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80章 需要开光的好运(第二更)

时间:2020-08-10作者:寒武记

    老道士看见“葛大天师”这个名字愣了一下,反问道:【葛大天师?哪个葛大天师?你知道葛派很多姓葛的天师吧?】。

    温一诺连忙答复:【就是葛派上一代的掌教真人,您认识吗?】。

    老道士哈哈一笑:【是他啊……认识认识……怎么了?他不是二十多年前就死了吗?你怎么知道哪个锦鲤吊坠是他的?】。

    温一诺犹豫了一下,没有在微信上把幻境的事说出来,只是回复:【别人告诉我的,我就是想知道为什么是一模一样的造型?】。

    老道士这才简单解释了一下:【这也没什么奇怪的。三清祖师爷传下来的呗……我们道门四大派,每派都有这样一个造型的锦鲤法器,有的是吊坠,有的是腰牌,可以辟邪,也能带来好运。我们各派的道法虽然略微有些差距,但是殊途同归,百川归海,大致都差不多。不过这种锦鲤法器的制作需要耗费大量心血和能量,所以,每派里面真正厉害的锦鲤法器只有一个,一般是传给继承人的……】。

    温一诺惊讶:【继承人?!这怎么可能呢?!葛派上一代的掌教真人,居然把应该传给继承人的信物法器,传给了一个外人?!】。

    老道士倒是不奇怪,他们修道之人遵循“道法自然”,其实没那么多条条框框。

    他笑呵呵写道:【srds,也有传给别人的,只要合眼缘就好。】。

    温一诺看着那个熟悉但又觉得遥远的“srds”,幽幽回复:【师祖爷爷,您最近上网很多吧?这种srds的拼音缩写您都知道了?】。

    老道士十分得意:【那是当然啊!srds,也就是‘虽然但是’嘛!哈哈哈哈哈……我觉得很有意思!】。

    温一诺:【……您觉得高兴就好】。

    跟老道士说完这些话,温一诺又发了语音:“再过十个小时我就到帝都了,希望到时候能够见到您和妈妈、爸爸。”

    老道士算了一下时间,讪讪回复:【这个我们尽量哈,现在是半夜,睡一觉起来明天一大早出门去机场就要两三个小时……】。

    温一诺知道老道士和她妈妈、师父在深山里面,得从山里出来才能去机场坐飞机来帝都。

    搞不好她会先到。

    先到就先到吧,温一诺也没办法。

    她应该早一点通知师祖爷爷他们的。

    从微信里退出来,温一诺戴上眼罩开始睡觉。

    傅夫人戴着同款眼罩已经睡了一会儿了。

    只有萧裔远还在看着笔记本电脑里的代码沉思。

    ……

    第二天,帝都刚刚清晨,社交媒体上一则新闻突然窜上热搜。

    #傅氏财团总裁出轨,私生子已经成年,夫人要求离婚分割资产#。

    然后新闻下面居然详细写了傅辛仁是如何跟秘书鬼混,被正妻“捉奸在床”,捅出他跟秘书早就“珠胎暗结”,而且私生子已经长大成人的往事。

    这则新闻包括了豪门狗血恩怨,小三正室撕逼,婚生子私生子等诸多重磅内涵,而且傅氏财团的总裁又是全国富豪榜上排名第五位的人物,一向以风度翩翩俊美无俦爱妻如命的形象出现。

    这则丑闻让他一下子人设崩塌,也是网民们喜闻乐见的节奏。

    因此不用出钱,就能自动上了热搜。

    从热搜前二十,一个小时之后,就窜上热搜第一。

    热搜后面的“沸”字,又很快变成“爆”,导致某社交媒体的服务器都宕机好几次,威力堪比有上亿粉丝的最当红明星劈腿还要厉害。

    温一诺在飞机上刷到这则热搜,真是无语又好笑。

    这不知道是谁做的,简直是热点要素超标了……

    而这条热搜新闻在九点之后,对傅氏财团的股票进行了新一轮打击。

    之前只是有人暗戳戳传小道消息,傅氏财团的股票是阴跌。

    现在是某个正规新闻媒体发出这条新闻,大家下意识觉得这就是实锤证据,完全忘了正规新闻媒体的素质也是良莠不齐,他们未经审核就转发无良自媒体假造新闻的次数也不是一次两次。

