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581章 负心人(第一更求推荐票!)

时间:2020-08-10作者:寒武记

    傅辛仁本来要带傅夫人和萧裔远还有温一诺去新闻发布会现场,现在临时取消,就直接带他们去那栋刚刚把周雨萱和刘秀娟送去的郊区大别墅。

    这个郊区就离帝都比较远了,其实已经到了另一个省的范围,但是因为这个地方山清水秀,没有大工业基地,附近的农家也不多,所以很多帝都的有钱人也会在这里置办一两套大别墅,其实就是一个小型庄园。

    里面有田有地,有山有水,还有几套房子。

    傅家的这套大别墅庄园里还有一个马场,养了几匹世界顶级赛马,也是非常烧钱的货。

    傅辛仁这一次坐的是加长凯迪拉克轿车,他很少坐,外面的新闻媒体和职业狗仔基本上不知道这是他的车,因此他们一路畅通无阻,没有被任何人盯梢。

    开了接近四个小时,才来到这个偏僻的地方。

    但是当车开进傅家的庄园,感觉就立刻变了。

    几条红砖路蜿蜒向前,路边的草地修剪得整整齐齐,远看如同一块块绿色毛绒地毯。

    沿路生长着一棵棵大树,有香樟,也有观赏海棠,有桑树,也有桃杏等果树,还有法国梧桐和枫树,错综有致地排列着,到了秋天,会更好看。

    温一诺幸好在国外已经看过何之初和涂善思的庄园,此时看见傅家的这个小型庄园,还撑得住,并没有露出多少惊叹的神情。

    萧裔远则是完全没有注意车窗外的景色,他就是尴尬,非常地尴尬。

    他跟傅夫人的关系确实处理得不错,到底是亲生母子,再加上以前不熟,反而可以快速建立新型的人际关系。

    可傅辛仁就不一样了。

    他本来就跟萧裔远是认识的,而且曾经在生意场上以平辈论交,现在突然成了父子,还是二十多年没见面的亲生父子,萧裔远尴尬的快自闭了。

    傅夫人坐在傅辛仁身边,正在跟他低声讨论今天的事。

    傅辛仁一再表示:“……我一回国就在找刘秀娟,可还是晚了一步,被人把她带走了。”

    傅夫人皱着眉头说:“真的是周雨萱把她弄走的?为什么周雨萱还信誓旦旦说她给你生过一个孩子?你确定你真的没碰过她?”

    她本来以为周雨萱是失心疯了,但转而一想,女人还能不知道自己生没生过孩子吗?

    所以周雨萱应该是生过一个孩子。

    可是现在亲子鉴定证明确认萧裔远和傅宁爵都不是她的亲生儿子,那她的孩子去哪儿了?

    还有,她的孩子到底是跟谁生的?

    傅夫人本来是相信了傅辛仁,打算给他一个机会的。

    现在被周雨萱弄的,她又不确信了。

    傅辛仁苦笑说:“真的不是我,我发誓!她的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是一头雾水。我是想着找到刘秀娟,应该能知道更多情况。”

    “为什么知道刘秀娟会知道更多情况?她不是阿远的大姨?”傅夫人看了坐在她对面的萧裔远一眼。

    萧裔远从“自闭的尴尬”中回过神,下意识说:“对,她是我的大姨,是我养母的亲姐姐,她为什么会知道更多的情况?”

    萧裔远跟傅夫人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温一诺也很好奇。

    傅辛仁抿了抿唇,说:“……冒兰已经查清楚了,当年刘秀娟就是在斐然生孩子的那家医院做妇产科医生,所以……”

    温一诺恍然大悟:“周秘书真的是买通了刘秀娟去换孩子?那就说得通了啊!”

    然后又困惑地说:“……可是她为什么没有把周秘书的孩子换过来呢?”

    萧裔远也点点头,说:“如果真的是周秘书买通我大姨……刘秀娟去换孩子,那为什么傅宁爵不是周秘书的亲生儿子?刘秀娟是把谁的儿子还给……我妈了?”

