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73章 花叶不相逢(6)(第一更)

时间:2020-08-06作者:寒武记

    . ,最快更新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最新章节!

    温一诺仰头看了好一会儿那牌坊,才举步走进去。

    华盛顿特区的唐人街她并不熟悉,现实中她只去过华盛顿特区靠近唐人街的一处小区,也就是第一个比赛里祝先生祝太太住的那个街区。

    可是当她走进去,却发现里面的建筑她看起来很眼熟。

    走过一个拐角,她甚至看见一个小旅馆,跟她刚去纽约唐人街时住的那个廉价小旅馆一模一样。

    她驻足在那门前看了一会儿,并没有进去,然后继续往前走。

    按照记忆里的方位,她又走了两条街,果然来到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口,酒店大厦的顶部“半月酒店”四个字闪闪发光。

    她从半月酒店那边往回走,一直往右拐,来到了算命一条街。

    她勾了勾唇角,并没有进去,只是在街头看了一会儿,转身离去。

    现在她要找最后一个地方,也就是祝先生和祝太太他们住的小区。

    按照时间来算,祝先生祝太太他们应该还没买下那栋房子,但是那栋房子早就存在了。

    温一诺继续往前走。

    她的方位感很不错,按道理走了十几分钟了,应该要到祝先生祝太太他们那个幽静的小区了,结果并没有。

    她越走,前面越是繁华热闹。

    她甚至看见了那栋高高的标志性建筑——帝国大厦。

    这里真的是华盛顿特区?

    温一诺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她收回视线,两手插在裤兜里,转身要走的时候,看见诸葛先生也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默默抬头看着这座大厦。

    温一诺含笑同他擦肩而过。

    诸葛先生丝毫没有意识到身边刚刚走过一个人,他根本看不见她。

    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光与影迅速交替,两人像是坠入无尽的漩涡。

    不过只有一瞬间,再睁开眼,他们已经又回到那栋大宅前面。

    这一次他们看得清清楚楚,原来是这栋大宅。

    而大宅里面的人正热热闹闹在吃晚饭。

    餐厅里的灯亮了起来,男主人坐在长桌的一头,正在开香槟。

    小女孩的母亲高高兴兴地说:“华盛顿特区就是不一样,这里的私立学校我很喜欢,扇扇在里面待得很好,同学老师都很喜欢她!”

    “已经半年了,也该熟悉了。”男主人抬头看着坐在身边的女儿笑了笑。

    温一诺皱了皱眉头。

    她很确信自己的视力没有问题,但是每当那男主人出现的时候,她不是看不见他的面容,就是他的面容模糊不清,像是在高清电视上突然出现低分辨率的场景,实在是怪异极了。

    她其实差不多已经猜出来这男主人是谁了,就是不明白这个幻境为什么不让她看清他的长相。

    那小女孩却不是很高兴,一直默默地吃饭,吃完说了句:“我吃完了,还有作业没有写完。爸爸、妈妈,我先上楼去了。”

    “去吧去吧。”男主人笑着挥了挥手。

    小女孩回到自己房里,温一诺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她身边,就像一个如影随形的影子一样,一直跟着她。

    而小女孩现在已经看不见她了。

    她一个人趴在房间的床上,抱着大抱枕,手里拿着一张纸,上面用铅笔画着一个小男孩的样貌。

    她用手指戳着这张画像,嘟着嘴说:“……你去哪儿了?我把我的地址留在家里后院的露台上了,你会去看吗?”