    因此这条新闻很快传到财经领域,导致股市一开盘,傅氏财团就直接跌停。

    一天就跌了百分之十。

    岑春言立刻抓住机会,将自己之前卖空的傅氏财团股票全部买回平仓,账户现金立刻涨成天文数字。

    短短一个月,她已经挣了数亿资产。

    看着自己的账户,她眼神微闪。

    其实这个股票账户不是她的私人账户,而是她和她父亲岑耀古共同拥有的私募基金的公司账户。

    因为在国内个人是不能卖空股票的,只有机构能够卖空。

    岑春言想了半天,到中午的时候,终于想了一个主意。

    她打电话给自己熟悉的银行贷款部的总监,以岑氏集团的名义,从他那里贷了一笔巨款,然后打入自己的股票账户。

    同时把私募基金股票账户里的钱转了一部分到自己和岑耀古的个人银行账户。

    当然,给她自己的占九成,只给岑耀古转了一成。

    因为岑耀古给她的私募基金投钱的时候,并没有跟她签正式协议,只是私下里进行的。

    岑耀古收到转账短信,发现自己的银行账户突然多了一大笔钱,很是惊讶。

    给岑春言打电话之后,才知道是卖空傅氏财团变现的钱,顿时哈哈大笑,鼓励她说:“阿春在这方面真的有天赋啊!继续!继续!加油!”

    岑春言听见他的话,微微一笑,说:“爸爸,我知道这个机会千载难逢,所以又从银行借了一大笔钱继续卖空。您能在银行传真给您的贷款协议上签个字吗?我不在岑氏集团,签字不管用。”

    “没问题。他们传真过来我就签!”

    岑耀古看着银行账户里的余额,才一个月,就进账几千万,比他们岑氏集团一个季度的利润还要多,所以能轻易躺着挣钱,为什么要做实业?

    这一瞬间,岑耀古也想转型“金融咖”,不再做辛辛苦苦的“房地产咖”。

    下午时分,当傅家和司徒家的私人飞机在帝都国际机场降落的时候,岑春言找银行贷出来的短期巨额贷款已经到账。

    她迅速把这笔钱投入到继续卖空傅氏财团的股票中,同时也加大了卖空沈投股票的力度。

    ……

    两架大型私人飞机在帝都国际机场先后降落,停在t3航站楼附近。

    司徒秋坐在国际机场附近的一辆劳斯莱斯魅影里,等着自己人去机场里接沈如宝。

    大家从下飞机到清关,速度非常快,不到一个小时就都搞定了。

    沈如宝见到来接她的人,跟司徒澈打招呼说:“阿澈,我妈咪派人来接我了,我先走了哈。”

    司徒澈皱了皱眉头,本来想纠正她的称呼,但是又觉得没必要。

    国外的人对称呼没那么多讲究,对父母直呼其名都多得是,uie这种更不用说了。

    因此他没有提这茬,只是说:“你确定是你妈咪的人吗?认得她?”

    “我认识,是我妈咪的私人秘书。我妈咪已经给我发微信了,她在外面等我。”沈如宝把司徒秋给她发的微信给司徒澈看。

    司徒澈瞥了一眼,见没什么问题,挥手让她跟着司徒秋的私人女秘书离开。

    沈如宝跟着那人从出站口出来,一眼就看见司徒秋那辆豪华的劳斯莱斯魅影,心里非常高兴。

    秘书拉开车门,沈如宝坐了进去,一下子就扑到司徒秋身上:“妈咪!我好想你!”

    司徒秋抱住她,慈爱地捏捏她的鼻子,“你这个小鬼灵精,就知道朝妈咪撒娇,你爸爸呢?没跟你一起回来吗?”

    “爸爸早就走了,我在那边看决赛呢……”沈如宝将脑袋枕在司徒秋的肩膀上,撒娇地摇了摇。

    司徒秋“哦”了一声,视线落在沈如宝脖子上的锦鲤吊坠上。

    她不动声色从沈如宝的脖子上取下那条黑曜石锦鲤吊坠项链,说:“我遇到一个高人,我打算把这条项链拿去给他开开光,以后你戴着就会好运加倍了。”

    “这么厉害?!”沈如宝笑出了声,“那快点开光!快点开光!我正需要好运啊!”