    傅辛仁摊了摊手,“这我就不知道了,所以想着要找刘秀娟亲自问一问。”

    “周雨萱找刘秀娟要孩子,为什么要拉到你的新闻发布会现场?”傅夫人过了一会儿,才幽幽地问,“傅辛仁,你是不是还有什么瞒着我的事情?”

    傅辛仁额头上的汗珠都要流下来了。

    他脑子里几种想法激烈碰撞,却不知道该不该开口。

    傅夫人定定地看着他,说:“如果你这时候说实话,我保证既往不咎,不跟你离婚。但是如果你现在不说,等会儿被周雨萱或者刘秀娟爆出什么我不知道的,跟你有关的事情,你就直接请律师吧,我们协议离婚。”

    傅辛仁差一点扑通一声跪在她面前,他面如土色,脱口而出:“……刘秀娟曾经是我大学时期的女朋友……但是我那一年出国度假,在纽约见到你,回国就跟她分手了。我再也没跟她联系过,我们是和平分手,我是分了之后再追求的你!”

    傅夫人气结,有心想骂他,可是他之前也没瞒过她,跟她坦白过自己有过很多女朋友,但是自从认识她,就跟那些人统统都断了。

    所以确实也不是他的问题。

    傅夫人只好冷着脸说:“真的断了?还是你有什么对不起她的地步?不然她怎么会帮人这样陷害你老婆儿子?”

    这话可太重了。

    傅辛仁都有些受伤,他脸色淡了下来,说:“我跟她是正正经经谈恋爱,那时候我家里不是很同意,我也没在乎,跟我爸妈对着干也要跟她在一起,我怎么会有对不起她的地方?后来分手也是说得清清楚楚,因为我找到我真心想爱一辈子的人……”

    傅夫人:“……”

    本来想发作的,但是被傅辛仁最后一句话给堵回去了。

    温一诺在旁边叹为观止。

    她看看不动声色就把老婆哄好了的傅辛仁,又看看一脸淡然的萧裔远,心想这真是亲儿子吗?一点都没把他爸的本事学到手……

    说实话,以傅辛仁萧裔远父子俩的颜值,再加上好的家世和个人素质,就站那儿不动,倒追他们的姑娘都可以从帝都二环排到五环。

    所以傅辛仁在遇到南宫斐然之前有很多个女朋友。

    但是萧裔远就惨了,他只有她这一个“前妻”……

    这么一比,温一诺觉得萧裔远还是不要像傅辛仁一样比较好。

    嗯,俗话说,儿肖母女肖父,才有大出息。

    明知道这只是一点心理安慰,并没有事实根据,温一诺也决定接受这句俗话。

    傅夫人见傅辛仁斩钉截铁,也不像是在骗她,姑且点了点头,“好吧,那就去看看她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暂时相信你一回。”

    说话间,车已经在庄园中间的一栋白色房子前停下来。

    冒兰也到了,站在台阶上等着他们。

    温一诺探头看了看,这房子的样式挺洋气的,是欧式大别墅,白色大理石建筑,屋前的两根罗马柱非常气派,但又没有做太多的雕刻,看上去大气又轩昂。

    车门打开,温一诺跟着萧裔远下了车。

    傅辛仁拉着傅夫人的手,一起往台阶上走去。

    他们进了大宅,并没有去客厅,而是跟着冒兰穿过客厅,通过一条长长的回廊,来到后面一间起居室。

    这间起居室整面墙都是玻璃,垂着淡青色的竹帘,很有点乡野气息。

    屋子的布置也都是竹制家具,古拙又典雅。

    周雨萱和刘秀娟两个人面对面坐在两张竹沙发上。

    当看见傅辛仁和傅夫人手牵手走进来,两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不过周雨萱表现得更明显,刘秀娟则很快低下头,再抬头时,已经恢复正常了。

    温一诺和萧裔远一进来就盯着刘秀娟,两人把她神情的变化都看在眼里。

    萧裔远还对她点点头,“大姨,想不到您对我的身世心知肚明,却一声不吭瞒了二十多年。”

    刘秀娟这才有些尴尬,讪讪地说:“阿远,其实我也是受人所托,不得已……”

    “受人所托?受谁所托?周雨萱吗?”傅辛仁这时让傅夫人坐在一张竹制横榻上,抬头瞅了刘秀娟一眼。

    刘秀娟淡淡笑道:“傅先生原来已经知道了。”

    “嗯,亲子鉴定都做了,能不知道吗?”傅夫人没好气地说,“怎么着?我还得对你感激涕零,感谢你把我儿子养大?”