    温一诺发现这张画像就是那个跟小女孩一起吃早餐的小男孩。

    只不过时间已经过去几年了,小女孩已经长大,但是小男孩在小女孩心里还是小时候的模样。

    温一诺叹了口气,默默地走到窗台边上。

    她闭了闭眼,再睁开眼睛,发现已经天亮了,她不是站在小女孩的卧室里,而是站在这栋大宅的餐厅里。

    她不确信是不是第二天,还是已经过去好几天了。

    在这个“幻境”里,她发现时间并不是流线型的往前走,而是跟格子一样,一个个格子里存储着一些场景。

    她和诸葛先生在外力的牵引下,一个格子一个格子的围观那些格子里存储的场景。

    所以她不知道从上个场景,到这个场景,中间的时间跨度是多久。

    只是看那小女孩的穿着,已经不是夏天的裙子,而是秋天的羊毛衫裙。

    她好像非常开心,跟她之前看见的郁郁寡欢很不一样。

    她一边吃着食物,一边对她妈妈说:“妈咪,我们学校今天来了一个转学生,他好聪明!不管什么数学题他都能马上找到解决方法!我们数学竞赛小组已经决定吸纳他加入了。”

    小女孩的妈妈笑着说:“是吗?比我们扇扇还聪明吗?”

    “比我聪明多了!今天老师出了一道题,他比我快三分钟解出来了!”

    温一诺对这个转学生很好奇。

    像是为了解答她的疑问,下一个场景,她就跟着小女孩扇扇去了学校。

    这所私立学校的师资力量非常雄厚,校舍也特别漂亮,大片大片的绿色草坪,还有各种运动设施,比如篮球场、足球场和橄榄球场,应有尽有。

    一个班只有十八个人,老师和学生的比例是一比五,也就是说,一个老师只要带五个学生,当然这是从比例上来说,事实上上课的时候,一般都是十来个人的班级。

    温一诺看见扇扇刚走进教室,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少年就朝她招手:“扇扇坐到这里来!”

    温一诺微怔。

    这不就是几年前陪扇扇吃早餐的小男孩吗?

    他也长大了……

    难道他并不是邪祟?

    那次葛派掌教真人去艾什维尔市的郊区驱邪,温一诺可是亲眼目睹的。

    那之后这个小男孩就消失了,温一诺还以为是被“镇压”了。

    现在看来,并不是那么回事。

    她在这个少年身上看不出任何“邪祟”的迹象,而她腰间的黑骑软鞭也没有丝毫指引。

    不远处诸葛先生也默默看着这一幕,脸色非常黑沉。

    温一诺不知道他为什么有些生气的样子。

    他们俩就看着扇扇跟这个少年的关系越来越亲密。

    他们一起上学,一起回家,在学校的时候也形影不离。

    少年去参加球赛,扇扇一定会去加油。

    扇扇去学芭蕾,少年一定会拿着下午茶去接她。

    两人还一起参加数学竞赛,双双拿一等奖。

    少年甚至还跟着扇扇去了她家,见了扇扇的爸爸妈妈。

    他们俩很默契地没提他们是在艾什维尔市就认识的,也没说他就是那个陪扇扇吃早餐的小男孩。

    因此扇扇的爸爸妈妈并不知道这个少年,就是他们曾经花大价钱请葛派掌教真人对付过的那个小男孩。

    这个少年的父母是普通的工薪阶层,但都是体面的职业,扇扇的父亲调查过后,也放心自己女儿跟他交朋友了。

    时间一晃而过,两个孩子都长大了。

    扇扇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她的长相很洋气,大眼睛高鼻梁丰润唇,皮肤白皙细腻,但是因为家庭关系,她又打扮得很古典,有股现代和古典交融的感觉,非常有吸引力。