    司徒秋笑着点点头。

    他们的车将沈如宝送到沈齐煊在帝都前不久才买的大平层,司徒秋并没有下车,说:“贝贝,你跟你爸爸住在这里,有事常联系,我公司还有事,先走了。”

    沈如宝很是惊讶:“妈咪您不跟我一起去吗?”

    “不了,我现在很忙,过几天来看你。”司徒秋微微一笑,让司机开车离开了。

    沈如宝看着司徒秋远去的车影,心里一阵恐慌和难受。

    难道爸爸妈妈真的要离婚吗?

    那她跟谁好呢?

    爸爸最疼她,可是没有多少时间陪她。

    妈妈对她百依百顺,可是她对两个哥哥明显更好……

    沈如宝咬着唇,一时不知道该做何选择。

    司徒秋从后视镜里看着沈如宝孤零零的样子,抿了抿唇,拿出另外一个手机,给人发了条短信:到了,可以动手了。

    ……

    帝都的国际机场里,温一诺这时才和萧裔远、傅夫人一起从出站口出来。

    傅辛仁亲自来接他们。

    为了不被媒体跟踪,他换了一辆普通的suv车,让司机开着他的专车在高速上逗着媒体的偷拍车呢,自己却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来到机场接傅夫人回国。

    他戴着大大的墨镜和口罩,身上的衣服也最普通大众品牌的休闲服。

    温一诺和萧裔远都没认出他,傅夫人却一眼就看清楚了,直接向他走过去。

    傅辛仁心里一热,讨好地说:“斐然,别生气了,我已经准备了新闻发布会。你一回来,我们就去发表声明,连阿远都一起去。我要第一时间宣布他的身世。”

    傅夫人没好气说:“……你觉得这是很光荣的事吗?!这么积极,早干嘛了?”

    但是她也只是发发牢骚。

    傅辛仁能第一时间给萧裔远正名,她是求之不得。

    这件事里,她和傅辛仁最亏欠的就是萧裔远。

    这个新闻发布会对傅宁爵肯定会造成一定影响。

    虽然傅宁爵也是无辜的,可对傅夫人来说,萧裔远才是她现在关注的重点。

    这是人之常情。

    温一诺看着傅氏夫妇确实对萧裔远很看重,比萧爸萧妈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也在心里唏嘘。

    心想阿远可成了正牌的豪门公子哥儿,他又能干,长得又好,不知道会不会也会被家人要求“豪门联姻”呢……

    温一诺的脑洞开到自己看过的那些豪门总裁文。

    现在的豪门总裁文,灰姑娘的故事已经落伍了,流行的是正牌千金公子门当户对,她这种普通人家的孩子要嫁进去就是个炮灰女配,做主角感情的垫脚石而已。

    其实她知道萧裔远和傅夫人都不是这种人,但也不能阻止她开开脑洞……

    温一诺想得自得其乐,正打算自己打个车回自己家的大平层,就发现萧裔远紧紧抓住她的手,说:“诺诺跟我一起去,如果诺诺不去,我也不去。”

    温一诺:“……”

    她想拒绝,可是萧裔远把她的手抓得特别牢,手心都在冒汗,她知道他很紧张,是真的紧张。

    她心里一软,傅夫人已经连忙说:“当然是一起去……一起去……”

    萧裔远拉着温一诺的手上了傅辛仁的suv车。

    傅辛仁朝温一诺笑着点点头,“让温小姐见笑了。”