    刘秀娟:“……”

    她有些不敢看傅夫人的眼睛,移开视线说:“我只是一个没有权势的普通妇产科医生,周秘书当年可是傅先生身边的红人,有钱有势,还有周秘书的父亲,我都惹不起……”

    “……关我爸爸什么事?”周雨萱朝刘秀娟吼道,“我只问你,我的儿子你给我弄到哪里去了?!我当年让你换孩子的,你把我的儿子换到哪里去了?!”

    冒兰这时也说:“我查到的资料,当年周雨萱确实也在同一家医院生产,接生的大夫确实是刘秀娟。所以周雨萱真的生过一个孩子,不过当时那孩子的出生证明只写了母亲的名字,并没有父亲的名字。而且那孩子的出生证,跟阿远的出生证证明是同一张。”

    周雨萱唰地看向萧裔远,喃喃地说:“可是我们做过亲子鉴定,他并不是我的儿子……”

    冒兰点点头,“对,我们回国之后,又找值得信任的专业机构再次做过亲子鉴定,证明在国外的亲子鉴定没有错。阿远确实是傅先生和傅夫人的亲生儿子,傅宁爵也是傅先生的亲生儿子,但是既不是傅夫人的亲生儿子,也不是周雨萱的亲生儿子。所以傅宁爵的亲生母亲,到底是谁?”

    周雨萱捂住耳朵,晃着脑袋大叫:“我不管他们!我只想要回我的儿子!我的儿子你们到底给我弄到哪里去了?!”

    傅辛仁这时拍了拍手,起居室里一间关着的房门突然打开,有人推着两个被绑着的人出来。

    周雨萱一怔,继而叫道:“爸!全哥!你们怎么在这里?!”

    周雨萱的父亲长得满脸横肉,身材又高又壮,眼神凶悍,一看就不是善类。

    他身边那个瘦小的中年男子也有股狠劲儿,但是看着周雨萱的时候,目光却柔和下来。

    傅辛仁背着手,淡声说:“周先生,二十多年前普仁医院妇产科大楼的那把火,是你让你的手下阿全放的吧?”

    周雨萱的父亲眼神闪烁起来,嚷嚷道:“傅先生,您可不能空口说白话!说是我放的火,证据呢?总不能你们钱多就能栽赃陷害为所欲为吧?”

    “呵呵,如果钱多就可以栽赃陷害为所欲为,你现在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傅辛仁俊美非凡的面容上露出几丝嗜血的狠厉,“因为你们,我和我妻子跟我们的亲生儿子分离二十四年,甚至有可能永生不见,你说我要怎么惩罚你们?”

    周雨萱的父亲和那个全哥被傅辛仁突然展露的狠厉吓破了胆,大叫起来:“傅先生您可不能动私刑啊!那是犯法的!”

    “你们还知道犯法?!”傅辛仁哈哈大笑起来,很快又收了笑声,“我让你们输的心服口服!”

    他一挥手,房间里的灯突然暗了下来,然后对面墙上的大屏幕电视开始播放一则视频。

    看得出来这视频有些年头了,画面并不特别清晰,但是也能看见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影,从一扇写着“员工通道”的大门里钻出来,然后用钥匙打开一个房间,在里面找到一个仪器的接线板,在那上面做了点手脚,然后飞快逃离。

    没过多久,那个房间里浓烟滚滚,火警报警器疯狂撕叫,屋顶的自动灭火装置开始喷水灭火,但是火势逐渐扩大,渐渐要烧起来了。

    这时很多穿着白大褂的员工从员工通道的大门跑出来,冲进这个房间,从里面抱出很多婴儿。

    温一诺这才看明白,那个房间居然是放新生儿的育儿室!