    那个少年也长得非常帅气,深邃精致的五官有点像莱昂纳多演《罗密欧和朱丽叶》那个时候的样子,但是黑头发黑眼睛,又有东方神秘色彩的气质,风靡了整个学校的少女。

    无论是白人少女,黑人少女,还是东方少女,都会给他写情书,约他出去看电影,吃茶,甚至参加各种时尚晚会。

    他统统拒绝,只对扇扇一个人好,对她有求必应。

    这样温柔的美少年,没有少女能够拒绝。

    扇扇也不例外,她发现自己对这个青梅竹马的玩伴渐渐心思变了。

    她无法把他当成朋友,而是渴求更进一步的接触。

    她想占据他的全部思想和心灵,只为了能够永远跟他在一起。

    她写下无数的日记与诗,表示自己对他的爱慕,可却不敢开口表白。

    她太看重跟他的友谊,担心一表白,如果被拒绝,那朋友也没得做了。

    患得患失的少女夜不能寐,渐渐消瘦。

    她终于鼓起勇气,决定在高中毕业晚会那天晚上向他表白。

    男孩已经邀请她做高中毕业晚会的舞伴,差不多就是对她有好感的意思。

    扇扇觉得自己的把握又多了几成。

    就在扇扇为她的高中毕业晚会做准备的时候,温一诺发现葛派的掌教真人又来到她家做客。

    他看上去一点都没老,也可能是人老到一定程度,就不会再老了。

    他看了看温一诺,又看了看温一诺不远处的诸葛先生,笑着摇摇头,什么都没说。

    他是来跟这家的男主人商量道门世界杯大魁首比赛的。

    对,这个比赛几十年前就开始了。

    到温一诺参加的时候,已经是第十八届了。

    扇扇跟葛大天师打了招呼,穿着自己专门买的高定dior晚装,拿着dior手袋,准备好了等那男孩来接她,她就会表白,然后两人一起坐车去参加他们的毕业晚会。

    可是她在门口等了很久,那男孩都没来接她。

    她试过打电话,也试过派人去那男孩家里找他。

    可是电话没人接,她派的人回来说,那家人前几天就搬走了,邻居都不知道他们去哪儿了。

    扇扇在门外站了一夜,她的爸爸妈妈怎么劝都不肯进去。

    从日落西山到夜幕降临,再到晨曦初露,整整十二小时,她就站在家门口的小路上,穿着她最美丽的衣服,等来的是初恋的幻灭。

    到第二天天亮的时候,扇扇彻底死了心。

    这之后,温一诺和诸葛先生看见的,已经是扇扇上了大学。

    她在大学里很受欢迎,有了很多新朋友,也有了新的闺蜜和同学。

    就在大三那年,那个神秘的男孩又出现了。

    他出现在扇扇身边,只是解释两年前他的祖父祖母突然出事,他们一家人回欧洲去了。

    那个时候还没有互联网,一旦出国,联系基本上就会中断。

    因此扇扇接受了他这个解释,当知道他的祖父祖母已经过世之后,对他最后一丝芥蒂也烟消云散了。

    两人又成了好朋友。

    但是温一诺敏锐地感觉到,这个男人对扇扇没有先前初高中的时候那么热络了,他跟她保持了朋友的距离,稳稳守住友谊的底线。

    哪怕扇扇好几次暗示他,都被他轻描淡写的化解了。

    而且他也有了自己的专业,自己的功课,自己的同学,自己的朋友。

    扇扇成了他的好朋友之一,不再是唯一的朋友。

    这种落差是巨大的。

    扇扇不是很开心。

    她跟着朋友去泡吧,在酒吧里喝得酩酊大醉,差一点被人占便宜。

    每当这时,这个男人就会如同天降神兵一样出现,将她解救出来。

    屡次三番之后,扇扇受不了了。

    她终于找到一个机会,明确地问了出来:“杰克苏,你喜不喜欢我?”

    那男人眯着眼睛笑着说:“当然喜欢,像朋友一样喜欢。”

    扇扇气结,她握了握拳头:“是吗?我也是,像朋友一样喜欢你!”

    可是她又不甘心。

    她暗恋他暗恋了这么久,他却对她若即若离。

    她听说男人都贱,只有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惜。

    她想让他吃醋,让他有危机感。

    于是有一天,她对这男人说:“杰克苏,我爱上一个男人,可是他已经有了未婚妻,你说我该怎么办?”

    这男人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轻描淡写地说:“那有什么?让他退婚不就可以了?”

    “退婚?可是他的未婚妻是我闺蜜,是我的好朋友,我怎么能这么做?”扇扇故意板起脸,“要不我还是再找别人吧!”

