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72章 花叶不相逢(5)(第二更)

时间:2020-08-06作者:寒武记

    . ,最快更新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最新章节!

    温一诺心里微微一怔,不过她还撑得住,若无其事地朝那老者点点头,打算像没事人一样走开。

    那老者却看着她的背影说:“姑娘,你从哪里来,要往何处去?”

    温一诺脚步一个踉跄,差一点没摔在地上。

    还“从哪里来,到何处去”……

    这是要讨论哲学问题吗?

    温一诺脑子里飞快地转着,回头笑着说:“当然是从来处来,到去处去。”

    这是标准地答了跟没答一样。

    老者点了点头,“那姑娘你有没有看见那个跟扇扇一起吃早餐的小男孩?”

    温一诺瞳孔微缩,心想这老者确实有两把刷子,他居然一下子就判断那个小男孩确实存在,只是一般人看不见他?

    温一诺转过身,笑着说:“您在这里跟我说话,别人看见不会奇怪吗?”

    她知道一般人看不见她,别人看见老者这个样子,对着空气唠唠叨叨,说不定别人也会以为他中邪了……

    老者笑眯眯地说:“我一把年纪了,有点怪癖不奇怪。”说着,还朝温一诺眨了眨眼,一副“童心未泯”的样子。

    温一诺:“……”

    她想了想,一手抚上腰间的黑骑软鞭,一手握着裤兜里的能量枪,淡淡地说:“那就好,我还有事,得先走了。”

    老者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气运指针疯狂转动的罗盘,微微诧异,“姑娘是有大气运之人啊……不知道姑娘叫什么名字,我们可以结个善缘。以后有缘相见,也好行个方便。”

    温一诺笑着说:“相逢即是有缘,何必执着于姓名呢?老先生,您说是不是?”说完转身就走。

    老者见她不肯说名字,也没强求,只是看了看自己的罗盘,感慨地说:“小罗罗,你遇到你的‘命定之人’了,七百年寿命,在她身上终结啊……这人到底是谁呢?我在道门也算有点排面,什么时候出了这样惊才绝艳的人物,我怎么不知道?”

    他一边说,一边摇头,拿着罗盘往后院露台去了。

    站在后院露台,看着这里林林总总的儿童玩具和方桌座椅,老者拿着罗盘走了一圈。

    那罗盘的妖气指针开始疯狂旋转。

    “咦?这里真的有妖怪?少见,少见,太少见了。”老者眼前一亮,抬头向后院四周看去。

    蓝山山脊横亘在眼前,山间白云萦绕,隐隐有红色妖气夹杂其间,而且还有两股,一股强劲粗壮,一股细弱一些,好像才刚刚成型的样子。

    老者在露台转来转去。

    温一诺就站在草坪和树林接壤的地方,隐藏在一棵大树后面,看着那拿着罗盘疾走的老者。

    小女孩的父母追出来,站在老者背后,担心地问:“葛大天师,您发现什么没有?”

    温一诺心中一动,心想原来这就是葛大天师,应该就是诸葛宜他师父吧?

    那罗盘果然是诸葛宜继承的。

    论道门的辈份,她跟这个葛大天师好像是同辈,但是他好像已经去世了。

    葛大天师回头对小女孩的父母说:“扇扇确实是撞邪了,不过没关系,我先在这里做个法,再给你们一个符箓,你们给扇扇贴身带着,等她十八岁后就没事了。”

    小女孩的父母连连点头:“多谢葛大天师!”

    没过多久,一个铺着明黄色绸缎的供桌在后院露台上摆了起来。

    其实就是把小女孩和小男孩吃早餐的那张方桌上铺了块明黄色绸缎。

    那绸缎上还绣着一条活灵活现的五爪金龙。

    温一诺远远看着,就觉得那明黄色绸缎龙气冲天,还有股天然的压迫感,连她都觉得有些不适应。

    而树林里就更震荡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层出不穷,但是定睛看去,又什么都没有,不知道那些声音打哪儿来的。

    一个中年男仆战战兢兢推着一个推车走过来,上面有插着香烛的青铜小香炉,还有一只猪头,一只羊头和一只牛头。

    当然牛羊猪头都是假的,只是样子像而已。

    温一诺看着那中年男仆,正是跟诸葛先生长得很像的那个人。

    她若有所思地看着他,渐渐拢起眉梢。

    老者也看见了中年男仆,愣了一下,忍不住掐指算了起来。

    然后眉目舒展,看着他慈眉善目地说:“你我有师徒缘份,我就帮一帮你。”

    说着,他右手飞快伸出,食指朝着那中年男仆眉心一点,叱道:“……三清祖师在上,为我道门护法开光!”