    这也太丧心病狂了!

    温一诺、萧裔远和傅夫人都怒视着周雨萱的父亲和那个全哥。

    这两人看着视频,都傻了眼。

    “这这这……这怎么可能?!”全哥腿一软,整个人跪到地上。

    周雨萱的父亲还在负隅顽抗,“这这这……这跟我们没关系!又不是我们干的!那两个人根本看不清人脸!”

    他在赌,赌二十多年前的监控视频没有那么高清,不能定他们的罪!

    而且他明明记那人保证过,说走廊上的监控视频已经弄坏了的!

    傅辛仁很快给他解了惑:“……这家医院的监控视频那天确实出了问题,但是录像带还在。这一次我找了人从他们那里复制了那天的监控视频,找电脑高手复原了画面。你看,他们只弄坏了硬盘,但是不知道对于电脑高手来说,除非你把硬盘弄成粉末打碎了扔到海里,否则他们都能够给你把内容给复原出来。”

    当年没人去修复弄坏的监控视频,是没人知道那火是人为的。

    因为当年消防检查的结果,是接线板短路导致的起火。

    现在傅辛仁怀疑那火不是事故,而是人为,当然要去试图复原监控画面。

    他托了很多关系,找到帝都最厉害的电脑高手复盘,终于弄出了这个画面。

    他抬了抬手,他的手下开始重放画面,并且把那两个人头像放大,进行各种去噪处理,终于将那两人的相貌清晰地呈现出来。

    还真是周雨萱的父亲和那个全哥!

    只是二十多年前,他们比现在年轻,但是样貌的变动不大,特别是周雨萱的父亲,基本上当年那么胖,现在还是那么胖。

    胖的人比较经老,不像瘦的人,一老下来就没法看了。

    周雨萱的父亲这时也瘫倒在地,捂着脸瑟瑟发抖。

    周雨萱眼神闪烁着,没有刚才那么理直气壮了。

    但是她还是坚持说:“就算这火是我父亲和全哥放的,可是他们是为了给刘秀娟机会交换孩子,好了,南宫斐然的孩子给换走,那我的孩子呢?!为什么傅宁爵不是我的亲生儿子?!”

    周雨萱的父亲这时愣了一下,抬头下意识问:“啥?小宁不是你儿子?怎么可能?!”

    “当然不是!我们做了亲子鉴定!傅宁爵是傅总的儿子,可是不是我的亲生儿子!”周雨萱撕心裂肺地大叫,“刘秀娟你说!你把我的儿子换到哪里去了?!”

    刘秀娟脸色一直没怎么变,只是有些发白。

    她的目光这时静静地移到周雨萱的父亲脸上,过了一会儿,说:“……周雨萱,你要你的孩子,不应该找我,应该找你自己的父亲。”

    “……你什么意思?!”周雨萱和她父亲异口同声吼了出来。

    周雨萱看了她父亲一眼,心里升起一个不好的联想,但还是硬撑着问:“刘秀娟!我们不是说好了,把我的儿子换给他们,然后把他们的儿子送走让人领养吗?!”

    刘秀娟点了点头,“你是这么说的,但是……”

    她看了周雨萱的父亲一眼,“你父亲可不是这么说的。”

    “爸,您说什么了?!”周雨萱父亲的额头上露出大颗大颗的汗珠,他的脸色渐渐发白,双手哆嗦着,几乎跪不住了。

    他不敢说话,也不敢看周雨萱。

    刘秀娟唇边露出一丝讥嘲:“……你父亲找到我,说不用把孩子送走,让我交给他就行。于是,我就把你的儿子交给他了……”

    周雨萱的父亲“嗷”地一声嚎叫,爬起来就要朝刘秀娟冲过去:“我打死你这个丧尽天良的毒妇!”

    傅辛仁身边的保镖立刻上前,拖住了周雨萱的父亲。

    刘秀娟坐的直直的,仰着头说:“我丧尽天良?呵,你这杀人凶手居然有脸说这种话!”

