也不来的“姐姐”,就是她……

    温一诺这么想着,但是小女孩的妈妈却不这么想。

    她关注着自己的孩子,发现这孩子越来越多的谈论那个叫“扇扇”的小男孩。

    她知道他喜欢穿什么衣服,吃什么食物,喜欢看哪本书,哪部电影,甚至连喜欢的明星都跟她是一样的!

    这么好的朋友,怎么能不带出来给大家见一见呢?!

    可是她说得越多,她妈妈的脸色就越苍白。

    终于有一天,她妈妈受不了了,给一个人打电话,说:“……先生,您帮帮扇扇吧,她好像撞邪了,老是说有个小男孩陪她玩,陪她吃早餐,可是除了她以外,别人都看不见这个小男孩。”

    电话那边的男人似乎也很惊讶。

    没过多久,这男人终于又回来了。

    这一次他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还带了一个雪白胡子鹤发童颜的老人。

    他穿着一身道袍,身材清瘦,手里拿着一个罗盘。

    温一诺眼神闪了闪。

    这个罗盘她见过,不就是诸葛先生之前坏了的那个罗盘吗?

    不过这个看着更古旧,诸葛先生拿着的那个看上去更新一点,当然从外表上看是一模一样的。

    这老者拿着罗盘一下车,就皱起眉头,对身边那戴着礼帽的男人说:“先生,这里的风水有点邪气。”

    他把那罗盘给身边的男人看了一下。

    那男人点点头,“不然我们也不会请您老出山。您是葛派的掌教真人,希望您能帮我女儿看看,如果是撞邪,还请您不要容情,一定要让邪祟灰飞烟灭。”

    这男人说话的时候语气很平淡,但是却有种“佛挡杀佛,神挡杀神”的大无畏气概。

    温一诺一下子更小心了。

    她本来是站在大宅门前回廊的柱子旁边。

    听说这老者是葛派的掌教真人,看年纪和服饰,说不定就是诸葛先生那个去世的师父,所以她不敢托大,忙飞快地离开回廊,往后院跑去。

    她想躲进树林里。

    这老者发现自己罗盘上的妖气指针飞快的转了一圈之后,就停在终点一动不动了。

    老者:“……”

    他皱着眉头说:“……不仅有邪气,还有妖气……好大的妖气……”

    小女孩的爸爸:“……”

    他们走进大宅,小女孩的妈妈带着小女孩迎了上来。

    老者盯着小女孩看了好一会儿,让人把小女孩带走,才说:“……这孩子命中有个大坎,如果能过去,还是能长命百岁。如果不能,寿数减半。”

    小女孩的爸爸妈妈明显都不太高兴。

    但是他们也没说什么,跟老者打招呼坐下,然后把小女孩的情况又说了一遍。

    老者点点头,“这个不算什么大事。你们家孩子灵气太足,所以容易吸引山精树怪。你们这里的房子又靠山,所以最好还是搬离这里。只要不要靠近山,她就会没事。”

    “……山精树怪?”小女孩的妈妈大奇,“您说她真的是撞邪了?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妖怪吗?”

    老者笑了笑,“信则有,不信则无。”

    小女孩的父母:“……”

    他们互相对视一眼,问那老者:“……您能说详细点吗?”

    老者说:“精怪要修成人身,必须要得到人类的认可。如果你认为它不像人,它的修行就失败了。所以我说,信则有,不信则无。如果你们就是不信,那就要坚定自己的信念,万万不可将信将疑。——那还不如完全相信算了。”

    温一诺躲在客厅一角的沙发背后,听得津津有味。

    过了一会儿,客厅那边没有人说话了,温一诺因为他们都走了,轻轻吁了一口气,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从沙发背后站起来。

    突然看见那老者就站在沙发前面,背着手,笑眯眯地看着她。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_^。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