    温一诺看见那老者指尖出现一点红光,飞快地没入那中年男仆眉心。

    这中年男仆两眼一翻,在露台上晕了过去。

    那老者也没理他,一个人摆好供桌,点燃香烛,左手拿着明亮锋利的龙泉剑,脚下走着七星八卦位。

    山风吹来,道袍的袖子被风鼓起,如同一面扬起的帆。

    老者扬起了右手的铃铛,叮叮咚咚的声音如有实质,能够穿透一切壁障。

    温一诺听见扑通扑通往下掉落的声音,连她都跟着头晕目眩。

    她连忙捂住耳朵,心里才好受一些。

    露台上,老者随着铃铛的节奏吟唱起一首歌谣,像是道门的咒语,又夹着一些温一诺听不懂的词句。

    温一诺听了一会儿,才确定是改良过的道门“百怪禁咒”。

    “六甲九章,天圆地方。四时五行,日月为光。禹步治道,蚩尤辟兵。青龙挟我毂,白虎扶我行。荧惑前引,却除不祥。北斗诛恶,灭去凶殃。五神侍卫,周游四方。左社右稷,为吾铃缚。山精树怪,异物妖邪,缄闭伏藏。急急如律令!”

    那老者念完咒语,将手上的铃铛往半空中一抛,再挥起龙泉剑,朝天挥斩!

    只听嗤啦一声巨响,刚才还阳光明媚的天空突然阴云密布,雷声震震,一道道闪电辟向温一诺躲藏的树林。

    她心里一惊,忙从树林里跑出来。

    如果真的是打雷,躲在树林里可是要送掉小命的!

    她刚跑出来,就看见一只红色火狐的身影从雷电中显现,那么巨大,好像占据了整片天空。

    老者哈哈大笑:“果然有孽畜!受死吧!”

    他刚才扔到天空中的铃铛倏地掉下来,砸在他额头,将他额头砸破了,流出血来。

    “孽畜!你还敢伤人?!”老者大怒,握住铃铛摇得更快,手上的龙泉剑也舞得密不透风。

    叮当叮当的声音听得人耳膜都要震破了。

    而天上那只火狐身影一会儿七零八落,一会儿又聚拢在一起。

    温一诺看的目瞪口呆。

    这不是她在华盛顿特区沈家大宅的幻境里看见的那只火狐吗?!

    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不对,这里的火狐明显弱小一些,没有沈家大宅那边的火狐厉害。

    沈家大宅幻境里的火狐,才真正有大妖的风范。

    而这里的火狐残影,只是有那么点大妖的影子。

    温一诺暗暗称奇,琢磨着这到底是同一只火狐,还是这只火狐是那只火狐的前辈亲人?

    又一阵响雷劈来,直接劈在温一诺头顶,她脑子里嗡地一声响,立刻人事不知了。

    ……

    等她悠悠醒转,看见自己身边的景象又变了。

    依然是草坪,可她不是在后院,而是又跑到前院来了。

    温一诺揉着额头站起来,下意识抬头看着天空。

    蓝天白云,红日昭昭,远处蓝山依旧,依然是艾什维尔郊区横亘的山脉。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奔驰车开了过来,在温一诺不远处停住。

    一个小姑娘从车里跳出来,哼着歌儿往前走。

    温一诺心里一动,忙闪身躲在树后,不想跟这个小姑娘打照面。

    她认出来,这就是那个长得像秀兰·邓波儿的小女孩,不过现在又长大了,大概有十岁左右的样子,个子很高。

    她飞快地跑进院门,完全没有注意到躲在树后的温一诺。

    等她跑进去之后,温一诺才跟在她身后,也进了院子,再跑向大宅的台阶。

    小姑娘在大叫:“妈妈妈妈!我数学竞赛在州里得了一等奖!”