    “扇扇,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女孩,你值得任何男人倾心以待。别担心,我会帮你搞定你的心上人!”男人打了个响指,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扇扇对他翻了个白眼,默默转身离开。

    可是不久,她的闺蜜传来退婚的消息,说是跟另外一个男人一见钟情,所以跟她的未婚夫退婚了。

    扇扇骑虎难下,只好硬着头皮向那个男人表白。

    出乎她的意料,那个男人居然没有拒绝她……

    当然也没有答应她,只是说,他们彼此还不太了解,但是可以相处一下。

    扇扇真没想到是这个结果。

    而这个男人的家世非常出众,比她身边所有朋友的家世都要好。

    当她的父亲和母亲知道她在跟这个男人交往之后,他们几乎是马上去拜访了这个男人的家庭。

    他们和这个男人的父母相谈甚欢,在她父亲的催促下,一个月后,她跟这个男人订婚。

    两个月后,两人结婚。

    婚礼是在国内举行的,非常盛大,来了很多温一诺只在历史书上见过的名人的后代。

    这也是两个家族的联姻,他们两人在婚礼上非常登对,被称为两个世纪的“金童玉女”。

    但是新娘自始至终没有笑脸。

    结婚后,扇扇成了一个标准的贤妻,她循规蹈矩,跟丈夫相敬如宾,渐渐两人感情越来越深厚。

    她没有生孩子,就领养了两个孩子,一个儿子,一个女儿。

    儿子长的像他,女儿长的像她。

    日子好像就这样平静无波的过了下去,两边的家长也没有对他们施加任何压力。

    就在温一诺以为她弄错了的时候,事情又有了转机。

    在领养了第二个孩子之后,扇扇变了。

    她不再温文尔雅,也不再善解人意,她遇到一点小事就会跟丈夫大吵大闹,甚至在房间里摔砸瓷器和电器,还有自残的暴力倾向。

    这一天,她的丈夫失踪几天后回到家,一进门就见一个花瓶迎面砸来。

    她的丈夫身手敏捷,一下子抓住了花瓶,放在玄关的鞋柜上,皱着眉头说:“……你又在发什么疯?!”

    “我发疯?!我嫁了个丈夫,却天天看不见他的人影!你还说我发疯?!你长年累月不在家,是不是已经在外面有了另一个家?!”

    她朝丈夫歇斯底里地吼叫,又抓起手边的座机电话,拔了线之后朝丈夫砸去。

    这一次她砸得太快,她的丈夫又刚好低头换鞋,一时没有躲开。

    砰地一声响,座机电话砸在她丈夫额头,他身子晃了晃,扑通一声倒在玄关,晕了过去。

    扇扇却大吃一惊,她后退几步,然后走过来用手探了探丈夫的鼻息,不知道她感受到什么。

    缩回手,她在屋里走了两圈,突然从鞋柜上的托盘里拿了车钥匙,趁着夜色开车离开。

    后面的场景,就是一片兵荒马乱。

    扇扇的父亲、母亲,还有她丈夫都在到处找她,他们也报警,甚至找了道门高手企图寻找她的下落。

    可是几年过去,两个孩子都十来岁了,她还是踪影全无。

    看到这里,温一诺和诸葛先生都头疼不已。

    这似是而非,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温一诺揉了揉额头,觉得头越来越疼,腰间的黑骑软鞭也开始发热。

    眼前的景象突然凝固,然后像是两块可以移动的墙壁,猛地向她和诸葛先生站立的地方挤压过来。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直觉这个幻境快要坍塌了。

    她记得何之初说过,幻境其实是一种能量的运用,因此她拿出何之初给她的能量枪,朝着两边飞速挤压过来的墙壁连开两枪。

    噗——!

    枪声响起,手枪的后坐力完全出乎温一诺的意料。

    她整个人被弹射到高空,然后重重摔了下来。

    温一诺“哎哟”一声叫出来,然后听见两个人在叫她的名字。

    “一诺!”

    “诺诺!”

    一道声音是沈齐煊,一道声音是萧裔远。

    她,已经从幻境里出来了?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_^。

    感谢“浅笑轻纱”盟主大人昨天的大大额打赏!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