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80章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第一更)

时间:2020-08-09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的心猛地一沉。

    扇扇真的就是司徒秋?!

    糟了,难道要翻车?

    被诸葛先生瞎猫子撞到死老鼠了?

    她刚才可是签了协议的,这是要输啊……

    温一诺甩了甩头,拒绝这个结果。

    不,她不能输,她一定要赢。

    她必须要给葛派一点颜色看看。

    道门世界杯举办了这么多届,当他们张派不存在是吧?

    温一诺定了定心神,从萧裔远托着的骨瓷碟子里拿起那块差点被她掉到地上的冰皮月饼继续吃起来。

    一边问:“扇扇这个名字多好听啊,为什么不要叫了呢?这位沈夫人也真有意思……”

    傅夫人笑了一声,又低头喝一口咖啡,说:“她从生下老二之后,就跟我疏远了,其实我也不是怪她故意挖墙脚,就是她后来太把沈齐煊当回事了……”

    温一诺两边眉毛立刻一高一低动了起来,表情十分地一言难尽的生动。

    萧裔远见了,差点没笑出声。

    他轻轻咳嗽一声,说:“可能终于发现她的真爱是沈总,所以才跟变了个人一样吧。”

    温一诺眼前一亮:“……变了一个人?!哈哈哈哈哈……阿远你真是天才!”

    她拍了拍他的肩膀,差点凑上去亲亲他的脸。

    好不容易才忍住了,她忙掩饰一样将那冰皮月饼塞到自己嘴里,做出大力咀嚼的样子,这样她就不用再说话了。

    萧裔远心疼地拿纸巾给她擦掉唇边的碎屑,温柔地说:“慢点吃,别噎着。”

    傅夫人看见这一对的甜蜜互动,心情也好得不得了。

    她大方地挥了挥手,说:“其实只要司徒秋不找我麻烦,我也不会提当年她那些糗事。喜欢一个人不犯法,只要不用违法手段去争取。”

    温一诺连连点头,眼珠子却滴溜溜地转个不停。

    ……

    第二天,他们一起来到机场。

    傅家的私人飞机已经停在机场,等候接傅夫人和萧裔远回国。

    温一诺本来想上司徒家的私人飞机,但是被萧裔远拉住了。

    傅夫人这个时候怎么会让司徒澈再有机会单独接触温一诺,立刻笑着说:“一诺,司徒家的飞机上人特别多,沈如宝也会坐他们的飞机回国。”

    温一诺一下子就打消了去坐司徒家私人飞机的念头。

    沈如宝一个人坐车来到机场,正好看见温一诺和萧裔远,还有傅夫人在登机口说话。

    当她听见萧裔远叫傅夫人“妈”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是怎么回事?!

    她是知道萧裔远不是萧爸萧妈的亲生儿子,可是也没想到他居然开始叫傅夫人“妈”了?!

    这是要认干妈的节奏吗?

    沈如宝忍不住走过去,十分惊讶地问:“阿远,你认干妈了?”

    萧裔远扯了扯嘴角,不想回答。

    傅夫人却毫不犹豫地说:“阿远是我亲生儿子,认什么干妈?沈如宝,司徒秋真的没教过你怎么做人嘛?”

    沈如宝顿时张大了嘴,半天才阖上,说:“阿远,你的亲妈居然是傅夫人?傅夫人你……你……”

    她想问傅夫人是不是婚内出轨生的萧裔远,这个时候,她完全没想到萧裔远的亲生父亲就是傅夫人的丈夫傅辛仁。

    傅夫人却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淡淡地说:“阿远的亲生父亲是我丈夫,怎么了?沈小姐你有什么意见吗?”

    这句话像颗重磅炸弹,炸的沈如宝魂不守舍。

    她在登机口站了半天,直到温一诺、萧裔远和傅夫人三个人离开这里,去另一个登机口登机,她才回过神。

    走进司徒家私人飞机的登机口,沈如宝整个人都是傻的。

    直到她在司徒家私人飞机上坐下来,才想起来去问司徒澈。

    “阿澈哥哥,你知不知道阿远,也就是萧裔远,他的亲生父母居然是傅夫人和傅总!天啦,我真难想象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们身边!那傅宁爵呢?他又是怎么回事?”沈如宝叽叽喳喳十分激动,“傅宁爵跟萧裔远好像是差不多大小,他们也不是双胞胎,绝对不可能是一个妈生的,所以傅宁爵其实不是傅夫人生的吗?”

    司徒澈意外地看着沈如宝。

    只是在登机口听傅夫人说了几句话,居然就把这件事推理得差不多了,好像……也不是蠢到家了。

    司徒澈深思地看了她一眼,说:“这个我不清楚,我去给阿宁打个电话。”

    出了这么大事,傅宁爵居然没有给司徒澈打电话诉苦。

    以他对傅宁爵的了解,这一点是出了大事了。

    如果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傅宁爵肯定会第一时间给他打电话。

    真正的大事,他只会一个人扛。

    司徒澈来到飞机上一个专门打电话的地方,拨通了傅宁爵的手机。

    结果半天都没接通。

    等到最后傅宁爵终于接起电话,他们的飞机已经快起飞了。

    司徒澈只来得及说了几句话:“阿宁,萧裔远的身世是怎么回事?你在哪儿?为什么不来找我?”