    “没事没事,只要你们真心实意对阿远就好,别管我,我就是去凑凑热闹。”温一诺笑嘻嘻地说,暗暗回握萧裔远的手。

    萧裔远从她的回握中找到勇气和信心,他的身形渐渐放松了。

    傅辛仁发动汽车,打算先送他们回去洗漱换衣服,然后就直接去新闻发布会现场。

    他们傅氏财团把各路媒体都联系好了,新闻发布会定在晚上八点,离开始的时间还有四个多小时。

    足够他们养精蓄锐,吃顿晚饭。

    温一诺跟老道士联系,知道他们还在飞机上,要过一个小时才到帝都,也就没坚持回自己家。

    她是真不喜欢一个人待在那么大的房子里。

    因此她跟着萧裔远回了傅家在帝都的一处房产。

    这是傅辛仁和南宫斐然两个人过二人世界的房子,暂时没有别人知道,除了傅宁爵。

    可傅宁爵在国外没有回来,所以基本上是躲媒体的最好地方。

    温一诺在客房的浴室里洗澡洗头,换上自己行李箱的衣服,又来到餐厅跟傅家人一起吃晚饭。

    傅夫人很贴心,吩咐厨师做的都是萧裔远和温一诺喜欢吃的菜,特别还有两只清蒸大龙虾,是温一诺的最爱。

    她一只,傅夫人一只。

    傅辛仁和萧裔远都不怎么爱吃大龙虾。

    四个人欢欢喜喜吃完这顿饭,打算要出门的时候,傅辛仁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傅总,出事了。”打电话的是他最得力的助理,“您和傅夫人、还有大公子暂时不要去新闻发布会。”

    这时傅夫人的手机也响了,她拿出来一看,是冒兰的号码。

    傅夫人忙划开接通,“冒兰,什么事?”

    “斐然,出事了,你和傅总,还有阿远暂时不要去新闻发布会。”

    傅夫人和傅辛仁下意识看了对方一眼,异口同声地说:“出了什么事?”

    傅辛仁的助理说:“周秘书带了一个女人过来,在会场外面大喊大叫,说是要揭穿她的阴谋,让她把她儿子交出来……还说她的儿子……也是傅总您的亲生儿子……”

    冒兰也在电话里对傅夫人艰难地说:“斐然,周雨萱疯了,把刘秀娟抓了过来,在新闻发布会的会场外大闹,已经吸引了今天参与发布会的媒体……我们,可能是给他人做了嫁衣裳,被人耍了……”

    “周雨萱疯了?你确定吗?”傅夫人眉头微蹙。

    “当然不是真疯……”冒兰苦笑,“我就是比喻一下。但是也跟真疯差不多了……”

    傅辛仁这边更加惊讶:“刘秀娟?!我回国就没找到她,周雨萱是从哪里找到她的?!”

    他匆匆回国,除了处理傅氏财团股价的事,第一时间就去江城市找刘秀娟。

    可是他晚了一步,刘秀娟已经不在江城市了。

    她的家人说她出去旅行了,她工作的医院说她请了长假。

    打不通电话,但是能发微信和短信,所以他们都没在意,也没法报失踪,因为她跟家人有联系,只是谁都不知道她在哪里。

    她说是要一个人散散心,让他们别打搅她。

    傅辛仁当然是不信的,正找了私家侦探查刘秀娟的下落。

    没想到居然是被周雨萱带走了?

    傅辛仁的私人助理不知道自己的老板在找刘秀娟,只是说:“这个还不清楚,不过周雨萱拉着那个女人在对媒体说话呢,您看……”

    “赶紧把她们两人控制住,新闻发布会立即取消,我马上派人去把她们接走。”傅辛仁知道自己不能再去新闻发布会了,傅夫人和萧裔远当然更不能去。

    这一次傅辛仁派了更得力的人手去处理这件事。

    这是隶属于傅家的私人安保,不是傅氏财团的。

    这些人做事很专业,很快就用傅辛仁的名义把周雨萱和刘秀娟带走,塞到一辆车里,送到傅辛仁在郊区的一栋大别墅里。

    同时傅辛仁的私人助理宣布因为突发事件,今天的新闻发布会取消。

    等以后确定了时间,再通知大家。

    本来今天请来的媒体,大部分是财经金融媒体,没想到看了这么一出八卦大戏。

    这些媒体纷纷在自家的官博上发了一条关于傅氏财团新闻发布会的花边新闻。

    明眼人都看出来傅氏总裁夫妇真的出了问题。

    因此各个机构都在磨掌擦拳,准备资金,明天要发起新一波的卖空行动。

    ※※※※※※※※※

    这是第二更。

    大家晚安。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