    然后她的叫声戛然而止,又听见她惊喜的声音响起来:“爸爸!您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没有在门口看见您的车?!”

    男人含笑的声音响起来:“扇扇回来了,我让他们去机场接个朋友,扇扇这么厉害,居然得了一等奖?!”

    “是啊!我老师说我总分第二名!”

    “扇扇别太骄傲了,去楼上洗漱一下,换身衣服下来吃点心。”这是小女孩妈妈的声音。

    温一诺听到这里,突然发现有人从走廊另一边走过来,她忙从台阶上退下来,再次藏得门前的大树上。

    那人不紧不慢地走着,身上已经不是以前的黑白仆人制服,而是他自己那身香云纱唐装。

    温一诺嘴角抽了抽,心想那个跟诸葛先生长得很像的男仆,果然就是诸葛先生本人!

    看来她现在所在的地方,也是比赛的一部分了。

    温一诺不再担心害怕,精神一振,和诸葛先生一起侧耳倾听里面的那对父母说话。

    这时里面那个男人笑着说:“想不到扇扇这么厉害,我看在这里委屈她了,这里的师资力量还是没有华盛顿特区好,你们跟我去华盛顿特区吧。”

    “真的?!您真的要接我们母女过门吗?是跟您住在一起吗?!”小女孩的妈妈又惊又喜,很是高兴的样子。

    温一诺:“……”

    看走眼了,这个女人居然不是这个男人的妻子,只是外室?

    女儿都这么大了,居然才进门……

    温一诺在心里暗暗唾弃这个享尽齐人之福的男人。

    “当然跟我住在一起,我都接你们过去了,怎么还会让你们单独住?这些年我一直很忙,现在也该安顿下来,好好为你们母女打算了。”

    这男人说得和颜悦色,好像对这对母女是恩赐一样。

    不过这小女孩的母亲确实把这当做恩赐,她感动得不行,听声音好像都快哭了。

    温一诺扯了扯嘴角,不屑地翻了个白眼。

    就在她翻个白眼的空当,等她再看向前方,发现眼前的大宅已经变了。

    虽然她还是在树上,但这棵大树上不再是绿叶,而是大朵大朵雪白的玉兰花。

    眼前的大宅也不再是涂家那栋房子,而是东部海岸富人区常见的法式独栋大别墅。

    门前的院子比涂家的院子缩水了十倍,虽然还是草坪青青,但是几步路就走到青黑色大门的台阶下,不像涂家,从内门走到大宅的台阶下,都得走上三分钟。

    这是已经到华盛顿特区了?

    温一诺琢磨着,从树上跳下来。

    法式独栋别墅的大门两边就是一人高的窗户,诸葛先生依然站在窗前,维持着刚才的姿势。

    他似乎很疑惑怎么突然就换了地方,还是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探头看向窗户里面。

    温一诺打算到处走走,看看这里到底是华盛顿特区的哪个地方。

    她想到葛大天师做法的时候在天空中显现的那只火狐,又想到华盛顿特区附近的火狐郡,隐隐觉得有什么东西,把这些环节都串在一起了。

    她从小区走出去,看着周围的景色,微微有些诧异。

    不远处就是海边,那长长的海边柏油路看上去就眼熟。

    诸葛先生也跟在她后面走过来,不过他好像看不见她。

    因为他走的很快,从温一诺身边掠过,完全熟视无睹。

    温一诺一时顽皮,追上去朝诸葛先生面前挥了挥手,大声说:“真是他乡逢故知啊!”

    但是诸葛先生根本没有听见,只是皱着眉头,大步往前走,手里还不断掐算着,好像遇到什么非常矛盾的事。

    他们越走越快,前面也越来越开阔。

    温一诺看着柏油路边大棵大棵的棕榈树,还有不远处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的街景,也沉默了。

    她没有再跟诸葛先生走在一起,而是拐了一个弯,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她想去华盛顿特区的唐人街看看。

    不知走了多久,也好像是一眨眼间,她来到一座高大的牌坊前面。

    朱红色的牌坊上写着“唐人街”三个大字,跟任何一个地方的唐人街牌坊没有差别。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这段咒语改编自道门《消禁百怪口舌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