    她看向周雨萱,说:“周雨萱,你知道吗?本来说好是要交换孩子,可是你父亲却私底下亲口对我说,傅辛仁和南宫斐然的儿子,没必要送走,更没必要活着,只有斩草除根,才能保证没人跟他外孙抢傅家家产……”

    “他逼着我把那孩子交给他,我没办法,我也怕死啊,但是把别人的孩子交给他,我还是个人吗?所以我把你的儿子交给他了,那可是他亲外孙啊,他就当着我的面,给闷死了……”

    刘秀娟说完就哈哈大笑起来,状似疯癫。

    温一诺和萧裔远也悚然而惊,没想到还有这样血腥的一幕隐藏在二十多年前。

    明知道那个被周雨萱父亲闷死的孩子既不是萧裔远,也不是傅宁爵,傅夫人的后背还是出了一身冷汗。

    周雨萱完全疯了,她大叫着扑向自己的父亲:“是你杀了你的外孙?那是你的亲外孙!你怎么下得去手!我没想要杀人啊!我只想换一下!我对那孩子也很好的!我这么多年每年都给他很多钱!很多钱啊!”

    “你父亲让我不要告诉你,就当是把孩子送人收养了,所以我什么都没说,而且你确实亏欠那孩子,你给钱是应该的。”刘秀娟淡淡说道。

    只要刘秀娟不说,周雨萱的父亲也没说,周雨萱当然不知道她的儿子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萧裔远这才明白,这么多年来,刘秀娟给他的那些钱,是从哪里来的。

    周雨萱崩溃地哭泣,可是却没什么人可怜她。

    把别人的孩子换走,用自己的孩子替代,不过给了钱,就有理了?

    啪啪啪!

    傅辛仁拍了拍手,“真是一出好戏,周雨萱,你厉害了,这么多年在我身边做秘书,耍我们夫妻很好玩是吧?”

    冒兰这时冷静地扔下又一颗****:“周雨萱,你那个孩子,根本不是傅先生的。你那孩子,是你跟酒店房间一个不知名人士生下来的。那天是我把你从傅先生房间里弄走的,当时你晕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周雨萱再也经受不了这种打击,两眼往上一翻,整个人晕了过去。

    傅辛仁抬了抬手,让人把周雨萱和她父亲、全哥,以及那些证据送到警局。

    他说了,他不会放过这些人。

    周雨萱他们被送走之后,傅辛仁的助手快步走进来,说:“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了。”

    温一诺微怔,又是谁的亲子鉴定结果?

    傅辛仁看了那份亲子鉴定报告,板着脸看向刘秀娟:“刘秀娟,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跟傅宁爵的亲子鉴定证明,你是他的亲生母亲?”

    温一诺:“!!!”

    萧裔远:“???”

    傅夫人:“……”

    冒兰:“呵呵……”

    刘秀娟愣了一下,像是完全没想到这个结果,一时没有说话。

    傅辛仁往前走了一步,又说:“刘秀娟,我跟我妻子已经说过了,你是我跟她在一起之前的最后一个女朋友。你跟我说说,我有哪里对不起你,你要这么对付我和我妻子?”

    刘秀娟深吸一口气,知道自己再也瞒不住了,冷笑一声,说:“你没有对不起我,可是你对不起我们的孩子!”

    “我们的孩子?”傅辛仁皱眉,“我不记得我跟有过孩子!”

    “我们有过!那天你找我说话,我们同学都以为你要求婚……我也本来打算告诉你,我怀孕了!可是你居然是要跟我分手!”刘秀娟泪如雨下,“我有什么办法?它的爸爸都不要它了,我要它有什么用?我一个人去医院堕胎,一个人回宿舍休养,还要忍受同学的冷嘲热讽,说我费尽心机也没有嫁入豪门……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

    ※※※※※※※※※

    这是第一更,今天尽量两更。

    今天是周一,亲们表忘了投推荐票哦!

    第二更晚上七点半或者八点。^_^。

    感谢“浅笑轻纱”盟主大人昨天的大大额打赏!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