    傅宁爵在那边打着哈哈:“啊……这事儿啊?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突然发现我妈原来是萧裔远的亲妈,不过我爸还是我亲爸,你说好不好笑……哈哈哈哈哈……”

    傅宁爵故作夸张地笑着,司徒澈在心里叹了口气,说:“今天我们都回国了,比赛要在国内继续进行,你妈妈……也回国了。你呢?”

    傅宁爵知道他们都回国了,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在国外还要待一阵子。不跟你说了,我出海跟千雪钓螃蟹呢……哎哎哎!又一只大螃蟹!我不跟你聊了……”

    傅宁爵挂了电话。

    他握着手机,坐在一艘小型游艇上,看着茫茫的蓝色海岸,深吸了一口气。

    韩千雪递给他一罐啤酒,说:“不如我们也回去看看吧……就算你真不想知道你亲妈是谁,但是周雨萱做了这样的事,你愿意就这样放过她?”

    傅宁爵吧嗒一声拉开瓶盖,往嘴里灌了一口,说:“当然不会。但是……”

    他抬头看着韩千雪,试探着问:“……你会不会跟我一起回去见我爸妈?”

    这是在邀请她见父母了。

    韩千雪心里有点慌乱,但是面上还是一派镇定,说:“我干嘛要跟你一起去见你爸妈?我如果回国,也是公干,我还是单身……”

    “你很快就不是了……”傅宁爵说着,突然揽过她的脖子,重重亲在她的唇上。

    韩千雪手足无措地伸着双臂,不知道把手往哪里放才好。

    等她适应了傅宁爵的节奏,才轻轻回抱住傅宁爵的腰身。

    两人蓝天碧海之间忘情地亲吻,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

    傅宁爵捧着她的脸,轻声说:“千血,做我的女朋友吧,我们回去就订婚,明年结婚,后年就生一个宝宝。”

    韩千雪脸色红得如同清晨天边第一道朝霞,她嗔道:“我还没答应做你女朋友呢,你就想到生孩子了?你的思维可真跳跃!”

    “……你按答应做我的女朋友吗?”傅宁爵略显紧张地问,“你答应吗?答应吗?答应吗?”

    他一叠声地催促如同催眠一般,韩千雪本来是不想答应的,但是被他一连串的“答应吗”冲昏了头脑,点头说:“……答应。”

    傅宁爵还以为要求个三天三夜韩千雪才会点头,没想到她答应得这么快。

    傅宁爵心里升起一阵狂喜。

    他苦追温一诺快两年了,那种求而不得的感觉实在太难受了。

    而在他人生最黑暗的时间里,是韩千雪陪着他,不知不觉,她已经走入他的内心,取代了温一诺的位置。

    这就是踏破铁鞋无觅处,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傅宁爵温柔地抱住韩千雪,说:“但是在回去之前,我是不是应该先见一见你的父母?”

    韩千雪红着脸同意了。

    ……

    此刻司徒家的私人飞机已经起飞了。

    当飞机进入平流层,一切平稳之后,大家又能打电话上网发短信了。

    沈如宝今天得知了傅家的事情,一直心神不宁。

    她拿着手机划拉着,找到她妈妈司徒秋的微信号,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妈妈,大新闻!萧裔远找到他的亲爸亲妈了!居然是傅夫人和傅总!!!

    一连三个感叹号表示了她的心情。

    她本来没指望司徒秋能够马上回复,因为这个时间,国内正是晚上十点多,大多数人都该洗洗睡了。

    她妈妈司徒秋的作息更是非常规律。

    但是这一次,司徒秋却是秒回她的微信。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能打电话吗?

    沈如宝眼珠一转,握着手机去飞机上那间可以打电话的房间,开始跟司徒秋打电话。

    “妈妈,这有什么听不懂的?您不记得那天在岑家,爆出来萧裔远不是他爸他妈的亲生儿子吗?”

    司徒秋的声音很是诧异:“这我知道,当时我也在场,可是怎么又跟傅家扯上关系了?这也太狗血了吧?!”

    “是啊,我也觉得是呢……可是我今天在机场的登机口亲耳听到萧裔远叫傅夫人‘妈’,我上去求证,还被傅夫人怼了一场,她可是明明白白地说,萧裔远的亲爸亲妈,就是她和她丈夫!”

    司徒秋倒抽一口凉气,连声音都带了几分局促:“是吗?她真的这么说?!怎么会这样呢?那傅宁爵呢?傅宁爵不是他们的儿子吗?”

    沈如宝语气轻松地说:“这我不知道啊,不过我想傅宁爵肯定不是傅夫人生的,因为傅夫人没有生双胞胎,而傅宁爵跟萧裔远差不多大,不可能是一年之内同时生出两个不同月份的孩子。”

    司徒秋沉默了一回儿,说:“原来是这样……”

    “对啊,妈咪,那你说傅夫人和傅总还会离婚吗?”

    “……离啊,他们怎么不会离……傅辛仁连孩子都跟别人生了,南宫斐然那个伪君子,为了自己的面子也会离啊……”司徒秋嗤笑一声,“别的我可能不清楚,但是对南宫斐然,我可是从小就看得清清楚楚。”

    沈如宝:“……”

    她笑着说:“妈咪,那您的意思是,傅宁爵不是傅夫人的孩子,而是傅总跟别的女人生的?那他也是傅家人,倒也还好。不然就得被赶出去了。”

    司徒秋:“……”

    她笑了笑,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问道:“贝贝,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已经在飞机上了啊!”沈如宝笑得咯咯的,“本来还想给妈咪一个惊喜!”

    “哦,哪一班飞机,我去接你。”司徒秋下定决心,开始收拾东西。

    “我坐的是司徒家的私人飞机,对了,他们的决赛要回国继续举行。我差点忘了大事。”沈如宝握着手机,脸都红了,“妈咪,你记得他们决赛的题目吗?一个姓涂的帅哥要来找‘转世之人’,结果诸葛先生硬说您就是他要找的人!”

    “哈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妈咪,您真的是吗?”

    司徒秋那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笑着摇摇头,说:“别听他们胡说八道,他们比赛,跟我有什么关系?行了,我要睡觉了,明天我让人去机场接你,记得把你出机口的号码告诉我。”

    “好的,妈咪,晚安。”沈如宝挂了电话,眼神闪烁着看着自己的手机,然后又给岑春言发了一条微信。

    :表姐,你知道吗?萧裔远的亲爸亲妈,居然是傅夫人和傅总!就是傅氏财团的总裁夫妇!

    和司徒秋一样,岑春言的微信也是秒回。

    :???贝贝,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跟司徒秋几乎如出一辙的反应,只是她没叫她跟她打电话。

    两人自从上一次在岑家闹翻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了。

    沈如宝猜岑春言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当然,她也不想跟岑春言说话,但是谁让岑春言一定要跟她争萧裔远呢……

    现在萧裔远成了傅氏财团总裁夫妇的亲生儿子,她对他更是志在必得。

    而岑春言,不配做她的对手。

    沈如宝脸上的微笑几乎有着小孩子般无知无畏的恶意。

    她继续恶心岑春言。

    :那天你不是揭穿萧裔远不是萧爸萧妈的亲生儿子,好跟你继母划清界限吗?

    :可惜了,他虽然不是萧家的孩子,但是他是傅家的孩子啊!

    :表姐,你是不是恨不得不要揭穿他的身世?毕竟你们岑氏跟傅氏可是死敌呢……你更加没机会了。

    岑春言看着这几乎从手机屏幕上溢出来的恶意,扯了扯嘴角。

    真是小女孩,就知道追着男人跑。

    岑春言沉着地回复她: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不早了,我要睡觉了,晚安。

    岑春言不再理会沈如宝的微信,不过她也没有继续睡觉,而是起床打开电脑,开始买回她卖空的傅氏财团股票。

    她从沈如宝的这个消息中得知,傅夫人和傅总,大概率是不会离婚了。

    为了刚认回来的亲生儿子,他们夫妇也会粉饰太平,绝对不会马上离婚。

    岑春言这些日子卖空傅氏财团的股票,已经大赚一笔了。

    傅氏财团的股票已经比最高点跌了百分之三十,几千亿的市值就这样蒸发了。

    ……

    温一诺此时坐在傅家的私人飞机上,也在用手机跟人聊天。

    不过她聊天的对象是在深山里的老道士。

    国内这个点儿是半夜,她妈妈和师父兼继父肯定早就睡了,她不会打搅他们的。

    那就只有打搅老道士了。

    老道士年纪大了,觉很少,这个时候也没睡觉,而是在夜观星辰,推测温一诺的命数。

    正在他觉得温一诺命星的轨迹奇诡难言的时候,温一诺的微信发过来了:。

    老道士:“……”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说曹操曹操到。

    老道士给她回复:。

    温一诺笑着回复:。

    :啊?!终于要回来了!师祖爷爷很想你啊……!

    :师祖爷爷,我爸我妈都还好吧?

    :他们当然好啊,两人每天不是花前月下,就是夫唱妇随,把我这老道士的眼睛都要晃瞎了!

    :你赶紧回来把他们领走,我已经没眼看了!

    :哈哈,好哒!您和他们一起回来吧,我不想一个人住大平层!

    老道士心里也特别想温一诺,虽然嘴里不说,但是温一诺一邀请,他马上答应下来:好啊,我明天就跟他们说,动身回去。

    温一诺高兴得不得了,立刻说:师祖爷爷您太好了!

    两人寒暄一阵,温一诺才问到正题:。

    :您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您和葛大天师都有这种造型一模一样的锦鲤吊坠吗?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_^。

    感谢“浅笑轻纱”盟主大人昨天的大大额打赏!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